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三章:參加派對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四十三章:參加派對

正文 第四十三章:參加派對

推薦閱讀:

    <p>其實立身境與意動境屬于低境界,都是以夯實生命體為主,兼顧生命力,弄懂了立身境,意動境也就不再神秘。</p>

    <p>鄭方更希望劉向陽能多說一些八卦或者他不知道的修煉方面的事情,可經過接觸他也清楚,劉向陽就是個悶葫蘆,講課都是照本宣科,讓他說些其他的,有點難為他了。</p>

    <p>王國興的基礎搏擊,鄭方已經學完了,不錯,包括最后的鶴翔樁以及洪拳和太極拳兩套拳法,鄭方全學了,周六最后一課基本上就是鄭方在演練學過的東西,王國興根本已經沒東西教了,他還不知道王國興已經找了葛校長和劉向陽商量,而且也基本確定了下周就讓他通過,但他自己也能猜得到,自己下周基礎搏擊進1應該沒什么疑問。</p>

    <p>這么盤點下來,學的5門課,3門下周都可以通過,1門在熬時間,只有1門還需要抓緊,鄭方點了點頭,下周在英語上要多花些時間了。</p>

    <p>接下來,鄭方又盤點了一下自己學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樁法、拳法、功法,最重要的當然是修煉法,有了龍行樁,鄭方感覺自己的進步還是可以的,但下周能否突破立身境初階,鄭方可不敢說,如果天天能用修煉室,那應該很快,但自己終究沒機會去搶,就算有機會,也未必搶得過別人,所以,突破立身境初階還得放在一個月之后,爭取兩個月內突破立身境初階,畢竟,初階不突破,他的不動訣練到三層就得停下來,沒法再往下練了。</p>

    <p>除了修煉法,對鄭方來說,其次就要算到不動訣了,他從昨晚自己的試驗已經發現,對一般的擊打,自己已經有了一定的抗性,可想要達到搶鑰匙那樣的對抗強度,鄭方覺得3層也未必夠看,畢竟那些家伙也學了不動、霸王、幽靈、無蹤四大靈訣啊。</p>

    <p>除了修煉法和不動訣,剩下的就是馬步樁和鍛煉時間感了,鄭方覺得馬步樁的效果最看不見,他雖然站的時間不多,可每天也在堅持站,但效果比起不動訣,那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就連羅元浩教的鍛煉時間感的法子也比不上,想想王國興說的最終能站成不倒翁,鄭方還是有些神往的,沒說的,繼續站吧。</p>

    <p>四樣功法,鄭方已經安排了各自修煉的時間,不過今天是周日,鄭方考慮了一下,決定上午先磨兩個小時的英語,然后站馬步樁、鍛煉時間感,吃了中飯后,等左手的疼痛輕上一些,就開始練不動訣,練到4點去參加那什么“派對”,參加完派對,吃過晚飯,晚上時間全部用來修煉修煉法。</p>

    <p>鄭方將自己這一天的修煉安排好,就不再猶豫,捧起英語講義用起功來。忙忙碌碌到了下午快4點時,鄭方停了不動訣的修煉,換好衣裳,去教師宿舍樓參加英語派對。</p>

    <p>鄭方發現不動訣修煉到第二層,難度增加了不少,由于靈力對體表受擊已經生出反應,再想增加靈力的反應強度,就不僅僅是增加力量那么簡單了,有很多次,鄭方明明感覺自己擊打的力量夠了,可靈力反應依舊沒有相應的強度,只在連續擊打數次之后,靈力反應才會慢慢提高,這下子,鄭方吃的苦頭比練第一層時高了不少,畢竟反復擊打同一個部位,哪里能次次掌握好力度,一旦打重了,靈力反應跟不上,相應部位便要痛上好久,練過的地方也是烏青重疊,不像第一層,能夠迅速的化為淤青。</p>

    <p>鄭方琢磨著不動訣修煉的問題,很快就來到了教師宿舍樓4樓,他發現四樓東端的幾間房外面從陽臺到過道擺滿了一盆盆鮮花,把本就不寬的過道堵得只剩下一條小縫,鄭方知道那幾間房是外教的房間,便晃晃悠悠地走了過去。</p>

    <p>鄭方還沒靠近,就聽見一陣喧鬧的音樂聲從外教的房間里傳了出來,還夾雜著嘰里咕嚕的說話聲,鄭方側著身子走過兩排花盆中間的小縫,看見離自己最近的房間里,一個老外正在收拾著東西,一見鄭方過來,當即笑道“為了康姆!為了康姆!”</p>

    <p>鄭方心道“我學英語和姓康的可沒啥關系,純粹為了自己。”可他也不認識這老外,就沒和他多嘴,稍稍擺動了一下手臂,說道“為了自己,為了自己!”說著話,未待老外反應過來,就走到了中間的房門前。</p>

   <!--中间广告位置--> &lt;p&gt;鄭方在中間的房門前,看見于彼得正和學校幾個老師閑聊著,鄭方發現劉向陽也在,跟老外嘰里咕嚕,不知說些什么。于彼得見到鄭方,開心地叫道“鄭,為了康姆,為了康姆!康姆應,撲你死!”&lt;/p&gt;

    &lt;p&gt;鄭方裂嘴笑了笑,走進房間,心中疑惑,這派對看來和那叫康姆的家伙關系不小,個個都要來上這么一句,老外也古怪,不為天、不為地、不為自己,專門為了康姆,老外不是信什么教嗎?難道教主叫這個名字?&lt;/p&gt;

    &lt;p&gt;鄭方心下嘀咕著,卻也沒做聲,剛才說一句“為了自己”,純粹是嘴巴癢,他不明白這派對的底細,隨便開口容易露怯,而且,真要把那叫康姆的招來了,面子上也不好看,畢竟自己是過來做客的,管這些老外為了什么,總之自己不為了那什么康姆就行了。&lt;/p&gt;

    &lt;p&gt;外教的房間里彌漫著濃濃的香水味,鄭方覺得鼻子癢癢的,于彼得走上前,指著擺在茶幾上的糖果點心道“撲你死,撲你死!”&lt;/p&gt;

    &lt;p&gt;鄭方早就看見了那些東西,正猶豫著能不能吃,沒料到于彼得這個刁滑的老外,直接就威脅上了,吃點糖果點心,就要撲死我?至于嗎?小氣鬼!他尷尬的笑了笑,走到一邊,于彼得還不放過他,攆著他道“哭飛,提?哭飛,提?”&lt;/p&gt;

    &lt;p&gt;鄭方見他表情嚴肅了起來,覺得要是不給點反應,這老外能和他急,他也不管什么意思,微笑著胡亂沖于彼得點著頭,于彼得的表情松弛了下來,皺著眉頭看著鄭方,又問道“哭飛?”,鄭方學舌道“哭飛,哭飛。”,管他是怎么哭,怎么飛,先應了再說。&lt;/p&gt;

    &lt;p&gt;不一會,于彼得端著個小瓷杯遞給鄭方,鄭方見是一杯黑乎乎的醬油般的玩意,不解地看向于彼得,就見這老外一個勁地往他手里送著瓷杯“撲你死,撲你死。”,鄭方見他雖然嘴上說得兇狠,但那意思還是讓自己接過杯子,當即笑笑接了過來,小抿了一口,結果這一口差點沒把舌頭吐出去,什么東西嘛?原來不是撲死我,是苦死我啊。&lt;/p&gt;

    &lt;p&gt;于彼得見了他的模樣,呵呵笑了起來,連連點頭“苦的、苦的。”鄭方臉色漆黑,知道是苦的還給我喝,老外啥時候變這么壞了。&lt;/p&gt;

    &lt;p&gt;這時,另外兩個老外也進了這房間,一時間屋子里更熱鬧了,鄭方發現這屋子與自己的房間格局一樣,此刻除了一間臥室門和衛生間的門關著,其他的門都敞開了,只是來人還是聚在客廳里,把不大的客廳擠的滿滿當當。鄭方剛剛見過的老外端了幾只蘋果到茶幾上,對大家招呼道“撲你死、撲你死。”,然后鄭方就見劉向陽上前拿了一只啃了起來,方才明白,撲你死原來不是威脅的意思,鄭方反應過來之后,愈發小心了起來,這派對水深得很,自己千萬不能出什么岔子。&lt;/p&gt;

    &lt;p&gt;幾個華國人都追著老外聊著鄭方聽不懂的鳥語,鄭方只好端著那杯苦水站在一邊,猜測著他們聊些什么,一個怕有兩米高的老外,說了一大段什么,結果大家都是一副恭喜的表情,然后那老外也是一副開心的模樣,鄭方也不知老外說了什么,只聽他反復說著“刀特。”,那又是什么鬼?鄭方想不明白。&lt;/p&gt;

    &lt;p&gt;然后一個年輕些的黃胡子老外與大家說起了關于“哥兒”的事情,幾個人的表情瞬間變得復雜,鄭方發現劉向陽的臉居然紅了起來,心中奇怪,那“哥兒”與你什么關系?紅什么臉啊?&lt;/p&gt;

    &lt;p&gt;鄭方正在那里胡思亂想,突然見童小辮風塵仆仆地出現在了門前,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氣。童小辮見到鄭方,眼睛亮亮地沖他點了點頭,于彼得又將對待自己的那一套用在了童小辮身上,童小辮嘴里說著“三克油”,要了杯“提”,然后轉到了鄭方身邊,她看了一眼鄭方手里的苦水,微微笑著說了一句英語,鄭方暈頭暈腦地,也沒聽清她說了什么,童小辮笑了笑,低聲道“那咖啡不放糖的,你喝得慣?”&lt;/p&gt;

    &lt;p&gt;鄭方莫名地看著童小辮“什么咖啡?”&lt;/p&gt;

    &lt;p&gt;童小辮將一根手指豎到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姿勢,然后小聲道“這個派對不許說華文,我們注意點,老外腦子軸。”&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2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