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師的碰撞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師的碰撞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師的碰撞

推薦閱讀:

    猜的。”秦飛笑道。

    萬香彤連忙讓秘書拿出來了轉賬單,說道“今年您的分紅是十二億,已經打到了您的賬上。”

    隨后,沙總、余老等公司的人紛紛趕到。

    “秦總,您今年分紅三千八百萬。”

    “秦總,您今年分紅一億兩千萬”

    “秦總”

    聽到這些話,一旁的呂家眾人目瞪口呆。

    “怎么這么多錢?”呂同光忍不住問道。

    “哦,忘了說了,我除了是國醫之外,還是很多公司的大股東。”秦飛笑道,“同時還是武醫的校長、研究組的組長,還有”

    “好了好了。”呂同光連忙阻止了秦飛,他頗顯尷尬的說道“秦總,沒想到您身居多職啊,呵呵”

    “是啊。”秦飛說道,“哎,錢太多了有時候也是一種苦惱,呂總恐怕感受不到”

    呂同光訕笑了兩聲,一句話都沒說。

    “那個俊峰,我就不在這兒吃了,看我有這么多客人,咱們改天吧。”秦飛說道。

    徐俊峰連忙搖頭道“那我跟們一起吧。”

    “家里的客人呢?”秦飛問道。

    “沒事兒,有我媽陪著。”徐俊峰笑道。

    一旁的呂同光連忙道“對,俊峰說的對,先陪秦總,我們都是自己家人,沒事兒的。”

    “俊峰,快去吧”

    秦飛見狀,不禁哭笑不得。

    眾人一同離開了徐俊峰的家里,隨后來到了酒店吃了一頓飯。

    當天晚上,姜浩巖等人也沒走,秦飛給他們安排了一家酒店暫時住了下來,而秦飛自己則是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秦飛剛從床上醒來,便接到了一個緊急的電話。

    這個電話是東玄組武叔打過來的,他聲音帶著幾分凝重道“秦飛,大過年的沒打擾到吧?”

    秦飛連忙說道“沒有沒有,武叔,新年快樂。”

    “嗯,同樂。”武叔答應道,“我有兩件事情要告訴。”

    “武叔,您說。”秦飛連忙說道。

    “之前島國研究室的聲明,應該看過了吧?”武叔說道。

    秦飛沉吟道“看了,不過我覺得他們多半是在故意搞噱頭。”

    “不。”武叔卻否認,“我們東玄組的成員也有人發現了這一點。”

    聽到此話,秦飛沒由來的打了個寒戰。

    “武武叔,您開玩笑吧?這么扯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秦飛有些惶恐的說道。

    武叔嘆氣道“連龍都出現了,還有什么事情不能是真的?”

    “那那有什么研究進程嗎?”秦飛試探性的問道。

    “沒有。”武叔說道,“能研究到這一步,已經是頂峰了,想要再進一步,比登天還難。”

    “呼”聽到此話,秦飛稍稍松了口氣。

    “初六那天,島國的那位陰陽師會來研究室與我們共同商議此事,東玄組上下一致決定,我們也會出一位成員。”武叔道。

    秦飛說道“我恐怕沒時間”

    “哦,別誤會。”武叔笑道,“我們不是要找,而是一位老師傅。不過嘛他們是借研究組之名來的,作為組長,必須要到場。”

    “不行啊武叔,我這邊還有點急事兒,而且我”

    “什么急事兒比國家大事更重要?”武叔毫不猶豫的打斷了秦飛,“更何況這可不是我說了算的,作為組長,是一定要在場的。”

    秦飛嘆氣道“那好吧,我答應便是了”

    “嗯。”武叔點了點頭,“深井死了這件事,知道嗎?”

    “知道。”秦飛說道,“找到兇手了嗎?”

    “還沒有,但已經有懷疑對象了。”武叔說道,“不說這個了,畢竟和咱們沒關系,我現在要告訴第二件事。”

    “武叔您說。”秦飛連忙答應道。

<!--中间广告位置-->    武叔微微嘆了口氣,隨后道“之前讓我調查苗先生,已經有結果了。”

    秦飛見狀,連忙問道“怎么樣?”

    “他的確叛變了。”提起此事,武叔語氣有幾分悲傷。

    秦飛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武叔,那打算怎么處理?”

    “對于叛變者,我們從不留情。”武叔的聲音不容置疑,“暫時先別聲張,我們有其他安排。”

    “好。”秦飛答應道。

    隨后,武叔便扣掉了電話。

    這個電話剛掛掉,苗先生的電話便打了進來。

    秦飛盯著手機屏幕看了許久,隨后拿起手機走到了窗前。

    “秦飛,剛剛跟誰打電話呢,打了這么久?”苗先生有幾分責備的說道。

    秦飛笑道“哦,這不過年嘛,拜年的也格外多。”

    苗先生嗯了一聲,說道“現在把手頭上的事兒都放下,馬上來研究組,后天要開一個緊急的會議。”

    “好,我知道了。”秦飛沒有多問,答應了下來。

    扣掉電話后,秦飛低聲呢喃道“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改變他們的觀念才是啊”

    第二天,秦飛便啟程回到了京城。

    大年初五,京城便沒有了以往的熱鬧,除了原住民外,多數人都回老家過年了。

    秦飛打不到車,便只好拜托景天縱開車來接他。

    等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景天縱的車便趕到了機場。

    往研究組趕去的路上,景天縱沉聲說道“秦飛,說那條龍真的還活著嗎?”

    秦飛聽到這句話,嘴巴里的水頓時噴了出來。

    “景大哥,覺得可能嗎?”秦飛裝作淡定的樣子說道。

    “完有可能啊。”景天縱說道,“上次我都看到的靈魂了,這種事兒都可能發生,還有啥不能發生的啊。”

    秦飛心里暗道了一聲不妙,但他還是硬著頭皮說道“想想啊,要是這條龍真的還活著,他會任由我們來研究他的身體嗎?估計早就火冒三丈了吧?”

    “這倒也對。”景天縱低聲道,“龍威不可侵犯,怎么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們研究他的身體”

    “呼”秦飛長長的松了口氣。

    “說我不會就是那條龍吧?”景天縱有幾分臭屁的說道,“看,我長得這么英俊挺拔,孔武有力,很符合龍的形象!說是吧?”

    “是是是。”秦飛答應道。

    “不過也不一定,說不定這條龍是個挫龍,長得跟一個德行呢。”景天縱開玩笑道。

    秦飛心里叫苦不迭,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車很快來到了研究部。

    過年期間,研究部的人自然也放了假,所以這里顯得有幾分冷清。

    “苗先生。”景天縱過去喊了一聲。

    苗先生點了點頭,隨后把秦飛拉到了一旁,并且把事情的經過和秦飛說了一遍。

    這些話武叔已經說過一次了,所以秦飛沒怎么認真聽。

    “這個人是個老陰陽師,今年已經九十多歲了,據說當年戰爭期間,他還特意卜了一卦,卦象顯示是必輸,果不其然。”苗先生說道。

    “這么神?”景天縱有些吃驚道。

    “是啊。”苗先生感嘆道,“不過這次我們也有一位大師,他的修為不比這個陰陽師弱。”

    “哈哈,我們還有秦飛呢!”景天縱忽然大笑道,“是吧秦飛?”

    秦飛尷尬地點頭道“是,是”

    “好了,準備一下,下午那位大師就會到了,陪我一起去接他。”苗先生說道,“這位大師可不簡單,據說看人一眼,便能看清楚他的命格。”

    聽到這話,秦飛更加擔心了。

    他暗想道“不行,得想辦法遮掩一下才行”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1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