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景家的邀請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景家的邀請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景家的邀請

推薦閱讀:

    聽到此話,美津子頓時大驚失色。

    她猛地抬起頭,盯著面前的長老說道“您的意思是”

    長老卻揮手打斷了他的話,低聲道“現在看來是我們預估錯誤。這片龍鱗堅不可摧,秦飛倘若真和龍有關系,那今晚你們誰都回不來。”

    美津子聞言,不再作聲,在她看來,長老的話太過不可思議了。

    “長老,那接下來我們怎么做?”美津子問道。

    長老長嘆了一口氣,說道“本想捷足先登,卻不料阻礙重重。既然這樣,便把這龍尸的消息散布出去吧。”

    “可是這樣一來,我們八岐組便更沒有機會了,就怕此事會直接上升到國家層面。”美津子蹙眉道。

    “你還有別的辦法么?”長老哼聲道。

    美津子咬了咬牙,說道“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就這最后一次機會,我一定把秦飛給您帶回來!”

    “再給你一次機會?”長老面色一寒,“我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了,每一次你都失敗了。”

    “這次就差一點長老,請您再相信我最后一次!”美津子垂著頭哀求道。

    長老思索片刻,最終嘆氣道“好,我只給你一個月的時間。”

    “是!”

    此時秦飛正悠哉悠哉的躺在搖椅上,這幾天倒是過得快活,除了每天晚上給顏如玉、洪凱講課之外,便再無他事。

    顏如玉的天分要在洪凱之上,她的進步速度也是令人咋舌,僅僅幾天的時日,她便可以掌握針法的基本。

    “比賽還有多久?”秦飛問顏如玉道。

    顏如玉連忙說道“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半個月足夠了。”秦飛微微點頭,以顏如玉現在的進步速度,半個月足以掌握龍吟針法。

    而秦飛也相信,不論對手是誰,只要顏如玉拿出龍吟針法,便不可能輸。

    這一天下午,門外忽然有一個身材健壯的中年人開車來到了醫館。

    他從車上走下來后,便大步走到了秦飛面前。

    “你是?”秦飛疑惑的望著此人。

    他微微低頭,說道“是武叔讓我來保護你的。”

    “保護我?”秦飛有些哭笑不得,看來自從上次失利以后,武叔對自己的安危便產生了極大的憂慮感。

    “我叫晏峰,你可以叫我瘋子。”晏峰低頭說道。

    秦飛搖頭道“你還是回去吧,我不需要保護。”

    “這是武叔的命令,我只能執行。”晏峰面無表情的說道,“倘若您要是有什么意見,請和武叔溝通。”

    秦飛沒辦法,他只能拿起手機給武叔打電話。

    可無論秦飛怎么說,武叔都堅決不讓晏峰離開。

    “秦飛,你可別不識好歹,晏峰是我手底下一員猛將,不比夏洵差,我讓他去保護你,他還不不愿意呢!”武叔在電話里嘀咕道。

    秦飛見狀,只好答應了下來。

    轉頭回到醫館后,秦飛對晏峰說道“晏峰大哥,接下來可能就要麻煩你了。”

    晏峰把頭一轉,什么話都沒說。

    這倒是讓秦飛頗為尷尬,看來這個晏峰對自己的印象不太好啊。

    另外一邊,景意智代表景家,來到了胡家進行拜訪。

    說來也巧,這一天胡佑權恰好在家里,看到景意智后,胡佑權頗為詫異的說道“喲,景先生,您怎么來了?”

    景意智笑道“我們兩家以前也曾經有過交情,今日來看看你爸,有什么奇怪的。”

    說完,他揮了揮手,身邊的人便拿上來了兩個禮盒。

    禮盒一打開,便看到里面放著兩塊晶瑩剔透如冰一般的寶石。

    “這是送給你父親的禮物,你父親人呢?”景意智疑惑道。

    胡佑權笑道“我爸剛好出門了,<!--中间广告位置-->要不你改天再來?”

    “不必改天,我就在這里等等吧。”景意智自顧自的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胡佑權笑著坐到了景意智的對面,開門見山般的說道“景先生,您不用等我父親了,有什么事你就開門見山的說吧。”

    景意智突然造訪,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景意智聽到此話后,也沉默片刻,隨后道“佑權啊,我們兩家之間可能是有一些誤會,我們景家也的確做了一些錯事,但這可不足以成為我們兩家交惡的原因啊。”

    胡佑權笑道“景先生,你們景家跟我們胡家并沒有什么聯系,也沒打過交道,又何來誤會這一說?”

    景意智蹙眉道“我知道,你因為秦飛之事,對我們景家印象不好。但區區一個秦飛,值得我們兩家鬧的不可開交嗎?我想胡老爺子要是還活著,他也不會選擇和我們景家為敵吧?”

    胡佑權輕哼道“抱歉,我爺爺臨終前說過,一定要和秦先生交好關系。在你眼里他是個屁民,但在我眼里,你們景家根本不配和他相提并論。”

    景意智面色一寒,他沉聲說道“胡佑權,你想清楚了,如果你不放人,得罪的可不只是我們景家,還有海城的賀家!”

    “景先生這是在威脅我嗎?”胡佑權淡笑了起來,“不好意思,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區區一個賀子民。”

    “同罪?”景意智冷哼了一聲,“那秦飛殺了人,為什么還能安然無恙?說這話你自己不覺得可笑嗎!”

    “那我就不知道了。”胡佑權擺手道,“景先生,您還是請回吧,賀子民的事兒,您別來找我,要是真有本事,您可以去找我的頂頭上司。”

    景意智頓時勃然大怒,他起身說道“看來你們胡家真要和我們景家撕破臉了是吧,好,好,咱們走著瞧!”

    說完,景意智拿起桌子上的禮物,扭頭便走。

    另外一邊,景鶴也在想辦法,他動用了所有的關系對胡佑權施壓,可惜的是,胡佑權壓根不吃這一套。

    再加上胡佑權是當代最優秀的一批人,一時間誰也不愿意去動他。

    “想辦法,把胡佑權調走。”景老爺子只能出此下策,“上頭不是開設了個什么學校嗎,讓胡佑權去當教官。”

    “這這恐怕要和易北云以及他同級的那幾個人商量。”景意智蹙眉道。

    景老爺子微微嘆息道“我去跟他們談吧,意智,你給他們打個電話,就說我今晚上設宴,請他們務必賞臉。”

    “好,我現在就去辦!”景意智連忙起身說道。

    同一天晚上,秦飛剛準備為顏如玉和洪凱演示針法,這時候忽然接到了段會長的電話。

    他在電話里頗為興奮地說道“秦飛,開學儀式已經定下來了,就在明天!”

    “明天?”秦飛心里一喜,急忙說道“地點在哪兒?”

    段會長哈哈大笑道“明天你來中醫協會找我,到時候咱們見面詳談!”

    “好!”秦飛連連答應道。

    秦飛剛把電話掛掉,這時候,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而這一通電話,居然是景老爺子打來的。

    秦飛盯著手機看了片晌,隨后有些疑惑。

    “他給我打電話干什么?”秦飛思索片刻,最終還是接聽了電話。

    “秦飛,今天我在景家擺宴,一起來吧。”電話一接通,景老爺子便熱情地說道。

    秦飛皺眉道“景老爺子,我和景家的關系,您覺得我去合適嗎?”

    景老爺子笑道“瞧你這話說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是什么死敵呢!好了,易長官和天縱也都在,他們也想見見你,趕緊過來吧。”

    “易長官也在?”秦飛想了想,“那好吧,我現在過去。”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