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沈家道歉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沈家道歉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沈家道歉

推薦閱讀:

    古銅男子胳膊上的青筋鼓起,這一劍,他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秦飛抬起手臂,用龍鱗迎了上去。

    只聽“鐺”的一聲聲響,劍刃激起火花,而古銅男子手腕抖動,虎口崩裂,鮮血淋淋。

    他接連倒退數步,手腕處傳來陣陣酥麻般的疼痛,一時間讓他難以握住手里的刀。

    “怎么可能!”他臉色難看,“此刀削鐵如泥,你胳膊上有什么!”

    秦飛笑道“你猜呢。”

    話音剛落,秦飛已經欺身而至。

    古銅男子臉色一變,想要舉刀迎擊,只可惜他手腕受傷,速度慢了許多,根本來不及。

    “嘭!”

    這一拳打在了古銅男子的胸口上,他頓時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從嘴巴里噴涌而出,最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不好。”他暗淡不妙,自知遇上了高手,便不再戀戰,起身便逃。

    秦飛并沒有追,而是在身后冷冷的喊道“勞煩你給騰先生帶句話,我不想與他為敵,但他若是在覬覦此鼎,休怪我殺上騰家!”

    古銅男子沒有作聲,逃也似的離開了這里。

    秦飛轉身回到了車里,只見周金嚇得面無血色。

    他拍著自己的胸口說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今天要死在這里了呢。”

    秦飛笑了笑,說道“我們走吧。”

    車艱難的啟動,向著周家趕去。

    此時,騰先生正坐在自家的大陽臺上喝著茶。

    身旁有四五個仆人隨時添水待命。

    “騰先生,這個小子的確太不識相了,居然敢和您作對。”他身旁的老者笑呵呵的說道。

    騰先生靠在藤椅上,笑的極為慈祥。

    “年輕人沖動,可以理解。”騰先生說道,“只可惜他惹錯了人啊。”

    “是啊,這次老九出手,定能取其頭顱。”老者笑道。

    正說著呢,便看到被稱作老九的古銅男子從門外急匆匆的沖了進來。

    “騰先生!”他半跪在騰成家的面前,一副請罪的模樣。

    騰成家抬起眼皮,隨意的問道“怎么樣了,鼎帶回來了么?”

    “沒沒有。”老九咬了咬牙,“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騰成家眼睛頓時睜了開來,他瞪著老九呵斥道“你說什么?你們八個人居然收拾不了一個毛頭小子?”

    “他的身手極好,我懷疑他身上還有什么寶貝。”老九蹙眉道,“我手里的刀,居然傷不了其分毫。”

    騰成家的臉色有些難看,因為他很清楚,秦飛一旦回到大陸,那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束手無策。

    “他還讓我給您帶一句話。”這時候老九開口道。

    騰成家瞥了他一眼,說道“什么話?”

    “他說他無意與您無敵,但若您再覬覦此鼎,必定殺上騰家,取您性命”老九的聲音越來越小,似乎有些害怕。

    騰成家聽聞此言,頓時拍案而起。

    “好大的膽子!幾十年來,還沒人敢威脅我騰成家!”他臉上再無慈祥之意,仿佛變臉一般,換上了一臉的陰毒。

    “去給我查查這個小子什么來歷。”騰成家深吸了一口氣道。

    “是!”老九匆忙起身,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秦飛回到周家后,便徑直去了密室。

    密室的門一打開,便看到了極為疲倦的景天縱。

    而他面前的兩撇胡則更慘,仿佛一個垂死之人。

    “景大哥,怎么樣了?”秦飛皺眉問道。

    景天縱嘆了口氣,說道“這小子嘴太嚴了,無論我用什么手段,他都不開口。”

    “都說八岐組的人寧死不屈,看來此話不假。”隨后景天縱再次嘆了口氣。

    秦飛見狀,搖頭道“那就別在這里耽誤時間了,帶他回去吧。”

    景天縱點頭道“只能這樣了。”

    于是,當<!--中间广告位置-->天秦飛便準備往回趕。

    周金動用了大筆資金,包下了一架飛機,供秦飛使用。

    往回走的路上,景天縱看起來心事重重。

    “景大哥,你不必太自責,單憑我們兩個人想對付八岐組,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還是那句話,龍鱗他們拿去也沒用。”秦飛安慰道。

    景天縱苦笑道“這我當然明白,但上面的人可不聽這些,他們只看結果。”

    “那你就當做休假好了。”秦飛開玩笑道。

    景天縱嘆了口氣,沒有在說話。

    趕回去以后,景天縱便帶著兩撇胡回去匯報工作了。

    而秦飛則是托人雇了一輛車,帶著這口鼎準備往回趕。

    卻不料,他還沒有動身,一個陌生人居然來到了酒店的門口拜訪。

    這是一個年輕人,看起來風度翩翩,但長相有點面熟。

    “你是沈成安的兒子?”秦飛問道。

    青年詫異道“秦先生,您是怎么看出來的?”

    “你們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秦飛說道,“怎么,有什么事嗎?”

    “哦,我爸托我給您帶來了一張邀請函。”沈岳斌笑道。

    秦飛接過邀請函后瞥了一眼,蹙眉道“這是什么邀請函?”

    “國醫邀請函。”沈岳斌淡笑道,“準確的說,是國醫當中位中醫的邀請函。”

    秦飛翻看邀請函看了一眼,發現上面寫著幾個字沈某特邀位名醫共商中醫發展出路。

    “沈先生,你是在開玩笑嗎?”秦飛瞇著眼睛說道,“這沈成安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他也會想著為中醫做貢獻?”

    沈岳斌臉色微微一變,心里頓時有幾分不爽。

    但他強忍怒意,笑著說道“我爸作為國醫,那自然是位國家做過貢獻的。我爸和您之間有一點誤會,他也想著借此機會消除,大家只有團結一致,才有可能為中醫共謀出路。”

    沈岳斌的這些話,在秦飛眼里和屁話沒什么區別。

    所以,他當即把邀請函塞了回去,搖頭道“我就不去了,回去轉告沈老,就說我沒時間。”

    沈岳斌略顯尷尬的說道“秦先生,您可不能不去啊,實不相瞞,這次我爸還邀請了醫藥口上的人”

    “哦?”這倒是讓秦飛有些吃驚。

    “我們行醫所有的文件,都要經過他之手,所有的中醫都到場,唯獨您不去,這恐怕會得罪人吧?”沈岳斌笑道。

    秦飛蹙眉,他著急想把這九陽母鼎帶回去,可沈岳斌的話也有幾分道理,秦飛現在畢竟還有一個藥廠,倘若真得罪了此人,恐怕要被卡住。

    “什么時候?”糾結再三,秦飛最終還是問道。

    沈岳斌心里一喜,連忙說道“就在明天,不會耽誤您多少時間的。”

    “好吧,明天我要是有時間就去,沒時間就算了。”秦飛拋出了一個模棱兩可的回答。

    “那好,明天我會親自來接您。”沈岳斌連忙說道。

    扔下這句話后,他便快速的離開了這里。

    秦飛關上了門,拉上了窗簾,隨后坐在這一口鼎面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足足半晌,秦飛探出手,輕輕地撫摸著這口鼎。

    鼎上依然殘留著幾千年前修道者的氣息,只可惜,其上已經毫無靈氣可言。

    “沒想到我會借用人間之物修煉”秦飛看著這口鼎,忍不住嘆氣搖頭。

    當年他身處龍族,自然是瞧不上人間的修煉之物,即便是被稱作至寶的九陽母鼎。

    因此,這口鼎到底該怎么利用,秦飛也不知道。

    第二天下午時分,沈岳斌果然開車來到了酒店樓下,并且嫉妒熱情的望著秦飛。

    “秦先生,請!”沈岳斌親自為秦飛打開車門,態度樣貌,恭敬至極,讓人難以拒絕。

    秦飛點頭,隨便便跟他上了車。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