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九十六章:夜半絮語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九十六章:夜半絮語

正文 第九十六章:夜半絮語

推薦閱讀:

    <p>“林正清在同安那會兒,就獻出了這四大靈訣,到如今也有三、四十年了吧,你們說的那八方風雨,誰練成了?林正清去年一死,今年小鄭就練成了,這里面沒有蹊蹺?反正我是不信什么巧合的。”童潔奶奶微微冷笑。</p>

    <p>“我猜黃明覺八成會要你去接掌青衣觀吧?”奶奶接著看向鄭方,似笑非笑地問道。</p>

    <p>“奶奶這是學過算命?咋猜的這么準?”鄭方瞅了一眼童潔,心中暗忖,有點目瞪口呆地感覺。</p>

    <p>“奶奶,你說的那林正清,是不是老校長?”鄭方問。</p>

    <p>“奶奶,你說的是真的?”童潔也早已停下了回房間的腳步,站在那兒好奇得問道。</p>

    <p>“不錯,林正清就是你們那老校長,也是上清派青衣觀的觀主,誰都知道,上清派和我們天師道不對付,不過那也只是各為其主罷了。如今天師道宗主都隨偽帝逃到蛙灣去了,而且,小妞爺爺當年也看出了大勢所向,歸順了太祖。不過,雖說人歸順了,但除了最后一次為了曉偉去海北送命,他一直就沒摻和過新朝的修行者事務,所以也不算是背叛師門。這些上輩子的恩怨糾葛都過去了,你們知道就好,沒必要掛在心上。”奶奶淡淡地說道。</p>

    <p>“奶奶,你剛才說什么巧合?”童潔對那些成年舊事沒興趣,只是追著奶奶前面的話問道。</p>

    <p>“我懷疑這門功法就是一個絕門功法。”童潔奶奶沉吟了一下說道。</p>

    <p>“什么叫絕門功法?”鄭方很是好奇。</p>

    <p>“絕門功法,就是這世上只能有一個人掌握這門功法,后面有人想要掌握,除非前面的人死了或者廢了這門功法。”奶奶對鄭方解釋道。</p>

    <p>“有這回事?黃校長沒和我說過啊?”鄭方大是疑惑。</p>

    <p>“當然,絕門功法是我猜測的最極端的情況,不過,即使這功法不是絕門功法,恐怕修煉者也需具備某種獨特的天賦,才能修成,否則,解釋不了這么多年,就沒有一個人修成的事實,不過,我還是覺得,這功法是絕門功法的可能性更大。”奶奶斟酌著說道。</p>

    <p>“都怪你,白白浪費了我一晚上的時間。”童潔聽了奶奶所說,嗔怪地看著鄭方責怪道。</p>

    <p>“你怎么能責怪小鄭呢?他又不知道這里面的彎彎繞繞,自己練成了這門功法,就想讓你也練,原本是一片好心啊。”奶奶連忙替鄭方打著圓場。</p>

    <p>“好心害死人,若不是聽你瞎扯,不說我立身境修到巔峰,最起碼無蹤步能到五層了吧。”童潔嘟囔著坐回了桌子邊,不再打算去修煉了。</p>

    <p>聽著童潔抱怨,鄭方也是尷尬非常,他準備回去后好好問問那個便宜大師兄,這功法里面究竟藏著些什么門道。</p>

    <p>三人接下來又聊了些不咸不淡的事情,童潔嘴上責怪鄭方,卻也沒有往心里去的意思,只是有些怏怏的,幾人說著話,不知不覺時間便已不早,奶奶主動停了下來,招呼鄭方、童潔洗洗睡了。</p>

    <p>鄭方梳洗完畢,進了童潔平時居住的東屋,他也沒有多想,進屋就鉆進被窩,沒料到剛一閉眼,枕巾、被頭上陣陣少女的體香便撲面而來,弄的鄭方一陣心旌搖曳,緊接著便是綺念橫生,隨即心頭一震,想起黃校長的教誨,趕緊坐起身來,眨了眨眼睛,干脆來到床下,站了個龍行樁,打算著這一晚上干脆修煉得了,省得胡思亂想。</p>

    <p>北都市內的靈氣比學校又要淡了不少,鄭方站了會兒,已經估摸出,不站上兩小時,根本沒法進行修煉。當即耐下性子,閉目凝神,專心站樁,過了一陣,鄭方感覺室內靈力濃度漸漸提高,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撤功修煉時,突然,敲門聲響了起來。</p>

    <p>“誰啊?”鄭方趕緊撤了龍行樁問道。</p>

    <p>“是我。”門外傳來童潔奶奶的聲音。</p>

    <p>“奶奶,這么晚了,有事嗎?”鄭方急忙打開房門。</p>

    <p>“我睡在房里,感覺屋子中的靈力不斷提升,猜到你在修煉,老年人,睡眠少,知道你沒睡,有些話就想和你說說,不知道,你可愿意聽一聽?”奶奶微笑著問道。</p>

    <p>“好啊,我聽著呢。”鄭方連忙點頭。</p>

    &lt;p&gt;“你先回答我,你們那黃校長有沒有拉你進青衣觀?”奶奶走進房間,在床邊書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似笑非笑地看向鄭方。&lt<!--中间广告位置-->;/p&gt;

    &lt;p&gt;“我是入了青衣觀的。”鄭方撓了撓頭,坦然承認。&lt;/p&gt;

    &lt;p&gt;“我就猜到黃明覺不會舍得把你丟在外面,讓別人撿了寶。”奶奶笑道。&lt;/p&gt;

    &lt;p&gt;“黃校長說了,什么宗門幫派,都是過去的事了,他拉我入門,也是為了方便傳我八方風雨,其他倒也沒什么。”鄭方解釋道。&lt;/p&gt;

    &lt;p&gt;“在學校確實如此,出了學校,可就未必了。”奶奶笑著說道,接著她話鋒一轉,對鄭方道“晚上我和你說了些上清派和天師道的舊事,是想告訴你,你對待小妞,不要受到宗門糾葛的影響,我和他爺爺雖說沒有叛出天師道,但是會不會還被天師道當做弟子,也難說得很。而且,我們也沒將宗門的核心功法傳給小妞,她學的主要還是學校的那一套。”&lt;/p&gt;

    &lt;p&gt;“奶奶你別多心,我來之前,黃校長特意找我談過話,他心里其實對童潔憐惜得很,特意告誡我要對童潔好,不要刺激她。而且,我和童潔,在學校關系一直不錯,不會受那些東西影響的。”鄭方急忙說道,他的宗門概念本來就淡漠得很,對老輩的恩恩怨怨更是缺乏切身體會,即使黃校長沒有對他關照童潔的事,他也不會因為那些往事就和童潔生分。&lt;/p&gt;

    &lt;p&gt;“黃校長能這么和你說,我過去對他倒是看輕了些。”奶奶聽了鄭方的話,眼睛亮了亮。&lt;/p&gt;

    &lt;p&gt;“黃校長人還是不錯的,除了偶爾喜歡揍人,平時腦子倒還清醒。”鄭方點頭道。&lt;/p&gt;

    &lt;p&gt;“哪有你這么評價人家的?人家年紀做你爺爺都夠了吧。”奶奶忍俊不禁。&lt;/p&gt;

    &lt;p&gt;“他年紀是不小,但他輩分不大啊,不過就是我的大師兄,我都覺得平時對他太好了,他可不,脾氣一上來,說揍就揍,一點都不客氣的。”鄭方對老黃,心里還是藏著點怨氣的。&lt;/p&gt;

    &lt;p&gt;“原來黃校長是代師收徒,這就對了。以前宗門就是這樣,領進門來,揍還算輕的,還會罰飯、罰覺、罰工,哪個人一身功夫學來,不是連血和淚吞下去的,我倒覺得,黃校長對你,算很好的了。”奶奶顯然并不贊同鄭方的看法。&lt;/p&gt;

    &lt;p&gt;“我知道,我知道。”雖然鄭方也不知奶奶說“這就對了”,對在什么地方,可他摸了摸兜里那沒怎么花的幾十塊錢,對奶奶后面的話還是不算違心的連連點頭。&lt;/p&gt;

    &lt;p&gt;“想必小妞的情況你也聽說了,這孩子可憐吶。”奶奶突然提起了童潔。&lt;/p&gt;

    &lt;p&gt;鄭方看著奶奶,沒有作聲。&lt;/p&gt;

    &lt;p&gt;“小妞3歲上爹娘就沒了。我和他爺爺把她接回來,起先就沒打算再送她回去,那學校,是他爹娘的傷心地,我們也知道與異鬼戰斗的兇險,都想著小妞能做個普通人,平平安安過這一生,是最好不過的,我和他爺爺也不希望再承受那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了。”奶奶輕聲說著,眼睛看著屋子里黑暗的角落,神情黯淡。&lt;/p&gt;

    &lt;p&gt;“可是,小妞8歲上覺醒了瞬移,我和他爺爺都是修行者,明白這種天賦的可貴,不修煉太可惜了。但我們又不能壞了宗門的規矩,沒經宗門允許就擅自教小妞功法,可宗門遷到了蛙灣,根本聯系不上。于是,他爺爺就找了個相熟的修行者,讓他私下教授小妞,那修行者聽了小妞的天賦,也很愿意教她,如果不出意外,那修行者會收小妞為徒,最終入了他的宗門。”鄭方靜靜地聽著奶奶訴說。&lt;/p&gt;

    &lt;p&gt;“沒料到,小妞去他那兒修煉的第三次還不知第四次,修煉回來后就問他爺爺,他爹娘是不是撒了謊,咱們一家是不是害死了好多人。這孩子問這話時,緊盯著他爺爺,我們就知道壞了,這孩子沒可能再去那個修行者那里修煉了。”&lt;/p&gt;

    &lt;p&gt;“那之后,林正清為了小妞的事多次來找她爺爺,想讓我們送小妞去學校,但她爺爺一直沒答應,最終因為海北事發,她爺爺選擇了去海北,她爺爺說,他如果不去死,小妞這一輩子別想抬起頭來,只有他去死了,小妞才能夠挺直腰桿地去學校上學。他爺爺……他爺爺是為了小妞才去海北送死的啊,他不能讓小妞一個孩子從小就生活在歧視里。”&lt;/p&gt;

    &lt;p&gt;聽著童潔奶奶平靜的敘述著那一切,鄭方的眼神漸漸凝重,他能感覺到那平靜語調下的暗流洶涌。&lt;/p&gt;

    &lt;p&gt;“她爺爺犧牲了,小妞終于可以理直氣壯的去上學了,可你們學校,不是我說,太危險了。而且,我能夠明顯感到,隨著小妞上學地時間越長,我對她得影響也就越小,說她沒受她爹娘事件的影響,那是不可能的。我怕她會沖動、會冒險,更怕危險會主動找上她。” 奶奶在黑暗中看著鄭方,一雙眼睛熠熠生輝。&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