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章:旅途小劫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十章:旅途小劫

正文 第十章:旅途小劫

推薦閱讀:

    <p>對面的梁處在鄭方發動的一刻,眼睛一亮,好小子,哪里來的這么豐沛的靈力,雙手擺動間,肉眼可見有道道精妙的靈力軌跡在兩手之間流轉,勃發的靈能呼之欲出。坐在一邊打瞌睡的小何也被驚動了,他身子輕輕一動便已來到梁處身邊,嚴肅地看著鄭方。</p>

    <p>“這……這好像是功法?”</p>

    <p>“不僅是功法,而且品階不低,這小子哪兒學的?難道就是模仿了那么一下?可這靈力運轉路線怎么能做到呢?”梁處心中疑惑。</p>

    <p>兩人正聊著,梁處陡然面色大變,身形從車窗邊的小椅上飛起,往后急退,此刻,原來一直唱的好好的列車廣播也突然中斷,發出刺耳的電流聲,列車廣播室的廣播員匆忙地檢查著設備,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什么情況?剛剛還好好的?</p>

    <p>莫名看向急退的梁處,小何發現一連串模糊的光點在梁處身上不停地閃爍,不禁大驚。</p>

    <p>“快住手!”小何抬手一掌向鄭方拍去,嘴里喝道。</p>

    <p>“別動手,讓他發揮!”后退的梁處瞬間便已經控制住自己的異常,急忙喝止小何。不料話音剛落,小何的一掌已經擊在鄭方胸口,鄭方哎呦一聲從椅子上滾落地下,頭部重重撞在臥鋪的鐵桿上。</p>

    <p>“何英偉,你在干什么?”梁處大急,厲聲喝著,身形已經縱掠了過來。</p>

    <p>“這小子敢向你動手,還反了他了。”小何皺眉道。</p>

    <p>“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嗎?你知道他剛才施展的功法意義有多大?如果把他碰壞了,咱倆誰也負不了這責任。你啊,他還是個學生,怎么動得了手的?”梁處一邊責怪著小何,一邊已經俯下身子抱起了鄭方。</p>

    <p>“干什么呢?吵吵鬧鬧的?”車廂一端的列車員也走了過來“怎么回事?”</p>

    <p>“沒事,兩孩子鬧著玩呢。”梁處抱著鄭方,對列車員笑道。</p>

    <p>“碰傷了?要不要找醫生,我這里有急救包。”列車員見鄭方頭部有血跡,急忙問道。</p>

    <p>“謝謝你啊,那就借急救包用下。”梁處掃了一眼小何,小何意會之下,趕緊走向列車員。</p>

    <p>一會小何和列車員拿著急救包過來,梁處認真替鄭方清理了傷口,傷口不大,擦破了點皮,梁處替他包扎好后,又千恩萬謝地把列車員送走,回頭嚴肅地看著小何。</p>

    <p>“你這次犯了嚴重的錯誤,我要記你一大過,如果再犯一次,你這回的畢業實習就是不及格。”梁處道。</p>

    <p>“他怎么樣了?”小何心下也有些后悔,聽了梁處的話沒有分辯。</p>

    <p>“沒事,身上沒什么,主要是腦部受了點震蕩,暈過去了。”梁處搖了搖頭。</p>

    <p>“這樣行功被打斷,是很危險的事情,你啊,一貫也算冷靜,咋就控制不住自己呢?不說這孩子體現出來的價值,單單他孤身一人隨我們去北都,我們就有義務好好待他,不能讓他受了委屈,你倒好,那么一巴掌上去,你就這么對我沒信心?我好歹修煉了十幾年,難道還會折在個沒有修煉過的孩子手上,你啊,你啊……”梁處看著睡在下鋪的鄭方,連連搖頭,低聲責備著小何。</p>

    <p>“我當時也是給嚇著了,看見你命絲出體,就什么也顧不上了。”小何訥訥地道。</p>

    <p>我對你確實是沒啥信心,冒冒失失的,命絲也敢拿來做試驗。小何一肚子的不滿,卻也不敢說出口,只能低著頭,含糊地應付著。</p>

    <p>“別說你,這小子把我也嚇了一跳,好家伙,咱們真是撿到寶了,但愿這次磕碰不要出什么問題,否則,真是沒法交代啊。”梁處聽了小何的話,也不意外,他笑著點頭道。</p>

    <p>鄭方沒暈多久,他醒來的時候,列車正在慢慢減速,泉城快到了。他這邊一睜眼,梁處就有了感覺,忽地一下出現在鄭方身前,面色凝重地看著他。</p>

    <p>“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梁處問道。</p>

    <p>“哪里都不舒服。”鄭方沒好氣的瞥了梁處一眼,說著話,就想起身,結果手抬起時摸到包扎的頭部,頓時一陣暈眩,“哎吆”一聲,又躺了下去。</p>

    <p>“別著急,別著急,你剛剛暈倒了,現在最好繼續臥床休息,不要著急起來。”梁處趕緊扶住鄭方,連聲說道。</p>

    <p>“我著急,就要起來!”鄭方一肚子不快,急赤白臉地叫著。</p>

    &lt;p&gt;“怎<!--中间广告位置-->么了?”梁處不解地問道。&lt;/p&gt;

    &lt;p&gt;“撒尿。”鄭方沒好氣地回答。&lt;/p&gt;

    &lt;p&gt;“呃……”梁處揉了揉腦袋,“你稍忍一下,列車一會要停,衛生間不能用,待會開起來之后再去。”&lt;/p&gt;

    &lt;p&gt;“為啥?”鄭方好奇地問道。梁處耐著性子向他解釋了一番,鄭方聽完點了點頭,沒再吵著去廁所。&lt;/p&gt;

    &lt;p&gt;“剛才誰打我的?我看見你都快退出車廂了,莫非是……”鄭方說著話,看了看梁處,又看向站在一邊的小何。&lt;/p&gt;

    &lt;p&gt;“剛剛小何怕我出意外,在你行功時打了你一掌,沒控制好力度,讓你受傷了。”梁處見他臉色不善,忙微笑著說道。&lt;/p&gt;

    &lt;p&gt;“鄭方,對不起,剛才出手重了,請你原諒。”小何走上前,低聲向躺著的鄭方道歉。&lt;/p&gt;

    &lt;p&gt;原諒?我原諒你個頭,打了我,我又沒本事打回去,賠償吧!糖雞蛋的有沒有?不過,現在自己勢單力孤,就這么直接要,姓梁的未必幫著我,看來還是得想想辦法,姓何的,你算是欠下我的債了,鄭方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笑容。&lt;/p&gt;

    &lt;p&gt;“小何打你確實不對,我已經批評他了,也處罰了他,你不要再放心里,說起來,你們現在也是一家人,來,小何主動點,握個手,這事就算過去了,以后誰再記著,我找誰麻煩。”見鄭方沒有回應小何的道歉,梁處知道他還在生氣,便耐心地當起了和事佬。&lt;/p&gt;

    &lt;p&gt;“鄭小兄弟,別怪我沒提醒你,去了學校,我這還算是輕的,都像你這么不經碰,大家也別修煉了。”小何雖然微笑著伸出了手,心中卻在悄悄地嘀咕。&lt;/p&gt;

    &lt;p&gt;聽了梁處的話,鄭方面色一變,聽姓梁的這意思,是要偏袒姓何的,也是,兩人一起出來的,這要是和姓何的握了手,以后還真不好再提這茬,沒辦法,原來打算慢慢收的賬,只能現在收了。這般想著,他抬起手,作勢要和小何握上,卻突然捧著頭叫了起來。&lt;/p&gt;

    &lt;p&gt;“哎呦,疼,疼……”&lt;/p&gt;

    &lt;p&gt;“怎么了?哪里不對勁?” 梁處面色一變,忙俯下身問道。&lt;/p&gt;

    &lt;p&gt;“我也不知道,以前打破頭了,只要打我頭的送碗糖雞蛋給我,吃了就好,估計現在疼是因為沒吃糖雞蛋呢。”鄭方一邊皺著眉頭,做出忍耐疼痛的模樣,一邊說道。&lt;/p&gt;

    &lt;p&gt;雞蛋便是雞蛋,糖雞蛋是什么玩意?而且這小子的意思莫不是在要挾?梁處臉色一黑,可他轉念又一想,眼看也到吃午飯的點了,估計這小子是不是餓了?&lt;/p&gt;

    &lt;p&gt;“等下到了泉城,我來買只燒雞給你補補,泉城這邊的燒雞還是挺出名的。”梁處笑道。&lt;/p&gt;

    &lt;p&gt;“這算你替他賠的?”鄭方看了眼一邊沉著臉的小何,盯著梁處問道。&lt;/p&gt;

    &lt;p&gt;“算、算,好了吧?買了燒雞咱們去餐車,好好吃一頓。”梁處失笑,吃頓飯,什么賠不賠的?也不多做解釋,算是認了這個賬。&lt;/p&gt;

    &lt;p&gt;列車到達泉城站,小何下去買了只燒雞上來,待列車重新開動后,鄭方去了趟廁所,然后三人一起去了與臥鋪相隔不遠的餐車。&lt;/p&gt;

    &lt;p&gt;三人緊著菜單點了七八個菜,撕開了燒雞,又要了一杯牛奶給鄭方,梁處自己要了瓶二鍋頭,逼著滿肚子不情愿的小何陪自己喝兩杯,他是在外闖蕩慣了的,吃上從來不會委屈自己。&lt;/p&gt;

    &lt;p&gt;看著梁處點菜,鄭方眼珠都瞪了出來,好家伙,許多菜他連名字都不知道,青椒牛柳,牛柳是什么鬼?看著像牛肉,和柳樹什么關系?螞蟻上樹,這么惡心,螞蟻也能吃?也敢吃?還有那什么苜蓿肉?回鍋肉?一樣豬肉哪里來的那么多做法,唯一正常點的算是那道西紅柿雞蛋湯,家里很少用雞蛋做菜,以前不敢養雞,這兩年才養的,雞蛋寶貝得要命,幾乎都賣了,除非過生日,娘才會煮上一只雞蛋給鄭方吃,就這湯,沒有兩只雞蛋做不來。鄭方喝了口湯,心下承認,雖然不如糖雞蛋,但也算不錯了。&lt;/p&gt;

    &lt;p&gt;這頓飯算是鄭方遇見梁處長后正式吃的一頓飯,在家那一頓,由于爹娘都在,又想顧著弟弟妹妹,鄭方就沒吃好,早上的包子也是,因為是那個叫王琴的女子買的,鄭方一直注意著節奏,和小何、梁處吃得差不多,沒好意思多吃,本來盯著剩下的幾個,準備留著中午打牙祭的,沒料到梁處中午來了這么一出,罷了,鄭方重重嘆了口氣,就這一頓,夠把他頭再打破個三五次了,這樣想著,鄭方突然伸出手和小何重重地握了一下。&lt;/p&gt;

    &lt;p&gt;正在開酒瓶的小何給鄭方弄得愣了楞,見鄭方握了手后什么話也沒有,直接開吃,不禁有些疑惑,這小子神神叨叨的,腦子撞壞了?&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2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