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矢口否認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矢口否認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矢口否認

推薦閱讀:

    秦飛搖頭道“我沒事。”

    武叔這才松了口氣,他皺了皺眉頭,上下打量著秦飛說道“那你是怎么逃走的?”

    “嗯”秦飛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能實話實說道“他們不是我的對手,被我打跑了。”

    武叔聽到這句話后,一口水噴了出來。

    “這次難道不是上次那波人?”武叔疑惑道。

    “是同一撥。”秦飛點頭道,“但他們的確不是我的對手。”

    武叔白眼道“秦飛,說謊可不是好事啊。”

    “真的。”秦飛苦笑道,“顏如玉當時也在場,她親眼所見啊。”

    一旁的晏峰忍不住冷哼了一聲,顯然對秦飛的話嗤之以鼻。

    這種事換到誰身上,誰都不信。

    因此,武叔擺手道“好了好了,只要你沒事就好,總之這段時間你小心點,千萬別中了他們的拳套。”

    秦飛知道武叔不會相信,所以便沒有再繼續解釋,他點頭道“好,我知道了。”

    “你先出去吧,我跟晏峰單獨說兩句話。”武叔擺手道。

    秦飛起身走了出去,他站在門口靜靜地等待著。

    沒一會兒,屋子里面就傳出來了兩個人對話的聲音。

    “武叔,你換個人保護他吧。”晏峰有些不情愿的說道。

    武叔笑呵呵的說道“怎么,還生氣呢?”

    “我不是生氣。”晏峰哼聲道,“武叔,你剛才也聽到這小子說的胡話了,上次他差點被人打死,這次就說人家不是他對手?你讓我保護這種人?”

    武叔擺手道“瘋子啊,年輕人都有虛榮心,我們也得理解嘛!再說了,秦飛身上的潛力,的確是曠古至今絕無僅有,你保護他也不委屈。”

    晏峰嗤笑道“武叔,他昨晚既然被攻擊了,那你說他是怎么逃出來的?誰知道他是不是已經反叛了?”

    門外的秦飛聽到此話,眉頭不禁一皺,剛要推門而入,這時便聽到武叔拍案而起道“瘋子,這種話你可不能亂說!秦飛是這種人嗎?你覺得東玄組會有這種人嗎!”

    晏峰似乎也覺得自己話說過了,便道歉道“武叔,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行了,我告訴你,這是命令,你執行也得執行,不執行也得執行!從今天起,秦飛要是出一點意外,我拿你是問!”武叔冷聲打斷了晏峰的話。

    晏峰心有怨氣,又不敢發作,只能把這筆賬算在了秦飛的頭上。

    很快,晏峰便從武叔的房間里面走了出來。

    他狠狠地瞪了秦飛一眼,頗顯不耐煩的說道“走吧!”

    兩個人從東玄組出來以后,便直接回去了醫館。

    此時已經逼近了下午時分,秦飛深吸了一口氣,最終還是決定去一趟景家。

    秦飛推開門剛準備出門,晏峰便伸手攔住了他。

    他蹙眉道“你要去哪兒?”

    “出去半點私事,你可以不用跟著我。”秦飛說道。

    晏峰冷哼道“你以為我愿意跟著你不成?武叔說過,要我二十四小時跟在你身邊,哪怕你去上廁所,我也要跟著!”

    秦飛心里暗道了一聲不妙,這個晏峰跟在身后啊,早晚得壞事兒,簡直就跟帶著一個監控一樣。

    “看來得想辦法把他趕走。”秦飛在心里默念道。

    “你知道昨天晚上美津子是怎么找到我的么?”秦飛抬頭望向了晏峰。

    晏峰略顯不耐的說道“我怎么知道?”

    “是因為景家景鶴把我騙過去的。”秦飛冷聲說道,“你覺得我該不該找他算賬?”

    晏峰臉色微微一變,他驚聲說道“景家居然敢干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秦飛沉聲道“我也沒想到景鶴會這么不理智。但我猜想,這應該不是景家的意思。”

    晏峰思索片刻,說<!--中间广告位置-->道“這樣吧,這件事情還是先稟報上去再說,畢竟事情牽扯到了景家”

    秦飛笑了笑,說道“景鶴的行為,我有沒有權利將他當場擊斃?”

    晏峰一愣,他點頭道“有。但是必須要有證據。”

    “你可以去調監控。”秦飛冷聲道,“昨天晚上的通話記錄我也有。”

    隨后,秦飛扭頭就要出門。

    晏峰急忙跟在身后,快速的跑了出來。

    此時的景鶴正坐在家里滿面驚慌,可謂是茶不思飯不想。

    “想什么呢?”景意智眉頭一皺。

    景鶴不知道此事該不該告訴景意智,便搖頭道“沒沒事。”

    “那你是生病了?”景意智略顯不解的問道。

    “沒沒有。”景鶴越說越慌,額頭留下了一滴滴豆大的汗水。

    “說,到底出了什么事。”景意智冷著臉,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景鶴糾結再三,最終還是把事情的經過和景意智說了一遍。

    景意智聽完后臉色陡然大變,他怒聲呵斥道“你瘋了?誰讓你和八岐組勾結到一起的?你知不知道八岐組是個什么樣的組織?”

    景鶴苦著臉說道“爸,我也沒想到八岐組那么廢物,十余人居然不敵一個秦飛”

    “混蛋,混蛋!”景意智氣急敗壞,抓起來桌子上的茶杯便砸在了景鶴的臉上。

    “我們景家早晚要被你拖累!”景意智咬牙切齒的模樣,讓景鶴更加驚恐。

    “爸,我我現在該怎么辦”景鶴哀聲求饒道。

    景意智默不作聲,他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你記住了,從現在開始,這件事情不許告訴任何人!無論是誰問你,打死也不能承認!”

    “可是可是我昨晚給秦飛打了一個電話”景鶴擦了擦汗水說道。

    “馬上把手機扔了,就說手機被人偷了。”景鶴說道,“這幾天你還給誰打過電話?”

    “除了秦飛和賀晴,沒別人了。”景鶴連忙說道。

    “那就好辦了。”景意智松了口氣,“待會兒給賀晴打個電話,跟她通個氣。”

    “好,我我現在就去辦。”景鶴慌忙的從地上爬起來,扭頭便跑出了家門。

    他剛走沒多久,秦飛和晏峰便來到了景家。

    “秦飛?你怎么忽然來了?”看到秦飛后,景意智裝出一副吃驚的樣子。

    “快,去給秦先生倒茶!”景意智對保姆說道。

    秦飛皺眉打量了他一眼,隨后說道“景先生,景鶴不在家么?”

    景意智笑道“這小子結婚后,就不跟我們一條心了,天天在外面瞎晃,我都快見不著他了!”

    秦飛微微點頭,說道“景先生,麻煩您給他打個電話,讓他回來一趟。”

    “抱歉啊。”景意智笑了笑,“景鶴的手機前幾天丟了,這還沒買呢,我也聯系不上他。”

    “丟了?”秦飛眼睛一瞇,“景先生,您是在開玩笑吧?昨天他還給我打過電話,通話記錄我都沒刪。”

    景意智一臉吃驚的說道“不可能吧?他手機被人偷走了啊,會不會是小偷給你打的電話?”

    秦飛也不傻,很顯然,景意智已經知道了此事。

    “好,我就坐在這里等他。”秦飛深吸了一口氣道。

    “可以,我估計他很快就回來了,呵呵。”景意智不愧是個老狐貍,臉上波瀾不驚,仿佛不知此事一般。

    大約一個多小時后,景鶴推開門走了進來。

    剛一進門,景鶴便有幾分慌張的望向了秦飛。

    “秦秦先生,您怎么在這兒”景鶴咽了咽口水,強忍著驚恐道。

    秦飛站了起來,他一步步逼近景鶴,冷聲說道“我怎么在這兒?你心里應該清楚吧?”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