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臨時指揮官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臨時指揮官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臨時指揮官

推薦閱讀:

    陳浩然帶著二哈沖到傳來猛獸怪叫的地方,定睛一看,不由得停下腳步,并且還一把扯過正要兇猛的撲上前去的二哈。

    因為前面十顆大樹,此刻正出現異變,十個皮具人正一邊從大樹身子掙脫出來,一邊融化它們所在的大樹。

    二哈自然不爽陳浩然攔住自己,自然扭頭嗷嗚嗷嗚亂叫。

    “叫個屁,它們從植物轉變為獸植兵,正處于無敵狀態!你上去絕對是找死!”陳浩然沒好氣的拍了二哈腦袋一下。

    二哈疑惑的看看那十個漸變種的獸植兵,又抬頭看看陳浩然,滿臉不相信神態。

    “懶得理你,被它們追殺可別找我啊!”陳浩然隨口甩下一句,掏出手機找到國防班總教官的號碼撥打視頻電話起來:“總教官,是我啊,槎城市里醫院花園這里,發現了十頭和上次筆架山一樣的怪物!”說著把鏡頭對準了已經快要出來的獸植兵。

    “啊?!陳浩然,怎么會這樣?”手機那頭傳來了總教官張軍急切的聲音。

    “我怎么知道啊,總教官你認識軍隊的人,趕緊通知他們前來圍剿啊!我這邊的警察和駐軍可擋不住10頭怪獸的!”陳浩然忙說道。

    “明白!”總教官張軍直接掛掉了電話。

    陳浩然聳聳肩把手機收起來,然后一副淡然模樣的摸著下巴看著這些獸植兵:“說來也奇怪哈,那五個雇傭兵來刺殺就刺殺了,干嘛大費周章的在這兒種下10個獸植兵?記得獸植兵剛出來的時候,價格可是很昂貴的。而且把這獸植兵種植在這醫院?是為了刺殺失敗,然后讓獸植兵搞事呢?還是本來就要來槎城搞事,反倒刺殺是順便的事?”

    陳浩然思索了一下,好像槎城不論是現在還是未來,都沒有什么值得牛逼的,干嘛好像國際大都市似的,老是出現這么多來搞事的人呢?

    以前催眠師是因為聶叔的緣故才來搞事,這說得通,畢竟搞事讓聶叔離職,然后把他給綁架到混亂之地去,目的極為明確的。

    可這五個雇傭兵在這種下10頭獸植兵,就讓人很是沒頭緒了。刺殺李妍失敗讓獸植兵搞事消除痕跡?說不通的啊!

    想著這些的陳浩然被二哈用腦袋撞了一下腿,腦子靈光突然一閃,猛地一拍大|腿:“靠咧!是了!誰說槎城沒有好東西啊!不說市府大院水塘里的那條可以變異成蛟龍的鯉魚,單單榕神就是一個非常牛逼的存在好吧!就算在未來,也都沒聽過哪個地級市會誕生兩個以上牛逼存在的呢!這是給那些不知道什么底細的家伙盯上了?所以才會持續在槎城搞事?”

    二哈再次撞了一下陳浩然,滿是不滿的嗷嗚嗷嗚亂叫,這陳浩然搞毛線啊?不見那10個恐怖的家伙已經開始活動手腳了嗎?要不攻擊,要不逃竄,在這兒發啥愣啊!想要連累俺嗎?

    “不用慌張,獸植兵的防御力很強悍,但戰斗力還真是一般般的,真要打起來,咱一個就能搞定這10頭獸植兵。不過有些麻煩的是,我可不能把自己牛逼的戰斗力在這些人面前展露出來啊!”陳浩然摸著二哈的腦袋低聲說道。

    二哈疑惑的扭頭張望,那緊隨陳浩然身后追來的警察已經看到獸植兵的樣子了,一個個驚呼起來,有的掏出手槍顫抖著的對著獸植兵,有的趕緊向總臺稟報,也有的掉頭去驅趕那些因為警察的行動而注意到獸植兵存在,不怕死拿著手機拍攝的民眾。

    不知道誰開了第一槍,警察們砰砰的朝著獸植兵扣動扳機,這種小兒科的警用手槍,威力實在是太差勁了,這些獸植兵的皮都沒破一下,反而受到槍擊后,兇猛的朝著開槍的警察撲來。

    “快退下!讓軍隊的重火力上來!”陳浩然立刻沖著那些警察吼道,同時端槍瞄準一個獸植兵的腦袋連續開槍,砰砰砰的槍響和彈殼挑動,直接把一彈夾給打了出去。

    那個獸植兵搖頭晃腦的摔倒在地,警察們原本還未這些怪物刀槍不入而惶恐不已,可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歡呼起來,不是怪物刀槍不入,而是要連續擊中一個地方才能破防啊!

    只是他們還沒來得及歡喜,那個被擊倒的獸植兵就再次爬起來,跟套著一個皮具似的腦袋居然安然無恙,并且吼叫一聲的朝著陳浩然撲來。

    “還愣著干嘛?快走!這些小手槍只能用來阻攔,沒法傷害到這些怪物的!”陳浩然已經換上了彈夾,然后槍神一樣的,給周邊的其他九個獸植兵的腦袋射了一槍,把這些獸植兵全都勾|引過來了。

    然后陳浩然就帶著這些獸植兵兜圈子,看到還有警察想幫忙,不由得大吼:“你們不要開槍,等軍隊上來圍堵住才能開槍!它們是習慣性的誰攻擊它們它們就攻擊誰!我先帶它們繞圈子,拖到軍隊上來!”

    “陳浩然給你子彈!”幾個老警察,立刻收集滿彈的彈夾,用一個小包裹裝好的朝陳浩然丟過來,接手這么多彈夾的陳浩然咧嘴一笑:“謝啦!你們趕緊把民眾都給疏散掉!”

    說著又換了一個彈夾,再次給這10個獸植兵一個一槍,引著它們狂吼中的追逐而來。

    二哈雖然跟著陳浩然跑動,但它不相信這些獸植兵有多牛,不見陳浩然都說可以輕易搞定它們,只是因為人多眼雜而不好動手嗎?俺又不比陳浩然差勁多少,怎么都得表現一下才是。

    所以二哈故意慢一步,等到一頭獸植兵撲上來,繞身躲到這頭獸植兵后面,朝著它那黑不溜秋的大|腿狠狠的一牙咬了下去。

    只是二哈自認為鋒利的牙齒,卻像是咬住橡膠輪胎一樣,而且口感也是一模一樣。嗯,二哈甜醋這貨還真是無聊時咬過輪胎的,所以知道咬輪胎是什么感覺。

    靠咧!皮居然如此的堅韌?俺可以咬破鐵皮的鋒利牙齒居然沒用?

    沒事,俺還有巨大的甩頭力,沒法咬破對方的皮,但肯定可以把對方甩在地上的!

    只是二哈甜醋想得美妙,結果它還沒來得及穩住四肢搖頭甩獸植兵時,就已經被飛速追趕陳浩然的獸植兵拖死狗一樣的拖出十數米了。

    并且在陳浩然一個急轉彎,獸植兵也跟著一個急轉彎時,二哈甜醋直接被甩在半空中,懵逼的它松開口,整條就這么飛了出去。

    一個翻身,穩住身體的二哈甜醋,灰頭灰臉的快速狂奔,再次跑到陳浩然身邊跟著奔跑起來。

    看到二哈甜醋這樣子,陳浩然不由得哈哈笑道:“怎么樣?知道這幫家伙防御的牛逼了吧?沒那么容易弄死的!”說著抬手又是砰砰的扣動扳機,再次每個獸植兵的<!--中间广告位置-->賞了一顆子彈。

    那些圍觀的警察,看到陳浩然動作敏銳而快捷的遛彎一樣的溜著這些獸植兵,不由得都有些面面相窺,可看看那些獸植兵的速度,也明白,換做自己去溜這些怪物,說不得還沒跑多遠就會被追上弄死。

    幾個老警察卻是舒口氣:“不愧是國防班的。”他們很清楚,要是這些怪物沒有這種誰打它它就打誰的性子,憑借它們刀槍不入,速度極快的能力,一擴散開來,真是不知道會引發多大的麻煩呢。

    而他們還沒來得及去召喚軍隊,那票之前圍剿雇傭兵的軍隊就趕過來了,他們也得到了現場警察的提醒,沒有立刻沖著這些怪獸開槍,反而把各類車子開過來把這個花園給圍起來,等到后面得到命令氣沖沖撞開醫院圍墻沖進來的裝甲車抵達后,更是把這個包圍圈弄得更加的牢固。

    駐軍能拿到的各類武器全都給搬出來,一個個的架在車上,人躲在掩體中,看到準備妥當后,一個軍官拿著喇叭準備通知陳浩然撤離了。

    就這時,陳浩然的手機響起,拿出手機一看,是個陌生的視頻電話,不過能知道自己電話都是熟人,也不遲疑,直接接通,然后就看到一個威武的中將出現在屏幕上。

    “呃,將軍好,您不會是打錯了吧?”陳浩然有些疑惑。

    “沒打錯,陳浩然,我是鐘振國,軍情局局長兼國防班總教務長。”鐘振國中將很是麻利的自我介紹。

    “呃,總教務長好!”陳浩然立刻嚷道,軍情局什么的陳浩然不在意,可那個國防班總教務長卻是牛逼哄哄,剛好壓著他這個國防班學員啊!而且這個總教務長肯定是指全國的國防班,是自家總教官上級的上級的上級呢!

    “你那邊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現在我授權你指揮現場的軍警,務必解決那10頭怪獸!”鐘振國很是嚴肅的下達命令。

    陳浩然沒有大喜過望,反而疑惑的問道:“呃,總教務長,您是軍情局長,沒資格授權吧?”

    “我是軍委會常委,有這個資格,后續手續我會補上,并且會給駐軍補發正式命令。”鐘振國淡然的說道。

    陳浩然眨巴下眼睛,區區一個軍情局局長的中將居然是軍委會常委?開玩笑吧?

    不過想到對方居然兼任國防班總教務長的職位,憑借國防班在未來的前途以及中央的重視,還真有這個可能呢!

    不過陳浩然不想這種麻煩事沾身啊!自己要是在體制外,無論是搞定這10頭獸植兵還是沒搞定,自己都不會有啥事,可自己要是當了臨時總指揮,一切責任都得自己背!

    自己背就算了,最煩的是,到時說不得會有一票雞蛋里挑骨頭的家伙指責自己說啥干嘛不早點解決獸植兵,引發這么多動蕩事情,讓自己有功變沒功還有罪,這是最煩人的了!

    鐘振國這樣的老油條,一見陳浩然眉目閃動就知道這貨想些啥,立刻說道:“別說你沒有指揮經驗,拿考羅準將,指揮五千人擋住敵軍,并且有序把軍隊帶回駐地的任務不比這次的任務難?”

    一聽這話,陳浩然自然乖巧得像二哈:“請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把這10頭怪獸消滅干凈!”哎,還有啥好說的呢,自己把柄被捏在手了啊!

    至于鐘振國為毛知道自己的底細,陳浩然一點都不在意,開玩笑,人家是軍情局的局長,而且還是國防班總教務長,自己這個國防班的紅綬帶學員,恐怕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眼中呢。

    “如此就好,會記住你的功勞的,升官進職不在話下。”鐘振國說完這話就切掉了通訊。

    陳浩然只能撇撇嘴的把手機收好。

    而外邊準備對擴音器喊話的軍官,自然得到了上頭的命令,神色一愣,但卻也堅決執行,沖著喇叭吼道:“首長,我們已經準備妥當,請你出來指揮!”

    軍官這喊話一處,還留在現場的警察各個驚愕的面面相窺,特別是那幾個認識陳浩然的的老警察,更是跟看到鬼一樣,我靠咧!陳浩然這貨怎么成了這票軍人的首長?而且還能獲得指揮權?太玄幻了吧?

    反倒是軍人們,沒一個奇怪的,繼續專注的端著武器瞄準那10頭獸植兵。

    “好啦!”陳浩然抬手揮了揮,然后加速,甩掉獸植兵,一踩圍攏的車頭,身形一個翻滾,就來到包圍圈外面。至于二哈?它當然是一竄一躍就跟著陳浩然來到了包圍圈。

    失去目標的10頭獸植兵自然繼續追過來,只是這時,已經在圈外的陳浩然一揮手:“射擊!”

    命令下達,立刻就槍炮齊鳴起來,那獸植兵被全方位的攻擊打得昏頭昏腦的。

    只是,陳浩然這邊也等來了麻煩,駐軍的司令先通過軍用通訊前來詢問,然后省駐軍司令前來詢問,再接著是覺得自己要展示一下存在感的將軍們,高官們都通過軍用通訊器來詢問。

    然后就是聶龍鎮見到陳浩然拿著軍用電話吼叫的場景了。

    “啊?x將軍?是,我是陳浩然,沒錯,和上次筆架山的那頭怪物一模一樣,沒可能!辦不到的!上次那頭能夠活捉,是因為它沒有人操控,被它身后的人遺棄,重新恢復本能,所以才能用遛狗的方式收服!可這10頭全都是有主的!”

    “信息屏蔽?沒用的!他們使用的是一種生物信息碼,屏蔽不掉的!我怎么知道?我就是知道啊!怎么解決它們?除非幕后指使者主動放棄這10頭怪獸,或者這10頭怪獸被我們打滅了!這就解決它們了!”

    “活抓?想都不要想,抓不到的,被人掌控的它們可是有自毀功能的!哎呀,我都說我就知道了!不相信你們去查查我的底子吧!”

    聽到陳浩然這不耐煩的話語,聶龍鎮一笑,顯然那電話后頭的人想要活捉一兩頭怪物來研究呢。

    “反正問我意見是沒有可能活捉,別犧牲士兵了,白犧牲的!上次不是逮了一頭嗎?難道沒研究出一些情況來?變成樹汁液體?那是自毀,尸體留不下的,這玩意其實就是植物和蛋白質的結合體,一次性的消耗品!”

    “對!沒聽錯,就是生化兵器!”

    “還能是誰,艾米麗啦!不知道五個雇傭兵一人帶二頭嗎?而那個雇傭兵自然就是艾米麗背后支持的,你不信去找軍情局要情報吧,相信他們應該有這樣的情報!”

    “別!你們別過來,過來沒用!到時不就是一攤樹汁水啊!”陳浩然沒好氣的掛掉電話,這些科研人員就是瘋子,居然還想士兵冒著生命危險逮住這些獸植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0/310755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