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七十七章:奇案突發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七十七章:奇案突發

正文 第七十七章:奇案突發

推薦閱讀:

    <p>鄭方再次睜開雙眼,眼前是黑黑的臥室,剛才那金碧輝煌的宮殿、紅袍的老人、金甲的力士都似乎成了遙遠的虛幻夢境。</p>

    <p>鄭方睜著眼睛在黑暗里躺了很久,他猜不出那碧霄殿到底是個什么所在,雖然應該與丟給自己三界引的莫不聞有關,可莫不聞都逃亡了幾千年,這碧霄殿發生的事難道會是剛剛發生的?難道這碧霄殿也存在了幾千年?為什么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莫不聞找到自己之后,卻出現了?難道真像上回那老人說的,是因為莫不聞死了?可莫不聞死了也就死了,我這總是做夢去碧霄殿,是個什么意思?而且,明明是做夢,我卻為什么會遭遇危險?照黃校長說的,這危險還是一不留神就會死的那種,我特么是招誰惹誰了?怎么這么倒霉?那個死鬼莫不聞在我身上做了什么?什么府主令牌、三界引,老子不想要好不好,唔,三界引可以留下來,但那什么碧霄殿想要的府主令牌,我一點也不想要好不好?你什么都沒問過我,就直接裝在我身上,真的好沒道理!</p>

    <p>鄭方心里埋怨著莫不聞,一陣擔心連著一陣后怕,過了好久,方才再次入睡。</p>

    <p>第二天醒來,鄭方像往常一樣,下樓參加晨練。在去操場的路上,他發現同學們的表情都變得好嚴肅,連喜歡說話的趙三八、孫猴子都垮著一張臉,像是一大早就被誰欠了錢似的。鄭方心中隱隱感覺應該和昨晚黃校長的變臉以及二校區的嘈雜有關系。</p>

    <p>他在人流中瞅了瞅,看見徐大祥低著頭走在后邊,便有意放慢腳步,等他走到身邊,就靠上去問道“什么情況這是?怎么看大家神情都不太對啊?”</p>

    <p>徐大祥看了眼鄭方,低聲道“羅元浩,咱學校傳達室的那位,昨晚死了。”</p>

    <p>鄭方聽了,腦門一炸,他和羅元浩可算非常熟悉了,曾經教給他鍛煉時間感的,長得骷髏似的,怎么突然就死了?他急忙問道“怎么回事情?”</p>

    <p>徐大祥道“不太清楚,應該和異鬼脫不了干系,他死在二校區,我昨晚聽見動靜出去后,在鐵門那給擋住了,沒能進去,是聽從界門那修煉回來的同學說的。”</p>

    <p>鄭方驚道“我昨晚也聽到動靜了,那時間熄燈號早過了,還有人去界門那修煉?”</p>

    <p>徐大祥看見鄭方吃驚,以為他還不知道學生偷偷摸摸去界門修煉的秘密,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連忙道“只有幾個膽大的敢過去,畢竟是禁區,老師管得嚴。”</p>

    <p>鄭方心道,徐大祥這老實人也當面說瞎話,勞資天天晚上過去,也沒見老師嚴在什么地方。居然有學生熄燈之后還去修煉?自己算是學到了一招,月底在即,自己如果修煉進展慢了,說不得也得想想這個法子。</p>

    <p>他見徐大祥對羅元浩的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當下只能隨著隊伍繼續往操場走,打算找相熟的老師問問看,劉向陽、王國興都可以。</p>

    <p>鄭方一路上發現,去往二校區的鐵門那兒,已經有身穿草綠色軍服的戰士在站崗,遠遠的,學校門口,羅元浩居住的傳達室那兒,有一輛警車停在傳達室門前。除此之外,學校倒也沒看出什么異樣來。</p>

    <p>到了操場,列隊升旗后,葛校長在晨練之前突然走到全校師生隊伍前面,大聲說道“昨晚,我們學校發生了一起嚴重事件,為了配合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取證,我下面宣布幾項臨時命令,希望全校師生嚴格遵守,不得違反!”</p>

    <p>葛校長接著說道“第一所有未經允許的學校學生及教職員工,都不得進入二校區,一旦發現,將按照違反校規校紀進行嚴肅處理,情節嚴重的,將直接清理出校。”</p>

    <p>鄭方聽得心里一陣打鼓,處理挺嚴重的啊,看來近期去界門那修煉的事情是不成了。</p>

    <p>“第二!”葛校長說道“所有在校教職員工及學生,近期未經校委會允許,不得擅自離開學校,必須在校內積極配合相關部門隨時進行調查取證工作。一旦發現有擅自離校、知情不報、阻撓或擾亂調查工作進行的,將依情節進行警告、處分,直至交予軍事法庭審查。”</p>

    &lt;p&gt;葛校長說完,擺了擺手,晨練繼續進行,但所有在場的人,無不感覺到了一股無所不在的壓力。鄭方心下疑惑,徐大祥不是說,羅元浩的死是異鬼干的嗎?怎么好像全校的人都成了嫌疑犯似的?什么情況這是?還有這老羅也真是,大晚上的,在校園里嚇嚇人就算了,好好的跑去二校區做什么?他突然想起昨晚的夢境,不禁臉色白了白,心下暗暗揣測,<!--中间广告位置-->羅元浩的死與那個什么碧霄殿有沒有什么關系?&lt;/p&gt;

    &lt;p&gt;晨練一結束,就有學生老師,不停地被叫去辦公樓那邊,學校的氣氛也越來越壓抑,第一節語文課上,甄右鐘也被叫走了,直到下課時才被放回來。大家圍著甄右鐘,都在好奇他被叫去做了什么,甄右鐘搖頭道“沒啥,就是問我昨晚在哪,什么時間睡的覺,聽到了什么動靜之類的。對了,”甄右鐘道“還問我看沒看見什么異常現象。”&lt;/p&gt;

    &lt;p&gt;張辛勤在一邊沒好氣的道“這羅元浩也真是,好死不死的去什么二校區,這下好了,他死了不說,還連累我們也沒法去界門修煉了。”&lt;/p&gt;

    &lt;p&gt;聽了張辛勤的話,童潔當時就變了臉,突然一拳奔著張辛勤砸了過去,張辛勤完全沒料到童潔會突然動手,臉上被打了個正著,一下摔了出去,連著撞翻了幾張課桌椅子,張辛勤爬起身,怒道“童小辮,你特么發什么神經?”&lt;/p&gt;

    &lt;p&gt;童潔二話不說,身形一動,已經出現在張辛勤身邊,拳頭繼續往張辛勤臉上砸去,張辛勤這下有了準備,封住童潔的拳頭,也開始回擊起來,不過,顯然張辛勤不是童潔的對手,交手數合,再次被童潔踹飛了出去,鄭方看見張辛勤被打的那張臉,肉眼可見地腫了起來,心下吃驚,童潔出手的力道可不小。&lt;/p&gt;

    &lt;p&gt;其他人一開始都沒反應過來,此刻,包括甄右鐘、鄭方在內,都趕緊上去拉架。拉架這種事鄭方在行,其他人拉的都是占著上風的童潔,鄭方卻跑過去抱住了張辛勤,童潔身形靈活,身子一閃,就從梁菲菲和甄右鐘的堵截中溜了出來,再次奔著張辛勤又是一拳,張辛勤欲待招架,沒料到,身體給鄭方牢牢地抱住,鄭方嘴里還大叫著“不要打架,不要打架了!”&lt;/p&gt;

    &lt;p&gt;乒乓數下,張辛勤臉上給童潔連砸了數下,鼻血都打出來了,張辛勤急得大叫“007,你放開我!”,鄭方牢牢抱住張辛勤,只是叫著不要打架,完全不理他的叫嚷。這時,梁菲菲、甄右鐘也趕了過來,拉住了童潔。&lt;/p&gt;

    &lt;p&gt;梁菲菲道“童潔,你怎么了?怎么說動手就動手?張辛勤哪里得罪你了?”&lt;/p&gt;

    &lt;p&gt;童潔氣咻咻地停了下來,冷冷地看著張辛勤道“羅元浩死了,你就能隨意編排他了是吧?”&lt;/p&gt;

    &lt;p&gt;張辛勤努力瞪起腫成一條縫的眼睛,歪著被打腫的嘴巴,一邊用手背擦著鼻血一邊怒道“我說的是事實,甄右鐘、梁菲菲,你們說是不是?007,你還抱著我干嘛,放開我!”&lt;/p&gt;

    &lt;p&gt;鄭方見暫時打不起來了,便訕訕地松開手,心下也有些愧疚,他剛剛心里其實也有些責怪羅元浩的。&lt;/p&gt;

    &lt;p&gt;童潔冷冷一笑“你知道事實,去辦公樓說去,別在這兒瞎糟踐人。”&lt;/p&gt;

    &lt;p&gt;甄右鐘道“都省兩句,童潔你也是,有事說事,哪有動不動就動手的,張辛勤,不是我說你,你爹也是死在異鬼手里的,如果背后有人這么說你爹,你什么心情?”&lt;/p&gt;

    &lt;p&gt;張辛勤隨手將手背上的鼻血擦在校服上,怒道“我就是想給我爹報仇,所以才急著要修煉,難道我急著修煉也錯了?”&lt;/p&gt;

    &lt;p&gt;童潔冷冷的看了張辛勤一眼,沒再說話。&lt;/p&gt;

    &lt;p&gt;鄭方道“張辛勤,我陪你去趟醫務室吧,整個臉全腫了。”&lt;/p&gt;

    &lt;p&gt;張辛勤怒道“007,你不用裝什么好人,這里就你最壞。”&lt;/p&gt;

    &lt;p&gt;鄭方眨了眨眼睛“怎么了這是?拉架還拉錯了?我啥時成呂洞賓了?”&lt;/p&gt;

    &lt;p&gt;梁菲菲撲哧一笑,趕緊張口道“鄭方,就你怪話最多,張辛勤說的一點不錯,這里就屬你最壞。”&lt;/p&gt;

    &lt;p&gt;說著話,她又轉頭對張辛勤道“好了好了,童潔就這脾氣,你別往心里去,就算和4字的練了一場,怎么樣?差距不小吧?”&lt;/p&gt;

    &lt;p&gt;張辛勤怒道“不是007拉著,誰贏誰輸還說不定呢?”&lt;/p&gt;

    &lt;p&gt;鄭方笑道“哎呦,好有個性的孩子,這回我不拉了,你倆再練練。”&lt;/p&gt;

    &lt;p&gt;甄右鐘搖頭道“鄭方,夠了,都省兩句,一會要上課了。”&lt;/p&gt;

    &lt;p&gt;正在這時,張清華從門外探出腦袋,看了眼狼藉的教室,神情絲毫不動地說道“鄭方,你來辦公樓一趟。”&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