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巔峰軌跡 > 正文 第366章 最佳挾持

正文 第366章 最佳挾持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蔣榮耀四人異常沉默的坐在了圍著桌子坐在一起,雖然桌子上擺滿了豐盛可口的美食,但是顯然四人都沒有什么食欲,四人圍著桌子坐了好一會兒了,桌子上的美食沒有任何夾動的痕跡。

    最終張羨黑實在是憋不住了,張羨黑疑惑的問道“蔣少,你和秦小姐之間到底發生什么事了?為什么秦家兄弟說你是渣男?你要是渣男,那全天下沒有一個好男人了,全是比渣男更渣的渣男!”

    龍淺吟聽到張羨黑的話,不禁羞愧的看著蔣榮耀,在龍淺吟看來,蔣榮耀會選擇這條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蔣榮耀要跟著自己去東洋國執行羊首任務,蔣榮耀面對這個生死未卜的任務,選擇和秦嫣然分手,這樣一來即便蔣榮耀死在了東洋國秦嫣然也不會那么難受,也就是說促使蔣榮耀和自己的表妹秦嫣然分手的罪魁禍首是自己,是自己一手把表妹的幸福破壞掉了。

    龍淺吟不禁開始思索要不東洋國之行的羊首任務自己一個人去算了,反正活著的幾率也不大,要死死自己一個人就行了,就不用搭上蔣榮耀的命和秦嫣然的幸福。

    龍淺吟重重的嘆了口氣“說來……這事也是怪我吧……”

    “怪你?”張羨黑用一種見了鬼的眼神瞪著龍淺吟,“你的意思是……你是第三者?你喜歡蔣少?是你插足了蔣少和秦小姐之間?我去……這么刺激這么狗血的嗎?”

    龍淺吟輕輕一巴掌拍在了張羨黑的腦門頂上“你說什么呢你!”

    “哈?”張羨黑更加驚訝樂,甚至驚訝有變成驚恐的意思,“難道……你喜歡的是秦小姐?你和秦小姐……??”

    “你是不是找打啊?”龍淺吟有種站起來把張羨黑暴打一頓的沖動,此時龍淺吟總算是明白了為什么朱雀經常說張羨黑是全天下最不積口德的人了。

    “那到底是啥情況?”

    龍淺吟輕輕嘆了口氣“過一陣子,蔣榮耀要跟我去東洋國執行一個機密任務,這個任務活著回來的希望不到萬分之一,我想,蔣榮耀會這樣做,是怕他死了后嫣然會很傷心,會緬懷他一輩子吧……”

    “這樣啊……”張羨黑神色復雜的看了看一旁發呆的蔣榮耀,“這個任務一定要蔣少親自去嗎?”

    龍淺吟點了點頭“嗯……他和宮本小姐,還有我,都要去……”

    “這就麻煩了……”張羨黑不由得感到一陣頭疼,此時張羨黑算是明白了為什么之前在南方省朱雀會給蔣榮耀下毒了,一方面是擔心蔣榮耀放龍淺吟的鴿子,那樣本來就沒什么活著回來的希望的龍淺吟就真的只剩死路一條了,另一方面,也是擔心在執行任務的途中蔣榮耀和宮本惠子把龍淺吟拋棄,畢竟人心這個東西太復雜了,在生與死之間什么事都能夠做出來。

    “其實……也不全是這個原因……”一直發呆的蔣榮耀忽然開口了。

    “嗯?”龍淺吟歪著頭看著蔣榮耀,龍淺吟忽然想到了什么,一直以來蔣榮耀都是一個極度自信的人,怎么可能會因為這個任務把自己的后事都給料理了?看來這其中另有隱情,而問題的關鍵恐怕就是和蔣榮耀在書房聊天下棋的秦先宇身上了。

    蔣榮耀輕輕嘆了口氣“秦叔叔的話讓我想清了很多事,以前的我,確實想的太少了,想的太單純了,我以為和一個人在一起,只要兩人真心相愛就行了,可是,事實卻并不是如此,除了兩個人相愛,還有很多需要考慮的!”

    “比如?”張羨黑無視身邊宮本惠子警告的眼神,依然歪著頭看著蔣榮耀。

    蔣榮耀靜靜地看著酒店外面的馬路,自嘲般的輕聲笑道“我是一個混跡于地下世界的混混頭子,她是夏國十大世家軍政大家族秦家的千金大小姐,我和她之間的身份本來就差了很多,而且秦叔叔的話說的很多,我是一個地下世界的人,混地下世界的人往往都沒什么好下場,指不定哪天就橫死街頭,我死了之后嫣然怎么辦?難道讓她年紀輕輕的就守寡?這對她來說是不公平的!而且秦叔叔是下一任夏國六號首長,要是讓他的政敵知道他有個地下幫派老大的女婿,秦叔叔的政治生涯也算是完了,更別提什么擔任下一任夏國六號首長了!”

    “身份不身份的,秦小姐都不在乎,你就更沒有必要在乎了,你這么想真的很不對,按你這么說,那豈不是所有地下世界的人都要絕后了?都不能改找對象了?你的思想觀念有問題!不過……”張羨黑撓了撓頭,臉上浮現出一陣為難的表情,“不過……最后一個確實有點麻煩……而且是無解的那種麻煩,真要讓秦先宇的政敵知道他有個地下幫派老大的女婿,他的政治生涯基本上就可以宣告結束了!”

    “所以咯……”蔣榮耀無奈的嘆了口氣,“長痛不如短痛,這個惡人就讓我來做吧,只是希望她能夠早日忘記我開始新的生活!”

    “那你的意思是,以后和秦小姐老死不相往來咯?”

    “還有什么來往的必要?我現在出現在她的面前只會給她帶來傷害帶來痛苦!最好的做法就是和她保持距離,不在出現在她的世界里,對她所遇到的所見到的所希望的都不管不顧……”

    “但是你……做得到嗎?你做得對不管她嗎?”張羨黑深深地看了一眼蔣榮耀。

    “這有什么做不到的?”蔣榮耀疑惑地看著張羨黑,“我和她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甚至在她眼里我比仇人還可恨,我又瞎操什么心?”


    “呵呵……”張羨黑笑了笑,對于蔣榮耀的話不置可否。

    聽到蔣榮耀和秦嫣然發展到現在這個關系的主要原因并不是羊首任務,龍淺吟也悄悄松了口氣,龍淺吟的心情也開始稍稍好點,心中的愧疚也減弱了幾分。

    龍淺吟大手一揮“好了,都別傷感了,吃東西,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吃東西!”

    ……

    秦政大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這幾天秦政因為籌備自己的婚禮忙得不可開交,根本就抽不出時間陪蔣榮耀,而精于商道的魏新陽也跟著秦政忙的不可開交,相聚之后的三兄弟就只有蔣榮耀閑了下來。

    也許是龍淺吟出于對蔣榮耀和秦嫣然的愧疚,秦政雖然忙得不可開交,但是龍淺吟這個在西北省待了很多年的偽東道主帶著臨時擔任著蔣榮耀的導游,這幾天龍淺吟帶著蔣榮耀在附近好玩的地方值得一玩的地方統統玩了個遍,這也讓蔣榮耀悲痛的內心稍稍好受了一點。

    一大早,蔣榮耀就穿著一套十分隆重的西裝從酒店的房間里走了出來,龍淺吟早就在房間外面等蔣榮耀了。

    蔣榮耀瞥了一眼龍淺吟,今天的龍淺吟一改往日酷酷的打扮穿著風格,盡管龍淺吟依然戴著自己標志性的墨鏡,但是身上卻穿著一件白色的禮服,龍淺吟的臉上也化著十分精致的妝容。

    這是蔣榮耀第一次看到龍淺吟這個打扮,蔣榮耀不由得覺得雙眼一亮,此時蔣榮耀才對龍淺吟的顏值有了進一步的了解,眼前這個平日里打扮的酷酷的女孩子,顏值隱隱壓過了姬如笑,或許在自己見過的女孩子當中,只有秦嫣然、堯訊和凱瑟琳才能夠穩穩地壓住龍淺吟了。

    龍淺吟顯然也是心情極佳,笑著打趣道“怎么樣?是不是覺得其實我也挺漂亮的?”

    “呵呵……”蔣榮耀尷尬的笑了笑,“是嗎?沒怎么覺得……”

    “嘿嘿……”龍淺吟抿嘴一笑,對于蔣榮耀開玩笑的打擊也不介意,“走吧,參加完婚禮,我們就要去東洋國了,雖然距離任務還有十來天,但是提前去熟悉一下情況也還是有必要的,不能夠輕易地認命!”

    “嗯!”蔣榮耀看著自信滿滿的龍淺吟,本來沒譜的心里竟然涌現出一絲淡淡的信心,“惠子他們呢?”

    “宮本小姐和我師兄等了你很久,實在是等不下去了,他們兩個先走了。”龍淺吟說完淡淡的瞥了一眼蔣榮耀貼著紗布的左臉,“臉上的傷快好了,沒有之前腫的那么可怕了,再過幾天就可以不用上藥了!看來臉皮厚還是有好處的!耐打!”

    蔣榮耀撇了撇嘴,自動忽略龍淺吟最后的話,十分古怪的摸了摸自己臉上貼著的紗布“龍小姐……你說,我這個樣子去參加我兄弟的婚禮……會不會很古怪?”

    龍淺吟無奈的聳了聳肩“那不然怎么辦?你不去了?”

    蔣榮耀想了想,也覺得龍淺吟的話很有道理,自己總不可能因為古怪就不去參加秦政的婚禮了吧……

    “走吧!”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停在酒店停車場的車上,龍淺吟把自己穿著的高跟鞋脫下來換了一雙小休閑鞋,隨著一陣汽車低沉的引擎聲,龍淺吟的越野車朝舉行婚禮的教堂駛了過去。

    秦政舉行婚禮所選的地方時藍州市郊區的一個教堂,據說吳莉是個基督教徒,所以吳莉希望婚禮能夠在教堂舉行,并且得到教父的祝福,盡管教堂在相對偏遠的郊區,但是秦政還是同意了吳莉的這個要求。

    坐在副駕駛位上的蔣榮耀倍感無聊,蔣榮耀時而望著車窗外的景色,時而閉目養神。

    “咿”

    很快隨著一陣尖銳的汽車剎車聲,越野車緊急停了下來,猝不及防的蔣榮耀在強大的慣性和安全帶的拉扯下,有種窒息的感覺。

    狼狽不堪的蔣榮耀這才注意到前方既然停了一輛黑色的小車,兩個穿著西裝的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

    龍淺吟可不是怕事的主,龍淺吟降下車窗毫不留情的罵了起來“怎么開車的啊?無緣無故的急剎車,找刺激啊?”

    下車的兩個男子一臉歉意的朝龍淺吟走了過來,兩個男子邊走邊撓著頭“對不起啊,美女,我們的車子出了點問題,實在是對不住啊!”

    龍淺吟這才注意到兩個男子的左胸口都佩戴著一朵小花,顯然這兩個男子也是去參加秦政婚禮的人,龍淺吟的臉色這才稍稍變得好看一些了“你們的車子出了什么問題?”

    “我們的車子……”兩個男子一左一右走到了越野車旁邊后,忽然臉色一變,兩個男子左手扯開自己的西裝,右手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遙控器按了下去,兩個西裝男的西裝里面居然綁著炸彈!

    其中一個高個子男子朝蔣榮耀笑了笑“這位是蔣少吧?蔣少,您別緊張,我們對您和您的女伴沒有惡意!”

    “什么?你對我們沒有惡意?”蔣榮耀傻眼了,此時蔣榮耀有種罵人的沖動,你丫的一言不合就走到自己身邊扯開西裝露出身上綁著的炸彈,還不要逼臉的跟自己說你們沒有惡意?那是不是我一刀捅死你們也可以跟你們說我沒有惡意?

    蔣榮耀不由得苦笑起來,好家伙,確認過眼神,又是一伙想挾持自己的人,而且這種挾持方式堪稱年度最佳,這還真是年度最佳挾持方式!

    dianfengguiji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3/31093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