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雷古魯斯決定不當圣斗士了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決裂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決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戈爾德縮在墻角一個人瑟瑟發抖。

    雷古魯斯和其他人都已經離開了,現在這個房間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但是不安和恐懼徹底填滿了他的整個情緒管理系統。

    如果要形容的話……大概就是‘全世界的人都想要謀害我’的這種心態吧。

    盡管幾乎所有人都無視了他的存在。

    “都是那個人的錯……”戈爾德縮在墻角小聲的嘀咕著。

    “你要準備離開了嗎?”就在雷古魯斯站在樓頂眺望著那正在集火打caster的寶具王冠·睿智之光的莫德雷德時候,菲奧蕾從一旁的陽臺抬頭看著雷古魯斯問道。

    “當然不是了。”雷古魯斯回答道,“我得先把你和考列斯送到我那邊去進行魔術刻印的轉移和魔術回路的重新架構,然后才會護送蕾蒂西亞離開羅馬尼亞。”

    菲奧蕾微微一笑,然后看向遠處那打的依舊激烈的戰場。

    “紅方的saber不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嗎?為什么她又跟caster的寶具打起來了?”菲奧蕾看著莫德雷德所在的方向問雷古魯斯道。

    “大概是因為她看不慣caster把自己的御主當爐心給用了的關系吧。”雷古魯斯一臉從容的回答道。

    “caster的aster?你是說羅榭?”菲奧蕾一臉驚訝的看向雷古魯斯,“caster把他當爐心了?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不知道。”雷古魯斯回答道,“實際上,除了喀戎現在還在對付著阿塔蘭忒之外,弗拉德三世和弗蘭肯斯坦也正在攻擊著caster,他應該是被當了背叛者的樣子。”

    “是這樣啊……”菲奧蕾的表情有些憂郁。

    “好了,我在這里看著也差不多了,該過去打個招呼了。”雷古魯斯微微屈膝彎腰說道,“畢竟,我可是答應了紅方的rider,幫他傳達給紅方的archer一句話的。”

    “你也要加入接下來的戰斗嗎?”菲奧蕾驚訝的看向雷古魯斯問道。

    “嗯,實際上,到現在的這個局面……我應該是除了莫德雷德和賴光之外的所有的從者的敵人才對。”雷古魯斯聳了聳肩膀回答道,“畢竟,圣杯都已經被我給弄沒了。”

    “你好像很信任那個紅方的saber?”菲奧蕾有些疑惑的看著雷古魯斯問道。

    雷古魯斯沒有正面回答,只是留下了一個略有深意的笑容,然后便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了菲奧蕾和考列斯的眼前。

    戰場處,莫德雷德一邊跟那個巨大的魔偶對抗,一邊還留出心思來警惕弗拉德三世,同時還會在弗蘭肯斯坦危機的時刻再出手救她一下,所以她現在非常忙,忙的她都已經開始懷念宵夜了。

    直到一束流光突然出現,然后穿過了那巨大的魔偶。

    看到這個場景的莫德雷德瞬間就松了口氣。

    雷古魯斯已經到了,局勢已經可以說是盡在掌控之中了吧?

    看著眼前這個突然解體的巨大魔偶,弗拉德三世和弗蘭肯斯坦都愣了一下,然后不約而同的看向剛剛的那束流光落下的方向。

    “是archer那<!--中间广告位置-->邊……”弗拉德三世皺起眉頭看向按個方向說道。

    莫德雷德看了一眼注意力被吸引到那束流光落下的地方去的弗蘭肯斯坦,然后默默的靈子化離開了現場。

    跟獅子劫界離告聲別,她也就該離開這邊的世界了。

    她已經開始有些懷念劉昴星的料理了。

    “啊,話說回來,之后的倫敦副本,貌似我也會被召喚過去吧?啊……真是麻煩啊。”莫德雷德的抱怨聲逐漸消散在空氣中。

    當弗蘭肯斯坦想起這個莫名其妙的在戰斗過程中總是似有似無的保護自己的敵方saber的時候,卻發現現場已經沒有了對方的蹤影。

    就在她準備尋找的時候,卻被弗拉德三世叫上一起前往了那束光落下的方向去了。

    當兩人到達的時候,看到的是一臉惆悵的化為靈子消散的阿塔蘭忒,以及站在另外一邊表情有些黯然的喀戎和那束流光的正體雷古魯斯。

    雷古魯斯已經將阿喀琉斯所說的話轉達給了阿塔蘭忒,然后對方的反應跟當時的雷古魯斯一模一樣。

    這種話給我當面來說啊!

    “那么,圣杯大戰,也就到此為止了吧?”喀戎目送阿塔蘭忒消失之后扭頭看向弗拉德三世問道,“毫無疑問,是我們黑方的勝利吧?”

    “……紅方的saber不見了。”弗拉德三世沉默了幾秒,然后開口說道。

    “唔……”喀戎轉移視線看向雷古魯斯。

    “啊,莫德雷德的話就不用去擔心她了。”雷古魯斯搖了搖頭回答道,“如果沒什么意外的話,她應該過一會兒就會自行離開了。”

    “反而關鍵時刻也到來了吧。”雷古魯斯看向弗拉德三世說道,“圣杯已經被我摧毀了,那么,你們接下來是不是該對我發起戰爭了?”

    “唔?唔嗯——!”弗蘭肯斯坦看起來很震驚的樣子,只不過她的雙眼被頭發所遮擋,具體有多憤怒,雷古魯斯表示自己看不出來。

    倒是喀戎,他的表情有些懵逼了。

    “抱歉,我剛剛好像沒有理解你的意思……可以再重復一遍嗎?”喀戎看著雷古魯斯,眼神中透露出了幾絲冷意。

    雷古魯斯將話重復了一遍。

    喀戎沒有再說什么,只是默默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弓箭瞄準了雷古魯斯。

    “唔嗯!唔唔嗯!”弗蘭肯斯坦好像是在抱怨什么,又或者是在生氣,但是發出了幾個像是在表示憤怒的聲音之后,弗蘭肯斯坦就像是小孩子生氣了一般的將腦袋扭向一旁不去看雷古魯斯了。

    “雷古魯斯閣下……我本無意與你為敵的……”喀戎的表情極為肅然,“但是,只有毀滅圣杯這個……是絕對不可以的啊!”

    雷古魯斯身法輕盈的躲過了喀戎的弓箭的射擊,然后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對于喀戎想要取回不死性的愿望,雷古魯斯還是知曉一些其原因的。

    但問題是,他跟阿爾托莉雅可不一樣啊!

    阿爾托莉雅是處于瀕死的狀態,但是喀戎則是已經確確實實的死掉了啊!

    你都已經死了,還怎么取回不死性?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1/31081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