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狼心狗肺說的就是你們吧?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狼心狗肺說的就是你們吧?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狼心狗肺說的就是你們吧?

推薦閱讀:

    對于景天縱以及景老爺子的態度,景意智心里毫不在意,甚至有幾分想笑。

    不管他們說什么,秦飛被抓進去了這是事實。

    至于他嘴上所說的“吉利”,也無非是為了諷刺罷了。

    秦飛殺了人,還是殺了沈成安這種人,想要放出來?簡直是在做夢。

    想到這里,景意智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這一天,秦飛在別墅里和洪凱一起熬制湯藥,等他回到醫館的時候,感覺渾身上下腰酸背痛。

    “先生。”剛一進門,就看見顏如玉手里面拿著一張紅金色的邀請函左看右看。

    見秦飛回來了,顏如玉便趕緊招了招手。

    “這是什么啊。”秦飛一邊揉著自己的肩膀,一邊問道。

    顏如玉疑惑道“是景家的邀請函,說是讓參加景鶴的訂婚典禮。”

    “景鶴?”秦飛從顏如玉的手里接過了這張邀請函,隨后忍不住笑了起來。

    只見邀請函上特意為秦飛留下了幾個大字深得秦先生之恩,還請秦先生務必到場!

    “這個景意智,倒是有點意思。”秦飛順手把邀請函扔向了一旁。

    “先生,要去嗎?”顏如玉問道。

    秦飛笑道“去,當然去,既然他邀請了,那我自然得給他幾分面子。”

    “可是我感覺他不安好心啊。”顏如玉蹙著眉頭說道。

    秦飛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我當然知道,但越是這樣,我越要給他一個驚喜。”

    說完,秦飛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肩膀。

    “先生,肩膀痛嗎?”顏如玉見狀,紅著臉問道。

    “是啊。”秦飛苦笑了一聲,“最近這段時間天天熬藥,累都累死了。”

    想到這里,秦飛不由得有幾分心疼洪凱,相比而言,洪凱恐怕更累。

    “那那我給您揉揉?”秦飛還沒等的作答,顏如玉便已經走到了秦飛的背后。

    她的小手極為柔軟,并且手法極好,每一根如蔥般的手指,都按壓在穴道上,讓秦飛頗為舒爽。

    “哦”秦飛甚至忍不住叫出了聲,搞得顏如玉面紅耳赤。

    正在這時候,門外開來了一輛豪華的黑色轎車,車一停下,便看到許久未見的李詩蘭拎著包快步走了進來。

    “李小姐?”秦飛詫異的望向了李詩蘭。

    然而李詩蘭的目光卻落在了顏如玉的身上,她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顏如玉,眼神中迸發出不一樣的光芒。

    顏如玉的姿色,就算是李詩蘭都覺得驚為天人。

    “李小姐?”秦飛再次喊了一聲。

    李詩蘭這才發現自己失態了,連忙揮了揮手,說道“什么時候回來的?”

    秦飛笑道“就這幾天。”

    李詩蘭松了口氣,說道“嚇死我了,聽說這個消息,我就趕緊往回趕,好在沒事兒。”

    “勞煩李小姐費心了。”秦飛笑道。

    “這么生分?”李詩蘭白了秦飛一眼,隨后說道“既然回來了,那就幫我瞧瞧病吧,我最近肩膀酸痛,不太舒服。”

    秦飛白眼道“肩膀好得很。”

    “反正我就是痛,快幫我揉揉。”李詩蘭有幾分撒嬌意味的說道。

    秦飛咳嗽了一聲<!--中间广告位置-->,說道“如玉,幫李小姐揉一揉肩膀吧,讓她也見識一下的手法。”

    “是,先生。”顏如玉微微點頭。

    僅僅十余分鐘,李詩蘭對顏如玉的態度便大為改觀。

    十分鐘以前還充滿敵意的李詩蘭,此刻卻和顏如玉有說有笑,不停地夸贊著顏如玉。

    看,這就是長得好看的優勢。

    秦飛搖了搖頭,他百無聊賴的坐在門口,曬起了太陽。

    夜晚時分,秦飛接到了一條陌生的短信,而短信的內容,卻讓秦飛很快便猜到了是誰。

    這個人正是美津子,她在短信里說道“秦先生,您考慮清楚了嗎?”

    秦飛拿著手機思索片刻,最終還是決定不回復了,畢竟他現在回到云城的消息還沒多少人知道,誰也不清楚美津子的意圖。

    另外一邊,美津子正坐在一處高檔沙發上,手里把玩著手機,等待著秦飛的回復。

    “他回消息了嗎?”白發拿著一罐可樂,邊喝邊問道。

    美津子皺眉道“沒有。”

    “還不知道吧,這秦飛盛怒之下殺了沈成安父子,現在估計在牢里呢。”白發嗤笑道。

    美津子聞言,眉頭瞬間緊縮了起來。

    片刻以后,她卻忍不住笑道“這對我們來說可是一個機會。如果能把秦飛救出來,他定能為我們八岐組所用。”

    “想多了。”白發瞥了他一眼,“美津子,枉和秦飛打了這么久的交道。用他老婆當做威脅,他都不同意,覺得他會因為自己的安危而改變想法?”

    “不試試怎么知道。”美津子輕哼,“再說了,長老已經通知過我,無論如何都要把秦飛請去,沒有他,恐怕這龍鱗還真沒辦法解開。”

    白發撇了撇嘴,說道“行吧,聽的,誰讓是長官呢。”

    時間過得飛快,眨眼之間便來到了景鶴訂婚典禮的日子。

    景鶴和景天縱不同,他雖然生于貴門,但卻毫無作為,幾乎淪為了一個聯姻工具。

    能和景家聯姻的,自然是當世豪門,而這次景鶴娶的女人,是海市賀家的人。

    此人名為賀晴,可謂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門,這個賀晴和景鶴人品毫無二致,同樣是自高自大之人。

    “這個秦飛是誰啊?”賀晴一邊化妝,一邊隨意的問道。

    景鶴想了想,說道“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妄圖巴結我們景家,可惜我們景家瞧不上他,因此而結仇,呵呵。”

    賀晴聞言,頓時一臉厭惡的說道“這種人我見多了,在海市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巴結我們賀家。不過這個秦飛也真是夠無恥的,巴結不上就反目成仇,惡心!”

    “是啊。”景鶴微微點頭,“可惜和我們景家作對,他還不夠格。”

    大廳里,景意智意氣風發,在門外迎接賓客。

    “胡家胡鳴岳到!”正在這時候,門外傳來了一聲喊聲,隨后便看到胡鳴岳和胡佑權二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看到胡佑權后,景天縱的眉頭不自覺得一皺。

    而胡佑權則是直奔著景天縱走了過來,他冷聲說道“景天縱,聽說秦飛案件們景家提供了證據?景家還真是名不虛傳,忘恩負義狼心狗肺說的就是們吧?”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