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八十七章:青衣臉面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八十七章:青衣臉面

正文 第八十七章:青衣臉面

推薦閱讀:

    <p>黃校長繼續說道“當時,大家對童曉偉夫妻的死亡眾說紛紜,有人覺得他聲稱懂靈界語言,有點嘩眾取寵的意思,其實未必真懂,只是想著憑這點盡快恢復工作,他究竟懂不懂靈界語言,實際上真假難辨,而他們夫妻的死僅僅是意外,畢竟界門本身就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也有人認為他和異鬼做了什么交易,最終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當時感覺,來襲的異鬼,境界并不高,按童曉偉已經達到守拙境的實力,不應該輕易被異鬼殺死,更大的可能還是被異鬼偷襲。總之,童曉偉夫妻的死亡拖了很久都沒辦法定性。”</p>

    <p>“第二天,那個東府主沒有按時現身,商定好的與靈界的談判自然沒了下文,而且,界門處的異鬼入侵從那之后也變得頻繁起來,老校長不得不親自坐鎮界門,也就在那段時間,老校長動用了宗門留下來的五枚符箓,徹底封閉了界門,否則,正常的教學工作都要受到影響,沒辦法進行了。”</p>

    <p>“童曉偉夫妻去世后,由于林茹是孤兒,老校長只能找童潔的爺爺收養童潔。他已經看出來童潔天賦不錯,但畢竟年紀太小,學校根本沒法撫養。老校長找到她爺爺后,才發現,童曉偉和他父親已經很多年沒有往來,而且童潔的爺爺,也就是童立杰的境況很不好,他因為反正身份屢遭批斗,實際上,若不是老校長找上門,他們老兩口已經準備逃亡了,這老兩口都是修行人,一旦在社會上游蕩,那殺傷力還是很可怕的。”</p>

    <p>“老校長于是干脆將童立杰兩口子也接到了學校里,保護起來,那時老校長在學校附近設了陣,那些想來沖擊學校的人,一走近這邊,就陷入鬼打墻,鉆來鉆去找不到地方,久而久之,也就沒人過來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機關。”</p>

    <p>“童立杰兩口子在學校過了兩年安穩日子,后來社會上風聲小了,兩口子念家,也存著不想童潔未來進咱們這學校的想法,就搬了回去。直到去年七月海北事發前,童立杰找到老校長,他堅持要參加海北行動,他認為他兒子背著不白之冤,這海北事件是他兒子預言的,他一定要去看看,他兒子究竟有沒有撒謊。”</p>

    <p>“其實,一年多前,上面就已經批復了老校長的申請,確認了童曉偉夫妻的烈士身份,畢竟死因很明確,就是被異鬼所殺,至于那些疑點,畢竟僅僅是疑點而已,又沒有證據去證實,在人死后還去計較,總有點求全責備的意思,因為,誰也沒法知道,當時童曉偉心里所想,就像我師父說的,只看他夫妻倆的貢獻,就該給他們夫妻烈士待遇。但童立杰心里還是種著刺,所謂人言可畏,大概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吧。最后老校長拗不過他,只好帶著他一起去了海北,結果怎樣,你現在也知道了。”</p>

    <p>黃校長說完,在夜色里靜靜站了一會兒,讓鄭方消化消化自己所說的事情。最后看向鄭方道“我對你說這些,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嗎?”</p>

    <p>鄭方皺眉想了想道“童小辮背景復雜,和她打交道要小心點?”</p>

    <p>黃校長一條腿抬了抬,真有一腳踹過去的沖動,這小子,總在關鍵的時候胡說八道!</p>

    <p>他瞪起眼睛道“童潔爹娘、爺爺都沒了,家里就一個奶奶,背景復雜個屁啊,比你小子也要單純得多。我告訴你這些,是要你明白,童潔這孩子,別看外表要強,其實心里敏感的很,容易受刺激,你既然與她要好,就要注意,一言一行,不要傷了人家。”</p>

    <p>鄭方撇了撇嘴“我還以為你說這一大套為了啥呢,就為這個?放你一百二十四個心,童潔這么多同學不邀請,偏偏請我,為了什么?還不是因為我善解人意,一直對她關心、愛護嗎?大師兄,不是我說你,論境界修為,我是不如你,可要論關心人,體貼人,你個出家的老道士比我差遠了,好不好?”</p>

    <p>黃校長聽了鄭方的話,破天荒地沒惱火,而是看著鄭方道“你能明白,那是最好。最后,我再提醒你一句,男女之事,你年齡還太小,不要輕易涉足,如果在這種事上出了問題,哪怕是我親手將你領進門的,也會親手將你革出門墻,要你的小命。”</p>

    <p>鄭方驚道“哎呀呀,老黃,你哪里來的那些壞思想,我都沒想到的事,你也往外說,帶壞了我小孩子,你還要說是我的不是?還要要我的小命?你講不講理啊?”</p>

    <p>這下黃校長臉真的黑了,重重一跺腳“滾你的去,反正別干壞事,勞資時刻盯著你!”</p>

    <p>鄭方道“好、好,要不我睡覺,你也在一邊盯著?你最好變成個小人,天天坐我肩頭,啥事都瞞不了你,多好!反正你也能變小不是?”</p>

    <p>黃校長眼一瞪“還廢話?”</p>

    &lt;p&gt;鄭方二話不說,扭頭就走,不料剛出去兩步,黃校長又在后面叫道“站住!”&lt;/p&g<!--中间广告位置-->t;

    &lt;p&gt;鄭方扭頭看去,見黃校長沖他招了招手“過來!”&lt;/p&gt;

    &lt;p&gt;鄭方搖頭道“不……”&lt;/p&gt;

    &lt;p&gt;黃校長眼一瞪,鄭方急道“你叫我過去,還不是憋著心思揍我?我又沒”&lt;/p&gt;

    &lt;p&gt;鄭方話還沒說完,就覺眼前一花,黃校長已出現在他面前,怒道“勞資要揍你,你躲再遠也沒用!”&lt;/p&gt;

    &lt;p&gt;說著話,黃校長從口袋里掏出一沓錢來,遞給鄭方“出去別讓女子替你掏錢,勞資丟不起那人。”&lt;/p&gt;

    &lt;p&gt;鄭方眼一瞄,好家伙,好幾十塊錢呢,他看了眼黃校長,斯斯艾艾起來“這……不好吧,我哪能拿您的錢呢?童小辮說的請我,她掏錢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lt;/p&gt;

    &lt;p&gt;黃校長搖頭道“我都不明白了,你小子是聰明還是糊涂?用女子的錢,在過去那叫吃軟飯的,是頂沒臉皮的事,現在也讓人看不起。人童潔請你,那是人家的事,你鄭方怎么做,那就是你鄭方的事了,男子漢、大丈夫,如果連幾塊錢都和人女子計較,丟人不?再說出去玩,你看見喜歡的東西,人童潔沒打算買,你張得了口管人要錢買嗎?”&lt;/p&gt;

    &lt;p&gt;鄭方搖頭道“張不了口就不張唄,亂花錢是敗家子。”&lt;/p&gt;

    &lt;p&gt;黃校長道“你說的不錯,亂花錢是敗家子,但該花的錢不花,就是守財奴,也不是好人。你家里困難,我知道,這錢算是我替師父給你的,出去不能當守財奴,讓人看不起,該花要花,還要搶著花,別讓人女子掏錢,記住,這不是你的事,關系到我青衣觀的臉面!”&lt;/p&gt;

    &lt;p&gt;鄭方驚道“大師兄,這也太夸張了吧,這花不花錢的,和青衣觀能扯上什么關系?”&lt;/p&gt;

    &lt;p&gt;黃校長道“當然有關系!咱青衣觀出來的男子,哪個不是頂天立地,說一不二的好漢子?這頂天立地、說一不二可不僅僅體現在修為上,而且修為這東西,達者為先,不好去衡量,所以更重要的還是體現在為人處事上,而花不花錢,怎么花錢,就是為人處事的一個最重要的方面,所以你說說,你怎么花錢是不是關系到我青衣觀的臉面?”&lt;/p&gt;

    &lt;p&gt;鄭方撓了撓頭,大師兄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沒想到,這事居然這么嚴重?竟然和青衣觀的臉面聯系到一起了,當下接過黃校長手里的錢,感覺沉甸甸的,心道,這錢得趕緊花出去,不然,對不起青衣觀。&lt;/p&gt;

    &lt;p&gt;黃校長心里也是大搖其頭,這小子太固執,不這樣說,他還不知墨跡到什么時候,這小師弟啥都好,就這愛財還摳門又要臉的脾性不好,這特么好復雜的脾性,要培養出來還真得費一番心思。&lt;/p&gt;

    &lt;p&gt;鄭方揣起錢,和黃校長道了別,轉身回宿舍樓,到了樓下,老遠就見童潔眨著一雙賊亮賊亮的眼睛,在樓下角落里等著他。&lt;/p&gt;

    &lt;p&gt;鄭方走到近前,低聲道“你咋就站這兒?招人呢,知不知道?”&lt;/p&gt;

    &lt;p&gt;童潔看了看四周,疑道“沒有啊?我都見幾撥人過去了,一個也沒發現我。”&lt;/p&gt;

    &lt;p&gt;鄭方道“人家那是不稀罕做出發現你的樣子,又不礙他們的路。”&lt;/p&gt;

    &lt;p&gt;童潔道“真的?我有那么顯眼?”&lt;/p&gt;

    &lt;p&gt;鄭方道“一雙眼睛和倆大燈泡似的,你說顯眼不顯眼?”&lt;/p&gt;

    &lt;p&gt;童潔捏起拳頭在鄭方身上輕輕砸了兩下,嗔道“就你怪話多,還不趕緊走。”&lt;/p&gt;

    &lt;p&gt;鄭方嘿嘿笑了兩聲,領著童潔按老路去了二校區,兩人沒用多久就到了界門附近,鄭方安排童潔在他昨天修煉的地方停下,輕聲道“你就在這兒練,距離夠近,效果好。”&lt;/p&gt;

    &lt;p&gt;童潔道“你去哪?”&lt;/p&gt;

    &lt;p&gt;鄭方道“我還有地兒,你放心,離你不遠,替你警戒著,你就放心練吧。”&lt;/p&gt;

    &lt;p&gt;童潔道“那明天我替你警戒。”&lt;/p&gt;

    &lt;p&gt;鄭方點頭道“你先晉級再說,我時間多,大不了周六再練一天,也不耽誤周日去玩。”童潔點了點頭,鄭方往后摸出約莫200米,盤腿坐了下來。他才沒那心思去警什么戒,被抓了拉倒,學校沒地方修煉還有理了?被抓了,正好和他們理論理論。&lt;/p&gt;

    &lt;p&gt;鄭方按修煉法端正好坐姿,修煉前忍不住又看了看前面的童潔,童潔看上去已經修煉起來了,與往日不同,鄭方幾乎用肉眼就可看見,童潔身周似乎有淡淡的靈力光芒閃現。&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