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搞定收場(祝大家端午節安康!)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搞定收場(祝大家端午節安康!)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搞定收場(祝大家端午節安康!)

推薦閱讀:

    “怎么了?”聶龍鎮靠前來問道,邊上的二哈自然向這位大魔王賣萌討好,一直等到聶龍鎮撫摸一下它的腦袋,才罷休。

    “聶叔你來了,嗨,是軍事科技院的一個將軍,聽聞這里有10頭怪物,就想著讓我們活捉一頭。真是的,這種有主的獸植兵怎么能活捉啊!”陳浩然無奈的說道。

    “獸植兵?”聶龍鎮疑惑的問。

    “哦,我看它們像獸類一樣行事,又是從大樹那邊冒出來,還能通過吸收大樹營養來恢復自己,所以就給它們取了個獸植兵的稱呼。”陳浩然一臉不經意模樣的說。

    “獸植兵……”聶龍鎮看看正在彈雨中掙扎的獸植兵,有些恍然的點點頭:“這名字確實比皮具人什么的恰當多了。”

    “你怎么知道它們有主了?”聶龍鎮再次詢問,并且下意識的掏出煙盒,遞了一根給陳浩然。

    政府老咸魚數十年的習慣,陳浩然同樣很是習慣性的接過叼在嘴里,下意識的摸兜里找火,然后兩爺倆就都呆滯住了。

    “呃,我不吸煙的。”陳浩然默默的把香煙從嘴里拿下。

    “哎,不吸最好,小小少年沒有多少煩惱,不需要煙來燃燒自己的苦惱。”聶龍鎮點燃自己的香煙感嘆道。他懶得管這些事,也不想管,人家都被一票大兵喊首長,被將軍級的人物追著詢問事情,這樣的情況還管個屁啊!

    陳浩然連忙轉移話題:“那個聶叔,你不是問我怎么知道它們是有主的嗎?我知道它們有主,自然是看它們的行為,畢竟不久前我在筆架山遇見過一頭獸植兵,那是無主的。其實區分它們有主無主很簡單,無主的,只要你不招惹它,也不會招惹人,而且受到的打擊過大,它會躲藏起來,就跟喪家犬一樣。”

    “而這有主的,一出現攻擊傾向就非常強,會自行攻擊人,但因為這獸植兵幾乎沒有智商,所以有個習慣就是誰招惹它,它就死咬著那人不放,跟平頭哥沒啥區別。”

    聶龍鎮的注意力自然被吸引過來,他吐口煙,有些疑惑的問:“這有主的,肯定有控制的方式吧?沒法把這種控制方式給制止或者隔斷掉?”

    陳浩然搖搖頭:“獸植兵是生化兵器,在沒有成型時就可以通過手段輸入資料來確定主人,然后在這主人不解除綁定的情況下,主仆關系是無解的,不論用什么方法都阻止不了,因為那是一種奇特的基因聯系,只要存在于這個世界中,這種基因聯系就無法斷絕。”

    “基因聯系……”聶龍鎮看了陳浩然一眼,沒有詢問他為何知道這么多,這小子神神秘秘的,連傳說中的丹丸都能弄到手,知道這些秘密應該不算什么。

    再說,他都沒有說出來底細,自然有不說的理由,那么自己問啥?自己人才不會去問這些隱秘的問題呢。

    “那么就只能任由這些有主的獸植兵肆虐了?”聶龍鎮皺眉問道。

    “不會,這有主,只是表示獸植兵會按照一定命令行事,就跟養狗一樣,你能讓你養的狗咬人或者叼東西,但你不能讓狗寫文章什么的吧?獸植兵也是如此,只能給個大致的方向命令,比如讓它們大肆破壞,或殺掉某個生命體,這些簡單而籠統的命令,獸植兵會遵令完成。可要讓它們跟人一樣懂得選擇更好的辦法去完成任務,那是沒可能的。”

    聶龍鎮松口氣:“原來只是這個程度啊。”這時看到10頭獸植兵在彈雨手雷下,依然完好無損,又不由得感慨:“這防御度也太厲害了吧?要是我們的士兵能夠擁有這種防御力,打橫走都沒問題了!”

    “不能留下尸體給研究院研究一番嗎?”聶龍鎮問道:“要是研究出成果了,我們也不用擔憂對方擁有獸植兵這樣厲害的兵種。”

    陳浩然笑道:“聶叔,這獸植兵的戰斗力其實不怎么樣的,它們最適合戰斗的地方不是城市,而是森林,畢竟可以借著無數的樹木來恢復自身的消耗。在森林里,想要滅掉獸植兵,就得把獸植兵夠得著的森林給毀了,完全是得不償失的。”

    “至于尸體變成樹汁水,那是它們的基因設定就是如此,不過也不是不能辦到,其實我之前只是懶得搭理研究院的人罷了,都不知道多少個研究院打電話給我,煩死人了。真正想要這些獸植兵的尸體很容易的,只需要冷凍彈把它們凍住,再解凍前怎么都能研究一番。”

    “你小子!”聶叔無奈的搖頭,說他什么好呢?人家現在可是這支部隊的臨時指揮官啊!

    “冷凍彈還沒到嗎?”聶龍鎮扭頭張望一下軍隊,依舊還是使用熱武器襲擊,甚至火箭彈、重機槍等玩意都上場了。

    而那10頭獸植兵在公園大樹都被燒毀,其他植物也被燒個精光,沒有可以讓它們恢復能量的植物后,又遭遇到重武器襲擊,它們都開始變得遲鈍起來,嚎叫聲也變得有氣無力起來。

    軍隊和趁機摻和光明正大幫忙軍隊消耗彈藥的警察,一見這狀況哪兒不明白這些獸植兵要掛了,自然全都興奮起來,火力更加猛烈的拋撒過去。

    聶龍鎮這知道獸植兵尸體可以收攏的知情|人自然就急了,連忙催促陳浩然讓攻擊力度削減,并且追問冷凍彈的到來。

    “冷凍彈省城駐軍那邊才有,已經裝載在武裝直升機上,用不了多久就會來的。”陳浩然淡然的說道。

    “省城?直升機?怎么不裝載在戰斗機上面啊!超音速的一下子就到!那直升機慢吞吞的,等他們來到黃花菜都涼了!”聶龍鎮急切的說。

    陳浩然翻翻白眼:“拜托聶叔,戰斗機過來怎么攻擊啊?這可是城市里,不說做不做得到精準打擊,萬一偏了一點,槎城得死多少人啊!”

    看到聶龍鎮吭哧著說不出話,陳浩然又安慰道:“不用擔心的聶叔,這才到哪兒呢,等下你就會看到驚駭的一幕,裝載冷凍彈的直升機絕對趕得及的。”

    “什么?”聶龍鎮疑惑的問。

    “我也不解釋,你看著吧。”陳浩然指了指彈火紛飛的花園說道。

    聶龍鎮下意識的踮起腳跟伸長脖子張望,可是這一看,心都涼了一截,因為有三頭獸植兵承受太多的火力打擊,終于哀嚎一聲攤到在地,然后身體開始融化,變成淡綠色的液體了。

    而發起攻擊的軍人和警察卻歡呼起來,甚至天上的直升機都開始搖擺身軀,遠處的狙擊手更是豎起拳頭表示慶賀,他們認為這功勞有他們一份的,狙擊子彈都不知道打了多少,狙擊槍管都要報廢了!

    可就在大家歡呼時,剩下的7頭獸植兵,居然直接聚集到三處綠色液體處,然后肉眼可見,已經坑坑洼洼的外皮,迅速恢復黑亮色,并且之前還有些瘦弱的身軀,也變得壯實起來。

    這個變化讓軍警們愕然了一下,下意識的去看那三灘液體,居然已經消失不見了!

    “居然可以吸收同伴的尸體來壯大自己?”聶龍鎮先是愕然,接著是恍然:“果然是植物的特性啊!難怪叫獸植兵!”

    “這不會變得更強了吧?”聶龍鎮擔憂的問。

    “防御度更強,戰斗力也會變得一加一等<!--中间广告位置-->于二,之前步槍手槍還能阻攔一二,現在這些輕步兵武器沒用了。不過我之前早就準備好了。”陳浩然笑著,然后拿過邊上通訊兵的電話,對著話筒說道:“更換武器!”

    隨著陳浩然的命令下達,手槍聲和步槍聲立刻消失,然后換上撕開布條一樣的機槍聲,并且火箭彈的爆炸聲也多了起來,同時還出現了小型榴彈炮的聲響。

    這些重武器入場,直接就把花園炸得泥土紛飛,那七個獸植兵還沒來得威風,也被爆炸力炸得飛上天,不過它們的防御力和反應力直接增強了許多,這樣巨大的攻擊只是讓它們停頓了一下,然后就冒著爆炸的朝軍警這邊攻擊最猛的地方沖擊而來。

    只是軍警們圍殺了這么久,大家都有經驗了,面對獸植兵的沖鋒的方向,很自然的減弱了威力,而獸植兵背后的那些軍警們自然又加大了威力。

    之前用這樣的招數,自然可以把習慣性追著誰打它它打誰的獸植兵弄得團團轉。

    但是,之前都站在車輛上居高臨下的開火,并且還都是手槍步槍手雷等玩意,偶爾有顆火箭彈,都瞄準了才發射的。

    現在這大家都換了武器,一些沒用慣火箭彈的大兵,匆忙之下,平射了一發火箭彈,一看這火箭彈居然朝著對面的戰友射去,看到的人臉色全都青了!

    軍官們更是哀嚎,圍殺這10頭怪物,眼看著可以沒傷沒死一人的完成任務,現在卻要出現戰損是自己人搞出來的烏龍彈?!

    陳浩然迅速抽槍射擊,凌空射爆了那枚火箭彈,然后抓著話筒怒吼道:“搞什么啊!壓低射擊角度!壓低射擊角度!提醒你們多少次了!不熟悉的別玩這么危險的玩意,玩手雷吧!”

    大兵們幾乎人人有個耳麥,這年頭夏國還不能給每一個大兵配上單兵通訊,那都沒臉稱自己經濟世界第二了!

    所以陳浩然的怒吼人人聽到了,一些原本興奮嘗試火箭彈射擊的大兵們,乖乖的方向火箭筒,拿起無限供應的手雷,拔掉保險朝花園內扔去!可以說,之前已經聽不到的手雷聲,又有了擴大的趨勢。

    “好小子,槍法夠準啊!”聶龍鎮瞪大眼睛驚呼道。

    “嘿嘿,火箭彈的速度不夠快,所以還能打爆,換做導彈的話就做不到了。”陳浩然一臉不好意思的說。

    聶龍鎮臉皮抖了抖,這實話怎么聽得怪怪的?導彈超音速的,子彈不好追吧?

    消耗無數彈藥的戰斗持續著,駐軍的運輸直升機頻繁的運送彈藥過來,一開始還有子彈手雷,到了后面是火箭彈重機槍彈、小型榴彈等重火力彈藥。

    本市駐軍的庫存并不多,沒一下子就被搬空了,但負責后勤的人有先明之見,早早就向周邊市駐軍要求支援,周邊支駐軍的彈藥搬空了,省城那邊的彈藥已經源源不絕的補充上來了。

    看著各類彈殼器具載垃圾一樣被一輛輛大卡車載走,聶龍鎮眼角抖動不已,忍不住嘆道:“小子,你這次可能把東省駐軍的輕重武器彈藥庫存都消耗了三成了。”

    “沒了換新的,還能給軍工廠增加業績呢,咱們國家這么有錢,怕毛線。”陳浩然不以為意的說,這才到哪兒啊!在未來,幾萬噸幾萬噸的彈藥一次性消耗掉的場面可是成了常態了!

    “說得真牛氣。”聶龍鎮無奈的嘆口氣。不過他也淡定下來了,就算是看到那獸植兵再次掛掉三頭,剩下四頭再次得到極為明顯進化后,也是很淡定。

    因為陳浩然對這種又一次進化也有準備,直接拿出迫擊炮和機關炮來增加轟炸力,只是包圍圈被迫擴大了許多,因為那種迫擊炮的最近射程也是非常遠,超過之前的包圍圈了。

    等到這四頭獸植兵奄奄一息的時候,省駐軍的武裝直升機終于趕過來了。

    之前打得興高采烈,可隨著獸植兵一次次變異,武器一次次升級,到最后都忍不住心驚膽戰起來的軍警們,終于松口氣了。

    看到頭頂的盤旋著的武裝直升機,陳浩然拿起軍用話筒吼道:“全體注意,來個全方位集火!瞄準點,射擊角度都給壓低了,別誤傷自己人!射擊完畢后,立刻全體向外狂奔!因為上空的武裝直升機會發射大殺器,波及范圍很廣!跑慢了就別怪被誤傷啊!”

    軍警們面面相窺,這臨時指揮官的命令歸納起來就是來個集火然后逃竄,只是聽得心里有些怪怪的。

    “全體準備!”陳浩然喊道,瞬間,所有人都停火了,已經昏頭轉向的四頭獸植兵一下子愣住了。就是在外圍警戒的警察也忍不住疑惑起來,之前轟隆個不停,怎么突然寂靜了?這是把敵人消滅了?

    “開火!”陳浩然大吼道,然后同時炸響的爆炸聲直接就讓包圍圈的軍警們身形晃動一下,然后不等陳浩然命令撤退,這些軍警就直接從車頂跳下,掉頭就跑。

    陳浩然一手拿著話筒,一手扯著聶龍鎮,一邊往外跑一邊喊道:“直升機,冷凍彈發射!”

    直升機上的駕駛員不知道是沒回答,還是回答了這邊沒聽到,反正盤旋著的武裝直升機,先是直接拉高機頭向上飛,然后一個回身,壓低機頭對準花園俯沖,機身兩側的多管火箭筒,嗖嗖嗖的全彈發射。一等射完,直升機立馬拉高盤旋。

    之前那兩架只能做監控工作的直升機,更是老早就躲得遠遠的看兄弟表演。

    沒有爆炸聲,只見白霧噗呲噗呲的出現,之前集火攻擊制造的火焰直接就被壓制下去了。再然后,那白霧飛速的往外擴散,那些跑得慢的軍警,都能感受到后背傳來涼颼颼的感覺,原本被滴落著汗水的頭發居然開始結冰,這可嚇得他們使出吃奶得勁甩開雙|腿瘋狂逃竄。

    本來二哈甜醋這貨是想留在原地看熱鬧的,畢竟陳浩然和聶龍鎮都先跑了,沒人管它嘛。

    只是當霜凍席卷而來,直接把它整條凍成冰塊,雖然它打個噴嚏,身上的冰塊就噼里啪啦的裂開掉落下來,濕漉漉的毛發一甩身子就重新變得油光華亮干爽得很,可之前那種被冰凍的感覺,自然驅使它嗷嗚一聲,夾緊尾巴,掉頭狂追陳浩然他們了。

    白色霧氣漫過周邊汽車圍攏的包圍圈,可以清晰的見到,這些汽車全都被霜凍起來,白色霜霧一直這么蔓延,不過之前速度還算快,但到了包圍圈二三十米外,霜凍的速度開始緩慢,最后蔓延到包圍圈五十米外就徹底失去威力。

    眾人這才松口氣的扭頭張望,這一看,傻眼了,炎炎夏日下,一座完全冰封的戰場廢墟就這么呈現在眾人眼前。

    聶龍鎮有些呆滯的喃喃道:“你這敗家子,這用了多少冷凍彈啊!”

    “不算什么,與之相比,四頭進化到第三階的獸植兵尸體絕對是賺大了。”陳浩然眺望一下冰封場地中央的那四個凸起的冰雕,不由得咧嘴笑道。

    聶龍鎮看看陳浩然,心頭感觸萬分,這小子也不知道哪里得來的機緣,知道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要不是看著這個小屁孩從哇哇大叫的嬰兒成長到現在,明了這小子就算最近變得牛逼哄哄,但習性卻和以前一樣始終沒變,還真懷疑這貨是不是被什么玩意奪舍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0/31075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