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告別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發生了什么事情?”雷古魯斯懵懵懂懂的趴在肉山上,因為太過于舒服了甚至還蹭了蹭。

    但是很快,手和臉傳來的觸感就讓雷古魯斯一臉驚悚的將頭和手迅速抬起來,然后一臉懵逼的扭頭看向自己的身旁。

    還好,衣服雖然有些凌亂,肉山上還有剛剛日番谷冬獅郎潑的水之外,雷古魯斯并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話說,自己這狀態,除了眼癮和手癮之外也完全做不了什么啊!

    “嗯——”松本亂菊也被難受的感覺給弄醒了。

    睜開眼就看到上半身濕漉漉的雷古魯斯和一臉頭疼的捂著自己的腦袋的自家隊長。

    然后就被身上傳來的濕漉漉的難受感覺給徹底驚醒了。

    松本亂菊還特意拉開自己胸襟前的死霸裝往下面看了看,最后才松了口氣。

    “呼——喲,早上好,隊長,還有雷古魯斯君。”松本亂菊一臉什么事都沒有的表情伸手沖著兩人打著招呼。

    “松本……為什么我昨天一晚上都在通宵工作,而你卻在這里偷懶喝酒?”日番谷冬獅郎頭疼的問道。

    滿食堂的酒氣讓他這個不怎么喝酒的好孩子都差點嗆暈過去。

    “啊哈哈哈,都是雷古魯斯非要拉著我喝酒啦,隊長。”松本亂菊打哈哈道,“不過,只是喝了一兩瓶就完全變了一個人呢,雷古魯斯君,竟然還像個嬰兒似的跟大姐姐我撒嬌吶。”

    雷古魯斯瞬間額頭青筋繃起。

    撒嬌?

    雖然他沒有喝第二瓶酒之后的印象了,但是他雷古魯斯可是一個堅強的男子漢!

    堅強到能忍住痛苦不哭出來的男子漢!

    除非是忍不住。

    但是你跟我講撒嬌?

    這份殊榮能享受到的可沒幾個人!

    “歐巴桑。”

    松本亂菊的腦袋上也是蹦出了青筋。

    兩人額頭碰額頭的開始頂牛。

    “總之,隊務我已經處理完了,但是之后的收尾就交給你了,松本。”日番谷冬獅郎說完轉身就要走,“我先去看看雛森了。”

    嗯,感覺這才是他來四番隊的主要目的。

    “話說,你不打算先去洗個澡嗎?”雷古魯斯將自己的腦袋挪開之后看著衣衫不整的松本亂菊問道,“而且我覺得你應該也去換一套衣服了。”

    “嗯……說起來確實挺難受的。”松本亂菊撐了撐自己胸前的死霸裝說道,“不知道是酒還是水,感覺黏糊糊的……該不會是你的口水吧……”

    看著松本亂菊那一臉詭異的表情,雷古魯斯直接翻了個白眼。

    他現在的這個靈體連唾液都無法分泌,你要怎么才能讓他流出口水來?

    所以,那應該是酒加上水才對。

    “要跟大姐姐一起洗嗎?小屁孩。”松本亂菊揪著自己的死霸裝沖著雷古魯斯眨了眨眼睛問道。

    “呵,笑話。”雷古魯斯雙臂微微一抖,水蒸氣直接從雷古魯斯的腦袋上升起。

    而原本濕漉漉的死霸裝和頭發,以及臉和脖子這些被水打濕的地方瞬間就干了。

    這又不是喝進口的酒,蒸發了還有乙醇留在體內。

    “嘖,為什么你這種木頭腦袋還能交上<!--中间广告位置-->女朋友啊。”松本亂菊有些驚愕的看著完全不經逗的雷古魯斯嘆息道。

    “因為我知道你是想耍我啊。”雷古魯斯回答道。

    松本亂菊翻了個白眼,然后瞬步消失。

    “晚上繼續喝!”

    臨走之前她還丟下了這么一句話。

    雷古魯斯了看著昨晚喝酒用的這張桌子上的一片狼藉,已經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提前跑路了。

    災后重建和整修工作將大部分的死神的精力都給引了過去,所以關于黑崎一護和雷古魯斯他們這些旅禍的處置問題,基本上沒有人去過問了。

    當然了,雷古魯斯猜測上面可能也沒有心思去過問了。

    畢竟,這一切都是藍染的鍋!

    而且新的中央四十六室的人選還沒有選出來,所以關于旅禍闖入瀞靈廷的事件,就算是半遮半掩的過去了。

    雷古魯斯開始尋找黑崎一護等人,只不過他突然發現,自己貌似連黑崎一護所在的病房在哪里都不知道。

    直接隨手抓過一個四番隊的隊士,問清了黑崎一護的病房之后,雷古魯斯就直接過去了。

    這個時間,黑崎一護的那些小伙伴們應該已經聚集在他的病房里了才對。

    不出所料的,除了志波巖鷲已經在傷好之后被自家姐姐拽回去訓練了之外,茶渡泰虎和石田雨龍以及井上織姬三個人都在黑崎一護的房間里照看著他。

    “喲,一護,感覺如何了?”雷古魯斯進門之后跟眾人打了聲招呼才看向黑崎一護問道。

    “渾身疼。”黑崎一護咧了咧嘴回答道,“你要不再給我治一治?就跟之前那樣?”

    黑崎一護說的是地下道的時候,雷古魯斯用能量給他和志波巖鷲治療的事情。

    “不要。”雷古魯斯干脆利落的回答道,“如果我動手的話,卯之花隊長會很生氣的。”

    “唔……確實。”黑崎一護一想起那個人的笑容,立馬一臉退怯的縮回了被窩里。

    他昨天晚上想要逞強起床,結果被那位卯之花隊長給鎮壓住了。

    那個笑容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說起來……一護,我也該回去了。”雷古魯斯看著黑崎一護說道。

    “……你可以直接回去的嗎?”黑崎一護愣了一下,然后看著雷古魯斯問道。

    “當然。”雷古魯斯點了點頭回答道,“這邊的只是一部分的能量以及一點的意識而已,只要解除掉就可以了。”

    “不用跟大家告別一聲的嗎?”黑崎一護看著雷古魯斯問道。

    “嗯……如果我見到劍八的話,他大概會想要繼續砍我,冬獅郎的話,今天早上剛剛見過他了,雖然沒有告別。”雷古魯斯回答道,“至于白哉,我可不覺得他是需要我去告別一聲的人,然后其他的,也沒有去告別的必要呢。”

    “我還沒有將你介紹給露琪亞呢。”黑崎一護有些遺憾的說道。

    “嘛,之后有時間的話再介紹給我就可以了。”雷古魯斯微笑著回答道,“反正我又不是以后不會再來了。”

    “說的也是……”黑崎一護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

    然后病房內的另外三人便眼睜睜的看著雷古魯斯突然變成一團氣體,然后消散在眼前。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1/31079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