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九十四章:鄭方擒賊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九十四章:鄭方擒賊

正文 第九十四章:鄭方擒賊

推薦閱讀:

    <p>那樓房距離稍遠了一些,鄭方幾步踏出,只覺胸中濁氣上浮,身子便要向下落去。鄭方牙關一咬,幽靈劍迅速開啟,丹田靈力汩汩涌出,鄭方身子旋即一輕,化作一片閃亮的劍影,飄落在目標樓房頂上。</p>

    <p>鄭方兩腳落地,收了幽靈劍,再次感應二人距離、位置,然后選擇樓房、屋頂,撒開腳,猛追了下去。</p>

    <p>偷自行車的是外地剛剛潛入北都的兩個慣偷,他們在原來所住城市,和派出所、公安局的都混熟了,感覺再工作下去,實在有點對不住那些辛辛苦苦戰斗在反扒戰線上的干警們。而且,那幫干警也忒熱情了,只要出了盜竊案子,甭管是不是兩人干的,首先就請他倆去派出所喝茶。這樣下去,兩個家伙覺得自己遲早有一天會成為那些干警中的一員,還是義務的,不拿工資的那種。</p>

    <p>抱著對干警們的關心、愛護,也有不等不靠,憑著自身技術創業的念頭,這兩個家伙尋思著,北都地方大,有錢人多,比較容易在盜竊界干出一番事業來,于是懷著一腔雄心壯志,轉移陣地到北都來了。不料到了北都才發現,這地方太大,踩個點都能踩出個把月去,這對于習慣于短平快從業的兩人來說,工作效率大大成了問題。</p>

    <p>今天也是該著了,平常鄭方、童潔停車的商店門前人來人往,兩人根本沒想過下手的事兒,不料今天時近中午,商店門前一個人也沒有,兩輛孤零零的自行車就像兩只沖他倆唧唧叫的小雞仔,“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兩人嚴格遵循老祖宗的教誨,何況,他倆本就急需交通工具,于是,輕輕巧巧,用隨身攜帶的鋼鋸鋸開車鎖,一人一輛,輕松愜意的騎走了。</p>

    <p>兩人蹬著剛剛到手的自行車,正開心地邊騎邊聊,就見前面路中間,站著個半大小子,沖著兩人直樂。</p>

    <p>兩人心中狐疑,什么情況這是?以前沒見過這小子啊,怎么感覺這小子像見了親人似的,瞅著那么親切,有種說不出的熱絡勁兒。</p>

    <p>等到二人靠近,鄭方叫道“哥們,玩夠了吧?”</p>

    <p>兩人相互看了看,心知不妙,也不知這小子是怎么追上來的,當下也不答話,徑直騎車一左一右,就想從兩邊越過鄭方,遇到這種事,多說一句都是廢話,三十六計,走為上。</p>

    <p>街道不寬,兩人想走,必須挨著鄭方身體過去。鄭方心下暗暗點頭,兩個小賊選擇了硬闖,這比兩人扭頭就跑好對付多了,否則逮了這個還得去逮另一個,麻煩不小。當下伸出雙臂,老鷹捉小雞似的攔在道路中央,看著兩輛車靠近,他突然朝速度較快的左邊那輛一邁步,左手一伸,捏住自行車的籠頭,接著往右一閃,右手急如閃電般捏住了右邊自行車的籠頭。</p>

    <p>兩人見車籠頭被鄭方捏住,也不管其他,只是一個勁兒地往前蹬著腳踏,想趕緊離開,至于鄭方撒不撒手,會有個什么結果,兩人是根本不去想了。卻不料,兩人緊蹬慢蹬了數下,發現自行車便如鋼澆鐵鑄在地上一般,再也不能前行一步。鄭方依舊笑道“怎么了這是?還玩出癮頭來了?那可不行,車子是我借的,得還給人家。”</p>

    <p>兩人楞了楞,覷了眼鄭方握住籠頭的手臂露出的虬結肌肉,知道這小子不一般,可讓他倆就這樣舍了自行車,心里也是不甘,當下一人叫道“咋了?晴天白日的,你想搶車?”</p>

    <p>鄭方嘿嘿一笑“我不僅想搶車,我特么還想揍人!”</p>

    <p>在鄭家灣,抓著小偷,那就是咱老百姓的狂歡節,別說小媳婦、老娘們要上前撓幾下子,就是小屁孩,也要上去踢幾腳,管他有沒偷自家東西,不打白不打,打了也白打!</p>

    <p>鄭方沖著說話那人,一腳便踹了過去,正中對方胸腹,那人從車尾直直摔了出去,屁股把蒙的嚴嚴實實的車坐墊都帶了起來。</p>

    <p>鄭方見那人摔倒在地,一張臉煞白煞白的,掙扎了幾次,愣是爬不起來。心下不禁暗驚,這瞧著挺高大的一大老爺們,怎么這么不經打?自己這一腳還是收了力的,要不然,難不成一腳就踹死了他?鄭方不敢再打,扭頭看向另一位,這位跨在車上,目瞪口呆的,早嚇懵了。</p>

    <p>鄭方喝道“還不快滾!”</p>

    <p>那人聽見鄭方發話,慌忙舍了自行車,連滾帶爬地跑到被踹倒的人身邊“老二,咋樣了?”</p>

    <p>老二顫抖著聲音道“下面……下面碎了。”</p>

    &lt;p&gt;那人渾身一抖,哭喪著臉道“這……這北都人也太兇悍了吧,不就偷輛自行車嗎?至于下手這么毒嗎?老二,這地界不好混吶。<!--中间广告位置-->”&lt;/p&gt;

    &lt;p&gt;老二連連點頭,疼得說不出話來。&lt;/p&gt;

    &lt;p&gt;鄭方也沒管兩人在那說些什么,本來他還有心要他們賠車鎖的,可知道再要下去,指定還要動手,他現在著實對自己的手腳輕重沒有信心,害怕把人打壞了,那可就闖下大禍了。&lt;/p&gt;

    &lt;p&gt;當下鄭方趕緊跨上一輛車,手里拎著另一輛車的籠頭,歪歪扭扭地騎開,丟下這兩位雄心碎了一地的神偷。&lt;/p&gt;

    &lt;p&gt;鄭方騎了一陣,直到遠離了那倆小賊,方才停了下來,我這是在哪兒呢?鄭方瞇著眼睛看著四周陌生的街景,他一路從屋脊奔來,是按著一條直線直接過來的,還真沒注意記路,此刻回去,面對著縱橫的街道胡同,當時就傻眼了,總不能再上屋頂去吧?而且,自己還拖著兩輛自行車呢,想上也上不去啊?這特么可咋辦啊?&lt;/p&gt;

    &lt;p&gt;鄭方猶豫半晌,好在還記得自己是從萬國廣場過來的,心道,只要找到萬國廣場,應該就能見著童潔。當下向一位行人打聽了一下,記著行人給指的路,一路騎著車往回趕,感覺有點懵了,就急忙問人,他專門撿小媳婦、老娘們問路,這些人一般心善,不大會騙人,而且見著這么個半大小子打聽路,都挺熱心的,就這樣一路走走問問,等回到他出發的樓下,已經過去個把小時了,這還是他記性好,沒有太繞路,否則還不得溜到什么時候。&lt;/p&gt;

    &lt;p&gt;鄭方看向他和童潔分手的那家商店,見童潔還站在那呢,正一邊東張西望,一邊踢著地上的小石子,鄭方急忙騎著車趕了過去。&lt;/p&gt;

    &lt;p&gt;鄭方尚未走近,童潔就看見他了,立馬蹦蹦跳跳地迎了上來,眉開眼笑地叫道“好樣的!我就知道你能找回來。”&lt;/p&gt;

    &lt;p&gt;鄭方笑瞇瞇地對童潔道“偷咱修行者的東西,不是找死嗎?”他將右手一直牽著的自行車遞給童潔“走,還得去配兩把鎖去。”&lt;/p&gt;

    &lt;p&gt;童潔接過車,問道“小偷抓著了沒?”&lt;/p&gt;

    &lt;p&gt;鄭方道“抓著了,可太不經打,我就踹了一腳,就倒地上起不來了,我怕給打壞了,公安來了說不清楚,就趕緊撤了。”&lt;/p&gt;

    &lt;p&gt;童潔皺眉道“該把他們送到派出所去,倆車鎖也該他們賠。”&lt;/p&gt;

    &lt;p&gt;鄭方道“我知道,可我怕把人打壞了,送醫院還得花醫療費呢,為了兩把車鎖,不值當。”&lt;/p&gt;

    &lt;p&gt;童潔想想也是,反正車找回來了,就值得高興。趕緊騎上車領著鄭方去了一修車的地兒,鄭方搶著掏錢配了車鎖,這才急匆匆往家趕。&lt;/p&gt;

    &lt;p&gt;回到家,奶奶倒還好,沒太著急,知道倆孩子出去玩,時間不確定,只煮了飯,將湯在爐子上吊著,之前燒了兩道耗時的菜,和米飯一起擱飯捂子里悶著,還剩兩道炒菜沒炒。看見倆孩子回來了,奶奶趕緊張羅著炒菜。&lt;/p&gt;

    &lt;p&gt;童潔圍著奶奶,眉飛色舞地講述著兩輛車失而復得的經過,奶奶也笑咪咪地看向鄭方贊道“小鄭,挺不錯的,沒讓倆小偷溜了。”&lt;/p&gt;

    &lt;p&gt;鄭方連忙擺手“其實還是讓他們溜了,但我真的怕打壞了他們,也是奇怪,我在學校修煉,和老師過招,感覺自己對力量的控制還可以,怎么和人一動手,就感覺控制不住似的,想想挺后怕呢。”&lt;/p&gt;

    &lt;p&gt;奶奶笑了笑,招呼童潔領著鄭方進屋里去,別在廚房里讓油煙氣熏著。&lt;/p&gt;

    &lt;p&gt;很快,一碗紅燒肉、一條清蒸魚,一盤醋溜白菜,一盤魚香肉絲就上了桌子,還有一砂鍋熱氣騰騰的骨頭湯。&lt;/p&gt;

    &lt;p&gt;奶奶盛了飯,三人圍著桌子開動起來。鄭方對奶奶的手藝是真的佩服,而且他這時肚子也餓了,吃的那個香啊,童潔笑道“今天我還是沾了你的光呢,平常我回來,奶奶頂多就是兩菜一湯,今天是看你來了,特意燒了四菜一湯,還都是奶奶的拿手菜。”&lt;/p&gt;

    &lt;p&gt;奶奶笑道“平時就咱倆吃,做那么多又吃不掉,浪費。今天小鄭來了,奶奶特意多做了點,都吃了,不要剩。獎勵廚師呢,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她燒的菜全吃完。”&lt;/p&gt;

    &lt;p&gt;鄭方對奶奶道“吃了您做的菜,我才明白,我們學校食堂那范師傅,那就不是廚師,純粹一飼養員。”&lt;/p&gt;

    &lt;p&gt;奶奶笑道“不能那樣說人家,學校是大鍋飯,和我們在家里做飯是兩回事。”她看了看吃得津津有味的鄭方,接著道“燒大鍋飯,就不能考慮個別人的口味,只能滿足一般人的需求,就比如這碗紅燒肉。”&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