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雷古魯斯決定不當圣斗士了 >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本局最佳 松本亂菊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本局最佳 松本亂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如果說現在觀察雷古魯斯最細致的莫過于是松本亂菊了。

    性格外向的她本來就有些不拘小節,所以雷古魯斯這種情況對于她而言也是隨意出聲口哨,然后笑幾聲的小事情。

    但是真的看到男生的一絲不掛的場景,她還真是頭一回。

    所以,雷古魯斯屁股上的那幾道細小的傷痕,還是被她給發現了。

    “朽木隊長,你剛剛的攻擊并非是無效的。”看著狛村左陣被雷古魯斯一腳踹翻在地,然后被奪去了羽織的場景,松本亂菊瞬步來到朽木白哉的身旁提醒道,“那個旅禍的屁股上出現了傷痕……雖然有些細微,但是這說明朽木隊長你剛剛的攻擊并非是無用的。”

    朽木白哉異樣的看了一眼松本亂菊,然后借著想要看清楚一點的借口朝著松本亂菊的另一邊踏出了一大步。

    在雷古魯斯將狛村左陣的羽織披上之前,朽木白哉也看到了那幾道細微的傷痕。

    竟然還真有!

    朽木白哉吸了口冷氣,然后有些驚悚的偷瞥了一眼松本亂菊。

    現在尸魂界的女性死神都有盯著男生屁股看的愛好嗎?

    不過,卍解的攻擊竟然只能在那個旅禍的屁股上留下幾道傷,朽木白哉寧愿自己不知道這個情況。

    “狛村?”察覺到狛村左陣的靈壓突然減弱,東仙要皺著眉頭沖著‘好友’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

    因為雷古魯斯沒有靈壓,他之前都是依靠著狛村左陣的靈壓提示才能對雷古魯斯進行攻擊的。

    一旦狛村左陣被打倒了,他就徹底失去了對雷古魯斯的方位判定了。

    至于聽聲來判斷……現場這么多隊友,他怎么聽出哪一個是雷古魯斯行動的聲音啊。

    而看到東仙要沖過來的雷古魯斯也是身形一轉,靠著不會發出聲響的瞬間移動來到了其他死神的身后。

    他可不想被東仙要的卍解范圍給包圍住,然后暴露出自己可以不依賴五感的情況。

    射場鉄左衛門反射般的抽出斬魄刀,然后沖著身后突然出現的雷古魯斯就砍了過去。

    結果卻被雷古魯斯用手指給捏住了斬魄刀不說,還在他始解之前就一拳砸向了他的正臉。

    鼻血飛濺。

    盡管射場鉄左衛門很想用自己的意志抵抗住這股痛楚,但是腦袋的轟鳴卻還是讓他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檜佐木修兵剛準備始解斬魄刀進行反抗的,卻在眼前失去了雷古魯斯的身影之后的下一秒,腦袋一懵,也暈了過去。

    “千年冰牢!”早就已經準備好的日番谷冬獅郎沖著雷古魯斯發動了自己現階段所能使用的第二強的卍解技能。

    數十米高的巨大冰柱瞬間就將雷古魯斯給凍在了里面。

    “好厲害!”看著眼前的這巨大冰柱,松本亂菊稱贊道。

    于是,在倒下了一名隊長,兩名副隊長,然后還有一名隊長負傷的代價,旅禍終于被日番谷冬獅郎凍結了……才怪!

    雖然冰柱是出現了,但是雷古魯斯卻沒有被凍<!--中间广告位置-->住,凍氣在侵入他的體表的時候就已經被身體防御在了外面。

    再加上之前將光鷹翼能量輸送給了志波巖鷲和黑崎一護兩人一點,雷古魯斯現在的靈體內的能量釋放也簡單了很多。

    于是,通過能量釋放,將身體體表附近的冰塊給融化掉,然后快速在狹小的空間內揮動拳頭,這幾十米高的冰柱就可是在內部出現裂痕,并碎裂了。

    然后,在死神們安心下來還沒幾秒的時間,那被日番谷冬獅郎用來凍住雷古魯斯的巨大冰柱就開始出現了裂痕,并在日番谷冬獅郎和朽木白哉以及松本亂菊反應過來之前就崩成了碎塊灑落下來。

    只不過,雷古魯斯身上的那個隊長羽織就變得濕漉漉的開始貼身了。

    “怎么可能。”日番谷冬獅郎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從冰塊雨中瞬間移動出來的雷古魯斯驚呼道。

    “這種級別的旅禍有點超常規了吧。”松本亂菊在一旁有些無奈的嘆息道。

    這旅禍絕對不是副隊長級別的死神能夠對抗的……恐怕連隊長級的一對一,都沒有幾個能夠跟這個旅禍對撞的。

    “卍解·黑繩天譴明王!”狛村左陣則是在這期間清醒了過來,并重新站起來對斬魄刀進行了卍解。

    被打暈的屈辱,被奪去象征著隊長身份的羽織的屈辱,已經讓狗子怒火中燒到難以被熄滅的程度了。

    看著跳起來沖著自己發動攻擊的狛村左陣和他身后的巨大黑甲武士,雷古魯斯攥起了拳頭。

    “雖然搶了你的隊長羽織很對不起,但是,為了我的清白著想我還是不得不搶了!為了以示歉意,我會在不殺了你的情況下用上一部分力道。”雷古魯斯一臉嚴肅的看著狛村左陣喊道,“廬山龍飛翔!”

    巨大的沖擊和胸口上傳來的巨大力道讓狛村左陣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后便夾帶著同樣被打中的巨大黑甲武士一起倒了下去。

    重傷,再起不能。

    “雖然與之前相比,下手開始變重了,但是卻依舊是以不取性命為前提的攻擊……這旅禍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日番谷冬獅郎皺起了眉頭盯著雷古魯斯喃喃道。

    “吶,隊長,你說,他會不會是和同伴一起來救露琪亞的?”松本亂菊突然靈光一閃,猜測著雷古魯斯的來意,“以為露琪亞同樣也是死神,所以才會對我們一而再的留手?”

    “救朽木露琪亞的?”日番谷冬獅郎疑惑的挑了挑眉頭,然后看向一旁依舊冷靜的站著的朽木白哉。

    朽木白哉聽到了松本亂菊的猜測之后皺起了眉頭。

    “在現世,以及十二番隊提供的情報中,沒有這個人的存在。”朽木白哉冷冷的回答道。

    “情報?我可不知道什么時候十二番隊還會提供現世的情報了。”日番谷冬獅郎回應道。

    “喂!旅禍小鬼,你是來救露琪亞的嗎!”松本亂菊沖著開始和東仙要躲起貓貓來的雷古魯斯大聲喊道。

    大概是之前被雷古魯斯喊大媽懷恨在心,所以松本亂菊也是直接喊雷古魯斯小鬼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1/31079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