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巔峰軌跡 > 正文 第1章 遭人陷害

正文 第1章 遭人陷害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先生,您點的甜點給您送過來了。”在一個大酒店里,一個穿著服務生服裝推著一輛小餐車的男孩輕輕的敲著門。

    男孩名叫蔣榮耀,今年二十五歲,家庭極為困難的蔣榮耀早就在本該待在學校學習知識的年紀而早已棄學打工。

    蔣榮耀敲了一會門發現房間內依然沒有一絲動靜。

    好奇的蔣榮耀隨手輕輕一推,門居然沒有關。

    蔣榮耀把頭探進去十分拘謹的輕聲問道“先生,您在房間里嗎?您要的點心送過來了。”

    屋內依然死一般的寂靜。

    蔣榮耀嘆了口氣,決定把小餐車上的點心放在房間內就走。

    等到蔣榮耀走進去后,卻驚恐的發現房客倒在自己的床上,后背插著一把刀,床單和被子都已經浸滿了鮮血,倒在自己床上的房客臉色發白,身體十分的僵硬,顯然早已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了。

    蔣榮耀被這恐怖的一幕嚇得差點兩腿一軟坐在地上,好一會兒蔣榮耀才跑到門外大聲的叫起來“死……死人啦!”

    警方很快就趕了過來,并控制了整個酒店。

    一個年輕的警察朝一個領頭的警察敬了個禮“頭,死者名叫張新,男,37歲,死因是背部中刀失血過多而死,第一發現者是這個酒店的服務生,死者是沙市的商人,來陽和市是準備和人談生意的,據說死者是個很和善的人,并未與人結仇,案發現場也沒發現有財物遺失,可以排除入室搶劫殺人,兇器是一把寬3公分的水果刀,據檢驗發現,兇器上有指紋,巧的是指紋是……是發現死者的服務生……”

    年長的警察名叫肖正,是陽和市公安局的一個大隊長。

    肖正皺了皺眉,問道“意思是兇手很有可能是這個服務生?”

    年輕的警察點頭道“目前來說他的嫌疑最大,而且,死者的死亡時間大概是兩個小時前,根據酒店的監控來看,在這兩個小時內,除了這個服務生并沒有其他人進出四樓,兇手應該就是目前還在四樓的其中一個人,這個服務生的嫌疑最大。”

    肖正看了看幾米遠的一群人,沒有說話。

    年輕的警察繼續說道“所有四樓的人都在這里了,包括那個服務生也在。”

    肖正盯著站在原地臉色十分難看的蔣榮耀,依然沒有說話。

    人群中一個吊兒郎當的男子滿臉不悅的說道“警察同志,既然兇手就是這個服務生,那就把他帶回去不就成了?我們還有事,不能耽誤了我們的事啊。”

    “就是啊。”其他人也開始附和起來。

    肖正瞥了一眼男子“原來是劉老板,我們警察辦案自然有我們警察自己的原則,這里不是沙市,劉老板還是低調一點吧。”

    年輕的警察悄悄地回過頭輕聲問身后一個戴眼鏡的警察“這個劉老板是什么人呀?好像隊長他都不放在眼里啊!”

    戴眼鏡的警察輕聲回答道“他叫劉宗,表面上是個富商,實際上卻是沙市最大的地下幫派血月的人。”

    劉宗正眼都不瞧肖正一眼,昂著頭語氣十分的傲慢“那肖警官是打算讓我們所有人耗在這里?肖警官,我一會還有個重要的會議呢,耽誤了我的時間,你賠得起嗎?”

    肖正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劉宗的背景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但是就憑劉宗的幾句話把蔣榮耀定罪放走其他人,肖正也做不出來這樣的事。

    肖正剛想說什么,人群中卻有一個白衣男子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兄弟,你這話言重了,這事,但凡有腦子的人都清楚,有誰會殺了人還在兇器上面留上指紋?不清理兇發現場還報警?通知警察來早點抓自己?他是傻子還是你是傻子?”

    劉宗愣了愣,隨后才反應過來白衣男子在拐著彎罵自己,劉宗瞥了一眼白衣男子,白衣男子大概三十歲年紀,身高大概一米七,五官十分端正,白皙的皮膚配合儒雅的氣質是個十足的大帥哥,劉宗立即用一種兇狠狠的眼神瞪著白衣男子“你說什么?你說我傻?”

    白衣男子身旁的一個黑衣男子往前走了一步,黑衣男子年紀和白衣男子差不多,身高大概一米六五,黑衣男子的相貌十分普通,屬于那種扔在人群中就沒人能認出來的那種,只是黑衣男子卻隱隱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

    黑衣男子拍了拍白衣男子的肩膀,微微一笑“慕白兄,你這話說的,你還真是太看得起這個……額……抱歉,你姓什么來著的,忘記了,不好意思哈,你也太看得起這人了吧?傻子怎么會知道自己是傻子呢?”

    被稱作慕白兄的白衣男子臉上立即浮現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不停地點著頭“羨黑兄說得對,謝謝你啊羨黑兄,你幫我解答了一個困擾我多年的疑惑了!”

    “不客氣,不客氣,應該的!”被稱作羨黑兄的黑衣男子十分謙虛的擺了擺手。

    劉宗看著如同唱雙簧的兩人瞬間怒了“你們兩個白癡,找死?你們這么聰明,你們怎么不學福爾摩斯把這個案子破了?就知道瞎逼逼。”

    劉宗身后的一個男子應和道“老板說得對,你們這么厲害,你們來破這個案子呀!”

    白衣男子一臉的不在意“這種小案子,舉手之間我就能破了,既然你想開開眼界,那我就成你!怎么樣,肖警官,您意下如何?”

    年輕的刑警立即呵斥道“胡鬧,你們以為這事是弄著好玩的?”

    肖正打量了一會白衣男子,瞬間好像發現了什么,朝白衣男子低了低頭“不知道這位先生尊姓大名。”

    劉宗看到肖正這個樣子,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囂張的氣焰稍稍收了收,一臉忌憚的看著白衣男子。

<!--中间广告位置-->    白衣男子淡然一笑“我叫李慕白,我身邊這位是我的好友,名叫張羨黑。”

    肖正仔細的在自己的記憶里搜尋者李慕白這個名字,卻沒有一點印象,但肖正還是不敢怠慢,十分恭敬地問道“李先生真的能輕易地破了這個案子?”

    李慕白十分肯定的回答道“輕而易舉。”

    劉宗撇了撇嘴“小心說大話把舌頭給閃了!”

    李慕白從身后拿出一個白色的小布袋,盯著劉宗身后的男子若有深意的說道“這個袋子,別看它的外表是個普通的小麻袋,它的里面可是大有玄機,這個小布袋里有著非常先進的測謊裝置,如果有人說謊,他把手伸進去后就會大聲尖叫起來。”

    肖正愣了愣“還有這樣的高科技?那就麻煩李先生今天讓我們開開眼界了。”

    李慕白沖著劉宗身后的男子輕輕的招了招手“喂,那個長得很猥瑣的人,別看別人了,我叫的就是你,你先來試一下吧。”

    劉宗身后的男子眼睛里透著一絲慌亂,但很快就平定下來,小心翼翼的看著劉宗,似乎是在征詢劉宗的意見。

    劉宗輕輕點了點頭“不用怕,有我在就沒人敢污蔑你!”

    男子稍稍松了口氣穩住了自己的情緒,男子走到李慕白的眼前,似乎是給自己壯膽,用很大的聲音問道“小白臉,你說,接下來怎么做。”

    李慕白對于男子給自己的稱呼毫不在意,依然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緩緩的問道“你老實交代,你認不認識死者?人是不是你殺的?”

    男子搖頭道“別說認識,這人我都沒見過,人自然也不是我殺的。”

    李慕白輕輕點頭“行了,把你的手伸進去就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話了。”

    男子回頭看了一眼劉宗,隨后把自己的右手伸進了李慕白手中的小布袋。

    “啊!啊!”男子剛剛把手伸進小麻袋里就表情痛苦的嚎叫起來。

    所有的警察齊刷刷的掏出自己的槍瞄著男子,一臉緊張的看著眼前這個很有可能是真正兇手的男子。

    男子一邊痛苦的嚎叫著,一邊把自己的手從布袋里縮了回來,只見男子的手上掛著兩只大螃蟹,大螃蟹的鉗子狠狠地夾著男子的兩根手指。

    男子痛苦的罵道“小白臉,我日你個仙人板板!”

    所有的警察都是一臉懵逼的看著李慕白,不是先進的儀器嗎?怎么變成螃蟹了?在這個里面放兩只大螃蟹,這只要是個人把手伸進去就會叫啊!

    李慕白的臉微微一紅,一臉尷尬的笑了笑“那個……不好意思哈,各位,我忘了件事,我今天出門呢本來是想去野炊,就把布袋里的儀器拿走了,放了幾只螃蟹準備烤了吃的。”

    警察都是暴汗不已。

    遭到李慕白戲弄的男子勃然大怒“你他嗎的玩我?信不信老子分分鐘玩死你這個王八蛋!”

    李慕白笑了笑,沒有解釋,走到男子身邊,突然很驚訝的問道“啊呀,兄弟,你褲襠這里怎么有血跡?”

    警察一聽李慕白的話立馬緊張的把剛剛才放下的槍又抬起來瞄著男子。

    男子不由得感到一陣抓狂“這血跡是老子被螃蟹夾傷滴在上面的。”

    警察都松了口氣,又放下了手中的搶。

    李慕白點了點頭,突然又很詫異的說道“咦?你內褲上面居然也有血?這個位置的血……兄弟?你,你單身多少年了?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灰飛煙滅啊,都擼出血了……厲害厲害……”

    所有的警察聽到李慕白的話都輕笑起來,用一種趣味的眼神看著男子。

    肖正自然不會相信李慕白所說的擼出血這種話,警覺的對男子命令道“這位先生,這里都是男人,請您配合我們警察辦案,把您的外褲脫下來。”

    男子一臉憤然“扯蛋,老子的內褲上怎么會有我的血?脫就脫,劉警官,我內褲上沒有我自己的血,我脫給你看,這個小白臉污蔑我,拿我尋開心,您一定要把他抓起來告他妨礙警察辦……”

    男子話還沒說完,就被自己的內褲上的血跡驚呆了,兩只手抖了起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李慕白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道“不是你的血?難道是其他男子的血?臥槽,不是吧,兄弟,你這口味有點重啊,雖然我不歧視這個,但是你單身再久也不應該這樣啊,這尼瑪,都菊花殘了啊……難道是死者的血跡?好家伙,你不是說見都沒見過嗎?那這血跡怎么來的?難道是江湖傳說的隔空吸血神功?臥槽,這尼瑪可厲害死你了!”

    男子面部的表情一陣變化,隨后似乎認命了一般,面無血色的朝劉宗喃喃道“怎么可能,劉少,我明明記得我弄死他的時候內褲上沒有血跡的呀……”

    肖正冷笑道“那就得問你自己和死者了,把這個家伙帶回去!”

    李慕白笑了笑,不在說話,只是悄悄瞥了一眼一直沒有說一句話的蔣榮耀,李慕白發現蔣榮耀已經看著自己走神了,臉上滿是疑惑的表情,似乎還沒回過神來。

    李慕白不由得失望的搖了搖頭,扭頭準備和張羨黑離開這里。

    “為什么要幫我?”一直沉默的蔣榮耀突然開口了。

    肖正笑道“小伙子,你是應該感謝李先生。”

    蔣榮耀似乎沒聽見劉賀的話,緩步走到李慕白身邊用彼此才能聽得見的聲音輕聲問道“那時候你能救他嗎?”

    李慕白驚訝的瞪大眼睛看著蔣榮耀,隨后遺憾的搖頭道“抱歉,我辦不到,如果是我身邊的這位朋友,也許能。”

    蔣榮耀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一臉失落的離開了這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3/31089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