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十二章:余老師說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十二章:余老師說

正文 第二十二章:余老師說

推薦閱讀:

    <p>公平?還好意思說公平?這都是一幫什么人啦!鄭方仰面向天,直接無語了。</p>

    <p>回答了趙三八的問題,黃校長面向全校師生朗聲宣布。</p>

    <p>“請大家記住,今天我們在學校里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明天和靈界異鬼的斗爭,同學之間的切磋,只是為了提高與異鬼戰斗的能力,絕不是讓你們欺負同學的!每一位同學,將來都是與異鬼戰斗的戰友,是我們可以托付后背的伙伴,在學校若是有任何不當行為發生,學校決不輕饒!”</p>

    <p>說完,黃校長又請郭書記說幾句,郭書記上前兩步,看了看鄭方。</p>

    <p>“我們是一支活躍在特殊戰線的革命的隊伍、戰斗的隊伍,隊伍中的每個人都必須保持自己高度的政治覺悟,鄭方同學的家庭成分不好,說明他的家庭過去是與人民對立的剝削階級,可是,既然他愿意站出來與異鬼作斗爭,就說明他有與自己的剝削階級背景決裂的決心,太祖說過,懲前毖后,治病救人,希望同學們多多幫助鄭方同學,讓他能夠早日融入我們的隊伍。”</p>

    <p>聽了郭書記的話,操場上響起了一陣噪雜聲,其實,正規想進入這所學校,不論老師和學生,政審都是很嚴格的,若不是梁處的擔保和鄭方的天賦罕見,他八成是過不了這一關的。所以,提到鄭方的家庭成分問題,在同學老師中間,還是引起了一些震動,畢竟,按大家一貫的思路,這就是一階級敵人,現在說要一起戰斗,多少有點忌諱。</p>

    <p>瞇著眼看了看郭書記,很好,鄭方心道,我倒真想問問這位,我特么剝削誰了?我剝削人剝削的連住宿費都交不起,你有本事也剝削給我看看?</p>

    <p>早操時間在兩位校領導講話之后,很快就結束了,由于郭書記最后一番話,大家看向鄭方的表情都怪怪的,除此之外,也沒啥特別,這也很正常,畢竟大家都還不熟悉,反倒是打趣趙三八的人不少,由于他的戰斗力降到了4,晚上免不了要有一場惡戰,才能拿到修煉室的使用權,學校戰斗力5的學生不多,一人一間修煉室還是不成問題的,可戰斗力4的就不少了,所以趙三八晚上究竟能不能拿到修煉室,還真不好說。</p>

    <p>對大家看向自己的古怪眼神以及對趙三八的熱情,鄭方也不在意,他沒有急著回宿舍,而是先到大黑板那兒,看了看自己今天的課程安排。果然,大黑板上,在與昨天差不多的安排之后,多了一行上午8:10—9:00語文100以下,202教室。上午9:10—10:00數學100以下,202教室。上午10:10—11:00外語100以下,202教室。下午14:40—15:30修煉概論100以下,202教室。下午15:40—17:00基礎搏擊,100以下,604教室。</p>

    <p>那多出來的100以下,鄭方估計八成指的是自己了,他急忙趕回宿舍,匆匆洗漱之后,去食堂吃飯,8點鐘沒到,就來到202教室。</p>

    <p>教室門早已打開,鄭方進去一看,里面一個人都沒有,他找了張椅子坐下,又有點無聊,東張西望著,然后就看見了教室后墻上的黑板,端端正正的寫著一個個人名,他發現自己的名字在最后一個鄭方  007。自己名字的上面一位是童潔124。</p>

    <p>童小辮的戰斗力不低啊,鄭方心里念叨著從頭看去,第一個是趙三八  554,他看見554的4字上有擦拭的痕跡,估計是剛剛改的,接著后面是葉天行555,蕭臘梅555,鐘小慧554,田啟明554,周煥544,孫自勇554,錢團結543,張衡水535,徐大祥455……。鄭方發現,除了前面9人文化課在5以上,后面的大多在4和3,少部分是2,除了自己以外,還有童潔和其他三個同學是1。另一個是專業課的成績極不均衡,除了前面的周煥、張衡水專業課明顯偏低以外,后面像徐大祥那樣專業課超過文化課的也不少,而戰斗力方面,則主要集中在4,整個學校,除了葉天行、蕭臘梅、徐大祥、張衡水四個5以外,還有就是趙三八剛剛由5降到4,全校戰斗力4的居然有近20人,然后是3的大約十幾人,2和1加在一起也有十多人,然后就是自己那獨一無二的7了。</p>

    <p>一邊看著名單,鄭方一邊琢磨,突然聽到上課鈴聲響起,趕緊回到桌邊坐下,不一會兒,第二遍鈴聲響起,幾乎踏著鈴聲,一個胖墩墩的,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捧著一大摞書籍講義,走進了教室。</p>

    &lt;p&gt;“你好,鄭方是吧?我是你0階段的語文老師余培英,你可以叫我余老師。”胖男一邊用手絹擦著額頭上的汗,一邊<!--中间广告位置-->笑著對鄭方說道。&lt;/p&gt;

    &lt;p&gt;“上前一點,這節課也沒有別人,你坐前一點,我說話也省力一些。不像你們修煉者,一個個精力旺盛得很。”余老師招呼著。&lt;/p&gt;

    &lt;p&gt;聽了余老師的話,鄭方往前挪了幾個位置,老實說,他在學校坐后面習慣了,讓他坐前面,總覺得不自在。&lt;/p&gt;

    &lt;p&gt;“看見后面的名單了?大家都對這個感興趣,我先解釋一下。”余老師道“我的教學內容都在這兒,”他說著話指了指自己捧進來,擱在桌上的一大摞書籍講義。“主要是講義,書籍是給你參考用的。咱們學校目前還沒有圖書館,校長說是資金緊張,我以為不是緊張,而是不想用而已,確實啊,在一個培養與異界異鬼戰斗的學校,圖書館實在沒什么重要的,所以只能我們受點累,來回帶了。”余老師說著,眨了眨眼睛“好在我的學生一向不多,要不然,可要累死我了。”&lt;/p&gt;

    &lt;p&gt;“先把這些拿下去,不會要我送到你手上吧?那個本子留給我,那是我的教學筆記本,就靠這個混飯吃呢。沒筆?張清華干什么吃的?諾,這支給你,下面有本筆記本給你記筆記用的,節省著用,用完了自己找張清華要去。最后那些格子紙也一樣,別亂寫,做作業用的,對,用完了也去找張清華。”&lt;/p&gt;

    &lt;p&gt;“大致就這些,50張紙,50篇文章。讀完后,按我后面出的題目交作業,如果及格了,我會給你語文課的通過,加上數學、外語三個通過,你就會得到1,接下來,就會有老師教你1的課程,我這邊,最快的一個星期就有人通過,慢的,一年吧,大概差不多。唔?如果語文通過了,數學、外語沒通過,那就繼續學唄,這里只有50篇文章,我再拿50篇也沒問題,學海無涯,你以為通過了就真的掌握了?只不過是我嫌棄你了而已,如果我看你順眼,跟我學個三五年看看?美不死你!什么?鄭方同學,你這個習慣很不好,早操沒看見,趙三八同學直接扣了一分,所以,對,要舉手,喊報告,基本禮儀嘛,注意,你如果通過了,所有書,對,不是講義,講義你自己留著,最好別擦屁股,這么漂亮的字,裱起來當畫看也不錯吧。說到哪兒了?對,舉手!鄭方同學,你也就是0分囂張,否則看我扣不死你,所有書都要還我,這些可都是我自己掏錢買的,后面的學生等著用呢。”&lt;/p&gt;

    &lt;p&gt;“什么?這個字怎么念?不會翻字典嗎?沒有?自己花錢買去!沒錢?關我什么事?新華字典,8毛一本,不過我建議你買本辭海,7、8塊錢吧,不買,不買拉倒,可新華字典必須買,不買?我回頭和張清華說下,從你津貼里扣,必須買,不然字都不認識,學什么學?我又不是來教你認字的。你難道真想跟我后頭學上三五年,美得你!”&lt;/p&gt;

    &lt;p&gt;“好了,好了,廢話那么多,先翻到講義第一頁,對,道德經,就是道德經。既然要修煉,當然得看道德經,看不懂?當然看不懂,你如果都看懂了,還要我做什么?”&lt;/p&gt;

    &lt;p&gt;“記住,古人刻木記事,所以用詞極簡,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斷句都是后來加的,你也可以試著自己斷,然后看看自己能不能解釋的通,也許后來的斷句都是錯的,只有你弄懂了老子的真義,那可就厲害了!”&lt;/p&gt;

    &lt;p&gt;“道可道,道可以用語言進行描述還是道可以身體力行?這兩種解釋引申出兩種……”&lt;/p&gt;

    &lt;p&gt;聽著余老師一邊講解,一邊吐槽,鄭方只覺得頭腦殼一陣陣的發蒙,他小學只學過幾首古詩,哪里看得懂這種古文,而余老師的講解也沒有太多的鋪墊,直接就引經據典,歷數歷代大家對道德經第一句的釋義與理解,更讓鄭方覺得云山霧繞,無他,不懂的太多。&lt;/p&gt;

    &lt;p&gt;拼命記著余老師在黑板上留下的筆記,鄭方準備下課后再來補習,他忙得一塌糊涂,腦子里卻是一片空白,好不容易熬到下課,余老師竟連“道德經”第一句還沒有講完。&lt;/p&gt;

    &lt;p&gt;“道德經我會慢慢講,50篇文章,你如果篇篇都等我來講,是不可能的,所以,主要還是你結合參考書來自己讀,作業就在講義上,我的要求不高,每篇都讀懂了,就可以通過,都是華國字,沒什么難的。”余老師說。&lt;/p&gt;

    &lt;p&gt;看著余老師,鄭方木木地點頭,都是華國字,沒什么難的,可我怎么感覺好難呢?難道我腦子比別人笨?不可能啊!叫鄭文化來看看?算了,被掃掉的垃圾,不叫也罷,難道,我比趙三八還要笨?他想起張清華說到趙三八時鄙夷的眼神,真的開始懷疑人生了。&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2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