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東玄組的人?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東玄組的人?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東玄組的人?

推薦閱讀:

    因為秦飛對自己身體的提升幾乎可以說是沒有,所以,對于這些民間大師,他還是有幾分擔心的。

    “走,秦飛,咱們出去喝酒,大過年的,必須好好喝一頓才行!”景天縱看起來倒是挺開心的。

    兩個人從這研究部走出來后,便直接開車去了酒館。

    “對了,你家現在怎么樣了?”秦飛隨口問道。

    提起此事,景天縱不禁嘆了口氣,說道“說實話,這件事情對我家沖擊還是挺大的,本身我們的家庭背景你也知道,出了這樣的事,我家的名譽自然受損,發展也可謂是到頭了。”

    秦飛微微點頭,景老爺子的身份不用多說,一旦家庭有人做出對國家不利之事,那是一定會受到影響的。

    “后來我爺爺被帶走,當著所有人認錯,并且澄清此事和他無關,這才平息下來。”景天縱喝了一口氣嘆氣道。

    秦飛沉吟道:“景鶴現在怎么樣了?”

    “不知道,還沒處理。”景天縱說道,“不提這個了,大過年的,聊點開心的。”

    隨后,兩個人便開始暢談古今,好不快活。

    到了下午的時候,景天縱準備和秦飛去電影院看過年檔,正在這時候,秦飛的手機響了起來,而這通電話,則是苗先生打過來的。

    他在電話里有些責備的說道“秦飛,你現在在哪兒呢?”

    秦飛說道“跟景大哥在外面喝酒,怎么了?”

    “怎么了?”苗先生頓時大怒,“我讓你準備準備,誰讓你出去玩了?知不知道這次的事情意味著什么?”

    秦飛尷尬的說道“我好像沒什么能準備的。”

    “你至少得寫一個報告出來吧?”苗先生氣呼呼的說道,“怎么,出去玩比國家大事還重要嗎?”

    聽到他這義正言辭的言論,秦飛心里冷笑連連。

    他要真能言行一致,東玄組就不會盯上他了。

    “我一會兒就回去。”秦飛說道。

    “不是一會兒,你現在馬上給我回來!”苗先生大怒道,說完,他便直接扣掉了電話。

    “怎么了?”景天縱買完爆米花后問道。

    秦飛搖頭道“景大哥,我不能跟你去看電影了,苗先生讓我回去準備一份報告。”

    景天縱蹙眉道“準備報告?這有什么好準備的,陰陽師之間的事兒,我們怎么準備。”

    “誰讓人家是上司呢。”秦飛苦笑道,“好了,我先回去了。”

    景天縱嗯了一聲,說道“那我們一起回去。”

    回到研究組后,苗先生正坐在那里冷眼等待著。

    見秦飛回來了,他便走向前來呵斥道“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情玩?”

    “是我帶他出去的,你要是不高興,就沖著我來好了。”景天縱冷著臉說道。

    苗先生雖然身居高位,但和景天縱不在一個體系里。

    更何況,現在研究部還是由華南虎來保護的,所以苗先生壓根不敢得罪他。

    “這事兒和你沒關系。”苗先生擺手道,“是他自己自制力不夠。”

    “呵呵,是我拿槍逼著他出去的。”景天縱冷哼道。

    苗先生頓時啞然,他擺了擺手,說道“算了算了,趕緊去準備一份報告。”

    說完,他便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怎么感覺這老小子有點針對你?你得罪他了?”景天縱狐疑道。

    秦飛搖頭道“沒有,我壓根沒和他聯系過。”

    “可能大姨夫來了。”景天縱嘀咕道。

    秦飛去簡單的準備了一份報告,當天也沒有再離開研究室。

    過年期間,各類活動可謂是接連不斷,尤其是對于京城來說。

    各大家族也會趁著這個機會去拉攏各方面的人才,亦或者是展現自己的權勢。

    至于小輩,則是天天聚會不斷。

    像顏如玉等人,幾乎每天都會受到各類的酒會邀請。

    <!--中间广告位置-->顏如玉作為圈子里排名第四的美女,不知道多少富二代想要邀請她作陪,可惜的是,顏如玉一一拒絕了。

    次日,秦飛早早的便起了床。

    他戴上帽子,站在鏡子前打量了自己兩眼,心里暗道“嗯,這樣他應該瞧不出來什么。”

    與此同時,秦飛將自己的靈力盡皆隱藏,生怕被瞧出什么端倪。

    “嘭嘭嘭!”

    這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緊隨其后的便是苗先生的大喊“都幾點了,還不趕緊起來準備迎接客人!”

    秦飛暗罵了一句,他打開門說道“我已經準備好了。”

    苗先生皺眉道“戴帽子干什么?知不知道戴帽子是不禮貌的?”

    秦飛說道“哦,我最近感冒了,頭有點冷。”

    “摘下來,一天兩天,死不了人。”苗先生命令道。

    秦飛臉色一冷,他搖頭道“不好意思,我頭不舒服,摘下來我就頭疼。”

    “怎么,我的話不好使了?”苗先生瞇著眼睛說道。

    秦飛笑道“嚴格算起來,你沒資格命令我,如果你非要逼我,那我辭職不干了就是了。”

    說完,秦飛扭頭就要走。

    苗先生臉色一變,他連忙拉住了秦飛,不耐煩的說道“好好好,你戴著吧。”

    秦飛冷哼了一聲,心里不禁有些不悅。

    有些人,你對他態度越好,他便越蹬鼻子上臉。

    這苗先生顯然就是這一類人。

    秦飛、苗先生還有景天縱三人在門口候著,等待著這兩位大師的到來。

    大約上午八點多的時候,一輛車從不遠處緩慢的開了過來。

    這輛車極為樸素,窗戶內還掛著一個小牌子,牌子上寫著一個“玄”字。

    看到這輛車后,苗先生頓時肅然起敬,臉上甚至多了一抹慌亂。

    “趕緊迎接!”苗先生急忙對秦飛說道。

    秦飛沒有理會他,車一路開了過來,隨后便看到有兩個人走了下來。

    其中一人秦飛再也熟悉不過了,那便是秦飛的徒弟,晏峰。

    晏峰的身旁還跟著一位頭發花白的老者,這個老者給人的感覺非常不簡單,身上有一種常人所沒有的氣息。

    秦飛壓了壓帽檐,生怕被這位老者看出什么端倪。

    “領導,你們來了!”苗先生對他們打了個敬禮道。

    晏峰本身就是個嫉惡如仇之人,他心底知道這苗先生已經叛變,所以對他沒有什么好臉色,只是冷冷的嗯了一聲,隨后便直奔著秦飛走了過來。

    “師傅。”晏峰笑著說道,“新年快樂。”

    秦飛壓了壓帽子,笑道“你也是。”

    “師傅?他是你師傅?”苗先生蹙眉道,“晏先生,難不成您也學醫不成?”

    晏峰冷眼看著他,說道“你可能還不知道,秦飛是我們東玄組的成員。”

    “他是東玄組的人?”苗先生臉色陡然一變,“您開玩笑吧?”

    晏峰沒有理他,他看向秦飛,笑道“師傅,咱們屋里聊吧,順便給你介紹一下封大師。”

    秦飛說了句好,隨后便跟著晏峰一同往屋子里面走去。

    剛一坐下,景天縱便偷偷戳了秦飛一下,說道“你小子行啊,現在是東玄組的人了?你怎么不告訴我?”

    “這是機密,不能告訴別人。”秦飛笑道。

    他心里也有點不清楚,對于秦飛的身份,東玄組一直都是保密態度,今天為何忽然態度大變?

    “這位是封大師,封大師自民國之時便已成名,是一位真正的大師。”這時候,晏峰忽然介紹道。

    秦飛連忙起身,低著頭說道“封大師,您好,我是秦飛。”

    “我聽說過秦小友,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封大師撫須笑道,“只是你為何壓低帽檐?我甚至都看不到你的臉了。”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1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