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豪賭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豪賭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豪賭

推薦閱讀:

    這個人正是秦飛的老朋友周金。

    他此刻正坐在那里沉著臉,手里摸著一副牌,面色糾結至極。

    秦飛走過去,拍了他肩膀一下,笑道“周大哥,好久不見。”

    周金猛地抬起頭來,他驚聲說道“秦醫生?您怎么在這兒?”

    秦飛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后笑道“我跟朋友過來有點事情。”

    周金連忙說道“秦醫生,你等我打完這一把,馬上就結束!”

    說完,他看了一眼面前的籌碼,咬了咬牙,隨后便準備把籌碼給推出去。

    對面的人見狀,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這時,秦飛卻伸手攔住了他,搖頭道“周大哥,這把牌不要上了。”

    周金一愣,說道“為什么?”

    “因為你的牌比他的小啊。”秦飛小聲說道。

    “可是可我這一把已經投進去兩千多萬了,現在要是收手的話,恐怕”周金緊蹙著眉頭,似乎有些不舍。

    秦飛望向了對面那個光頭男子,只見他旁邊跟著一個兩撇胡。

    “他身邊那個人,可能懂得一點玄術。”秦飛趴在周金的耳朵上小聲說道,“你是及時止損,還是輸的更多?”

    周金作為一個商人,自然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

    他糾結片刻后,把手里的牌直接扔了,搖頭道“算了,我不跟了。”

    光頭男子眉頭一皺,說道“周老板真是財大氣粗,兩千多萬就這么扔出去了?”

    周金沒有吭聲,今天他已經輸了整整五千萬了,全是輸給了這個光頭。

    要說心里沒氣,那是不可能的。

    “繼續發牌。”隨后,光頭對發牌員喊道。

    周金擺了擺手,說道“不來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這就不來了?怎么,輸怕了?”光頭嗤笑了一聲說道。

    周金眉頭微微一皺,顯然是有幾分怒意。

    但他最終還是搖頭道“我有朋友在,改天再來。”

    這時候,秦飛卻伸手拍在了周金的肩膀上,笑道“我現在還不能走,你陪他繼續玩兩把吧。”

    周金聞言,連忙點頭,隨后快步坐下,揮手道“發牌!”

    三張牌下來,對面的兩撇胡再次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秦飛瞇著眼睛打量了他一眼,低聲道“這個時代還有如此奇人,真是令人吃驚。”

    怪不得都說賭場水深,此話不假。

    “秦飛,你在這里干什么呢!”景天縱有些著急的拉了拉秦飛的肩膀,“你忘了我們的任務了嗎?”

    秦飛笑道“景大哥,不必著急,我們玩兩把再說。”

    周金拿起牌一看,發現手里的三張全是散牌,最大的居然是一張。

    “真晦氣。”周金忍不住罵道,隨后他便準備把牌扔掉。

    “周大哥,別急。”這時候秦飛卻伸手攔住了他。

    周金一臉不解之意,他蹙眉道“秦先生,我上一把三個q,你都讓我扔掉,這把卻讓我繼續上?”

    “說不定對方的牌更小呢。”說完,秦飛抓起來桌面上的籌碼,便直接扔了上去。

    “他手里最大的一張牌是,這把可以上。”兩撇胡趴在光頭的耳朵上小聲說道。

    光頭心里一喜,他瞥了秦飛一眼,哼聲道“嚇我一跳,我還以為這小子是個高手呢。”

    “我跟了!”接著,光頭便把手里的籌碼扔了出去。

    “繼續上。”秦飛對周金說道。

    周金眉頭微微一簇,心里似乎有些糾結。

    “怎么,不敢上了?”光頭故意說道。

    周金咬了咬牙,他剛要扔籌碼,這時候秦飛卻忽然說道“既然賭,就賭大一點,我們梭哈一把,如何?”

    光頭一愣,他望向了兩撇胡,臉上寫滿了擔憂。

    兩撇胡哼聲道“小子,你可想清楚了。”

    秦飛笑道“聽閣下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吧?或者說,不是這個國家的?”

    “這和你無關。”兩撇<!--中间广告位置-->胡冷臉道。

    “怎么能無關呢。”秦飛笑道,“不如我們把賭注加大一點如何?”

    “哦?”兩撇胡眉頭一挑,“你想怎么加?賭一條胳膊還是一條腿?”

    “不,如果我贏了,你就讓白發出來見我。”秦飛摘下了帽子淡笑道。

    看到此景,景天縱不禁臉色一變。

    “秦飛,你干什么!”景天縱抓著秦飛的胳膊說道,“我不是和你說了不要沖動嗎!”

    秦飛沒有理會景天縱,他繼續道“敢么?”

    “你是秦飛?”兩撇胡大驚失色道。

    “敢還是不敢?”秦飛沒有回答他這句話。

    兩撇胡冷笑道“我有什么不敢。早就聽說你的玄術不錯,甚至連高雄大師都是死在了你的手上,但是我不信,我想見識見識。”

    “好,那這么說來,你是答應了?”秦飛笑道。

    “沒錯!”兩撇胡冷笑道,“你要是輸了,我就告訴你白發在哪兒。”

    “看來八岐組的自制力也不強啊,我高估你們了。”秦飛冷笑道。

    “如果你輸了,便跟我們走,加入我們八岐組,怎么樣?”這時兩撇胡忽然說道。

    “可以。”秦飛微微點頭道。

    緊接著,秦飛便望向了周金,說道“周先生,梭哈。”

    周金咬了咬牙,說道“區區幾千萬,輸了又何妨!”

    于是,他毫不猶豫的把面前的籌碼一口氣全部推了出去。

    光頭見狀,也沒有多考慮,二話不說跟了上去。

    “開牌吧。”兩撇胡冷眼看著秦飛說道。

    秦飛抓過周金手里的牌,一把摔在了桌面上。

    只見桌面上呈現著幾張散牌,分別說、、。

    周圍的人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望向秦飛的眼神,也仿佛在看一個傻子。

    “一張你也敢上?”

    “我懷疑你根本不會打牌。”

    “你是對方派來的臥底吧?周總,您就算再有錢,也不能這樣往外扔啊。”

    光頭更是興奮異常,他抓著手里的牌,要多激動有多激動。

    “開牌吧。”秦飛卻是一臉淡定。

    光頭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同花順,緊接著,便興奮地將牌給摔在了桌子上。

    “哈哈哈,怎么樣,周總?今天輸的可還痛快?”光頭扔出牌的一瞬間,便迫不及待地去劃桌子上的籌碼。

    “你干什么?”秦飛白眼道,“你好好看看你的牌是什么。”

    光頭一愣,他連忙望向了桌面上的牌。

    只見桌面上分別是一張、一張和一張。

    “不可能啊!”光頭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方才他明明看到是,怎么突然就變成了?

    “哈哈哈,這光頭更傻,一張也敢上,賭瘋了吧?”旁邊的人忍不住譏笑道。

    周金頓時大喜,他得意地說道“不好意思了哈,看來是我贏了,呵呵。”

    光頭大怒,他伸手抓住了兩撇胡的衣領,怒聲呵斥道“你他媽敢耍我?”

    兩撇胡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隨后猛地抓住了光頭的手腕向下掰去。

    只聽“咔嚓”一聲,光頭頓時疼得呲牙咧嘴,慘叫連連。

    “秦先生果然名不虛傳。”兩撇胡冷眼看著秦飛,“只可惜,我說話從來不算話,想見白發?做夢吧。”

    說完,兩撇胡扭頭就向門外沖去。

    他的速度極快,幾乎眨眼之間便來到了門口的位置。

    然而,這時候他卻發現秦飛如同鬼魅一般,站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可能!”兩撇胡臉色頓時變得慘白。

    “早就料到你不守信用。”秦飛冷笑道。

    兩撇胡咬了咬牙,又往身后逃竄去。

    這時,秦飛手上忽然多了兩根銀針。

    他將手里的銀針“嗖”的一聲瞥了出去,緊接著,兩撇胡便猛地摔在了地上,渾身都失去了知覺,動彈不得。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