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囂張的忍者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囂張的忍者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囂張的忍者

推薦閱讀:

    “嘿嘿,看到沒有?那蠢貨居然大搖大擺的在這空曠之地晃悠,牽著二哈,帶著護衛,一副地主老財的樣子,難道他不知道這年頭可以遠距離狙殺的嗎?”一個青年捂著耳邊的藍牙耳麥,一邊一臉好奇的看著在街上晃悠的陳浩然,一邊做著打電話的語氣,可說的內容卻讓人愕然了。

    “哈哈,這些土老帽,恐怕連狙擊槍都沒見過呢。”耳麥那邊傳來一個嬉笑的聲音。

    “這不可能啊,他手下可是全套艾米麗裝備呢,怎么可能不知道狙擊槍,我猜他是覺得自己成了土霸王,不會有人能殺得了他,所以才如此大意的。”青年淡然的說著。

    “嘿,進入瞄準位置了,你做好準備拍照,確定對方死亡,不然拿不到錢的。”耳麥那邊傳來話語。

    “放心,我已經啟動手機的錄像功能了,現在正在偷拍呢,就等你開槍了。”青年很淡然的移動了一下垂手抓著的手機,鏡頭正瞄著陳浩然一行。

    就在這青年期待萬分的等著陳浩然被狙殺的場景,可是陳浩然一伙人都從他身邊經過了,還沒有被擊殺的樣子,讓他忍不住捂著耳麥喂喂的叫喚提醒。

    耳麥那邊悄無聲息,這青年突然醒悟過來,掉頭拔腿就跑,但卻突然后腦勺一疼,然后昏迷過去。身子還沒倒下,一個忍者裝扮的人就突然出現的夾住他又突然消失。

    正在巡視自家領地的陳浩然,兜里突然發出嗶嗶聲,掏出一部漆黑的軍用電話,打開一看傳來的信息,不由得咬牙罵道“該死,這已經是第幾次了?自我出現在這兒以來,遠距離狙殺的就有十次!下毒的有七次!直接沖前來刺殺的有八次!真真是殺不絕趕不盡啊!”

    聽到陳浩然的怒罵,二哈甜醋立刻仰頭嗷嗚一聲,一臉迷惑的看著陳浩然。

    陳浩然嘆口氣的摸摸二哈的腦袋“沒事,只是被這層出不窮的刺殺惹得煩罷了。一直失敗一直來,真是不爽到極點!”

    之所以會和二哈交流,那是因為陳浩然在這國外孤寂得很,只有這同是故鄉來的二哈能夠緩解心情。

    而且這二哈別看平時二得很,但重要關頭可是非常靠得住的。比如,這段日子以來,刺客下毒的七次,有兩次是二哈比那些忍者還提前發現的,而沖前來刺殺的,也有兩次是二哈比忍者先一步擋住對方。

    至于遠距離狙殺,連陳浩然自己都感覺不到,二哈自然也沒法。防范這種遠距離狙殺,只有靠忍者在外圍繞圈似的來回巡視了。

    原本陳浩然對二哈甜醋,只是因為聶雨漩的緣故而愛屋及烏,可在和二哈經歷了這些后,陳浩然對二哈的疼愛絕對不比聶雨漩少了。

    聽聞陳浩然的話,二哈甜醋歪著頭想了一下,然后一邊“嗷嗚嗷嗚!”一邊跑到泥路邊的一根雜草處,爪子兩下就把雜草連根帶泥的刨出來,然后猛的躍起,狠狠的用爪子踩到雜草上面。

    陳浩然愣了愣,有些遲疑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挖根?”見到二哈猛點著頭,陳浩然無奈的說道“他們都是看到黑網懸賞而跑來的刺客,黑網懸賞一天不撤銷,這些刺客就一天不會停歇的趕來刺殺我。可要我刨黑網的根,現在卻沒有這個能耐呢。”

    二哈再次嗷嗷叫著的猛刨周邊的雜草,全部刨光后,很是得意的沖著陳浩然甩著尾巴一臉邀功模樣。

    看到這一幕,陳浩然恍然的拍拍腦袋“沒錯,就是得讓他們來多少死多少才會讓他們害怕的!這樣就算黑網掛著懸賞,只要那些刺客知道必死無生,也不會有興趣接這個刺殺任務的!”

    早就被這層出不窮刺殺搞煩的陳浩然,直接打開商城頁面,選到忍者那一項,然后把20點數的忍者,直接又買了10個,使得點數只剩下129!

    二哈甜醋自然也看到商城點數的變化,不由得疑惑的左顧右看,卻啥都沒發現,自然撇撇嘴的嗷嗚一下,然后突然想起什么的,非常得意的仰頭學狼叫喚起來。

    之所以得意,那是因為,二哈甜醋的點數已經高過陳浩然了!

    只是,這兩個笨蛋,一個是躲著偷偷摸摸的買東西吃,陳浩然看見了,都以為它從哪兒偷了肉食吃。而陳浩然花費點數呢,要么增加實力,要么增加手下,都不會讓人直接看見的,更不要說讓狗看見了。

    所以這兩蠢貨,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或狗,就是自己一直以來惦記著的另一個系統共用者。

    沒一會兒,10名忍者齊刷刷的從邊上的小巷飛掠出來,這突然襲擊可是把二哈嚇了一跳,但也就是嚇一跳而已,沒有像第一次看到忍者突然冒出來時那樣竄到陳浩然身邊防護,一個它認識了忍者的裝扮,二個是陳浩然身邊沒有絲毫反應的護衛,告知它這是自己人。

    “主人!”10名忍者就這么大咧咧的光天化日之下,單膝跪拜在陳浩然跟前。而且很詭異的,之前明明用這夏國語的他們,此刻卻全都變成了棉甸語。

    陳浩然沒在意這點細微的變化,更加沒在意邊上那些居民眼睛發亮的神情,很是氣勢蓬勃的一揮手“去盯著邊界,但凡進入咱們弄瓦都鎮地界,并且對我擁有殺意的人!一律格殺不論!給我無所不用其極的弄死他們!然后光明正大的向世人宣告!這就是想要謀刺我的下場!”

    嗯,因為忍者是用棉甸語,所以陳浩然也下意識的用棉甸語說的。而棉甸語,在混亂之地,跟安泰語一樣等于是通用語。所以陳浩然說到這話,自然被所有人聽清楚了。

    “是!”忍者齊聲領命,然后再次躍向小巷后才消失。

    他們之所以不搞突然出現突然消失的招數,那是因為陳浩然怕忍者這樣神出鬼沒的嚇到別人,也嚇到自己,所以特別要求他們,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必須有個轉折,別毫無征兆的突然在自家身邊冒出來,嚇唬到自己也就算了,嚇唬到其他人可就不好了。

    只是沒想到,這命令是對之前那10個忍者說的,卻也對這后面冒出來的10個忍者同<!--中间广告位置-->樣有效。

    不過陳浩然的注意力不在這,他看著忍者消失的地方,摸著下巴嘀咕道“真是的,怎么又是十個都是男忍者?已經20個了,按規律也該出現一兩個女忍者嗎?不是說忍者性別是隨機的嗎?!”

    想著這些的陳浩然,突然看到二哈死死的盯著自己,一副警惕模樣,不由得連忙定神說道“甜醋啊,今天咱們去吃肘子啊,聽說這鹵肘子味道極為特殊,放了這地方的特殊香料呢,讓人吃了又想吃。”

    本來想要警告陳浩然不要犯錯誤的二哈甜醋,聞言直接口水就嘩啦啦的流下來,至于陳浩然惦記著女忍者的事,自然被二哈遺忘到天邊去了,它都只顧著在陳浩然身邊賣萌討好,哪兒還顧得其他。

    陳浩然帶著二哈和自己護衛去享受本地的美食,別看他優哉游哉,一副不務正業的樣子。但真要計較起來,他已經給鎮政府任命了官員,也撥給了金錢,還下達了命令,搞基建的事就完全不需要他去處理了。

    政務?人心未定,有個毛線的政務,現在的政務就是大搞基建,用基建來給弄瓦都鎮換裝,用基建來讓居民們賺到錢,用基建來讓居民們醒悟到自己已經是在陳浩然的統治之下。

    而軍隊呢?那個陳浩然懶得取名字的中尉,帶著手下的少尉和士官,可是專心致志的訓練著士兵,不但訓練人家包了,后勤也包了,巡邏更是包了,軍隊的事,陳浩然完全可以不管。

    現在這當口,也沒啥軍務,派人巡視下面各村的任務,中尉安排得妥當,又沒有人來攻擊自己,地盤沒穩固也懶得去攻擊其他人,所以就這么安穩著吧。

    陳浩然帶著二哈瀟灑,可外面卻開始腥風血雨了。

    20名忍者,看起來數量很少,而且好像實力也不咋樣。

    但別忘了,這種價值20點數的忍者,等同一個12人的班級武裝力量。這么一對比,想來對下忍的實力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他們神出鬼沒的天賦技能,那實力絕對比12人的班級武裝力量強悍許多。

    這不,得到消息陸陸續續從外面朝著弄瓦都鎮趕來的黑網賞金獵人們,一踏入弄瓦都鎮的地界,要不齊刷刷的腦袋掉落地上,要不全部七竅流血而亡,要不就是莫名其妙的跑到水蛭地死的凄慘。

    而且這些賞金獵人死掉后,全都在他們尸體的位置,擺上一塊木板,上面用棉甸文、艾米麗文、夏國文,三種文字的打印體,寫著“想要領取黑網賞金的下場!”

    不信邪的人超級多,但等到幾乎無一例外的死在弄瓦都鎮地界,特別是大票大票的死在邊界,小數死在內圈,而且還死得五花八門,死狀凄慘的悲催場景,被那些好事的本地人和外地人拍照傳播出來后,那些不信邪的人也開始信邪了。

    特別是陳浩然那囂張跋扈命令忍者的場景,被有心人偷拍下來,又傳播出去后,更是人人膽寒!

    當然,真正牛逼的賞金獵人還是嗤之以鼻的,畢竟現在跑到弄瓦都鎮想要拿陳浩然小命換錢的賞金獵人,全都是普通貨色,了不得就是特種兵級別的那種實力,更多的還是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很牛逼,但其實只是普通青壯的實力的人罷了。

    下忍弄死這些實力普通的,還要不當獨狼,要不只有三兩人一伙的賞金獵人,真是不要太容易,所以才能如此輕易的制造出這樣多的慘案。

    甚至下忍們還恪守陳浩然的命令,弄死對方的手段是無所不用其極啊,可弄死以后就光明正大的宣告,光明正大到什么程度?

    明知道對方有遠程監控,明知道不遠處有人偷拍著,居然毫不遮掩的下手!一副不怕你們看到我手段,就是要弄死你們的樣子!

    這么多的視頻傳播出去,這種一身緊身迷彩服的忍者,自然在黑暗世界傳得到處都是,畢竟這年頭,還真沒有這么囂張的殺人模式啊!

    畢竟就算是黑網那些邪惡的虐殺視頻,也是固定客戶才能觀看的,哪兒會這么大咧咧的放給所有人看啊!

    可想而知,這票忍者的殺人立威行動,不但傳遍黑暗世界,也讓周邊國家的情報部門獲悉。

    安泰、勞沃對此只是感慨一下好兇狠,然后把資料歸檔,不去理會。反正那混亂之地發生的事,這兩國都有些默契的不去搭理。

    反倒是棉甸,有些緊張起來,最在意混亂之地的就是棉甸了,誰讓混亂之地中有三個大軍閥存在呢。

    說起來棉甸也是倒霉催的,其他兩國在混亂之地的地盤上的軍閥們,要么是專心制毒販毒,要么是當土霸王關著門自己過日子,反正就沒有跳出來跟所在國要權力地位的。

    而棉甸那邊,三個大軍閥,要么是想要追求地盤轉化為棉甸邦的存在,要么是要獨立建國,都是要么就是直接割裂棉甸國土,要么就是要在棉甸內擁有獨特的地位。

    國內政權還算穩固的棉甸哪兒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自然時不時就打壓一下混亂之地,所以這樣的情況下,看到混亂之地居然冒出這么一伙神出鬼沒的刺客,極度在乎自家小命的棉甸高層不緊張才是怪事呢!

    同樣,一直關注著陳浩然的夏國情報部,看到這情報后,只能無語的捏捏眉心,揉揉太陽穴,把情報轉給軍部,讓那些大佬去頭疼好了。

    而軍部的人,則要么無語,要么拍桌,甚至有人叫囂要把陳浩然叫回來調查!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那票忍者的外形實在是特別顯眼,懂點文化的人,就知道這是島國特產,陳浩然這貨居然和島國特產勾搭在一塊了?不把他扯回來訓斥調查一番還得了?!

    既然夏國的人都知道這忍者的存在,忍者特產的島國又如何不清楚,只是他們有些目瞪口呆,自家的忍者居然出口到混亂之地了?這也太牛了吧?怎么下面沒人稟報上來啊?補助什么的不要了嗎?

    于是在這些國家因為忍者的出現而騷動的時候,陳浩然也終于等到了雨哥幫忙弄好的三國合法身份證明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0/31075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