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沒人能治好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沒人能治好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沒人能治好

推薦閱讀:

    秦飛沒有在這里多待,他很快便乘車向著周先生的辦公室趕去。

    中途的時候,周先生忽然改變了地點,給了秦飛一個招待所的名字,說這個招待所說官方的招待所,專門招待一些有本事的人。

    這個招待所表面看起來很普通,但走進去后卻發現里面異常不俗。

    想要進去,要現在前臺領一個手牌,并且還有一個屬于他們的柜子,柜子里面裝著的,大多都是一些重要物資。

    秦飛走到前臺說道“你好,我找周先生。”

    “周先生?”前臺狐疑的打量了秦飛兩眼,隨后他翻看手牌記錄,最終只找到一個周先生。

    看到周先生的名字后,這個前臺大驚失色,連忙說道“您是秦飛秦神醫?”

    “正是。”秦飛微微點頭。

    前臺連忙拿出一個手牌遞給了秦飛,說道“這是您的手牌,房間號在0。”

    “謝謝。”秦飛接過手牌后微微點頭,便來到了這個房間。

    門一推開,秦飛便看到周先生正站在窗前,手里夾著一根雪茄,留給秦飛的,是一個背影。

    而在他一側,則是坐著兩個老人,這兩個老人仿佛在閉目養神,誰都一言不發。

    聽到門響后,周先生轉過身來看向了秦飛,笑道“你可總算是來了,我們都在等你呢。”

    秦飛笑道“不好意思,家里有點事情,所以耽誤了。”

    “什么事情那么重要?還得我們三個人一起等你?”這時候其中一個老人開口說道。

    “現在的年輕人,有點本事便不知天高地厚啊。”另外一個老人也跟著說道。

    秦飛眉頭一皺,但他壓下了脾氣,走過去笑道“見過兩位前輩,在兩位前輩面前,我哪敢造次。”

    “呵呵,知道便好。”這句話似乎讓他們頗為舒心。

    周先生介紹道“這個就是秦飛了,堪稱是現在中醫學界的一股颶風。”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其中一個老人搖頭道,“段會長你認識吧?”

    “認識。”秦飛點頭答應道。

    “他是我的一個徒弟。”這老人淡淡的說道,“實不相瞞,要是沒有我,就沒有他的今天。”

    秦飛略顯吃驚,看來這個老人還真有幾分本事啊!

    “這位是醫學界泰斗,施秉施老前輩。”

    “這位則是榮九,地位堪比當年的諸葛。”

    周先生介紹完后,秦飛連忙和他們打招呼。

    看來這兩個人的來頭都不小,怪不得如此有底氣。

    以此看來,上頭對這次的比賽的確很重視,就連上次小島前來挑戰之時,都沒有請出這樣的前輩出來。

    “比賽定在了三天以后,地點則是在櫻花國。換句話說,我們相當于是挑戰者的身份去櫻花國。”周先生說道。

    “櫻花國?”秦飛眼睛一挑,“不知道能不能見到長島。”

    倘若長島現身的話,那這兩位老人恐怕就起不到作用了,畢竟長島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至于他的這個大弟子秦飛不知來頭,也不好做評價。

    “今天你們就在這里休息吧,我們的車會在明天早上八點準時抵達。”周先生說道。

    “好。”秦飛點頭答應了下來。

    等周先生走后,秦飛便主動向這兩位前輩問好道“我是后來者,這次出行,還望兩位前輩能多多關照。”

    榮九和施秉瞥了秦飛一眼,一句話都沒說。

    很顯然,他們根本就沒把秦飛放在眼里。

    秦飛見狀,也沒有在熱臉貼冷屁股,便不再言語。

    因為時間還早,秦飛縮在一個小屋子里有些待不下去,便準備出門去走走。

    “你去哪兒?”秦飛剛站起來,這倆人便問道。

    秦飛笑道“屋子里太憋屈了,想出去吹吹風。”

    “做學問本身便是一件寂寞的事兒,你若是耐不住寂寞,我勸你還是不要待在這一行業里了。”榮九淡淡的說<!--中间广告位置-->道。

    “你若是我的孩子,恐怕早就挨上板子了。”施秉也在一旁說道。

    這讓秦飛頗為不爽,他冷眼看著這二人,說道“所以你們也當不成我的父親,現在的成就,恐怕就是你們的天花板了,再難精進一步。”

    “你!”這兩人還想說些什么,但秦飛沒給他們機會,扭頭便走了出去。

    站在招待所的院子里,秦飛長出了一口濁氣。

    盡管他的心態變化很細微,可秦飛還是輕易的捕捉到了。

    他有些不敢想象,當初因為久久不能渡劫,導致他的心性變得極為隨和,甚至可以說沒有半分脾氣。

    可自從發現自己的修行法門后,秦飛的心態似乎變得愈發暴躁了起來,換句話說,現在的秦飛有脾氣了。

    “也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秦飛苦笑道。

    “滴滴滴!”

    正在秦飛胡思亂想之際,前面忽然有一輛車開了進來,對秦飛拼命的按喇叭。

    秦飛連忙走向一旁,給他們讓開了一條路。

    “草泥馬,眼瞎啊!站在那里當電線桿呢?”車從秦飛的身旁走過去后,一個年輕人探出來腦袋破口大罵道。

    秦飛眉頭一皺,他懶得和這種人一般見識,便往一側走去。

    然而,這車主似乎不打算就此罷休,沒一會兒,幾個年輕人便從后面追了上來。

    “我說話你聽見了沒?”一個留著刺頭的年輕人指著秦飛說道。

    秦飛笑道“你們有什么事么?”

    “有什么事么?”這幾個人像是聽到了笑話一般,哈哈大笑了起來。

    “知道這是誰么?”另外一個年輕人指著刺頭問道,“他是這家招待所老板的兒子!知道這家招待所的老板是什么來頭么?”

    “不知道。”秦飛靜靜地說道。

    “那就讓你知道知道!”說完,刺頭一拳便向著秦飛揮了過來。

    秦飛面色一冷,他抬手抓住了此人的拳頭,隨后猛的一用力,這年輕人的拳頭頓時傳出陣陣“嘎巴嘎巴”的聲音。

    “啊你松開我!”這刺頭痛苦的大喊道。

    秦飛冷著臉說道;“我只是擋住了你們的車,你們便糾纏無休,是不是太過霸道了?”

    說完,秦飛一腳把他踹向了一旁。

    “你死定了!”這刺頭捂著自己的手痛苦的大喊道。

    秦飛冷哼了一聲,他什么話都沒說,便往門外走去。

    待到秦飛回來以后,便看到門口處站著七八個人,這七八個人虎視眈眈,正到處亂望。

    “就是他!”看到秦飛后,一個年輕人指著秦飛破口大罵道。

    “二叔,就是他打傷了小少爺!”那年輕人繼續喊道。

    被稱作二叔的人聞言,當即向著秦飛走了過來。

    他活動著手腕,笑道“小子,什么來頭?”

    秦飛搖頭道“沒有來頭,一個醫生。”

    “一個醫生?那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這二叔冷著臉說道。

    秦飛皺眉道“不知道各位認不認識周先生?他似乎是你們這里的會員。”

    “什么周先生?聽都沒聽過。”二叔罵道,“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自費雙手,我便放過你。”

    秦飛笑道“自費雙手?你家少爺只是斷了一只手,你卻要我自費雙手?”

    “我沒廢你四肢就不錯了。”這二叔冷笑道。

    “廢掉四肢”秦飛沉吟片刻,“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話音剛落,秦飛便沖了出去,瞬間便來到了這二叔的身前。

    只聽噼里啪啦的幾聲聲響,這二叔的四肢仿佛沒有了骨頭一般,“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而秦飛的手里,則是多了幾根細小的白骨。

    秦飛將這白骨扔在地上踩了個粉碎,笑道“沒有了這幾根骨頭,這世界上沒有任何醫生能治好你。”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1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