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巔峰軌跡 > 正文 第15章 恐怖的秦家

正文 第15章 恐怖的秦家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蔣榮耀三人立即朝一個方向一同跪下“我蔣榮耀(魏新陽)(安子軒),愿結拜為異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有違背,當如此杯!”

    蔣榮耀說完,拎起安子軒的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上。

    “啪!”

    安子軒的玻璃杯被輕易地摔碎了。

    安子軒眨著眼睛好奇的問道“話雖如此,可是為什么是摔我的杯子呢?”

    蔣榮耀和魏新陽兩人瞪了一眼安子軒,不約而同的問道“你有意見?”

    安子軒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使勁的搖頭。

    魏新陽略一沉思,向兩人建議“咱們這次結拜,就以榮耀為大哥,我為二哥,子軒為三弟,如何?”

    安子軒又是好奇的問道“話雖如此,可是為什么我是最小的呢?”

    蔣榮耀和魏新陽兩人又是瞪了一眼安子軒,不約而同的喝道“你有意見?”

    安子軒趕緊再次捂住自己的嘴,拼命地點頭。

    “好了,我們進去吧。”

    三人又往里面走了一會兒,映入眼前的是一棟高樓。

    三人旁邊的一個士兵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是你們的宿舍樓,在一樓100號會有人給你們隨機分配宿舍,四人一間,可以組隊。”

    蔣榮耀回了一個感謝的微笑,正準備走進宿舍樓,只見兩個士兵抬著一個人從宿舍樓走了出來。

    被抬著的人眉心處一個口子,整個頭部不住地流著血,明顯是被槍擊致死。

    “停!”兩個軍人后面傳來一個聲音。

    兩人如同樹樁一般立即站在原地。

    隨后一個四五十歲的穿著陸軍軍裝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和一個副官模樣的人輕聲交流著。

    魏新陽立馬瞪大了眼睛,悄悄對蔣榮耀和安子軒說道“你們看那個人的肩章,一個樹枝加一枚金星!”

    此時一個年紀和蔣榮耀三人差不多大的男子悄悄湊了過來“媽耶,那豈不是這人是少將軍銜了?就相當于軍長級別的了?據說敢死營只有一個軍長,那就是敢死營的校長秦先和。”

    “嗯?你你你……你誰啊,跟你很熟嗎?別和我們靠這么近!”魏新陽一臉嫌棄的看了男子一眼。

    “誒,新陽。”蔣榮耀朝魏新陽使了個臉色,聯想起秦端陽的秦姓,蔣榮耀對眼前這個男子所說的頗感興趣,“秦先和?秦先和是誰呀?”

    男子很得意的回答道“秦家,外人很少知道這個家族,其實秦家可以說是西北省最大的軍政家族了吧,只是因為秦家地處偏遠的西北省,而且秦家的人都很低調,外行人尤其是西北以外的人很少聽過秦家,但是真正了解秦家的人就知道他有多恐怖了!”

    蔣榮耀心中一動“有多恐怖?”

    “首先,就拿眼前的這個人來說吧,秦先和,秦家家主的次子,敢死營校長,西北軍區三號首長,門生故吏遍天下,秦家家主秦志勝,京城軍區一號首長,秦家老四,西北省政界一把手,據說五年后的選舉必成夏國二號首長的繼承人,更可怕的是秦家還和相省政界大家族鐘家是一直互相通婚。你說秦家可怕不可怕!”

    蔣榮耀心中澎湃不已,自己想過秦家會很恐怖,但是卻沒想到這么恐怖,如果夏國的那些家族要排個名,這個恐怖的秦家幾乎可以排進前十了啊。而且蔣榮耀幾乎肯定秦端陽就是秦家的,看來自己雖然挨了一拳,但是這拳貌似賺大了啊……

    男子嘿嘿一笑“不知三位兄弟尊姓大名啊?小弟秦政,西北省的人。”

    “啥?西北省姓秦的?”安子軒差點叫了出來,“臥槽,敢情你在這說了半天,是在自夸你的家族?”

    秦政一臉尷尬“兄弟別慌,西北省姓秦的人多了去了,雖然我也姓秦,雖然我也想和我之前說的那個秦家攀上關系,但是無奈不是一家人,人家根本不會鳥我……”

    “哈哈,我這小弟性格有點耿直,兄弟不要見怪!” 蔣榮耀朗爽的伸出自己的右手,“我叫蔣榮耀,來自相省,這兩位是我剛結拜的兄弟,這個是老二魏新陽,京城富商,這個是老三安子軒,來自南方省綠幫。”

    秦政和三人挨個握了個手,若有深意的問道“兩位兄弟是打算帶著子軒兄弟一起?”

    蔣榮耀立馬明白了秦政的意思,安子軒的城府幾乎為零,為人又十分單純,在敢死營里幾乎是個累贅,蔣榮耀微微一笑“在這九死一生的地方,不求同伴有<!--中间广告位置-->多強,只求信得過不被背后捅刀子!而且相識就是緣,既然在敢死營大門口就認識了,那就是緣分,秦兄弟,你說呢?”

    秦政眼睛一亮,拍手稱贊道“好,有情義,我喜歡,實話實說,如果剛剛你們真的有拋棄子軒兄弟的意思,我絕對毫不猶豫的扭頭就走,我來敢死營也沒有認識的人,看三位還缺一個室友,所以想和三位結拜同行,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魏新陽點了點頭“秦兄也是個豪爽之人,和我們也算是投緣,秦兄不嫌棄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這樣吧,秦兄委屈一下,排在我后面,排行第三?”

    秦政和魏新陽兩人一拍即合“正有此意!”

    安子軒傻眼了“為……為啥又是我最小?”

    三人異口同聲的呵斥道“你有意見?!”

    安子軒顯然不敢,趕緊捂住自己的嘴使勁的搖頭。

    秦政想了想,說道“這里人多眼雜,結拜大禮也不方便行,不如效仿我們西北省的結拜方式?”

    秦政說完彎腰在地上撿起一塊尖銳的小石子,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劃開一個小口子,隨后把流出來的血擦在附近一棵大樹的樹干上。

    蔣榮耀和魏新陽立即照做,把血擦在秦政的血跡上。

    安子軒看看蔣榮耀,又看看魏新陽,右手捏著一塊大石頭,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魏新陽面無表情的把安子軒的食指抓在自己手里,隨后用小石子很輕松的就劃了一道口子,把血擦在三人的血跡上。

    秦政一臉嚴肅的低聲說道“我秦政愿與蔣榮耀、魏新陽、安以軒結為異姓兄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有違背……”

    秦政停了下來,示意三人照著自己的念。

    三人念完后,秦政繼續沉聲說道“如有違背,有如此盆!”

    秦政說完抓住安子軒的塑料水盆狠狠地砸在樹干上,塑料水盆立馬四分五裂。

    安子軒再一次傻眼了“我去,怎么受傷的總是我?”

    三人異口同聲的呵斥道“你有意見?”

    安子軒顯然不敢,再次捂住自己的嘴使勁的搖頭。

    就在三人結拜后,秦先和和副官交流完了,重重的清了清喉嚨。

    在場所有人的焦點都由死人身上轉移到了秦先和身上。

    秦先和的語氣十分平靜,甚至不少人從他的聲音就能聽出一股肅殺之氣“先自我介紹下,我叫秦先和,是敢死營的校長,也是訓練你們的主教官。”

    現場一片嘩然。

    秦先和接著說道“敢死營的規矩想必你們也有一定的了解,如果有誰不了解,可以請教你們身邊了解的人,如果你們還是不了解,那不好意思,敢死營的規矩,不養廢物,只有死路一條。”

    “啊?”不少人開始真正的感到害怕了。

    “不要感到驚訝,你們來這里之前是什么身份,是什么地位想必你們自己再清楚不過了,你們要么是找這個借口被處死的棄子,要么是破釜沉舟希望重振家族的希望,棄子嘛,都懂的,別人巴不得你死,希望嘛,畢竟是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半路夭折也是很正常的,所以說在敢死營里最不值錢的就是人命了!因此,你們不要抱有僥幸心理認為我們不敢殺你!”

    所有的人都是一陣沉默,除了安子軒一臉懵懂的看著秦先和,只是誰也沒注意安子軒收在背后的雙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握拳,鮮血不住地從被魏新陽劃開的口子滴在地上。

    秦先和接著說道“我再強調一點,你們掛在脖子上的銘牌是你們身份的象征,很簡單,銘牌在我們就認識你,銘牌不在,誰都不認識你,如果你們的銘牌不見了,包括我在內所有的敢死營軍人都會認為你是潛入敢死營的敵人,后果就跟這個小子一樣!”

    秦先和指了指被兩個士兵抬著的那具尸體。

    魏新陽被震撼到了,輕聲喃喃道“嗎的,一個狗牌子不見了,還真特么會被殺了!可怕可怕……”

    秦先和若有深意的笑了笑“當然,這也可以成為你們殺死敢死營其他學員的一種主要手段!”

    所有的人都是趕緊捂住自己掛在脖子上的銘牌,一臉警惕的看著自己身邊的人。

    蔣榮耀偷偷看了看魏新陽和秦政兩人,兩人都只是發下牢騷抱怨幾句,沒有受多大的影響,當蔣榮耀看到將兩只手收在背后捏緊雙拳的安子軒后,蔣榮耀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隨后蔣榮耀似乎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3/31089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