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章:離奇逃犯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章:離奇逃犯

正文 第二章:離奇逃犯

推薦閱讀:

    <p>隨著屋頂那人放棄行功,絲線向鄭方這邊移動的速度陡然加快。</p>

    <p>鄭方頓時全副心神都沉浸在那晶瑩的絲線之上,哪里還有精力注意屋頂那人的動靜,屋頂那人張嘴一吸,鄭方身體上浮現出了一個與鄭方一模一樣的略略透明的影子,這影子一經浮出,眼看著便要離體而去,鄭方的雙眼也隨著影子漸離而緩緩變得木然。</p>

    <p>就在此刻,一襲草綠色軍服出現在鄭方身邊,重重一掌擊在鄭方肩頭,鄭方那浮出的影子瞬間回歸身體,消失不見。</p>

    <p>“哎呦喂!”鄭方大叫了一聲,“誰特么打我?”</p>

    <p>軍服男雙眼緊盯著屋頂那人,那是一個尖嘴猴腮的猢猻狀的東西,身上裹著一件恍若古代袍服的白色袍子,他見軍服男一掌便破了自己術法,也不著惱,沖著軍服男,兩邊嘴角扯開,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p>

    <p>沒有猶疑,軍服男緊接著抬手一掌遙遙向他劈去,一道金光自軍服男掌間發出,幾乎瞬間便出現在白袍猢猻的身前,猢猻兩眼眨了眨,身影一陣抖動,竟就在軍服男的眼前消失不見。軍服男面色難看地盯著前方,“界門?原來這里還有一座界門?”他的嘴里喃喃說道。</p>

    <p>看著那晶瑩的絲線緩緩退去,雙眼恢復神采的鄭方忍不住還想招它過來,卻不料一用力,竟是腿腳發軟,若不是身邊的軍服男扶了他一把,他幾乎摔在地上。</p>

    <p>“剛才是你打我的?”鄭方瞅著身邊的軍服男,恍然道。</p>

    <p>“你不是犯精神病了嗎?現在好了?”鄭文化顧不得擦去嘴角污漬,看著鄭方驚道。</p>

    <p>“你才精神病,你全家精神病!”鄭方臉色漆黑。</p>

    <p>“不是精神病?難道是羊癲瘋?”鄭文化也不著惱,細細地盯著鄭方,滿臉研究的表情。</p>

    <p>鄭方氣的七竅生煙,這個軍服男莫名其妙打了自己一巴掌不說,還害得自己好好的絲線拿不到,自己正要和他理論,鄭文化這沒眼色的家伙,總在這兒七岔八岔,偏偏鄭方還不能不搭理他,什么精神病、羊癲瘋,這都是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p>

    <p>“你能看見異鬼?” 鄭方剛要說話,卻見軍服男神色鄭重地看向自己問道。</p>

    <p>“什么鬼東西?”鄭方一肚子的不耐煩。</p>

    <p>“就是屋頂上那個穿白袍的猴子。”軍服男指了指透視室上方。</p>

    <p>“那是猴子嗎?我怎么覺得像是個人?”</p>

    <p>軍服男搖搖頭,他猜測那異鬼回頭的時候,鄭方已經被攝住,沒能看見異鬼的模樣,不過盡管如此,鄭方的能力依舊讓他吃驚。</p>

    <p>“絲線要跑了!絲線要跑了!”鄭方看見那晶瑩的絲線已經縮回了住院部二樓的窗臺,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忍不住大叫了起來,“你替我把那絲線弄過來,打我的事情咱倆就算了,不然和你沒完!”</p>

    <p>“你們在說什么?什么異鬼、猴子、絲線的?”鄭文化又在一邊打起岔來。</p>

    <p>看著鄭文化以及周圍一大群好奇的學生,軍服男臉色微沉,他一把拉住鄭方“你和我來。”說著話便要拉著鄭方向院外走去。</p>

    <p>“絲線不替我弄就算了,還帶搶人的?”鄭方一頭霧水,是軍服男打了他,怕他要賠償嗎?窮鬼,連糖雞蛋也給不起?還是壓根就不想給?可不能讓你如愿,到了沒人的地方,你一個大人,自己還不是打扁搓圓全在你手上,雖然自己未必就怕了,可好漢還不吃眼前虧呢。</p>

    <p>盡管鄭方掙扎著不愿走,可軍服男力氣大得驚人,別說鄭方現在渾身無力,便是身體正常時,也得被這軍服男像拎小雞似的拎走。</p>

    <p>這家伙是蠻牛變的吧?鄭方心里開始真的有些怕了,自己雙腳都被拎的離地了,軍服男臉色變都沒變,還心平氣和、一點不喘地對自己說話。</p>

    <p>“別害怕,沒事。找個清凈點的地方,我慢慢告訴你原因。”</p>

    <p>廢話,你是不害怕,你是沒事,我被你這么拎著,早就害怕,早就有事了。還找個清靜點的地方,難道是要去清靜點的地方謀財害命?可我哪來的財?住宿費還欠著呢。</p>

    <p>眼珠滴溜溜亂轉著,鄭方不再聽軍服男絮叨,他看著周圍人們看向自己和軍服男的詫異眼神,突然大叫了起來“救命啊!有人冒充解放軍干壞事啊!”。</p>

    <p>熙熙攘攘的醫院被鄭方這一通亂叫,人人都注意到了這邊,軍服男拎著個不停掙扎的學生本來就異常顯眼,這一下,許多人都涌了過來,鄭方和軍服男很快便被圍在人群中間。</p>

    <p>“和我斗,你還嫩了點。”鄭方看見人越來越多,便停下叫喊,得意地看著軍服男。</p>

    &lt;p&gt;“你這小鬼,調皮得很嘛。”軍服男微笑著看了眼鄭方,也不著急,<!--中间广告位置-->靜靜地站在那兒,氣定神閑。&lt;/p&gt;

    &lt;p&gt;“裝,你就裝吧,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鄭方心下鄙視著。&lt;/p&gt;

    &lt;p&gt;“怎么回事情?”&lt;/p&gt;

    &lt;p&gt;“你這解放軍真的假的?”&lt;/p&gt;

    &lt;p&gt;“什么個情況?”&lt;/p&gt;

    &lt;p&gt;“好好的,怎么和一個小孩過不去?”&lt;/p&gt;

    &lt;p&gt;人們七嘴八舌詢問著,軍服男放下鄭方,但依然捏著他的手腕不放,對周圍人提出的問題充耳不聞。&lt;/p&gt;

    &lt;p&gt;鄭方這時可為難壞了,究竟該縮頭縮腦,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拉憐憫,還是應該挺胸疊肚,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表情來呢?自己這也算是堅決和犯罪分子作斗爭了吧,應該能歸到雨來、張嘎,王二小那一路去了,嗯,最好在學校能弄個什么獎勵,這么說還是維持英雄的高大形象比較好。&lt;/p&gt;

    &lt;p&gt;“保衛處余干事來了,讓條道。”此時人群外有人叫道。&lt;/p&gt;

    &lt;p&gt;不大一會兒,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從人群讓開的縫隙里擠了過來,“你是誰?放開這個學生。”男子看著依舊緊緊抓著鄭方的軍服男,皺眉道。&lt;/p&gt;

    &lt;p&gt;“你是這個醫院的保衛干事?”軍服男看了看男子,不緊不慢地問道。&lt;/p&gt;

    &lt;p&gt;男子瞅著軍服男點了點頭。&lt;/p&gt;

    &lt;p&gt;“工作證看看。”&lt;/p&gt;

    &lt;p&gt;“我的工作證憑什么給你看?你是干什么的?”余干事也不示弱,冷冷地道。&lt;/p&gt;

    &lt;p&gt;“既然不愿意給我看,那就等派出所來人吧。不過要快點,我在執行重要公務,誤了事情,你們縣革委會也承擔不起。”軍服男微笑道。&lt;/p&gt;

    &lt;p&gt;這軍服男語氣蠻強硬的嘛,鄭方暗道不妙,看他這么囂張,難道這軍服男真不是壞人?呸,囂張的都是壞人,電影上的好人一個個和藹的很,哪有軍服男這種嘴臉的。&lt;/p&gt;

    &lt;p&gt;不提鄭方在那里胡思亂想,余干事也是神情變幻,按理說,等派出所來人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但軍服男的話也不知是真是假,倘若是真的,耽誤了人家事情,看他提起縣革委會都漫不在乎的樣子,自己這個保衛干事也算是干到頭了,不過是看一下工作證,如果這個家伙是假冒的軍人,以后總有機會慢慢收拾他。&lt;/p&gt;

    &lt;p&gt;這樣想著,余干事從襯衫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個藍本本,打開來送到軍服男眼前,軍服男看了一眼,點點頭,沒有抓著鄭方的右手也打開軍服左上兜,掏出了一個紅本本,兩指打開送到余干事眼前,余干事一見之下,雙眼立刻瞪圓了。&lt;/p&gt;

    &lt;p&gt;“這位同志……”余干事道。&lt;/p&gt;

    &lt;p&gt;“假的,那工作證是假的!”鄭方一聽余干事叫同志,就知道事情不妙,趕緊叫道。&lt;/p&gt;

    &lt;p&gt;這小子好大的膽子,余干事腳下一滑,心道,中調部的證件也敢說是假的,你以為那紅戳戳誰都敢刻的,再說,假冒其他單位也就罷了,中調部是干什么的,一般人真還不知道,假冒這個單位有那必要嗎?&lt;/p&gt;

    &lt;p&gt;余干事已經有八成相信軍服男了,正要細問情由,卻見人群外又一伙人急急趕了過來。“快讓開!快讓開!解放軍在抓捕逃犯,看什么看?都散了!都散了!”一個胖子在前方急吼吼的揮手驅趕著人群,這胖子大家都認識,正是湖西縣革委會主任郝生經。&lt;/p&gt;

    &lt;p&gt;隨著郝生經的叫聲,人群開始慢慢散開,雖然好奇的人不少,但郝生經在湖西縣還是很有威勢的,被他眼睛盯住的人,都趕緊配合著離去,免得被他在心里記上一筆,回頭穿起小鞋來,可不是鬧著玩的。&lt;/p&gt;

    &lt;p&gt;“抓什么逃犯?軍服男嗎?看著就像!”鄭方腦袋發懵,正在那瞎猜,卻見鄭文化神神秘秘湊到自己面前,又像有些害怕似的離遠了一些。&lt;/p&gt;

    &lt;p&gt;“你干了啥壞事?咋成逃犯了?”鄭文化怯怯地看著鄭方問道。&lt;/p&gt;

    &lt;p&gt;“你才逃犯!你全家都是逃犯!”鄭方張嘴就罵,這小子,什么玩意嘛?我堂堂革命青年,和逃犯有什么關系?&lt;/p&gt;

    &lt;p&gt;“哎呦,這逃犯挺兇的啊,還罵人呢!”鄭方剛打算再罵鄭文化幾句,不料卻聽另一個同學也叫了起來。&lt;/p&gt;

    &lt;p&gt;鄭方徹底傻眼了,這還是同學嗎?大家一個班的,中午一起來這醫院體檢的,現在居然裝不認識我?居然說我是逃犯?我有這么招人恨嗎?&lt;/p&gt;

    &lt;p&gt;“我剛剛過來,聽郝書記身邊那軍人說的,說是請郝書記配合他的領導來縣醫院抓一個逃犯,說那逃犯就在透視室外面,年紀不大,但是狡猾得很,欺騙群眾,冒充學生呢。”鄭文化說道。&lt;/p&gt;

    &lt;p&gt;莫不是我真是那逃犯? 鄭方聽他說的有鼻子有眼,自己也有些糊涂了,但轉念一想,又哭喪起臉來,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不是來體檢的嗎?怎么成逃犯了?&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2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