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雷古魯斯決定不當圣斗士了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謹慎觀察,冷酷對待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謹慎觀察,冷酷對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吉爾伽美什摸了摸自己那帶著些許紅色印記的嘴角,然后看著眼前這個拿著天之鎖當鞭子用的少年,內心的怒火早就已經突破了天際。

    他不但讓自己流出了些許的血液,甚至還奪走了自己摯友留給自己的天之鎖?

    吉爾伽美什再次抽出了乖離劍。

    然而乖離劍剛抽出來,吉爾伽美什就發現它不見了。

    被雷古魯斯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就奪走了。

    “這就是你的對界寶具乖離劍啊。”雷古魯斯看著自己手中的這跟形狀怪異的‘劍’問道。

    “你這該死的賊人啊——!”吉爾伽美什惱怒的將王之財寶以雷古魯斯為球心的半球包圍式的打開,將雷古魯斯全面的籠罩在內。

    可以說,在吉爾伽美什看來,除非雷古魯斯遁地,不然的話,他是逃不掉接下來的攻擊的。

    “我想問你一件事情。”雷古魯斯在吉爾伽美什動手之前看著他問道。

    “什么事情?本王就大發慈悲的讓你在臨死之前說出來吧。”雖然是這么說的,但是吉爾伽美什卻解除了自己對全知全能之星的抑制。

    然后在他重新看向雷古魯斯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傻眼了。

    “如果你的寶具被毀掉的話,你下一次現界還會不會再擁有它?”雷古魯斯好奇的問道。

    吉爾伽美什咽了口唾沫,然后手一揮,所有的刀槍劍戟全部都退了回去,而且漣漪也隨之消失。

    于此同時,雷古魯斯也有一種被看穿的感覺。

    而來源處,正好就是吉爾伽美什。

    “全知全能之星?”雷古魯斯好奇的問道。

    “哼、哼哼……為什么這個世界上會有你這個怪物的存在啊。”吉爾伽美什的額頭上開始流出了冷汗。

    他雖然看到了雷古魯斯擁有著憑借自身力量就毀滅星球的能力,但是,在雷古魯斯的體內,還有著一樣東西,那是他的全知全能之星也無法窺伺到的更高等級的東西。

    他的王之財寶中沒有能夠對付這個人的武器。

    而他最依賴和倚重的武器更是被雷古魯斯奪了去了。

    但是,這可不是代表著吉爾伽美什會放棄。

    他只不過是在調用自己王之財寶中除了乖離劍和天之鎖之外最高等的寶具。

    而且他還打算一開始就直接將所有的寶具直接解放真名后再向雷古魯斯發動攻擊。

    至于遠坂時臣的魔力能不能支撐他這么消耗的……吉爾伽美什表示無所謂。

    反正遠坂時臣也早就已經將他的忠心所換來的特殊對待給耗費光了。

    就算一口氣將遠坂時臣給抽成人干了,對于吉爾伽美什來說也絲毫沒有關系。

    然后下一刻,吉爾伽美什便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被雷古魯斯用著他摯友留下來的寶具天之鎖給抽飛了。

    他的努力被打斷了。

    然后下一刻,熟悉的武器從他的胸口上穿了過去。

    就跟伊斯坎達爾被穿過去一樣,而且還是在同一個部位。

    “咳咳咳!”吉爾伽美什將手放在了乖離劍上,下一刻,乖離劍便消失在了他的身上的那個大洞。

    看著重新回到王之財寶里的乖離劍,吉爾伽美什驚愕的看向雷古魯斯的同時,又將手伸向了天之鎖。

    “為什么……當我的<!--中间广告位置-->寶具被你拿到手之后,我的王之財寶就無法將它們進行回收了?而現在又只有我的手接觸到它們,它們就主動的回到了王之財寶里了?”吉爾伽美什強撐著最后一口氣看向雷古魯斯問道。

    “就算你這樣問我,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啊。”雷古魯斯一臉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回答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

    而吉爾伽美什沒有等到自己所希冀的答案,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后無奈的消失了。

    現在七個正規的從者,已經被小圣杯吸收了六個了,那么下一步就是……

    雷古魯斯扭頭看向庭院石臺的方向。

    他在剛剛將小圣杯放在了那里。

    至于阿爾托莉雅和莫德雷德的戰斗……人家家庭內部矛盾,他還是不要插手的比較好。

    讓她們自己去打吧,誰打贏了誰打輸了反正也都是無所謂了。

    一口氣吸收了剩下的三名從者中的兩名,小圣杯的魔力也已經被補充的差不多了。

    最起碼,半空中的那個孔,以及從小圣杯中開始溢滿出來的黑泥已經開始現世了。

    “那個是……什么啊——”遠坂時臣死死的盯著那攤黑泥,直到那黑泥即將就要低落在地面上的時候卻突然消失了,遠坂時臣才像是松了口氣似的癱坐在地上。

    “此世全部之惡。”雷古魯斯走到他的身旁,看著被傳送的那些黑泥回答道,“怎么樣?你所追求的圣杯的內容物?”

    “為什么會……變成那種東西?”遠坂時臣驚疑的看著那些黑泥問道。

    “上一次圣杯戰爭中,愛因茲貝倫召喚的從者被圣杯吸收的時候,圣杯被污染了,而那些黑泥,就是被污染之后的產物。”雷古魯斯回答道,“看到那東西之后,你的感想如何?遠坂時臣先生?”

    “圣杯戰爭……難道是錯誤的嗎?”遠坂時臣產生了一絲疑慮。

    但是也僅僅只是對圣杯戰爭的最終產物不是他所希冀的那東西的疑慮而已。

    對于此世全部之惡被傾瀉出來的后果……遠坂時臣沒有興趣知道。

    他是一個合格的魔術師。

    而對于魔術師而言,最終所需要去注目的只有他們的目標就足夠了。

    至于在此過程中造成了多少損失……對于魔術師而言都無所謂。

    雷古魯斯突然一個巴掌沖著小圣杯下面的花圃拍了過去。

    然后一堆的蟲子從花圃之中竟相跳出來,奮不顧身的沖向了那些黑泥。

    老蟲子的分身?

    又或者是老蟲子的本體也架在在其中?

    雷古魯斯不清楚,但是黑泥是老蟲子的目標這一點,雷古魯斯卻是可以確定的了。

    黑泥的流動下一刻直接被從小圣杯的杯沿處斷裂。

    那些蟲子沒有一只是得到了黑泥的。

    而雷古魯斯后續的攻擊也打了過去。

    足以確保可以將這些蟲子有一只算一直的全部滅絕。

    最后,羽作甚至還用念力開始在整個東木市搜尋跟這些蟲子有著同樣氣息的生物。

    遠坂時臣只是雙眼愣愣的看著那個仍舊在匯聚著魔力的小圣杯,無法從中自拔。

    而雷古魯斯找到的最后一個同樣氣息的所在地讓他稍微愣了一下。

    那個方向……貌似是……柳洞寺?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1/31080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