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巧合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巧合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巧合

推薦閱讀:

    “不是,我不是搭訕,小姐姐,我真覺得你面熟。”陳浩然搖搖頭,然后一邊追溯自己的記憶,一邊說道:“我叫陳浩然,住在茶園小區4棟……”

    后面的話沒說出來,因為那美女已經是尖叫起來:“陳浩然?你居然是陳浩然?!不可能吧?當初那黑猴子一樣的小屁孩居然變得如此帥氣了?!”喊著,這美女就蹦跳過來的一把抓住陳浩然的頭發,拉低他腦袋,然后板著后腦勺的位置。

    本來還有些懵逼的陳浩然,見到對方扳自己的后腦勺,腦海里的一個身影立刻浮現出來,他忍不住也跟著驚呼:“哇哇,你是李家大姐還是二姐?”

    那美女已經看到陳浩然后腦一小塊彎月型的傷疤,不由得用力擠壓著陳浩然臉蛋:“我是你妍姐啦!臭小子,有手機都不給你妍姐打!以前白疼你了!”

    “嗚嗚!”陳浩然沒啥好說的,這個李妍,是原來自家四樓乙號戶主的大女兒,小時候自己和聶雨漩沒少屁顛顛的跟著這些大姐姐玩。

    只是小學快畢業時,李家戶主調任搬走,再然后只是隱約能從老媽那邊聽到一些閑話,而小孩子注意力自然很快轉移,幾年后,就知道有這么兩個小姐姐存在,印象都會模糊。

    只是沒想到,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重見。

    如果之前,陳浩然只是當自己見義勇為救了人,并且還順手把兇手逮住,以后的事就交給警察處理。可現在這受害者居然是自己老鄰居小姐姐,那么事可就不一樣了!

    他先是殷勤的扶著李妍坐下,然后問道:“妍姐,你這可是被人謀殺啊,你做了什么事惹來這么大的仇人啊?”

    李妍激動過后,終于徹底的清明起來。忍不住看看那個被二哈威逼得縮在綠化帶角落的司機,有些疑惑的問:“不會吧,真的是謀殺嗎?我沒得罪什么人啊!”

    “證據都在這記錄儀里呢,我是不會騙你的,我真的看到那司機逆行后才喝白酒裝醉的。”陳浩然晃晃手里的記錄儀說道。

    “我信你,姐姐這條命都是你救的,怎么會不相信你呢。”李妍笑道,不過她目光看向那完好的記錄儀,不由得感慨一下:“真是好運氣,這記錄儀居然一點事都沒有,不然就算有你口證,法律上來判,那人也最多是醉駕車禍而已,而且還因為你救了我,沒有人出事,判的刑罰肯定不重,請個好律師,一兩年就能出來的。”

    陳浩然偷偷撇嘴,如果不是自家在跳車的瞬間就用念力保護著這個記錄儀,撞飛的時候,更是把這記錄儀摘下來移到綠化帶下面,你看這記錄儀會不會和那車子一樣變成廢墟。

    確定這車禍是謀殺,李妍開始沉思自己到底得罪了誰會下這么大本錢要自己小命。而陳浩然自然把二哈招呼過來摸它腦袋的夸獎,而那司機則呻|吟著的縮在綠化帶角不敢怎么動彈了。

    而這時,消防車率先沖了過來,水柱馬上噴灑出來的撲滅兩輛車子的火焰。

    緊隨消防車而來的警車急速停下,一票交警跳下車,兵分三路,兩路隔著水柱和火焰,墊腳朝快燒成骨架的車子里張望,看到沒有尸體,松口氣,等另一路跑去查看那輛泥頭車的交警跑回來匯合情報,在場的交警全都松口氣,緊張感馬上消失大半,卻也麻利的進行現場探測。

    沒法,對交警來說,首先就是傷亡情況,只要有傷亡就是大事,死得越多事故越大,而只要人員沒有傷亡,車子撞得再爛,那也是小事。

    之前他們得到報警,拼命沖過來的路上,就已經膽戰心驚的了,畢竟那報警夸張的話語實在是有些恐怖,兩輛車子爆炸啊!

    等看到火焰黑霧沖天的場景,那就已經是哀嚎一聲,這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但現在一看,居然沒有死人,那還不松口氣啊!

    第三序列沖過來的救護車,就很聰明,直接繞道過來的停到陳浩然面前,護士醫生沖下車,第一時間就讓李妍躺到擔架上,也同樣有人去護理那個司機。陳浩然這邊當然也有護士過來,但才跑了兩步就停下腳步,因為這個只是身上衣服有些泥土的少年,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傷的樣子啊!

    二哈?它正乖巧的蹲在陳浩然身邊享受摸頭殺。

    檢查那個司機的護士醫生,看到傷口不由得一愣,忍不住扭頭朝陳浩然身邊蹲著的二哈看來。

    就在他們要說什么時,聶大局長出現了,一看到這大魔王現身,二哈這貨,理所當然的是第一時間跑過去搖頭擺尾的賣萌。

    聶龍鎮摸了一下二哈的腦袋,帶著它來到陳浩然面前,直接問道:“怎么回事?車禍謀殺?有證據嗎?”

    “有,在這記錄儀里,找個電腦就能導出來,那泥頭車司機絕對是先逆行,然后喝白酒,瞄著妍姐撞過來的。”陳浩然遞過記錄儀的說。

    聶龍鎮一邊把記錄儀轉交給手下去處理,一邊好奇的把目光轉向已經躺在擔架上的李妍,并向陳浩然發問:“妍姐?”

    “就是李館長的大女兒啊,就咱們4棟4樓您樓頂的那戶住戶,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搬走的!”陳浩然解釋道。

    “圖書館的李館長?他大女兒李妍?!”聶龍鎮自然是立刻想起自家鄰居來了,當然是立馬就去擔架那邊探望。

    之前說過,陳浩然那個老小區的鄰里關系很不錯,而且那里的住戶絕大部分都是體制內的,就算不認識,那也是聽過名字的。

    像聶龍鎮這樣的人,或許和其他鄰居的關系沒陳浩然家那么好,可卻也都是見過面,并且熟悉對方的。

    聶龍鎮和李妍,兩人都非常客套的打了下招呼,聶龍鎮詢問一下身體情況,讓她好好安歇,事后會有警察去做筆錄,就讓救護車把她拉走。而李妍當然是道謝一番,只是還沒和陳浩然招呼,就被救護車帶走了。

    =============================

    聶龍鎮的目光轉向那<!--中间广告位置-->個司機,而之前還準備說啥的醫生護士,直接就不吭聲,麻利的給司機包扎好傷口,放上擔架,推進救護車,幾個警察直接尾隨了上去。

    至于那個司機的哀嚎:“我被狗咬了,我要打疫苗!我要打血清!”的這些話,直接當沒聽到。

    聶龍鎮低頭看看蹲在身邊的二哈,二哈這貨立刻仰著頭伸出舌頭,拼命的甩動尾巴。

    而這時,剛才接去記錄儀的警察已經抱著一臺筆記本電腦過來的展現給聶龍鎮看,還別說,擴大視頻后,可以很清晰看到泥頭車逆行,以及逆行后司機灌酒,朝著李妍這邊猛撞過來的影像。

    看完這視頻的聶龍鎮,很是滿意的拍拍二哈的腦袋,并且表揚道:“不錯。”

    二哈甜醋立刻眼睛瞇成彎月,咧嘴歡笑,尾巴甩得跟電風扇一樣了。

    這時,聶龍鎮自然就對陳浩然說道:“你小子怎么回事?帶著甜醋跑到哪兒去野了快一個月啊?別騙我,我可不像你爸媽那么好騙,居然敢對他們說你回國防班了。”

    “嘿嘿,到處溜達一下見見世面嘛,反正之前國防班只是軍訓,我可是得到特許不需要參加的。而現在我不是趕回來了嘛,會接受10月以后的文化課的。”陳浩然咧嘴笑道。

    正哈拉時,突然一輛警察迅猛沖到邊上停下,一個警官快不出來東張西望,見到聶龍鎮這邊,立刻眼睛一亮的快步跑過來一個立正敬禮。

    “咦?老陳你怎么來了?”聶龍鎮回個禮好奇的問道。

    “哎,局長,這里是不是有個叫李妍的女性出車禍了?”這個陳姓警官忙問道。

    “是啊,救護車剛走,送到市第一醫院了,怎么,你認識的?不用擔心,剛才醫生說只是腿部被劃傷,縫上幾針就搞定,沒什么事。”聶龍鎮說道。

    陳警官明顯松口氣的說:“哎,那是我娘家侄女,這次來看望我這姨丈和小姨,也順便回趟老家,她是這槎城人。”

    “啊,李妍居然是你娘家侄女?真是好巧啊!”聶龍鎮一臉愕然,就是在邊上不吭聲的陳浩然也一臉的愕然,這個陳姓警官警銜也就比聶叔低了一級,在警局屬于副局長級別的,這樣牛的人,自己卻不認識呢,剛調來的?

    “咦?局長認識李妍?”陳警官也愣住了。

    “哈哈,她家以前住我樓上,老鄰居了,李館長李夫人還好吧?沒想到李館長他們居然是陳處長的姐夫姐姐呢。”聶龍鎮笑道。

    “哎呀,真是好巧啊!我姐夫姐姐他們很好,現在在國外享福呢。”陳處長也笑了起來,他也沒想到,自己這個新鮮蘿卜皮,居然可以通過娘家侄女的關系和聶局長扯上關系。

    “對了,陳處長的孩子也是國防班學員哦,來,陳浩然,這是市局政治處的陳建軍,叫陳叔。”聶龍鎮拍了一下陳浩然的腦袋說道。

    一聽政治處,陳浩然立刻醒悟過來,忙打招呼道:“陳叔您好,沒想到妍姐居然是您侄女,更沒想到陳抗是您兒子啊!他和我一樣是紅綬帶學員呢,真是有緣啊!”

    陳建軍眼前一亮,忙快步過來握住陳浩然的雙手:“你就是李妍說的陳浩然,感謝救命之恩,要不是你,李妍可就……”說到這一陣后怕,李妍那邊打電話給他,他還以為只是一個普通車禍,結果來到現場,看看焚燒的黑煙,還有鋪滿地面的汽車零碎件,真是為李妍逃過一劫擦一把汗。

    只是說到這,陳建軍突然有些迷惑了:“那個,陳浩然同學,你們不是在國防班軍訓嗎?怎么你會在這兒?難道國防班提前放假了?”

    陳浩然有些不好意思,這可是自己同學的家長,同時也是妍姐的家長,更是聶叔的同事,自己待遇特殊的話怎么也說不出來啊。

    聶龍鎮自然站出來解釋:“這混小子得了他們國防班總教官的特許,允許他不參加軍訓。”

    陳建軍立刻眼睛光芒一閃,他可是記得陳浩然說過他和陳抗一樣是紅綬帶的,紅綬帶是什么等級,這對內情一知半解的人們也是清楚的。而居然可以讓總教官特許不用軍訓,這說明這紅綬帶遠超凡人啊!

    雖然自家兒子不如人的酸意涌動了一下,但飛速消失,這小子牛到這樣的地步,前途無限,再加上還是自家侄女的救命恩人,而且還和聶局關系很好的樣子,怎么都得好好親近一番才是。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表現親熱,聶龍鎮就招手手下把筆記本電腦遞過來,點開視頻給陳建軍看。

    陳建軍雖然是擔任務虛工作,可也是從基層爬上來的警察,一看視頻就知道怎么回事,立刻就問:“局長,嫌犯呢?”

    “在醫院,已經有刑警隊的人監控著,等包扎妥當就會進行審訊。”聶龍鎮說道。

    “有什么需要詢問的可以找我,也希望我能夠得到及時案情通報。”陳建軍以受害人家屬的身份說話了。

    “可以。”對這并不違例的事情,聶龍鎮當然是點頭答應。

    事情處理完畢,大家各自散去,陳浩然也搭順風車回家,二哈這貨自然也跟了回來,它主人還沒結束軍訓呢,那邊的家還沒人搭理它,當然得繼續賴著陳浩然了。

    既然回到家,陳浩然不可避免的和父母打招呼,對于這個一沒聲息就一個月的兒子,陳浩然的父母很是淡定,或許他們以為自家兒子還在國防班軍訓呢,現在月底里,出來放風。

    而沉迷于自己事業的兩老,隨意哈拉一下就不理會這個兒子了。搞得陳浩然有些郁悶,不過他也淡定下來,好好歇息一下,然后去醫院探望一下妍姐,再等著聶雨漩結束軍訓就是了。

    不過,才剛躺下,聶龍鎮的電話打過來:“小子,李妍的事有些麻煩啊,你看能不能從你雨哥那邊買情報吧。”

    “啊?”陳浩然愕然了,一個車禍謀殺居然要從雨哥那邊找情報?刑警隊那邊找不到線索?而且這事很重要?居然讓聶叔向自己開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0/31075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