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景家致歉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景家致歉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景家致歉

推薦閱讀:

    只見秦飛帶著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的顏如玉,從門外大步走了進來。

    他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絲毫不理會眾人的驚訝。

    “秦飛?”景意智看到秦飛后,瞬間站了起來。

    “秦飛?你你沒事?”看到秦飛后,第一個沖過來的自然是景天縱。

    他心中滿是愧疚之情,如今見到秦飛安然無恙,心中別提有多興奮了。

    “你沒事太好了!”景天縱喜極而泣,用力的抱著秦飛。

    秦飛笑道“景大哥,不至于吧?哭哭啼啼的,像個女孩子一樣。”

    “去你的,臭小子。”景天縱擦了擦眼淚,伸手往秦飛的胸口上錘了一拳。

    “景少爺,恭喜恭喜。”隨后,秦飛便拿著禮盒走到了景鶴的身前。

    景鶴冷眼看著秦飛,說道“你是逃出來的么?”

    “逃?我為什么要逃?”秦飛笑著問道。

    “因為你殺了人!”景鶴大怒道,“你是個殺人犯,憑什么出現在這里?”

    秦飛笑道“我也不知道,他們莫名其妙就把我放了,還說我有功,要獎賞我呢。”

    “這怎么可能!”現場眾人都不禁驚呼了起來。

    景意智臉色一變,他拿起手機,急匆匆的走向了一旁,一通電話打給了潘云。

    “老潘,怎么回事兒,秦飛怎么會出現在我兒的訂婚現場!”景意智幾乎咆哮著喊道。

    潘云略顯詫異的說道“景先生,秦飛早就出去了,你不知道嗎?”

    “早就出去了?”景意智一愣,“這怎么可能?證據齊全,他也承認了,這怎么可能放人?”

    “這”潘云糾結了片刻,隨后道“景先生,恕我難以告知,總之秦飛背后有個很強大的組織就是了。”

    “強大的組織?”景意智眉頭一皺,他想不到是誰有這么大的能量。

    除非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那批人,可秦飛怎么會認識這種人?

    “好了,我還有事,景先生,作為朋友,我必須勸您一句,能緩和關系,最好想辦法緩和。”潘云嘆氣道。

    隨后,潘云便直接扣掉了電話。

    景意智并不知道東玄組的存在,所以,他誤以為秦飛是認識什么頂級大人物,所以才能安然無恙。

    想到這里,景意智深吸了一口氣,低聲呢喃道“大丈夫能屈能伸”

    “秦先生,看到你沒事,我真是太高興了!”景意智快步的向著秦飛走了過來,試圖來一個擁抱。

    但秦飛輕輕一個側身便躲了過去,他笑道“景先生,能再次見到您,我也很高興。”

    景意智有幾分尷尬,他硬著頭皮說道“秦先生,來,我們今天把酒暢飲!”

    “不必了。”秦飛笑道,“景先生,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坐在一起,不合適。”

    說完,秦飛扭頭便向著顏老的方向走了過去。

    景意智臉色有些難看,他自知難以和秦飛言和,但一想起秦飛背后的“大人物”,他便不寒而栗。

    “秦飛,居然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小子絕對沒事兒!”顏老興奮地拉著秦飛坐了下來。

    秦飛苦笑道“九死一生,差一點你就見不到我了。”

    “吉人自有天相!哈哈!”眾國醫紛紛大笑了起來。

    正在這時候,景意智端著酒杯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他略顯尷尬地說道“鄙人向來對國醫有著莫名的崇敬,所以特意來敬大家一杯!尤其是秦飛,他對我們景家有恩,我景意智在此向您道謝!”

    秦飛心里冷笑連連,這<!--中间广告位置-->個景意智,還真是一個攀炎附勢的小人。

    “景先生,喝酒就不必了。”秦飛并沒有端起酒杯,“你要是不想難堪的話,我勸您不要再來這一桌了。”

    景意智臉色一變,心里不由得暗罵了一句“這個秦飛,還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我留!”

    “景二爺,秦先生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您還要在這里賴著不走么?”這時,胡佑權忽然出現在了景意智的背后。

    景意智臉色鐵青,他冷哼了一聲,扭頭便走。

    “秦先生,恭喜你有驚無險。”胡佑權笑道。

    秦飛對胡佑權的印象一直不錯,所以他趕緊起身,舉杯共飲。

    “秦飛,待會兒結束了去我們胡家,在這邊玩幾天!”胡佑權熱情的邀請道。

    “不了,胡大哥,我家里還有要事。”秦飛苦笑了一聲。

    現在蘇玉還生死不明,秦飛哪有心思留在這里。

    胡佑權見狀,只能嘆氣道“那太可惜了說實話,我還真想和你好好喝一頓!”

    秦飛說道“那就現在喝!”

    “我呸!”胡佑權再次吐了一口唾沫,“在這種地方飲酒,和喝尿沒什么區別。”

    秦飛聞言,忍俊不禁,這胡佑權還真是真性情的漢子啊。

    宴會開始后,景意智拉著景鶴走到了一旁,他冷聲說道“景鶴,這個秦飛既然能出來,說明背后有一個我們景家惹不起的大人物保著他,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和他緩和關系,明白嗎?”

    “爸,和他緩和關系,你覺得可能嗎?”景鶴嘀咕道,“難道讓我去跟他認錯嗎?我可做不出來。”

    “你這個混蛋玩意兒!”景意智一臉恨鐵不成鋼,“萬一他背后真有什么大人物,那對我們景家來說就是滅頂之災,怎么,整個景家還比不過你那張臭臉不成?”

    “好吧。”景鶴雖然不情愿,但也只能答應了下來。

    隨后,這景意智又快步的走到了后臺,將此事告訴了景老爺子。

    景老爺子聽完后,像是一瞬間蒼老了十幾歲一般。

    他嘆氣道“我告訴過你,不要去招惹這個秦飛,你非不聽!現在看人家有勢了,又跑去和人家結交關系,換你你能愿意嗎?”

    “爸,誰知道他一個鄉下來的小子能有這一天啊。”景意智心里也是叫苦不迭,后悔不已。

    景老爺子嘆氣道“還是胡家更聰明啊”

    胡老爺子身居高位,甚至穩壓景老爺子一頭。

    可他在臨終前卻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和秦飛交好。

    兩個老人之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既是眼光的差距,同樣也是人品的差別。

    “罷了罷了,我就出上我這張老臉,親自去為他敬酒。”景老爺子嘆氣道,“叫上那一對新人,和人家好好道個歉,明白了嗎?”

    “爸,您放心,我已經叮囑過景鶴,他陪您一起去。”景意智訕笑道。

    秦飛和眾國醫正在商量辦學之事,胡佑權聽到此話后,驚喜的說道“我們上頭也準備特批一個惡補班,要不咱們聯合一起?”

    “這個提議好啊!”段會長驚喜的說道,“要是我們國醫能和你們合作的話,那可真是如虎添翼,合作共贏啊!我想這樣一來,審批成功的幾率也能變大很多!”

    “放心,我明天哦不,我結束以后就把這個提議交上去!”胡佑權興沖沖的說道。

    “秦小友。”正在這個時候,景老爺子攜帶者景鶴、賀晴出現在了秦飛的背后。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5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