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棉甸故事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棉甸故事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棉甸故事

推薦閱讀:

    領取文件,簽名留檔,那個少尉拒絕陳浩然的招待,直接帶著四個大兵溜走了,他們理由是還要去其他地方傳達文件,可是想來是被嚇怕了吧,一路這么多人跟看牢犯一樣的看著,誰都不舒服,趕緊離開才是正理。

    看看文件,除了第一頁是國防部發出的開會通知外,下面居然還有一份詳細說明,就是說每個軍官前往首都,只能帶50人以下的護衛,而且不能攜帶重武器,還有就是,在前往首都前,所有人員都必須更換棉甸的軍服,并且必須按照軍銜的要求穿戴,不準胡亂穿戴。

    對此,陳浩然只是撇撇嘴,不就是開會的時候不要什么服飾都出現,必須要顯得都是棉甸軍的樣子嘛,給你這個面子。

    確定9月20號開會,自己還有時間在月底趕回去迎接聶雨漩的軍訓結束,陳浩然自然是很樂意去參加這個會議的。

    前行準備很簡單,派人拿著自己軍官證,跑到混亂之地的棉甸內部邊界上,找軍務處采購了一批棉甸軍服回來。同時這些前去采買的人,也一路打探情報,得知的都是路上的勢力全都去參加會議,一時間從棉甸內部邊境到陳浩然這邊的地界居然一下子進入了風平浪靜的時代。

    至于那三大軍閥?不好意思,他們的地盤不在陳浩然這一片,所以不知道情況,應該說,陳浩然這一片以前昆比的地盤,可以說是勢力頭目變換最強烈的地方。

    所以現在棉甸國防部下達這樣命令,各大軍閥頭子們,可都是躍躍欲試的,因為他們要是得到棉甸的認可,那自己的位置就坐穩了,不會那么輕易下臺的。

    畢竟棉甸再垃圾,那也是這塊土地名義上的主人呢。

    至于調配跟著陳浩然去的人選?還需要選嗎?20個忍者全都跟著去,再然后是抽掉1個步兵排,人數就搞定了。哦,還得把艾米麗涂裝的裝甲車給換成棉甸的涂裝呢。

    二哈甜醋?它倒是躍躍欲試的想要跟著去外面見識一下,但卻給陳浩然嚇唬住“甜醋啊,你要知道啊,我在這地頭上是地頭蛇土霸王,可以任由你在這地界內打橫走都沒人敢惹你。可要是去到棉甸的首都,那可是人家的地頭,高官子弟什么的大把大把,我只是個少校,可維護不了你,被人看中你的外形,把你搶回家當寵物養,倒不算什么。可要是被人看中你這身肉,把你拖去宰了做狗肉煲,那我也一樣是無奈何啊!”

    一聽這話,二哈甜醋立刻把頭搖晃得跟撥浪鼓一樣,在這弄瓦都鎮,它這條狼軍首腦的寵物狗,可是恣意妄為得不得了,闖進人家家里偷吃被發現了都沒人敢呵斥,更不要說打罵了,在街道中間趴著曬太陽酣睡,路過的車子都只能減速避讓,沒有哪一個敢碾壓上來的!

    如此土霸王一樣的生活,到了那啥棉甸首都,肯定是享受不到的,就跟陳浩然說的那樣,他只是個小小的少校,可護不住自己啊!到時被人追殺,自己是反抗還是反抗啊?

    所以,算了,就不跟出去見識了,還是繼續窩在這弄瓦都鎮當土霸王吧。

    搞定這條粘人蟲,陳浩然自然輕松許多,就算在棉甸首都那里出問題,自己逃跑也是輕松的,多條狗,那就會變得非常危險。

    搞定這些準備工作,給溫萊等人下達了繼續搞基建,給中尉下達去村子里收稅、登記人口和發錢的任務,然后他就帶著抽掉出來的一個排,坐上刷了棉甸軍涂裝的裝甲車,一行十數輛車子,就這么轟鳴著朝著棉甸首都的方向駛去。

    雖然還有兩三天才到9月20號,但這路上誰知道會有什么堵路之類的,還是提前出發比較好。

    在車上隨著爛泥路一路搖晃著,陳浩然保持坐姿,很是愜意的看著手機上的資料。

    這是關于棉甸國的詳細資料,可是他花了百萬金元從雨哥那邊買來的。

    至于為毛要買,當然得知己知彼啦,自己長期任務就是要占據整個混亂之地,現在有人盯上了,當然得提前做準備。

    艾米麗那個財團,雨哥這牛逼貨不知道怎么的不愿意給情報,那么就沒法,只能先瞄準當打手的棉甸國了。

    陳浩然沒有表現出來,但卻也有些心驚膽戰,雨哥這貨居然不愿意給艾米麗財團的情報,說明這個財團超級牛逼,而且還不是凡世牛逼的那種,不然未來都牛逼哄哄的雨哥干嘛不敢給情報啊!

    只是,未來艾米麗財團轉身變為大勢力的,真是大把大把,把艾米麗所在的大洲給弄得無數個勢力,所以想要猜測盯上混亂之地的財團是哪個,在沒有情報的情況下,還真是件麻煩事。

    雨哥都忌諱著的艾米麗財團,陳浩然不忌諱嗎?當然忌諱,但有個毛用啊,系統的任務掛在那兒呢,再說了反正失敗了也就打回原狀,跑回國內去抱國家大|腿而已,既然如此干嘛不肆意的折騰一下啊!

    仔細看著棉甸的情報,陳浩然時不時的要驚呼一下,時不時要皺皺眉感慨一番。

    最后他嘆口氣,這棉甸國之所以還能以國家的身份存在著,也就是這數十年全世界政治格局穩固罷了,換做數十年之前,現在格局還沒形成的時候,這棉甸國早就被周邊國家給滅了!

    現在執掌棉甸國的統一黨,是數十年前世界混亂時期趁著殖民大國回縮力量的時候,一躍而起占據了棉甸國政權的,然后和周邊的小國好好較量了一番,才確定了現在這個國境線。

    嗯,第一代的統一黨還算是給力的,不論是軍事還是政治都處于合格線。這周邊國家的格局能夠形成如此狀態,也一樣是趁著當初的殖民帝國大撤退,才起家的,所有的政黨都處于及格線。

    說起這個殖民帝國,那可就超級牛逼啊,快一百年前吧,那個時候,全世界七成的土地和海<!--中间广告位置-->洋都是那個殖民帝國的。

    一個國家占據如此龐大的土地和資源,結果可想而知,其他獨立國家都快喘不過氣來了,隨著大家持續不斷的抗爭和挑撥,終于讓這殖民帝國內部烽煙四起,然后被全世界的其他勢力聯合起來集火滅掉了。

    可這個殖民帝國是不存在了,可它的遺產也落到了幾個孩子身上,這幾個孩子自然也成了大國。比如現在的第一大國,艾米麗國,就是繼承遺產之一的孩子。

    回到棉甸國這邊,所謂的統一黨第一代,努力建設下,那時棉甸開始從純農業國往工業國轉變,但可惜,隨著第一代老去,一出生就享受特權的統一黨二代掌握權力后,很自然的發現,這樣來錢太慢了。

    于是,那些以艾米麗國為首的殖民帝國后裔國家,隨手招招,他們就屁顛顛的貼過去,然后家里那些礦產啊,關稅啊,各種資源啊,反正能賣錢的全都給賣了出去。

    不然真按照黨章行事的話,屬于棉甸的混亂之地還能繼續存在下去嗎?要知道當初混亂之地的人可是擁護統一黨的,全都自發的把殖民帝國帶來的罌粟田燒毀。可到后面,發現自家資源居然賣給外國人,而且自己還一點都不知道,這才集體造反,借著深山老林的格局把棉甸政府的手趕出混亂之地的。

    然后就是一番軍事沖突,沒錢的混亂之地,自然只能重新撿起靠著殖民帝國時期強迫土著種植的罌粟來換取資金了。

    也就是這才形成現在混亂之地的格局。

    看著這些資料,陳浩然撇撇嘴,真是一脈相傳呢,現在棉甸對混亂之地下手,不就是被艾米麗財團的千億金元收買了嘛。

    那個統一黨之所以能夠如此胡作非為,那是他們一來有殖民帝國后裔國家撐腰,擁有的軍械都是最先進的,憑借自己的能力就能壓制住國內的反對力量。混亂之地三大軍閥沒想過反攻回去,直接掌握棉甸軍政大權嗎?不是沒想過,是做不到啊!

    三大軍閥他們之所以還能在自家地盤作威作福,時不時叫嚷幾句,還不就是因為地利問題限制住了棉甸的先進裝備的發揮啊,單單靠步兵的話,棉甸軍連土匪都打不過。

    棉甸軍試過幾次征討后,發現奈何不了混亂之地,也就放在一邊不理會,反正他們掌控的地盤也足夠他們折騰了。相比起來,混亂之地就是窮得掉渣的破地,不種毒制毒賣毒的話,根本活不下去。而一個光輝在身的政府自然不能摻和這種生意。

    既然損兵折將占了那地方都撈不到好處,還得不斷流血,那要來干嘛?反正對方不敢從山區出來討野火的。

    又因為世界政治格局穩固,不怕外敵入侵,自家又能壓制住國內的反對力量,已經墮|落的統一黨當然就有了在國內恣意妄為的能耐了。

    然后資料內容中就是統一黨的大佬們如何姿態百出的貪污腐化,死命的折騰,死命的把國家財富轉移到自己的私人賬戶上。而且因為擔憂國內出現變化,讓自己錢財化為一空,貪污所得居然全都存在他們以為安全保密的國際銀行中。

    卻沒想到,這所謂的國際銀行,也就是殖民帝國后裔建立的,平時不搞事還能以示公平,要搞事了,這錢就等于是人家口袋里的。

    所以很多時候,棉甸的統一黨像是殖民帝國后裔的應聲蟲,其實也是沒法的,誰讓他們錢袋被人捏住了呢。一個能給你錢,又能捏住你錢袋的人的話,你能不聽嗎?

    看著這些情報,陳浩然可謂是一直震撼不已,未來的他雖然是公務員,還是數十年工齡的公務員,但他接觸的全都是具體事務,比如整理檔案啊,查閱資料啊,最了不得的是帶著大票閑雜人等去兼職做滅火隊和清掃隊的工作。

    可以說就算是在體系內混了數十年,他的大局觀、政治觀都非常簡單夏國牛逼,夏國腿粗,夏國最牛!反正跟著夏國走就不會吃虧!

    所以,當他看到區區一個棉甸國居然就如此的混亂不堪,居然牽涉到如此多政治勢力,還真的有些傻眼了。

    現在他那個有些耿直的政治觀,都有些發現去參加這個會議好像有些不靠譜啊。因為這個會議是讓自己這些混亂之地的軍閥,變成棉甸國的打手,而且還是為艾米麗財團服務的打手下的打手!

    自己這些屁顛顛跑去開會,想要借著棉甸國身份安穩一下的軍閥們,恐怕下場不會怎么好啊,首先三大軍閥肯定就成了死敵了!然后本地的地盤勢力也會敵視這種出賣本地利益的人!

    說不得有些軍閥開會回來,立刻就被手下推翻了!

    嗯,自己是不會出現這個問題的,但這種遍地都是敵寇的感覺一定很不好。

    按理,雨哥應該明了這種事情的,那干嘛還建議自己跑去開會,接受這個被招攬的打手身份呢?難道有了這身份,可以搞更大的事情?

    懷著這種疑惑,陳浩然就這么一路晃悠著來到棉甸首都郊外,終于脫離了爛泥路,換上了柏油路。

    也不知道這一路上的軍閥們是怎么想的,陳浩然本來還想和路上的軍閥勢力打聲招呼,看看有沒有結伴上路的。

    可結果呢,一路上的勢力,全都警惕戒備著陳浩然車隊的前行,不但不讓陳浩然的車隊停下,還直接拒絕傳話,一副恨不得陳浩然趕緊離開自家地盤的模樣。

    這一路下來遇到的勢力都是如此,就忍不住讓陳浩有些懷疑,這些軍閥勢力,是不是還沒出行,想讓自己這個愣頭青第一個趕到首都,為他們開路試探一下有沒陷阱?

    對此陳浩然只能撇嘴了,別的不說,這第一個趕去投靠的軍閥,棉甸政府肯定會給個特別的大好處來做千金買馬的榜樣。你們不要,那這好處可就是我的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0/31075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