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破陣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破陣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破陣

推薦閱讀:

    這我頭有點不太舒服。”秦飛硬著頭皮說道。

    這樣的確有幾分不禮貌,好在像封大師這種人并不在乎,他撫須笑道“真是為難你了,大過年的,帶病來陪我這個糟老頭子。”

    秦飛松了口氣,他笑道“封大師,您說笑了,能和您共席是我們的榮幸。”

    “你將來的成就,絕不會在我之下。”封大師對秦飛的評價可謂是極高。

    秦飛笑不做聲,氣氛一時間陷入了沉寂。

    “封大師,您說這龍可能還活著,能告訴我們是怎么推斷出來的嗎?”這時候,苗先生忽然問道。

    這個問題,秦飛也非常想知道,因此,他的耳朵不自覺的豎了起來。

    封大師緩慢的說道“實不相瞞,在不久之前,我去過一次江城,并且在龍坑里做過一場法事。”

    “法事?”秦飛眉頭一皺,“不知封大師靠的是什么陣法?”

    “連山易記載的陣法。”封大師雖然沒有說具體陣法是什么,但單單《連山易》這三個字,卻讓秦飛臉色一變。

    “封大師居然懂得連山易?”秦飛暗暗吃驚,怪不得這封大師名氣如此之大。

    封大師笑呵呵的說道“略知一二吧。”

    “秦飛,連山易是什么?”景天縱在一旁問道。

    秦飛緩慢的說道“連山易號稱三易之首,據說前可推千年,后可推萬年,只是早已失傳。所以現如今有周易的傳人,卻沒有連山易的傳人。”

    “看來秦小友對陣法也頗感興趣。”封大師笑道。

    秦飛訕笑道“只是聽說過而已。”

    封大師緩慢的說道“沒錯。倘若這世間還有《連山易》傳人,那他定會成為世間第一人!”

    “這倒是真的。”秦飛笑著點頭道。

    隨后,封大師重回主題,他說道“我在龍坑里并沒有發現魂飛魄散的痕跡,但龍魂是絕不可能淪落為孤魂野鬼,因此,這條龍很有可能附到了普通人的身上,至于這個人是誰,我功力不夠,很難推斷。”

    “快附身到我身上吧,賜予我無窮的力量吧。”景天縱在一旁艷羨道。

    封大師笑道“景長官,您可別以為這是一件好事,附身又名奪舍,倘若龍魂真墜入到你的體內,你可就沒有自主意識了。”

    “這封大師懂得很多啊。”秦飛心里暗暗吃驚道。

    正在這個時候,苗先生接到了一個電話。

    他打完這通電話后,便連忙起身說道“島國的那位陰陽師馬上就要來了。”

    封大師聞言,不禁略顯豪氣的說道“來得好,我倒也想見識見識島國陰陽師的水平。”

    “秦飛,你跟我一起去迎接。”苗先生說道。

    秦飛點了點頭,隨后,便跟苗先生走出了研究組,站在門外等著。

    大約十余分鐘過后,一輛車從不遠處開了過來。

    車還未停,秦飛便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陰氣逼來。

    “看來此人修的是邪術。”秦飛冷著臉說道。

    但他想到了自己也要考陰氣修行,頓時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車停下以后,一個大約四十歲的中年人走了下來。

    他走到后面打開了車門,緊接著便有一個看起來只有三十余歲的人緩慢下車。

    看到此人,秦飛臉色陡然一變。

    這人的年紀至少已經九十歲有余,但看起來生命氣息卻如此的蓬勃。

    “果然是修邪術的。”秦飛臉色一變。

    華國同樣有這種邪術,只是當年被下令全部摧毀了。

    苗先生快步走向前去,他四處打量道“大師還沒到嗎?要不我派車去接他?”

    “不用了。”秦飛卻在一旁搖了搖頭,“這年輕人便是那位陰陽師。”

    “這年輕人?”苗先生一臉尷尬,“我聽說那位大師已經九十歲有余,怎么會這么年輕?”

    “所以他才會被稱為大師。”秦飛面無表情的說道。

  <!--中间广告位置-->  隨后,他走到了這個年輕人面前說道“歡迎大師的到來。”

    這大師淡笑道“年輕人,你是第一個看出我身份的人。”

    秦飛默不作聲,他心底極為驚駭,因為此人身上的陰氣遠超秦飛想象,恐怕草菅了不少人命。

    “大師,您里面請。”苗先生聞言,趕緊招手道。

    跟隨在這大師身后,幾人一同走進了研究所。

    “大師,您這邊請。”苗先生伸手道。

    然而,這位島國的陰陽師并沒有理會苗先生,而是緩慢踱步,走到了龍尸面前。

    他抬頭望著這巨大的龍尸,低聲呢喃道“龍,真正的龍,還是一條五爪金龍”

    秦飛看著他那一臉貪婪的模樣,心里冷笑連連。

    “大師,封大師還在等您。”苗先生在一旁忍不住說道。

    “哦,大師?這里還有其他大師?”這陰陽師有些詫異的說道。

    隨后,他便望向了不遠處的封大師,笑道“你指的不會是那個老頭吧?”

    “你年紀好像也不小了。”秦飛在一旁提醒道。

    “哈哈哈!”這陰陽師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好,我們過去瞧瞧。”

    說完,他走到了封大師面前坐了下來。

    四目相望,頓時升起了幾分敵意,大有針尖對麥芒之意。

    “你就是華國的大師?”這陰陽師淡笑道。

    封大師微微點頭道“我只是偏居一隅的山野村夫,不值一提。”

    這陰陽師忽然伸出手放在了封大師的胳膊上,笑道“不知道大師師從何門?”

    在他把手搭在封大師身上的瞬間,秦飛的臉色便不禁陡然一變。

    只見他手心里有一層層氣息黑壓壓的逼向了封大師。

    當然,封大師也不是吃素的,他身體輕輕一震,便將這位陰陽師給彈了開來。

    “無門無派。”封大師淡定的說道。

    這陰陽師瞇著眼睛道“有幾分本事。對于華國的玄術,我一直頗感興趣,今日能見到像你這種大師,心里有些發癢。”

    “哦?”封大師緩慢的站了起來,“實不相瞞,我也正有此意。”

    “那再好不過了!”這陰陽師頓時大為興奮,“若是不介意,不如你我切磋切磋,如何?”

    “好!”封大師當即點頭道。

    一旁的苗先生連忙說道“兩位消消火,今天我們是奔著龍尸而來。”

    “切磋完以后再聊。”這陰陽師說道。

    話音剛落,封大師便取出了諸多法劍、令牌,在地上擺出了一套陣法。

    秦飛定睛一看,發現這是道教的小六乘攝心陣。

    而這位陰陽師同樣布下了陣法,他所布的則是島國流傳的陰陽道殺陣。

    封大師和這位陰陽師分別進入了對方的陣法進行破陣,誰先走出,則誰先勝利。

    “秦飛,他倆這是在干什么?”景天縱問道。

    秦飛低聲道“破陣。”

    “哦,那誰能贏?”景天縱問道。

    秦飛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封大師布下的只是一套心陣,根本不能殺人,只是牛刀小試;但這陰陽師卻心思歹毒,直接布下了大殺神,封大師如果破開,則心神受損;若破不開,則有生命危險。”

    景天縱頓時神情一凜,皺眉道“封大師手下留情了?”

    “修道之人,大多一心向善。但這陰陽師卻不是這么想的。”秦飛冷聲說道。

    破陣需要時間,他們一行幾人,等了整整一個小時,那陰陽師才從陣法中走了出來。

    他哈哈大笑道“小兒科,根本不值一提!這就是貴國道術的陣法嗎?”

    “很顯然,我們贏了。”陰陽師的隨從低聲說道。

    “噗!”正在這個時候,封大師從陣法中跌落而出,他鮮血染紅了白衣,很顯然,破陣失敗了。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1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