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再生疑案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再生疑案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再生疑案

推薦閱讀:

    <p>一大早出門參加晨練,鄭方看見校園滿地的積雪,頓時樂壞了。學校的晨練是真正的風雨無阻,都是修行者,哪里能被一點兒雨水、落雪就把身體淋壞了。鄭方高興不是因為不用參加晨練,而是,他可以考慮進行復仇計劃了。</p>

    <p>下了樓,先賺了一把雪在手里,反復揉捏直到凝結成一個硬硬的小冰塊,然后鄭方便開始選擇目標。</p>

    <p>目標首選自然是葉天行,這小子一天到晚酷酷的,話也不多,拽得二五八萬似的,按鄭方的看法,這小子脾氣看上去不是很好,稍微受點刺激,估計就能蹦起來。其次就是張衡水,這小子平時表現也有點孤傲,不是很買班長蕭臘梅的賬,經常不給她面子。不過,這小子看上去比葉天行聰明些,不像是寧折不彎的那種人,未必那么容易和他翻臉。再有就是田啟明,但是,自從趙三八做了畢業任務之后,每天升旗的事就交給了這位目前學校身材最高大的男生,他一定早就去教學樓了,自己未必能撞見。還有周煥,他還是算了,這小子精的鬼似的,自己下的套他一定不會鉆。</p>

    <p>一邊這樣想著,鄭方一邊尋找著目標,早上都得去晨練,誰也跑不了。果然,沒多久鄭方就看見葉天行穿著他那件破校服出現了,依舊板著個棺材臉,還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拽像,心里嘿嘿笑了笑,想想自己被燒得焦黑的胳膊,鄭方瞄準了葉天行,揮手就將雪團砸了過去。他連理由在心里都瞬間想好了,打雪仗嘛,鍛煉革命戰斗精神呢,這小子思想不端正,不是揍他,是讓他認識自己的錯誤。</p>

    <p>自從進入立身境巔峰,鄭方的身體素質又有了一次全面的提高,手力、眼力、準頭都有了不小的提升,再加上他突然襲擊,葉天行完全沒有準備,雪球“啪”地一聲正中他的眉心,他那額頭頓時肉眼可見地就紅了,鄭方強壓內心激動,冷冷盯著葉天行,只要他罵上一句或是反擊一下,自己立馬就開打。</p>

    <p>不料葉天行愣了愣,他緩緩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木然地看了鄭方一眼,像抖垃圾似的撣了撣自己那破校服,然后……然后就那么走了。當時鄭方就傻眼了,什么情況這是?自己這是被鄙視了還是被無視了?自己總不能因為這個就上去開打吧?沒道理啊,這是!</p>

    <p>“007要搞事,離他遠點。”周圍的同學小聲相互警告著,紛紛遠離了鄭方,連女生也擺出一副發現中年怪叔叔的表情,一會兒的功夫,鄭方身邊就一個人都不剩了,鄭方撓著自己的腦袋,四下張望,唯獨見到童潔從后面目不斜視地走了過來,不禁暗嘆了一聲,我去,這高手也特么太寂寞了吧!</p>

    <p>參加完晨練,鄭方回寢室整理了下內務,然后去食堂吃早飯。吃完早飯,剛打算去201上課,就見梁處的車子開進了校園,鄭方瞅了一眼,沒打算搭理他,雖然把梁菲菲的賬算在了他頭上,但怎么把仇報了,還是個問題,需要好好考慮。</p>

    <p>踩著水泥路上薄薄的積雪,鄭方還沒走出幾步,梁處的車“嘎吱”一聲,就在他身邊停住了。</p>

    <p>“鄭方,上車。”梁處從駕駛室探出頭,對鄭方道。</p>

    <p>走到副駕駛的位置上了車。鄭方不明就里地看著梁處,梁處手打方向,將車子掉了個頭。</p>

    <p>“去哪?”鄭方問道。</p>

    <p>“馮教授讓我帶你過去見異鬼。”梁處道。</p>

    <p>“不是上個月就說見的嗎?怎么搞到現在?”鄭方疑道。</p>

    <p>“出了點事,你一會就知道了。”梁處一邊開車,一邊回道。</p>

    <p>跟著梁處,鄭方又來到了上回的大樓,一路過來,到處都見有人在清掃積雪,心下不禁感嘆,普通人確實太脆弱了,就這么點雪都得掃干凈,不然就很容易摔跤,像他們修行者,別說走路了,就算在這雪上變著法兒、撒著歡地去跑、去跳,想摔也摔不了。</p>

    <p>兩人再次來到上回的“19779lj生物工程”辦公室,梁處推開門,里面的布置和上回鄭方來時一個樣,若說有什么區別,也就是里面幾個人更邋遢了,一個個面容消瘦、胡子拉碴、眉毛耷拉、眼睛紅紅的,身上散發出一股仿佛好久沒洗澡似的怪味。</p>

    <p>“小伙子,咱們又見面了!”馮教授看見鄭方二人,連忙打著招呼。</p>

    <p>他的聲音雖然顯得興高采烈,但還是透著一種說不出來的疲憊勁兒,就和熬了三天夜,然后沒睡覺就下了澡堂子的主兒一樣,貌似快活,但其實全憑一股勁強撐著。</p>

    <p>“上個月出了點事兒,所以一直拖到今天才請你們過來。”馮教授走過來直接說道。</p>

    &lt;p&gt;“出啥事兒了?”鄭方<!--中间广告位置-->一臉的好奇。&lt;/p&gt;

    &lt;p&gt;“我們辦公室那小張你還記得吧?”馮教授問道。&lt;/p&gt;

    &lt;p&gt;“就是上回給異鬼投小白鼠的那位?”鄭方對那位有些印象,挺敬業一哥們,還擔心怎么替老鼠收尸來著。他四下看了看,確實沒看見小張的身影。&lt;/p&gt;

    &lt;p&gt;“他腦子壞了,給咱們下藥呢,幸好不是劇毒藥物,不然,你這回就見不著我們了。”馮教授神神秘秘地說道。&lt;/p&gt;

    &lt;p&gt;“怎么會?”鄭方有點驚著了,看著挺老實一小伙兒啊。&lt;/p&gt;

    &lt;p&gt;“我也沒法理解,調查也查不出個結果來,小伙子父母都是軍人,大學一畢業就分到部里來了,社會關系單純,根本沒有動機做這事。”馮教授皺著眉頭。&lt;/p&gt;

    &lt;p&gt;“他現在人呢?”鄭方問道。&lt;/p&gt;

    &lt;p&gt;“還在隔離審查,行為談吐一切正常,連特么為什么下藥都說得明明白白的,這孩子算廢了。”馮教授情不自禁地搖著頭。&lt;/p&gt;

    &lt;p&gt;“他說他為什么下藥?”一邊的梁處問道。&lt;/p&gt;

    &lt;p&gt;“你知道,他給咱們下的什么藥嗎?”聽了梁處的問題,馮教授的表情有些古怪,他看了看梁處和鄭方,小聲問道。&lt;/p&gt;

    &lt;p&gt;“什么藥?”梁處顯然也蒙在鼓里,和鄭方異口同聲,好奇地問道。&lt;/p&gt;

    &lt;p&gt;“那種藥!”馮教授神神秘秘地小聲道。&lt;/p&gt;

    &lt;p&gt;什么情況這是?鄭方、梁處面面相覷,都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睛。&lt;/p&gt;

    &lt;p&gt;“你知道我們的工作,我們曾經嘗試開發了一些激發異鬼生理需求的藥物,由于對異鬼這方面的習性不是很了解,所以基本還是以人類這方面的藥物為參考的,目前還處于試驗階段,原本打算對這倆異鬼的研究進行到一定階段后,投放給異鬼用的,因為不知道有沒有效果,我們還特意提高了藥效。”馮教授對梁處道。&lt;/p&gt;

    &lt;p&gt;想起上回離開時馮教授說的話,梁處神情莫名地點了點頭。&lt;/p&gt;

    &lt;p&gt;“這個小張,拿了那還在試驗階段的藥物,悄悄投在我們茶水里,也是我們不小心,當時都覺得茶水的味道變得怪怪的,可就是沒想到會有人投毒。我們也是,天天在這樣的環境下,人變得粗心、麻木,一點點警惕性都沒有,現在覺得太祖教導我們,時刻不忘階級斗爭,果然是太正確不過了。”馮教授沉痛地說著。&lt;/p&gt;

    &lt;p&gt;“瞧瞧這些人給他折騰的,有老婆的還好些,天天往家跑,喬老師一天跑回家十二次,害得他老婆直向他告饒,人還要上班呢,這沒日沒夜的吃不消啊!幾個大男人,連我一起,最后全被老婆賞了閉門羹,真是有家不能回啊!最可憐的是小李,他還沒結婚,連女朋友都沒有,只能天天一場一場地沖冷水澡,好家伙,沖感冒了就去打點滴,回來了接著沖,好在他意志還算堅定,要不然后果簡直不敢想像啊!”馮教授指了指身后那些人,滿臉的心有余悸。&lt;/p&gt;

    &lt;p&gt;“那最后怎么發現的?”鄭方也不明白為什么那藥就能讓大家如此的折騰,他也不感興趣,只想知道最后的結果。&lt;/p&gt;

    &lt;p&gt;“我看整個實驗室,都沒一個好人了,還能不懷疑?當即就報了保衛處,保衛處過來一查,太簡單了,一個小時沒用就查了個水落石出。”馮教授道。&lt;/p&gt;

    &lt;p&gt;“怎么發現是小張干的?”梁處辛苦地憋著笑問道。&lt;/p&gt;

    &lt;p&gt;“整個實驗室,就他一個人活蹦亂跳,啥事沒有,不是他,會是誰?當時就給保衛處控制住了,一盤問,這小子一五一十全說了出來。”馮教授道。&lt;/p&gt;

    &lt;p&gt;“這事蹊蹺啊?我怎么聽出一股異鬼的味道來了?作案風格挺相似的。”梁處忍著笑意,用手指拼命搓著下巴,說道。&lt;/p&gt;

    &lt;p&gt;“誰說不是呢,我也這么懷疑著,要不然沒法解釋,你知道小張怎么解釋投毒這事兒的嗎?”馮教授拍了一把大腿說道。&lt;/p&gt;

    &lt;p&gt;一邊的鄭方搖了搖頭,這馮全懂真特么墨跡,早就問你了,就知道避重就輕、東拉西扯。&lt;/p&gt;

    &lt;p&gt;“小張說,我們天天在辦公室談論男女的事兒,是看他沒交女朋友,有意刺激他呢,所以,他就給咱們投那種藥,報復咱們。你說,這特么不是胡扯嗎?”馮教授委屈地說道,鄭方見他眼神閃爍,估計他平時在辦公室應該真的說了不少那種事兒。&lt;/p&gt;

    &lt;p&gt;“雖然是胡扯,但說得過去,警方可以作為動機采信。”梁處連連點頭。&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5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