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是校長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是校長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是校長

推薦閱讀:

    顏老皺了皺眉頭,他神情略顯不悅的看了段會長一眼,隨后干脆地說道“我倒是有個合適的人選。”

    “顏老請講。”胡佑權以及其他兩位教官紛紛開口說道。

    “這個人就是秦飛。”顏老不顧段會長的阻止,笑呵呵的說道。

    “秦飛?就是那個毛頭小子?和景長官關系不錯那個?”胡佑權手底下人頓時不干了。

    “我聽說過,據說他醫術無雙,但要他來當我們的校長,不合適吧?”說話的是另外一位教官,名叫羅榮軒,此人長得人高馬大,即便是胡佑權都要比他矮上一截。

    “我也覺得不行,顏老,們都是國醫,我們自然敬重們,但對于我們來說,國醫也沒資格統領我們吧?”剩余的教官白冶也微微沉吟道。

    顏老笑道“胡長官,覺得呢?”

    胡佑權捏著下巴思索片刻,隨后道“假如讓秦飛來做這個校長,我舉雙手贊成,他無論是醫術還是人品,都擔得起校長這個稱號,只是”

    說到這里,胡佑權頓了一下,他下意識的望向了其他人,隨后搖頭道“我和秦飛關系雖然不錯,但有一說一,他真的不適合這個校長。”

    胡佑權對于這個校長的職位自然也是有幾分期待的,但若是讓秦飛來當,他無話可說。

    可秦飛如果真的當上了這個校長,日后恐怕麻煩不斷,他手底下個個都是真性情的漢子,到時候秦飛一個醫生,恐怕是鎮不住的。

    “讓秦飛來當,還不如讓段會長來當呢,最起碼段會長資歷在這里擺著。”有學員哼聲說道。

    顏老咳嗽了一聲,說道“說起來校長誰來當,們是沒資格提意見的,們只是學員罷了。”

    “顏老這話什么意思?”有人低聲說道。

    “我說的是事實,這個會議本身只能由我們十二位國醫以及三位教官商議,或者上頭直接任命,讓們來旁聽,便已經是念在恩情了。”顏老不卑不亢的說道。

    眾學員聞言,頓時憤憤不悅,大有吵鬧之勢。

    好在三位教官及時阻止,這才緩和了局勢。

    “秦飛太過年輕,他勝任不了此職,我看就按照我們之前的決定來吧,分成兩個院校,中醫部我們自己會決策出來領導,至于們三位教官誰合適,就由們來決定,如何?”段會長忽然說道。

    三位教官想了一會兒,點頭道“那再好不過了。”

    顏老忍不住吹胡子瞪眼,望向段會長的眼神越發的不高興。

    “好了,散會吧,待會兒八點學員們就要到了。”段會長擺手道。

    從這會議室走出來后,段會長便笑著商量道“對我們來說,誰當這個校長都一樣,這樣吧,我們投票決定,怎么樣?”

    “還用投么?”這時候顏老諷刺道,“分成兩個院校,段會長自然最有資格當我們的校長了。”

    段會長有幾分尷尬的說道“顏老,瞧說的,我是那種人嗎?”

    “是。”顏老的梗脾氣上來了,“當官當慣了,當然不愿居于人下。”

    段會長哭笑不得的說道“好好好,我不跟犟,咱們公平投票,可以吧?”

    “十二位國醫,反正我是投給秦飛。”顏老撇下這一句話,扭頭便走。

    剩余的十位國醫不禁苦笑道“他這臭脾氣,也不知道啥時候能改。”

    中醫部很快便定下來了,正如顏老所說,段會長以十票當選。

    而另外一邊,胡佑權、羅榮軒還有白冶,正在外面操場的空地上比試。

    他們手底下帶出來的兵圍成了一圈,紛紛為自己的教官加油。

    “胡兄,不是在研究部嗎?怎么忽然跑到這兒來當教官了?”羅榮軒笑著問道。

    “是啊,我聽說上頭最終的決定是讓華南虎的景天縱來當教官啊。”白冶也跟著說道。

  <!--中间广告位置-->  提起此事,胡佑權面色便不禁一沉。

    昨天晚上,他忽然接到了上頭的命令,要求他離開研究部,讓景天縱全面接管。

    最氣人的是,臨走之前,賀子民還極為囂張的嘲笑了他兩句。

    “不知道。”胡佑權沉著臉道,“不必廢話,我們兩兩交手,誰站到最后,誰當這個校長。”

    “好!”白冶和羅榮軒當即答應道,“我們也挺想領教領教胡兄的身手!”

    胡佑權和景天縱是年輕一代最有名的二人,他們的身手也自然在白冶、羅榮軒之上。

    所以,羅榮軒和白冶幾乎不謀而合,將矛頭率先指向了胡佑權。

    “胡兄,小心了!”說話間,白冶率先一腳踹向了胡佑權。

    胡佑權紋絲不動,在白冶抬腳的一瞬間,他忽然彎下身子一個掃腿踢在了白冶的腳腕上。

    白冶頓時吃痛,“噗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胡兄果然名不虛傳!”羅榮軒身軀龐大,他靠著他的體重,如同一頭棕熊般,迅速的奔向了胡佑權。

    白冶咬著牙從地上站了起來,在第一時間加入了戰局。

    “我去,這不公平啊,兩個人打一個?”胡佑權手下的人紛紛慍怒道。

    “哪兒不公平了?要不服咱們也練練唄!”

    “練練就練練,我們胡長官帶出來的兵就是比們強!”

    三方頓時大吵了起來,但好在誰都沒有率先動手。

    “嘭!”遭受了兩方夾擊,胡佑權再強也開始顯得體力不支,終究是羅榮軒一記重拳打在了胡佑權的側臉上,將他打的一個踉蹌。

    而白冶趁著這個機會,居然抬腳側踢向了胡佑權的后腦勺。

    “我草,他媽要不要臉,下死手?”

    “老子弄死!”

    胡佑權手底下人紛紛瞠目欲呲,勃然大怒,如同一頭頭野獸般,向著白冶沖了過來。

    胡佑權被這一腳踢得頭暈目眩,但他終究還是揮手說道“都住手!誰也不準亂來!”

    白冶冷著臉說道“怎么,們要翻天不成?難道敵人會和講規則嗎!”

    “白長官,您這話好像有點無恥,再怎么說胡長官也是您的戰友,和敵人能一樣嗎?”胡佑權手下的人冷著臉說道。

    “好了。”胡佑權揮手打斷了他們,隨后他冷眼望向了白冶以及羅榮軒,說道“我輸了,但我輸的不服。”

    扔下這句話后,胡佑權扭頭便走。

    上午七點多鐘,兩邊的“校長”定了下來。

    中醫部以段會長為大,而另外一邊,則是由羅榮軒掌權。

    “既然已經定下來了,就把消息傳下去吧。”眾人圍坐在會議室里,段會長開口道。

    他看了一眼手表,說道“還有半個小時便是開學儀式了,學員都已經到齊了,我們也該去準備準備了。”

    “好,段會長,我是個粗人,以后還得多多指教哈。”羅榮軒有幾分自豪的笑道。

    “羅長官您謙虛了。”段會長撫須笑道。

    此時,秦飛的車正火急火燎的往這兒趕。

    他抱著手里的證件左看右看,心里有幾分自豪的嘀咕道“我也算是個小官了”

    當他的車來到學校門口的時候便已經上午八點零五分了,而開學儀式在五分鐘以前便已經開始了。

    門口有重兵把守,秦飛從車上下來后便快步的跑了過去。

    “站住!”門口兩個守衛大聲呵斥,“這里是國家重地,任何人不得靠近!”

    秦飛笑著解釋道“我是這個學校的校長,我叫秦飛”

    “校長?我看像個內奸!”門口兩個把守怒道,“校長正在臺上講話呢,可真是大言不慚!”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