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巔峰軌跡 > 正文 第36章 兄弟決裂

正文 第36章 兄弟決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魏新陽出了宿舍后直奔隔壁的棟宿舍樓,棟宿舍樓正是南宮影所在的那一棟。

    西北省的冬春季節十分寒冷,尤其是夜里。一陣刮骨的寒風吹過,魏新陽不禁攏了攏自己的外套,快步來到南宮影的宿舍。

    南宮影對于魏新陽的到來,感到十分意外。

    魏新陽抬手揚了揚自己手中的兩塊身份銘牌“這是秦政和安子軒兩人的身份銘牌,我已經拿到手了。現在你要我給你辦的事我辦到了,是不是可以把我的身份銘牌還給我了?”

    南宮影微微一笑“魏兄弟,你辦事還挺快的嘛,我才剛剛和你說,這才多久啊?一個小時吧,你就得手了,我真是佩服啊!”

    魏新陽的臉色青一陣紫一陣,十分難看,南宮影的話在魏新陽聽來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魏新陽不想做過多的糾纏;“把我的還給我,我把你要的給你!”

    南宮影點了點頭,朝一個手下揮了下手。

    一個男子右手拿著一塊身份銘牌走了過來,在伸出右手將身份銘牌遞給魏新陽的同時,左手也伸了出去,示意魏新陽把手里的兩塊身份銘牌給自己。

    魏新陽在接過自己的身份銘牌的同時也將秦政和安子軒的身份銘牌遞給了男子。

    南宮影在接過手下的人拿回來的兩塊身份銘牌后十分高興的笑了起來。

    南宮影身后的一個人提醒道“大少,這兩塊身份銘牌還沒驗證一下!”

    南宮影笑瞇瞇的說道“愚蠢!魏兄弟是什么人?從現在開始魏兄弟就是自家兄弟了,對于自家兄弟難道還信不過嗎?這兩塊身份銘牌你認為還需要驗證一下嗎?”

    南宮影一邊說話一邊從自己身后的人手中接過來一臺小儀器,在秦政和安子軒兩人的身份銘牌上分別掃了一下,兩人的身份銘牌都發出了感應聲。

    魏新陽鄙夷的看了一眼南宮影,南宮影嘴上說的那么好聽,可是話都還沒說完就拿著兩塊身份銘牌驗證。

    南宮影手下的人驚喜的說道“有感應聲,說明里面有芯片,上面寫著的也是秦政和安子軒的名字,這兩塊身份銘牌不是假的。”

    南宮影不滿的看著男子“無知!我早就說了魏兄弟是不會騙我們的!”

    “是是是,大少真是料事如神,大少真是胸襟寬廣!”

    “哈哈哈,哪里哪里,知道就行了,不要說出來了,這么多人看著,怪不好意思的,哈哈哈!”

    魏新陽在一旁冷冷的看著已經不要臉到極致的南宮影一行人,好一會兒后才說道“既然你也驗證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走吧走吧!”南宮影很大方的揮了揮手。

    魏新陽在轉身的之后,映入眼中的是秦政臉上難以置信的表情。

    “老……老三……”魏新陽慌了,“你怎么……你怎么在這里?”

    秦政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指著南宮影“魏新陽,你真的成為了這個王八蛋的走狗?”

    南宮影不高興了“喂,我說你們兩個,不要傷及無辜好吧!老子也是有脾氣的啊!”

    “你閉嘴!”魏新陽和秦政同時怒喝。

    南宮影陰沉著臉,隨后想到了什么,很快就釋懷了“哈哈哈,你們開心就好,你們慢慢的撕逼,老子先回去睡覺了!兄弟們,我們走!”

    南宮影說完就帶著手下的人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不過回到宿舍后,一行人還是在通過窗戶看好戲。

    “為什么?”秦政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

    “我的身份銘牌被南宮影的一個手下偷走了,如果我不替他辦事,我就死定了!”魏新陽的語氣十分平淡,似乎是在訴說著一件小事。

    “所以你就選擇出賣自己的兄弟來保自己?”秦政突然笑了起來。

    “對不起……我別無選擇……”

    “魏新陽,你還記得我們進敢死營時發的毒誓嗎?”

    魏新陽苦笑了一聲,輕輕搖了搖頭“大家都是隨口說說而已,離開了敢死營大家估計誰也不認識誰了。”

    “你捫心自問,如果是榮耀哥的身份銘牌被南宮影偷到了,南宮影威脅他把我們的身份銘牌偷過來交換他自己的身份銘牌,你認為榮耀哥會怎么做?”

    魏新陽沉默了一會兒,嘆了口氣“榮耀是個重感情的人,而我……是個商人,商人重利,我只會優先考慮我自己的利益。”

    “好!好!好!”秦政連續感嘆了三聲,“魏新陽,你終于說出了你的真心話了是吧?榮耀哥現在還躺在醫院里,你還有臉去見他嗎<!--中间广告位置-->?”

    魏新陽再次苦笑一聲“我想榮耀一定會理解我的!對不起,老三,我不想死……”

    “住口!你不配這么稱呼我!你行!你狠!是我們瞎了眼,瞎了眼把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看成了兄弟!”

    “隨便你們怎么說吧!你們現在應該關心怎么把你們自己的身份銘牌弄回來!而且我們是一個宿舍的人,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們三個人想要從敢死營活下去畢業,幾乎是不可能的!”

    秦政閉上了雙眼,深深地吸了口氣,隨后猛地睜開雙眼,從地上撿起來一根小木條“從今開始,我們,和你,之間的兄弟之情,就如同這根小木條!”

    秦政說完面無表情的用力想要折斷手中的小木條,可能是小木條比較結實,再加上秦政也不是孔武有力之人,秦政竟然尷尬的發現自己沒有折斷手中的小木條。

    秦政的臉色一陣通紅,再一次嘗試了一下,依然沒辦法把小木條折斷。

    魏新陽“……”

    屋內看熱鬧的南宮影一行人都是暴汗不已,南宮影無趣的說道“瑪德,這人,真特么是奇葩,洗洗睡吧,再看下去我覺得我會瘋了!”

    眾人也是覺得無趣,紛紛回頭洗洗睡了。

    秦政情急之下,兩手抓住小木條的兩端,用自己的右膝蓋狠狠地頂了上去。

    “咔嚓”

    小木條終于不堪重負,被秦政折斷了。

    魏新陽一臉凝重的看著秦政手中被折斷的小木條,默然無語。

    秦政狠狠地將被自己弄斷的小木條扔向魏新陽身邊的地上“記住!我們和你之間的兄弟情誼到此為止!如果我們四人有命僥幸從敢死營活下去畢業了,出了敢死營以后我們就是敵人了,我秦政向來是有恩報恩,有怨報怨,你,好自為之吧!”

    秦政說完又是深深地吸了口氣,扭頭往回走。

    “老三……”魏新陽伸出了自己右手。

    秦政仿佛沒有聽到魏新陽的呼喊,頭也不回的走了。

    秦政已經走了很長時間了,魏新陽依然呆呆地站在原地,嘴里不住的喃喃道“難道我真的錯了嗎?可是我怕死,我不敢拿我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進敢死營都是因為迫于無奈,我不敢賭,我也賭不起啊……你們以后會體諒我嗎……”

    凌晨兩點多,魏新陽才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秦政和安子軒兩人在聊著什么,兩人看到魏新陽走了進來,秦政立馬停住了,躺在床上用被子蓋著自己,面朝墻壁的方向,沒有理會魏新陽。

    安子軒到是憤憤的說道“新陽哥,我們這么信任你,你怎么可以……”

    “子軒!”秦政呵斥著打斷了安子軒的話。

    安子軒也沒說什么了,只是憤憤的看了一眼魏新陽,蒙頭就睡。

    魏新陽無奈的苦笑一聲,輕輕的躺在床上睡覺。

    ……

    第二天,經過一天的訓練,秦政和安子軒兩人趕到蔣榮耀所在的病房。

    此時蔣榮耀十分歡快的在跟宮本正一學著東洋語。

    “啊……里嘎多?阿里嘎多……鉤燜……鉤燜吶塞……宮本兄,我發音怎么樣?是不是很標準啊?啊哈哈哈”

    “錯了,你這發音,前面的勉勉強強,后面的非常不標準,六十分及格的話,我頂多給你打三十分!”

    “不會吧?我怎么自我感覺挺好的?”

    “那是自戀!”

    “三十分也不錯了,我覺得是自信吧!”

    “滾!”

    “……”

    蔣榮耀看到秦政和安子軒兩人,疑惑的問道“咦?你們來了啊?新陽呢?那家伙沒來嗎?難道是去泡妞了?禽獸啊!”

    秦政和安子軒的臉色很難看,兩人低頭不語。

    蔣榮耀察覺到了不對勁“怎么了?難道新陽出什么事了?不要怕,有什么事跟我說,劍術大師宮本兄都在這里呢,有什么事宮本兄會給我們擺平的!”

    “噗……”被蔣榮耀纏了一天難得休息一下的宮本正一聽到蔣榮耀的話,不禁把嘴里的水噴了出來,“喂,什么啊,跟我有什么關系啊?滾滾滾滾滾!”

    秦政猶豫了一下后,還是哀嘆道“魏新陽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背叛了我們!”

    “背叛了我們?什么意思?”

    “魏新陽的身份銘牌被南宮影的手下偷走了,隨后這個王八蛋為了把自己身份銘牌贖回來,竟然答應南宮影,把我和子軒的身份銘牌偷了出來,給了南宮影,榮耀哥,我想我和子軒此次恐怕是在劫難逃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3/31090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