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雷古魯斯決定不當圣斗士了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青梅竹馬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青梅竹馬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雷古魯斯的護送下,藍染和市丸銀被順利的送回了尸魂界。

    赫麗貝爾和她的三個從屬官,以及被打得半死醒過來之后卻跟個廢豹一樣的葛力姆喬則是被留在了虛圈。

    虛夜宮崩潰的當下,虛圈需要新的首領,不然的話應該會有數不清的不再受拘束的虛會四處亂竄,甚至入侵人間界或者是尸魂界。

    到時候就算讓尸魂界員出動,恐怕都無法在短時間內將之后可能會產生的騷亂給鎮壓住。

    這樣的話,有一個比起侵略和戰斗,更喜歡和平相處沒有戰斗的虛圈首領不是很好的選擇嗎?

    而赫麗貝爾很巧的就是這類屬性。

    在一眾隊長級死神的注視下,赫麗貝爾很配合的答應了山本總隊長的這個要求。

    將藍染打敗的雷古魯斯受到了尸魂界大部分死神的熱烈歡迎。

    除了狛村左陣和檜佐木修兵。

    他們已經知道了在虛夜宮的那具虛的尸體就是他們一直希望可以重新帶回尸魂界的東仙要了。

    盡管知道東仙要在變成那種姿態后就算被雷古魯斯殺了,他們作為死神也不應該憎恨他。

    但是兩人不管怎么樣都無法釋懷。

    那是狛村左陣唯一的摯友。

    那是檜佐木修兵曾經所敬重的隊長。

    他們只能做到控制自己不去攻擊雷古魯斯,但是卻做不到能夠對雷古魯斯笑顏相對的程度。

    所以在回到尸魂界之后,兩人就各自離開回到了各自的隊舍去了。

    在藍染和市丸銀被禁錮了靈壓押去四十六室審判的時候,雷古魯斯和黑崎一護等人則是被一眾隊長和隊長帶到了一番隊。

    “這次是特殊情況,允許所有隊長和副隊長以及客人們一同進入。”山本總隊長看了一眼平子真子后說道。

    “嘿,客人啊。”平子真子嬉笑道。

    “我不覺得現在是開會的好時機。”卯之花烈突然打斷了山本總隊長對平子真子的怒視說道,“之前因為特殊情況,無法對傷員做到完整的救護,所以我想要將所有的傷員都先送到四番隊進行救治。”

    嗯,在場身上有傷的著實不少。

    山本總隊長環視了一圈在場的人,然后點了點頭同意了卯之花烈的要求。

    “所以,這次我到底干了什么?”碎蜂皺著眉頭說道。

    “隊長,我們好像什么都沒有干,就是看了一場大戲。”旁邊的二番隊副隊長大前田希千代很直白的回答道。

    “我覺得我其實還是可以有事情做的。”碎蜂眼神犀利的看向了被一同帶回來的浦原喜助說道。

    突然被碎蜂盯上的浦原喜助打了個冷顫,苦笑著想要往雷古魯斯的身后躲。

    然而雷古魯斯很不客氣的將他又推了出去,讓他正面去迎接著碎蜂那如刀刃一般的眼神。

    “可惜我沒有砍到藍染一刀。”站在雷古魯斯身旁的日番谷冬獅郎有些不甘的說道。

    “隊長,就算你上去了,恐怕在砍到藍染之前就先被他給解決了。”站在日番谷冬獅郎身后的松本亂菊不客氣的給日番谷冬獅郎拆臺道。

   <!--中间广告位置--> 雖然市丸銀是被押著回到尸魂界的,但是好歹也是活著回來了。

    最重要的是,在回來的路上,雷古魯斯還給她看了一個錄像。

    是雷古魯斯和市丸銀之間交談的內容。

    看過之后的松本亂菊感覺自己是徹底放下了心頭的那個重擔。

    市丸銀是為了自己才會做出那些事情的。

    這個發現讓松本亂菊在開心的同時又有些難過。

    開心自己在市丸銀心中有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難過他因為自己而犯下了數不清的罪孽。

    “我果然是一個罪孽深重的女人啊——”松本亂菊突然感慨道。

    “啊?”剛準備強撐一下反駁松本亂菊拆臺的日番谷冬獅郎一臉的懵逼。

    朽木露琪亞,阿散井戀次,黑崎一護以及石田雨龍和茶渡泰虎幾個人都已經被送到四番隊的醫院了。

    而井上織姬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因為擔憂朋友們的傷勢也跟著一起去了。

    雛森桃有些怯怯的站在幾人后面表情歉疚的看著日番谷冬獅郎。

    “雛森,你在干什么?”日番谷冬獅郎很快就察覺到了自己青梅竹馬的好友的不對勁,便開口說道。

    “嗯?沒什么。”雛森桃神情一驚,然后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強笑著搖了搖頭回答道。

    雷古魯斯摸著自己的下巴看著雛森桃,然后又扭頭看向日番谷冬獅郎,然后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如果雛森桃是被催眠的話還好,起碼可以想辦法給她把催眠解開,但是雛森桃這是被藍染長時間的潛移默化給感染成現在這副樣子的,這是比洗腦還令人無解的辦法。

    雛森桃到底能不能從藍染帶給她的心理陰影中走出來還真是個未知數。

    所以,日番谷冬獅郎以后的路還真的挺難走的。

    “把你的手從我的頭上拿開。”日番谷冬獅郎渾身放著冷氣的抬頭瞪著雷古魯斯說道。

    雷古魯斯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的就將手放在他的腦袋上輕撫起來了。

    “對吧對吧!總是會不知不覺的就想要撫摸隊長的頭發!”松本亂菊一臉見到同道中人的表情看著雷古魯斯驚喜說道,“這個高度非常合適吶!”

    “松、本!”日番谷冬獅郎的手已經放在了冰輪丸的刀鞘上了。

    “噗嗤——”見到日番谷冬獅郎生氣的樣子,雛森桃忍不住笑了出聲。

    “連雛森你也……”日番谷冬獅郎咬著牙看著眼前這三個拿自己身高開玩笑的人氣的想要拔出斬魄刀來跟他們拼命。

    “對不起,日番谷。”雛森桃收起笑容后,表情有些憂傷的看著日番谷冬獅郎說道,“不管是因為藍染隊……藍染的事情而對你刀劍相向也好,還是自顧自的不顧及你的感受說出那些話也好……真的、非常對不起。”

    “雛森……”日番谷冬獅郎屏住呼吸看著少女臉上的歉意,“我不是說過了嗎,不是日番谷,是日番谷隊長。”

    “我家的隊長這么不坦率真的很抱歉啊,雛森。”松本亂菊一副抹眼淚的樣子跟雛森桃說道。

    “松本!”日番谷冬獅郎再次被氣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1/31082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