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命運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命運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命運

推薦閱讀:

    秦飛對本地并不熟悉,這一路上,他的眼睛一直望著窗外。

    而因為語言不通,所以一路無言,倒也落的安靜。

    車大約開了半個小時左右,便達到了目的地。

    下車后,秦飛便看到了一處頗具東方特色的院落,和現代建筑顯得有幾分格格不入。

    大步走進宮本家,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的人形雕像。

    雕像上的男子手持刀刃,頗為威風。

    在房子門口處,有兩個威嚴的男子把守。

    “秦桑!”秦飛剛靠近這房間,千梔子便一臉驚喜的從房間里面跑了出來。

    她換了一身雪白的衣服,略顯較小的身材,在冬日里顯得格外可愛。

    秦飛跟她打招呼道“多謝千梔子小姐幫忙。”

    千梔子有些嬌羞的說道“秦桑,我該好好感謝您才是,我父親聽聞此事后,也想當面感謝你,今晚就留下吃飯吧。”

    秦飛搖頭道“不必了,區區小事不足掛齒,我們還是出去吃吧。”

    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秦飛有了景家的前車之鑒,他擔心千梔子的父親會以為自己想要巴結他們。

    “對你來說是小事,對我宮本家卻是天大的事。”正在這時候,門外走出來了一個高大的島國男子。

    他腳下踩著木屐,身上穿著長袍,極具本土特色。

    “父親。”千梔子連忙跑了過去。

    看得出來,宮本對他的女兒極為寵愛,望向千梔子之時,眼神里滿是溺愛之情。

    “宮本先生。”秦飛見他會說中文,便主動打了個招呼。

    宮本并沒有像想象中一樣自恃清高,反而客氣的說道“秦桑,您不必客氣,您救了我女兒,便是我宮本家的貴客,里面請。”

    秦飛破顯詫異,看來宮本家還是很講究的,至少比景家強上許多。

    進門以后,在木質的客廳里,秦飛看到了四個跪在地上的人。

    而這四個人滿身是血,顯然是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秦飛眉頭一皺,剛要開口,便聽見宮本怒喝道“馬上把人給我帶下去!”

    “嗨!”站在身后的幾個西服男當即擒住這猶如死狗一般的四人,往后院拖去。

    就在這時候,這四人當中忽然傳來了一聲悲愴的叫喊“秦桑,救我,救我!”

    他的中文非常別扭,但秦飛還是聽出了此人的聲音,那便是方才不久在餐廳里大鬧的北川。

    “宮本先生,這”秦飛攔住了這幾個西服男,疑惑的望向了宮本。

    欄下幾人后,秦飛才發現,除了北川之外,其余三人居然是飛機上的那幾個劫匪!

    “秦桑,不好意思,讓您見笑了。”宮本略微欠身說道,“北川得罪了,自然要受到懲罰。”

    秦飛搖頭道“只是一點小小的誤會,宮本先生沒必要如此,我也不希望因為一點小事便取人性命。”

    宮本見狀,他沉吟片刻,隨后道“放了他。”

    幾個西服男一腳把北川踹到了秦飛面前,并恭敬的呆在身后。

    “秦桑,謝謝,謝謝”北川趴在地上,抱著秦飛的小腿感恩不斷。

    秦飛擺手道“你走吧。”

    北川下意識的望向了宮本,似乎在等宮本的命令。

    “趕緊滾。”宮本冷著臉說道。

    北川如獲大赦,急忙從地上爬起來,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秦桑,這邊請。”宮本做了個請的手勢。

    秦飛隨他一起,來到了另外一間房間,而千梔子則是跟在了秦飛的身后。

    三人來到了這一處房間,兩個身穿和服的女子連忙拿上來了清酒,隨后便退到了門外。

    秦飛在心里暗想那三個劫匪明明被乘警給抓起來了,可如今卻出現在宮本家,這足以說明,宮本家的地位遠超秦飛想象。

    “秦桑,很感謝你救了<!--中间广告位置-->我的女兒。”這時候,宮本舉起酒杯,主動敬酒。

    秦飛連忙端起了酒杯,與其對飲。

    一杯酒下肚后,宮本感嘆道“我就這一個女兒,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們宮本家也就算是完蛋了,秦桑,你不僅僅是救了我女兒,甚至可以說是救了我們宮本家。”

    秦飛笑道“宮本先生,您嚴重了,我看千梔子小姐冰清玉潔,性格可愛,和宮本家的風格格格不入,我想她應該決定不了宮本家的未來吧?”

    宮本笑道“秦桑心思細致遠超常人,您說的沒錯,千梔子對宮本家并無興趣,短期來看,的確影響不到宮本家的未來。”

    “但是”說到這里,宮本側目望向了秦飛,“有一位陰陽師曾經說過,我女兒將會生下一位優秀的孩子,這個孩子,將帶領宮本家走的更遠更高。”

    秦飛聞言,不禁細細的打量起了千梔子的面龐,仔細的觀摩她的面相。

    看到秦飛的眼神,千梔子不禁俏臉一紅,甚至顯得有些局促。

    “千梔子小姐,方便把手給我瞧瞧嗎?”這時秦飛問道。

    千梔子“啊”了一聲,連忙說道“當年可以。”

    隨后,千梔子便把自己的手遞給了秦飛。

    秦飛望著她的手相,先是簡單的看了一下未來的走勢。

    她的手上細紋頗多,三三相連,形成穩定的三角形,而在生命線的中期,則有一個頗大的菱形,這說明她生命中的前半部分極為穩定,但在三十歲左右,卻有一個巨大的波動。

    至于她的婚姻線,則是顯示在近期,準確的說是今年命犯桃花。

    “不應該啊。”秦飛眉頭一蹙,如果今年命犯桃花,孩子應該會誕生在近幾年,可手相上卻顯示要在數年以后,和生命中的那一次波動近乎吻合。

    “秦桑,您在看什么?”千梔子問道。

    秦飛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千梔子小姐,你今年多大了?”

    千梔子說道“二十二歲。”

    “秦桑,莫非您也是因為陰陽師不成?”宮本笑著問道。

    秦飛說道“會一點。”

    “那您是瞧出什么了嗎?”宮本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秦飛思索片刻,說道“宮本先生,我有什么說什么,希望你別介意。”

    “秦桑請講。”宮本伸手說道。

    秦飛說道“千梔子小姐這些年都可謂是風調雨順,但在八年以后,會有一次比較大的波動。”

    “這個波動與父母宮相連,所以很有可能映射的是宮本家。”

    “至于他的婚姻,今年會犯桃花,但未必會成婚姻,子女則是在三十歲左右,也就是和那一次波動恰好相連。”

    秦飛說完以后,宮本的臉色頓時陡然大變。

    他急忙說道“你說的和那位陰陽師說的幾乎一模一樣!他說我們宮本家會在十年以內發生一次前所未有的災難!”

    “他有說過這次災難的成因嗎?”秦飛問道。

    宮本搖了搖頭,說道“沒有,秦桑,你可瞧出些什么?”

    秦飛沉吟片刻道“很有可能是因為這個孩子。”

    “孩子?”宮本大驚失色,神情瞬間突變。

    片刻過后,宮本蹙眉道“那可有什么能解之法?”

    “暫時看來,不可解。”秦飛搖頭道,“盡管不會出現大的變動,但每一年都會有細微的變化。宮本先生多行善事,或許能積攢陰德。”

    “好,秦桑,我一定謹記!”宮本急忙道謝道。

    這時候,飯菜已經端了進來,宮本揮手道“千梔子,我要與秦桑痛飲一番,你先出去吧。”

    “是。”千梔子微微欠身,對秦飛點頭過后,便走出了房間。

    由此可見,宮本家是一個極為傳統的家族,這不免讓秦飛產生了一個疑惑。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11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