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看來揍輕了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看來揍輕了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看來揍輕了

推薦閱讀:

    聽到秦飛的話后,沙千明頓時嚇得一個趔趄。

    “秦先生,我聽不懂您的意思啊,這公司有您的股份,您也算是公司的老總之一,怎么會有我的人欺負到您岳母的頭上?”沙千明疑惑道。

    秦飛一愣,心想對啊,當初可是和沙千明簽了股份轉讓合同啊!

    “你自己和他說吧。”秦飛冷著臉把手機遞給了臧總。

    “裝模作樣,我差點就信了。”臧總嘴上雖然這么說,但心里也隱隱有些沒底。

    他試探性的接過電話,強忍著驚懼道“你是誰啊?”

    “我是誰?你說我是誰?我是你爹!”沙千明勃然大怒道,“你現在在哪兒呢?我讓你去擴展云城江城的市場,是讓你去仗勢欺人的?”

    臧總聽的哦啊這話,渾身頓時打了個寒顫。

    “沙沙總,您真認識這個小子啊”臧總咽了咽口水,整張臉都綠了。

    “這個小子?你知道為什么讓你去江城么?就是因為江城是秦先生的故鄉!你他媽好大的膽子!”沙千明怒聲呵斥道,“自己想辦法和秦先生解釋吧!”

    說完,沙千明直接扣掉了電話。

    臧總面如白紙,他顫顫微微的望向了秦飛,雙手把手機遞了過來。

    “怎么,電話打完了?”秦飛冷著臉說道。

    臧總哭著臉說道“秦秦先生,我錯了,您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

    秦飛拿過手機,冷著臉說道“像你這種人,定是作威作福慣了,在我家里居然還敢如此大膽,還不知道多少良家婦女被你禍害!你滾吧,從明天開始,你就不用來上班了。”

    “秦先生,別啊,我全家老小都靠著這份工作啊!”臧總“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抱著秦飛的小腿痛哭流涕。

    想起不久前,他還為升值特意慶祝了一番,甚至宴請了整個村子,眼下要是被開除了,回家估計就沒臉見人了。

    “趕緊滾,不然我就讓人把你抓起來!”秦飛一腳把他踢向了一旁。

    “滾啊!”蘇子平也來了本事,他拿起旁邊的笤帚,便往這臧總的身上招呼了過來。

    臧總沒辦法,只能邊哭邊灰溜溜的逃了出去。

    “我女婿出息了!”把臧總趕走后,蘇子平便興沖沖的跑了回來。

    “秦飛,這是怎么回事兒啊,你真認識他們老板?”趙雅皺眉問道。

    秦飛笑道“不只是認識,我是這個公司的股東之一。媽,您要是想和他合作,趕明兒我給沙總打個電話,讓他親自過來和你洽談。”

    “哎呀那可不必了。”趙雅急忙搖頭道,“實在不行,我去一趟也可以”

    “隨您,都行。”秦飛笑道。

    說完,他便往樓下走去。

    “看看秦飛,再看看你,你這個窩囊廢!幸好我女婿不隨你!”秦飛前腳剛下樓,便聽見樓上傳來了一陣陣怨言。

    秦飛不禁哭笑連連,想當初這番話可是說給自己的啊

    秦飛回到江城的消息不脛而走,一時間許書他們全都來到了蘇家。

    蘇子平樂得合不攏嘴,好像身份跟著水漲船高一般,說話都硬氣了不少。

    “秦飛,我聽說你現在可是成為國醫了,是真的嗎?”許嘉良和秦飛坐在書房里閑聊道。

    秦飛點了點頭,笑道“沒想到連您都得到消息了。”

    “哎,你可真是為我們江城爭光,我們江城能有你這種優秀才俊,是我許嘉良的福,是全江城老<!--中间广告位置-->百姓的福啊!”許嘉良感嘆道。

    “許書您過譽了。”秦飛連忙揮手,一副惶恐之狀。

    “國醫應該挺忙的吧?你這次忽然回來,是有什么事吧?”許嘉良話鋒一轉道。

    秦飛沉吟道“實不相瞞,我這次回來的確有事。”

    看到秦飛這幅凝重的樣子,許嘉良便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兒。

    于是,他皺眉問道“很重要嗎?”

    “重要。”秦飛深吸了一口氣,“不僅關乎我個人的尊嚴,同時還關乎著國家的尊嚴。”

    “這么嚴重?!”許嘉良聽聞此話,一時忍不住驚站而起。

    秦飛點了點頭,說道“島國有一個名為深井的人前來挑戰,并且聲稱我們國家的龍尸只是一條蛇,對我們屢次出口貶低。”

    “島國人?”許嘉良臉上也不禁浮現了一抹慍怒之色,“他們不知情便妄加揣測,甚至出口羞辱,屬實可恨!秦飛,要是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你盡管開口!”

    秦飛笑道“我的確有一件事情需要您幫忙。”

    “龍坑現在已經被封鎖了,普通人根本不能進去,而我和深井的切磋,便選在了龍坑。”秦飛說道,“所以,我想請您為我們開放此處。”

    “就這事兒?”許嘉良忍不住笑了起來,“秦飛,在這件事情上,你的權力可比我大!你現在是省研究部的,龍坑開關與否,我哪有資格阻攔啊!”

    “真的?”秦飛略顯興奮,“那太好了!”

    許嘉良笑道“秦飛,你有幾成把握嗎?”

    “把握?”秦飛眼睛一瞇,“我有十成把握。”

    這要是換個地方,秦飛或許還不敢夸下海口,但選在龍坑,那只能說這深井自尋死路了。

    “那就好,那就好。”許嘉良松了口氣,“秦飛,你記住了,任何時候,國家尊嚴都高于一切,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個人準則。”

    聽到許嘉良的話,秦飛也不禁肅然起敬。

    他微微點頭道“許書,您放心,我一定會讓這深井向我們道歉!”

    兩個人正聊著呢,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吵鬧,似乎又有新的客人到來了。

    “許書,您稍候,我區招待一下。”秦飛起身說道。

    隨后,秦飛便走出了書房,迅速的往樓下走去。

    只見樓下站著兩個年過半百的老人,他們一男一女,面帶嚴肅之色。

    “這兩位是?”秦飛狐疑的看著這兩個人。

    “秦飛,你不認識我們了?當初我們可是教過你啊!”這倆人見狀連忙走過來說道。

    秦飛撓了撓頭,心想我哪知道你們是誰啊。

    “不好意思,小時候的事兒我忘了。”秦飛尷尬的說道。

    趙雅把秦飛拉到了一旁,小聲說道“不用搭理他們,你也知道你上學的時候是個什么德行,他倆當初可是想方設法的想把你開除,現在看你有本事了,又跑來找你。”

    秦飛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媽,先聽聽他們要說啥吧。”

    趙雅有幾分生氣的說道“聽個屁!哎呀,我真是不知道說你什么好了!”

    秦飛走到了這兩個人面前,笑著問道“兩位老師,貴姓?”

    二人聽聞此言,幾乎吐血。

    “你連我們姓什么都忘了?”那男老師張大嘴巴,心里卻嘀咕道“看來當初揍你還是揍輕了”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