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二章:周末盤點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四十二章:周末盤點

正文 第四十二章:周末盤點

推薦閱讀:

    <p>鄭方黑著臉摸到自己房門前,進了房間,關上門,他突然抬起手狠狠在自己右臉上扇了一耳光,我特么以后再管別人閑事,就不叫鄭方,叫童方。</p>

    <p>扇完了耳光,鄭方愣了愣,又扇了自己一巴掌,哎呦,這不動訣還真好用,臉上就像有了一層膜似的,一巴掌扇上去,直接一滑,力量輕了,根本就打不到臉上去。試著扇了自己幾巴掌之后,鄭方又有點苦惱,看來不動訣第二層的修煉,自己得加大力量了,究竟加大到多少,還得慢慢摸索。</p>

    <p>鄭方極為勤奮,也不去洗澡,直接開練,再次把左手打的腫起之后,才算摸索出了修煉不動訣第二層大致的力道。</p>

    <p>如果說修煉第一層不動訣需要10斤的力量,那么第二層需要的力量就是20斤,直接比第一層翻了一番,要知道,自從鄭方不動訣提升到第一層,身體素質可也相應的增加了一些,即使這樣,需要的力量依然是直接翻上一番,好在這點份量鄭方打出來還沒什么問題,可還是讓他有些苦惱,如果都是這樣翻倍地提升下去,以后怕不是要拎著錘子砸自己才行啊。</p>

    <p>鄭方捧著手,轉進衛生間洗了把澡,等到爬上床的時候,童小辮引起的不快已經漸漸淡去,腦子里一溜溜的,全是端著槍的紅軍,趴在鐵索橋上、山巖后面,噼里啪啦的打得熱鬧之極,鄭方發現自己手拿一把盒子槍,在巖后半探出身子,一槍一個,消滅了好幾個敵人。</p>

    <p>戰斗太激烈了,鄭方的左手被巖石迸出的碎片砸腫了,痛得厲害。可他依然穩定地和敵人對射,突然,身邊一片喊聲,卻是老班長中彈犧牲了。鄭方看著老班長紅通通的胸口,想起昨晚才吃了老班長包的餃子,心中的仇恨難以抑制,他跳出巖石,匍匐到一片樹叢里,一槍將殺死老班長的敵人機槍打啞了,他還待繼續射擊,就聽后面戰友叫了起來“排長,注意隱蔽!”</p>

    <p>鄭方扭頭一瞧,不知什么時候,敵人摸到了自己后面,好幾十人呢,烏壓壓的一片,他抓了抓腦袋,自己人哪去了?怎么只剩下自己一人了?寡不敵眾,跑吧!</p>

    <p>鄭方跑啊跑啊,跑的嗓子都冒煙了,敵人還在后面追著,鄭方咬著牙心道“拼一個夠本,拼兩個賺一個。”,這樣想著,剛要轉身和敵人拼命,特么的尿急了,這是鬧哪樣啊?敵人還在追著自己呢,去哪尿啊?荒山野嶺的,一個廁所也找不到啊,不能拼命了,趕緊找個地兒撒了尿再說,不然自己犧牲的時候尿了褲子,也太損害英雄形象了,趕緊跑吧。</p>

    <p>鄭方到處找廁所,那個著急啊,敵人的聲音還在不遠處遙遙傳來,就在這墻根解決了吧,嗯?那邊有個小水坑,就在那解決了吧……鄭方正在緊張的尋找著撒尿的地方,突然一陣號聲激昂地響了起來。</p>

    <p>鄭方神情一振,這是要沖鋒的節奏?他探出頭一看,嚯!萎子、王國興、劉向陽、徐大祥、蕭臘梅……一幫同學都穿著紅軍軍裝,和大部隊一起在那沖鋒呢。終于找到自己人了,鄭方剛要松上一口氣,就見趙三八的大臉出現在自己面前“我們勝利了!我們勝利了!”他激動地吼著。</p>

    <p>鄭方心中一動,不對,這趙三八是吹牛當飯吃的主,他八成是在謊報軍情,果然趙三八跟著就變了臉,揮起拳頭就像自己的臉上砸來,嘴里還大叫著“007,吃我一拳!”</p>

    <p>趙三八這一拳像橡皮泥似的,糊了鄭方一臉,鄭方氣都喘不過來了,耳畔,號聲還在不停地想著,鄭方此時只有一個念頭,別尿出來,千萬別尿出來!他拼命掙扎著想擺脫趙三八那古怪的拳頭,突然,左手一陣劇痛,鄭方猛地睜開了眼睛。</p>

    <p>鄭方抖抖腦袋,枕頭從后腦勺滑到一邊,剛才左手砸到床檔上了,依舊隱隱作痛,窗外,起床號清脆地響著。鄭方眨了眨眼睛,慌忙跳了起來,光著腳就沖進了廁所。</p>

    <p>從廁所出來的時候,鄭方已經清醒過來,今天星期天,學校放假,不用出早操,他鉆進被子,打算再睡個回籠覺,沒辦法,忙了一晚上,太困了。</p>

    &lt;p&gt;鄭方在7點多起了床,雖然還想再睡,可食堂周日依舊是7點半到8點供應早飯,去遲了要挨餓的。他洗臉刷牙,穿戴整齊走<!--中间广告位置-->出房門,卻見自己房間門上貼著張紙,鄭方扯下來一看,是童小辮寫的,字跡小小的一行。&lt;/p&gt;

    &lt;p&gt;“我昨晚心情不好,打了你,對不起。另外,教師宿舍樓4樓,下午4點,外教有活動,可以提高你的英語水平,我回來得早,也會去。—童潔”&lt;/p&gt;

    &lt;p&gt;鄭方將紙塞進自己的口袋,這小丫頭,鄭方樂呵呵地念叨著下了樓。&lt;/p&gt;

    &lt;p&gt;鄭方的英語老師,外國友人于彼得曾經邀請過鄭方參加那什么周末派對,他原本沒打算過去浪費時間,可既然童小辮說了,那就去唄,又不會掉一塊肉,是吧?&lt;/p&gt;

    &lt;p&gt;鄭方吃了早飯,他原本心癢癢的想著去城里玩玩,畢竟北都好玩的地方多了去了,在這里學習不去逛一逛,可不是白瞎了嗎?&lt;/p&gt;

    &lt;p&gt;可鄭方到傳達室和骷髏羅元浩一打聽,原來早晨有班車送人去城里,不過那車是幾個單位共用的,早上6點半就出發了,得下午17點才回得來。如果鄭方打算自己去城里,由于誤了班車,就只能走上半小時的路,到公交站坐公交過去。&lt;/p&gt;

    &lt;p&gt;鄭方沒覺得走上半小時的路會咋樣,他負重跑一趟都是一個多鐘頭,走幾步算個啥?可當鄭方聽說公交車票要2毛錢時,還是果斷打了退堂鼓,2毛錢,一來一回就是4毛錢,都夠買好幾個雞蛋了,聽羅元浩的意思,想去好玩的地方,譬如前朝皇城什么的,還得轉車,那不還得花錢?不去了,不去了!還是在房間修煉劃得來,學校還管飯,出去玩,中午一頓飯不也是錢?&lt;/p&gt;

    &lt;p&gt;鄭方定下了主意,回了房間,也沒急著修煉,而是把一個星期以來自己的學習成果整個盤點了一下,首先是文化課,鄭方學的最快的是數學,他的自學能力不錯,看著講義上的公式、例題,自己就能琢磨個八、九分出來,講義上剩下的題目已經不多,他和方芳老師的溝通也還算順暢,每一堂課,方芳基本上都要檢查一下他的進度,再有針對性的講題,目前已經教到講義最后幾頁,鄭方估計下周不出意外,數學能夠通過。&lt;/p&gt;

    &lt;p&gt;其次是語文,語文的題目鄭方倒是全做完了,但那是鄭方走了捷徑的,大部分是王國興的功勞,之所以鄭方沒急著把答案交給余培英,一方面是余培英說過話,語文這一科,最快通過的用了一個星期,他有自知之明,憑余培英對自己的了解,自己越是著急,越有可能被余培英抓住馬腳。到了那時候,余培英如果有心和自己對著干,這做老師的想找學生麻煩,可不要太容易,自己不拖上個一年半載的,都算他余培英好說話了。&lt;/p&gt;

    &lt;p&gt;語文鄭方只能放在最后,等到他數學、外語兩科全過,壓力就變成余培英的了,你不讓我過,另外兩個被拖著的老師首先不樂意,那就是他余培英得罪人,和鄭方沒關系了。另外,鄭方其實也有點怵余培英,他的語文講義,還有一大半文章沒有通讀,鄭方覺得自己最好把所有文章弄個大致明白,再找余培英希望大些,否則余培英隨便在自己沒讀過的文章里找個問題問自己,自己八成得抓瞎,那就不是通不通過那么簡單,而是自己親手把小辮子送余培英手里去了。&lt;/p&gt;

    &lt;p&gt;最后是英語,也是鄭方最無語的一科,于彼得教的“老人與海”,鄭方一直都沒弄明白,更別說讀講義上的其他文章了。老實說,他在英語上花的時間也是最少的,沒辦法,自己完全摸不著頭緒。&lt;/p&gt;

    &lt;p&gt;他不懂“看見”和“大海”有什么關系,為什么“看見”最后一個字母變了一下,就變成“大海”了?他也不懂為什么男人是“蠻”,女人便是“我蠻”?完全不講邏輯的好吧!雖然鄭方買了詞典,可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翻找,比他連猜帶蒙著讀古文還是要麻煩不少,所以,本著節約時間的打算,鄭方根本就沒在英語上花什么心思。&lt;/p&gt;

    &lt;p&gt;他想著下午去周末派對,也許會有些提高也說不定,“派對”,好古怪的稱呼,什么活動叫“派對”?排隊自己還能理解,派對就直接抓瞎了。&lt;/p&gt;

    &lt;p&gt;接下來是兩門專業課,沒說的,下周準過。&lt;/p&gt;

    &lt;p&gt;劉向陽再拖拉,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就是鄭方不說話,那本小冊子也快給他教完了。&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2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