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章:麻煩不小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章:麻煩不小

正文 第三章:麻煩不小

推薦閱讀:

    <p>“不知道領導到了咱們湖西縣,給領導工作帶來麻煩了,都是小郝的責任……”郝生經大步流星來到軍服男身前,兩只小眼瞇成了一條縫,雙手上前抱住軍服男空著的右手,一邊搖晃一邊笑瞇瞇地說道。鄭方發現一個年輕的軍人站在郝生經身邊,正微笑著看著自己。</p>

    <p>“小何,怎么回事?”軍服男問道。</p>

    <p>“我見你這邊有點麻煩,就過去請郝書記過來協助一下,縣革委會離這不遠,開車就兩分鐘的事兒。”那年輕軍人神色一肅,連忙解釋。</p>

    <p>“應該的,應該的!軍民魚水一家人嘛,更何況是領導親自過來咱湖西縣指導工作。”郝生經樂呵呵地說道。</p>

    <p>“事情沒那么嚴重,不過這個孩子我們要留下。”軍服男抽出手,對郝生經道。</p>

    <p>“沒問題,沒問題,這屁大點的家伙,就成了逃犯?大了還了得?這……這算階級敵人了吧?即使沒有領導出馬,諒他也逃不過咱們湖西縣人民雪亮的眼睛,階級斗爭是綱,綱舉目張。”</p>

    <p>郝生經點頭哈腰地說著,最后還來了句太祖老人家的語錄,鄭方見郝生經一副阿諛拍馬的模樣,徹底沒了主意。尋思著,自己咋就成逃犯了呢?自己沒干過什么壞事啊?難道偷鄭明范家黃瓜的事被發現了?呸,就算發現了,鄭明范家那惡婆娘頂多堵著自家門罵一頓,諒他也沒膽子找公安,要不就是上回打了個不知名字的一中學生,可,這是那個四眼男自找的好吧,居然敢說我像撿垃圾的,勞資穿的雖然破,可咱娘都給補過,洗的也干凈,其實他罵我撿破爛的也就算了,特么的居然敢當著我的面吃糖?這么囂張!不打他打誰?這四眼男,后來聽鄭文化說家里是縣革委會當官的,難道是這小子告的密?看不出來啊,白白凈凈地,這么陰毒!以后看見白凈的小子都離遠點。</p>

    <p>“事情比較復雜,還沒到定性的時候,你們縣里不要有什么動作,一切等部里發函過來再說。”軍服男聽了郝生經的話,神色怪異地看了看郝生經身邊的青年軍人一眼,也沒多做解釋。</p>

    <p>“鄭方,你怎么……”一個清脆的女聲突然響了起來,鄭方一見,眼淚都要下來了,那是自己學校的帶隊老師,學生多,帶隊的老師只有兩個,只負責和醫院接洽,并不管體檢秩序,所以直到現在才發現鄭方出事了。</p>

    <p>“老師救命!”鄭方趕緊大叫,卻不料只叫出一聲,便感覺手腕一緊,已經到了嗓子眼的話又憋了回去,他發現軍服男看了眼自己,雖然沒做其他動作,卻讓他胸口淤塞,仿佛墜了千斤巨石一般,再也發不出聲來,鄭方鼻子一酸,兩行眼淚落了下來,只希望老師趕緊過來帶走自己。</p>

    <p>姓何的年輕軍人趕緊迎著老師走了過去,他拉著老師在一邊竊竊私語了好一會,鄭方看見老師連連點頭,然后老師又對那軍人說了些什么,那軍人也點著頭,然后,然后鄭方就看見老師神情特別地看了眼自己,又和那軍人說了句什么,軍人連連點頭,接著她就轉身走了,轉身走了?特么的,她居然轉身走了?鄭方目瞪口呆,一時間覺得整個世界都變的不認識了。</p>

    <p>“領導晚上一定要留下來吃個飯,咱湖西縣雖然不富裕,可湖鮮還是可以的,領導一定要給個面子。”郝生經正點頭哈腰地和軍服男套著近乎,軍服男有的沒的和他應付著,看見青年軍人回來,便和郝生經打了個招呼,拎起鄭方快步走出縣人民醫院,郝生經在后面屁顛屁顛地跟著。</p>

    <p>“鄭方,進去以后好好改造,我會給你家捎信的。”鄭文化追在后面大聲叫著。</p>

    <p>聽著鄭文化的叫聲,看著周圍人異樣的眼神,鄭方黑著臉,死的心都有了,他忍不住嘆息了一聲,突然發現自己又能說話了。</p>

    <p>“快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鄭方趕緊對軍服男道。</p>

    <p>“呦,現在不想跑了?”軍服男看著鄭方笑道。</p>

    <p>“跑不掉,還跑什么?但我告訴你,我是冤枉的,有小人打擊報復我,我就是死了也是革命烈士!”鄭方斜覷著軍服男。</p>

    <p>軍服男笑了笑,不再說話,卻是放開了鄭方的手,這里有自己和小何,諒這小子也跑不掉。</p>

    &lt;p&gt;揉著被抓的烏青的手腕,鄭方一邊跟著軍服男往外走,一邊尋思,跑是別想了,能跑哪兒去?還是得把鍋栽回一中那四眼男才行,我打了他?我還說他打了我呢,對,就說他打了我,可沒證據啊,怎么證明他打了我呢?鄭方突然眼睛一亮,剛才鄭文化那小人不<!--中间广告位置-->是說我又是精神病,又是羊癲瘋的嗎?我就說是給那四眼男打的,我以前可沒這病,就讓鄭文化證明,那小人一定愿意!&lt;/p&gt;

    &lt;p&gt;不提鄭方在這里盤算著翻身大計,縣醫院二樓急救室,卻是另外一番景象,此時,那命絲早已退回了窗內,它悄悄繞過了忙亂的醫生、護士,穿過輸液架、氧氣瓶等等雜七雜八的設備,一點點縮回到急救室中央的一張床上,慢慢順著床上躺著的老人鼻孔鉆了進去,當然這一切在場的沒有一個人能看見,一位醫生正在汗流浹背地一遍遍按壓老人的胸口,一位護士替他擦著汗,另外還有幾個護士圍著床站著,正在發呆。&lt;/p&gt;

    &lt;p&gt;院長此時正在門外安撫著羅大軍的老太婆,老太婆哭天搶地的,他害怕那個沒救過來,這個又出事了。&lt;/p&gt;

    &lt;p&gt;“老太太別急,現在脈搏、心跳都穩定,就是沒有意識,也許一會兒就有了呢,很有可能的事情啊。”一邊說,院長一邊鄙視自己,查了半天也查不出個原因,自己最不喜歡的“也許”、“可能”都能當口頭禪了。&lt;/p&gt;

    &lt;p&gt;“老頭子,你要走了我也不活了……”老太太已經哭的沒力氣了,聲音比開始小了許多,院長揉了揉一跳一跳痛的厲害的腦袋。&lt;/p&gt;

    &lt;p&gt;急救室里,被院長吩咐一直做心肺復蘇的醫生,在縣醫院是以力氣大聞名的,可做到現在也軟了,其實他也知道做這個可能不管用,但院長吩咐下來,他只能一遍一遍做著,心里早就飛去了昨晚看的電影“黑三角”,心里想,冰棍不能再吃了,階級敵人會在里面下毒。正想著,他突然發現自己怎么按不下去了?懵懵懂懂地低頭看了眼,終于發現了哪兒不對勁,原來他的一只手被另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lt;/p&gt;

    &lt;p&gt;“小鬼,使那么大勁,老子肋巴骨要給你壓斷了。”床上的老人,臉憋得通紅,正滿臉怒氣地瞪著給他做心肺復蘇開小差的醫生。&lt;/p&gt;

    &lt;p&gt;“醒了?”醫生愣了愣,突然驚道。&lt;/p&gt;

    &lt;p&gt;“醒了,醒了?”周圍的護士們仿佛是被醫生的驚呼提醒了,也紛紛瞪大了眼睛附和著。&lt;/p&gt;

    &lt;p&gt;“不是你按著,勞資早醒了!”老人一屁股坐了起來,怒道。&lt;/p&gt;

    &lt;p&gt;“醒了!醒了!羅軍長醒了!”急救室里傳出了快樂的歡呼,院長一頭霧水地打開急救室的門“什么情況?”&lt;/p&gt;

    &lt;p&gt;北都吉普上,鄭方坐在后座,這還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坐小車,看什么都新鮮,心道,抓勞資,坐回小車,倒也劃算,以后見了鄭文化這小人,羨慕死他。&lt;/p&gt;

    &lt;p&gt;軍服男拒絕了郝生經異常堅決地請吃建議,招呼小何上車,北都吉普在郝生經遺憾的目光里駛離了湖西縣人民醫院。&lt;/p&gt;

    &lt;p&gt;“你家在哪兒,我們先去你家一趟。”軍服男扭頭對鄭方說,鄭方吃了一驚,抓自己還不夠,還要抓自己爹媽?&lt;/p&gt;

    &lt;p&gt;“我們不是抓你,是送你去北都上學,需要和你父母溝通一下。”軍服男看著鄭方滿臉防備的表情,沒好氣的道。&lt;/p&gt;

    &lt;p&gt;去北都上學?什么情況這是?我不是逃犯嗎?鄭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突然一驚,等等,北都?偉大祖國的心臟?要送我去那兒上學?真的假的?賴一碗糖雞蛋不用撒這么大謊吧?&lt;/p&gt;

    &lt;p&gt;“去縣一中,查查這小子的地址,另外我還得打幾個電話。”看著鄭方兩只眼睛閃爍不定,軍服男猜測這小子不定在憋著什么壞主意,于是不再和他糾纏,轉頭對小何道。小何已經從帶隊老師那兒了解了鄭方的信息,知道他是縣一中的學生。&lt;/p&gt;

    &lt;p&gt;“別……別……,我領你們去我家。”鄭方聽說要去學校,趕緊擺手,這兩個家伙若是去學校再宣揚一通自己是逃犯的事,自己以后還怎么上學啊?&lt;/p&gt;

    &lt;p&gt;“我不相信你,還是去你的學校。”軍服男看了眼鄭方,不為所動。&lt;/p&gt;

    &lt;p&gt;看著車子駛進了縣一中的大門,鄭方心中暗罵,卻也無可奈何,軍服男讓小何呆在車里看著鄭方,自己下了車,徑直去了校辦公樓。&lt;/p&gt;

    &lt;p&gt;“這位何……何哥?”鄭方見軍服男走遠,低聲對小何道。&lt;/p&gt;

    &lt;p&gt;青年軍人小何扭過頭,看向鄭方。&lt;/p&gt;

    &lt;p&gt;“你說我冤枉不冤枉?被他打了一巴掌不說,還落了個逃犯?咱倆沒仇沒怨吧?何哥。”鄭方問道。&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25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