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雷古魯斯決定不當圣斗士了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卯之花烈的將信將疑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卯之花烈的將信將疑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早餐是虎徹勇音派四番隊的隊士送過來的。

    “抱歉,因為瀞靈廷現在發生了極其嚴重的事情,所以現在只能暫時委屈你們在這里吃飯了。”虎徹勇音對待雷古魯斯等人的態度簡直就像是對待客人一樣。

    “吶,為什么那個人還向我們道歉?我們明明是她們口中的旅禍啊。”在虎徹勇音離開之后,井上織姬一臉困惑的看向石田雨龍和茶渡泰虎以及雷古魯斯幾人問道。

    “會不會是因為我好幾次有機會下殺手,但是卻一直都有留手的關系?”雷古魯斯打趣道。

    等幾個人吃過早飯后,卯之花烈帶著虎徹勇音就回來了。

    “我打算去中央四十六室去看一看,你有什么建議嗎?”卯之花烈看著雷古魯斯問道。

    “現在還不是時候。”雷古魯斯歪了歪腦袋回答道,“再等一等吧。”

    “你對于藍染隊長被殺,有什么想說的嗎?”卯之花烈將這個房間的門打開,然后走進來坐在雷古魯斯的對面看著他問道。

    “藍染被殺?我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被殺了?”雷古魯斯一臉茫然的看著卯之花烈。

    “隊長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嗎?昨天晚上被謀殺的。”一旁的虎徹勇音提醒道。

    “你覺得那個尸體不是藍染隊長的嗎?”卯之花烈看著雷古魯斯問道。

    “我覺得,還是等你們自己察覺到會比較好吧。”雷古魯斯回答道,“畢竟,我們是旅禍,說出來的話對于你們而言的可信度是不大。”

    “昨天晚上,你跟日番谷隊長和勇音他們所說的那背叛者的名單……是從哪里得到的?”卯之花烈換了個問題。

    “來源處恕我不能告知,不過,真實性,也由你們親眼去見吧。”雷古魯斯微笑著回答道,“畢竟,我現在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將這種話告訴你們而已。對了,如果可以的話,請盡量加強一下五番隊副隊長的監控吧。不然的話,她可是會有可能被人慫恿做出會讓自己后悔的事情來哦。”

    卯之花烈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我只知道自己應該知道的事情。除此之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雷古魯斯收斂了笑容,一臉認真的回答道。

    “那就多謝你的告知了。”卯之花烈站起身來說道,“如果可能的話,等事情水出石落之后,大概就會到了對你們幾位旅禍進行審判的時候了。”

    “審判么……”雷古魯斯露出了一個神秘兮兮的笑容,“對了,卯之花烈隊長,可以拜托你之后帶幾瓶酒來么?”

    雖然宿醉的頭疼有些難受,但是雷古魯斯有些沉迷醉酒之后的那種感覺。

    “……你還年輕,能不沉迷酒精,最好還是不要沉迷酒精比較好。”卯之花烈勸說道,“不然會變成小酒鬼的。”

    酒鬼?

    雷古魯斯表示自己認識的人中有好幾位都是酒鬼!

    “我們要在這里待到什么時候?”石田雨<!--中间广告位置-->龍在卯之花烈離開之后看向雷古魯斯問道。

    “嗯……等什么時候……當然等到該我們出動的時候了啊。”雷古魯斯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道,“要么是等到黑崎一護出現,要么就是等到朽木露琪亞的行刑被提前開始。”

    “被提前開始……”在場所有人的瞳孔都是微微一縮,而志波巖鷲更是握緊了拳頭。

    “會被提前開始嗎?”井上織姬一臉擔憂的問道。

    “嗯,應該會,畢竟,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了一堆,我又打趴下了那么多的隊長,為了避免自己的計劃被破壞,那個家伙應該會發布提前執行的時間吧。”雷古魯斯略有所思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回答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好像對尸魂界的死神們都這么了解的樣子?”石田雨龍看著雷古魯斯問道。

    “我是什么人?”雷古魯斯反問道,“你們只需要知道,我是黑崎一護的同伴,就足夠了。”

    “喂,旅禍的那個小子!再來跟我打一場吧!”突然闖進來的是頭發筆直沖天,背上還趴著八千流的更木劍八。

    “啊?你的頭發怎么變得跟一角一樣了啊。”看著雷古魯斯光頭相的更木劍八撇了撇嘴說道。

    “喲!小光頭!又見面了!”八千流沖著雷古魯斯擺了擺手喊道。

    “再喊我小光頭,我就把你的頭發都拔……嘖。”看著八千流那可愛的笑容,雷古魯斯最后的‘光’字沒有說出口。

    “認識的?”井上織姬在一旁在雷古魯斯和更木劍八以及八千流三人之間看來看去問道。

    “第一個被我打成重傷的隊長。”雷古魯斯在一旁回答道,“同時,也是之前和一護打的最激烈的那個死神。”

    “一護?啊,黑崎一護么,那個小子比起你來更有趣啊。”更木劍八扯了扯嘴角看著雷古魯斯回答道,“畢竟,刀跟刀砍起來還是最爽的。”

    “但是,你更有被砍的意義就是了。”更木劍八說著就開始拔劍了。

    “更木隊長,在四番隊內是禁止拔刀的。”卯之花烈的聲音突然從更木劍八的身后傳來。

    回頭看了一眼卯之花烈,更木劍八將斬魄刀重新插回了自己的腰間。

    “更木隊長,我記得你的傷勢好像還沒有恢復吧?”卯之花烈死死盯著更木劍八問道,“先是和那邊的雷古魯斯先生在一開始打了個半死不活,然后又拖著病體跟另外一個旅禍打的那么激烈……不好好養傷的話可不行哦。”

    “嘖,走了,八千流。”更木劍八一臉無趣的轉身經過了卯之花烈,然后突然又停住了腳步,“雷古魯斯,是叫這個名字吧。總有一天,我的刀定然會將你的身體砍出傷來。”

    看著一臉霸氣離開的更木劍八以及在他的背上笑嘻嘻的沖著自己擺手,口中還叫著‘小光頭’的八千流,雷古魯斯廢了好大的勁才沒有趕過去把更木劍八給揍一頓。

    畢竟八千流是他的副隊長,打他不跟打八千流一個意思么。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1/31079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