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強贅婿 > 正文 751:熟悉的一幕

正文 751:熟悉的一幕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龐飛就在門后守著。

    那些人用撬鎖的方式將門撬開,準備來個偷襲。

    門一打開,卻好像黑暗中有什么東西擋在他們面前。

    彪哥下意識伸手摸了一下,結實、有質感,這是……一個人!

    “啊!”下一秒,他的手腕,就跟斷裂了一樣,被一只強有力的大手捏住,狠狠向外一擰。

    黑暗中,爆發出彪哥的慘叫聲,十分瘆人。

    其他的小廝紛紛下意識涌上來,龐飛捏著彪哥那只斷裂了的手掌,照著那些人臉上“啪啪啪”一陣狂扇。

    彪哥疼的慘叫連連,就差給龐飛跪下求饒了。

    打完之后,龐飛狠狠一腳踹在彪哥腹部,將其踹的整個人都爬在了地上。

    跟在彪哥身后的一眾小廝,有好幾個受到彪哥的沖擊,身子失去了重心,整個人都爬了下來。

    彪哥哀嚎著,“你們特么的要壓死老子啊,趕緊給我滾開。”

    滾開?

    那是你們想滾開就能滾開的?

    龐飛沒說同意,你們就不能滾開。

    一只大腳,如同千斤重石一般,一腳狠狠踩在那趴在最上面的小廝的背上。

    瞬間,被那小廝壓在身下的眾人,身子都往下沉了一下。

    被壓在最下面的彪哥,最是凄慘,手腕斷了,人也被壓著,真是生不如死!

    “誰派你們來的?”龐飛居高臨下,冷冷地問。

    彪哥掙扎著,還不死心。

    想他混了一輩子了,還從沒像現在這樣跨的這么快過。

    根本連對方的樣子都沒看到,就被像孫猴子壓在五指山下一樣動彈不得,這是失誤、失誤!

    他叫嚷著,“老子是不會告訴你的,有本事,你放我出來,咱兩單挑,你打贏了老子,老子就告訴你。”

    單挑?

    你有這個資格嗎?

    龐飛加重腳上的力道,宛若千斤重石上面又加了一塊千斤重石,那層層疊在一起的羅漢,一個個都感覺胸腔像是要被壓爆了一樣,氣都穿不過來了。

    被壓在最下面的彪哥更是有種肋骨都要斷裂的感覺,像是下一秒就會真的斷裂了一樣。

    “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自稱老子,你,真的活膩歪了。”

    一股濃濃的殺氣,自龐飛身上蔓延開來。

    空氣,仿佛在那一瞬間冷了好幾個度。

    彪哥下意識打了個寒顫,身上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原先的虎狼之勢沒有了,分分鐘變身恐懼不安的小貓咪。

    “你……你想干什么?”

    “殺——你!”

    話音落,彪哥只覺得,那種胸腔被壓爆的感覺,越來越濃烈了。

    上面的人在一點點的擠壓自己,下面的地也在擠壓自己,所有的東西都在擠壓自己。

    他的胸腔在一點點變形,肋骨在一根根斷裂,五臟六腑,都要破裂一樣。

    彪哥害怕了,真的害怕了,他感受自己被死亡籠罩著,感覺死神正在勒自己的脖子,要自己的命。

    “鄭……鄭一彬……是他……是他花錢找我來的……”彪哥艱難地從牙縫中擠出這些字,以圖龐飛能手下留情,饒自己一命。

    但,那種胸腔要被壓爆的感覺,并沒有因為他的松口而減輕,龐飛起了殺心,他,這一次,必死無疑了。

    晚了!

    真的晚了!

    龐飛給過他機會,但他沒有珍惜,現在,他想求饒,龐飛卻不再給他這個機會了。

    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后悔藥!

    “咔嚓”一下,龐飛一腳踩了下去,彪哥四肢一僵,再也沒有動彈。

    小廝們慶幸著自己沒有被殺死,那種重獲新生的感覺,真是太美妙太美好了。

    有人發現了彪哥死了,搖晃了幾下,真的沒見動彈。

    那小廝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嚎著,“彪哥……彪哥死了……真的死了……”

    伴隨著那小廝驚恐的叫聲,其他的小廝,撒丫子就要逃走。

    “回來!”龐飛冷喝一聲,所有的小廝,全都下意識停下了腳步。

    他們顫抖著跑回來,匍匐在龐飛腳下。

    龐飛腳尖一勾一挑,將彪哥的尸體丟到那些小廝們面前,“帶著他去見鄭一彬,告訴他,洗干凈脖子,等著我來收他的人頭吧。”

    “是……是。”幾個小廝不敢違抗,抬著彪哥的尸體,踉蹌著離去。

    娛樂會所。

    鄭一彬左擁右抱,喝著美酒,等待著彪哥的好消息。

    突然,一小廝跌跌撞撞闖了進來,“少爺,不……不好了……彪哥他……他死了……”

    “噗……”鄭一彬一口酒水全噴了出來,臉色驟變,“你說什么?”

    “彪哥死了,<!--中间广告位置-->他的手下抬著他的尸體回來了,正朝這邊走來。”

    話音剛落,只見幾道人影跌跌撞撞跑了進來,他們抬著的,正是彪哥的尸體。

    彪哥的手腕被折斷了,胸腔也被壓扁了,肋骨斷裂成了一截一截的,一百八十斤的大塊頭,現在卻凹陷的像個營養不良的瘦子一般。

    鄭一彬被嚇了一跳,踉蹌后退兩步。

    彪哥的手下說,“鄭少爺,那個人說……說讓你洗干凈脖子,他要來摘你的人頭。”

    “什么?”鄭一彬“轟”的一下,腦袋里一片空白。

    那個家伙,居然敢殺人,他,居然真的殺了彪哥。

    連彪哥這樣的湖,都死在龐飛手中了,那自己,豈不是……

    鄭家。

    鄭一彬跌跌撞撞跑回來,“爸……爸……救我,救我啊……”

    鄭一彬的父親,鄭朝,以及他的舅舅張元商,正在商量著什么。

    “怎么回事?”鄭朝皺著眉頭,滿臉不悅,以為又是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在外面惹了禍端。

    鄭一彬哭嚷著抱著父親的腿,“爸,有人要殺我,有人要殺我啊……您要救救我啊……舅舅,舅舅,您幫幫我……我不想死……”

    二人見鄭一彬惶恐不安的神色,不像是裝出來的。

    張元商便道,“一彬,你先起來。到底怎么回事?誰要殺你?”

    “安心集團的負責人……他們搶了c集團的競標項目,我不服氣,就想找人教訓教訓他們,誰知道,他們竟然殺了彪哥。他們……還讓彪哥的手下將彪哥的尸體抬到我面前,還說,要我洗干凈脖子,要來取我的人頭。”

    鄭朝不由得緊皺了眉頭,“彪哥?被殺了?”

    “是,不但被殺死了,還死的很慘,您看……我拍了照片,這……這簡直是毫無人性啊。”

    鄭一彬將拍攝的彪哥死去的照片拿給父親和舅舅看。

    二人看過之后,都是一臉駭然,一個人,居然能被人折磨到這個地步,這真的是太恐怖了。

    “一彬,你先起來。”鄭朝扶起兒子,讓他再細細地把事情的經過說一遍。

    鄭一彬省去了自己競標的私心,以及被龐飛他們奪去項目之后自己多次找麻煩的事,只說了自己笨欲找龐飛他們協商協商,看看能不能把項目讓給自己,就被龐飛威脅恐嚇。他太害怕了,實在沒辦法,才找的彪哥幫忙,誰知道,彪哥慘死,龐飛竟還要他的性命。

    “爸,舅舅,我只是想做出點成績,向你們證明我不是一無是處的廢物,我只是想證明自己,可沒想到,那個惡魔居然殺我。爸,您快救救我,不然我真的就要完了。”

    鄭一彬說的苦口婆心,淚眼婆娑,作為父親,又怎能忍心不相信他。

    “豈有此理,濫殺無辜,還欺我鄭家人頭上來,簡直是目無王法!兒啊,你不用害怕,為父不會讓任何人,傷你一根頭發的。”

    “對,舅舅也會保護你的,一彬,莫怕!”

    轄區派出所所長家里。

    鄭朝和張元商連夜趕來。

    “朱所長,您看看,這人都被折磨成什么樣子了,這個殺人兇手,就是個惡魔,是個劊子手,這樣的人,若是不嚴懲的話,何以平眾怒?”

    “吸……”朱武看著彪哥死去時的慘狀,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k城居然出了這樣一個大魔頭,他要不做點什么,都對不起他這一身制服了。

    當即,朱武便給下屬常偉打了電話,派他去處理這件事情。

    三星酒店。

    常偉帶領一眾下屬,連夜趕來。

    “咚咚咚!”

    門開了,龐飛冷著臉掃過這一排穿著制服的人。

    常偉照例亮出警官證,然后才說,“我們接到報警,兩位涉嫌謀殺,請跟我們回局里一趟。”

    “你確定要抓我回去?”

    常偉一臉懵逼。

    這家伙神經病吧,對警察這么說話?

    你殺人犯法,我抓你回去天經地義,還要什么確定不確定?

    果然是狂妄自大,囂張至極!

    “帶走!”

    常偉懶得廢話,直接命人將龐飛和小趙都烤了起來。

    警局。

    常偉親自審問龐飛。

    這都十幾分鐘了,他問了諸多的問題,龐飛卻愣是一句話也不說,十分的不配合。

    常偉不由得怒了,“你別以為裝聾作啞的我們就拿你沒辦法了,我警告你,最好老實交代,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若是讓我們查出來什么,那你就是拒不配合,罪上加罪,這樣只會加重你的懲罰。”

    “有煙嗎?”

    什么?

    我在這審問你,你居然問我要煙,這特么的……

    zuiqiangzhuixu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4/31100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