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你再繼續罵啊!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你再繼續罵啊!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你再繼續罵啊!

推薦閱讀:

    我說了,這次出了事,你必須負責。”景天縱冷眼看著苗先生,大有問責之意。

    苗先生的職位雖然高,但這件事情的確與他有關,并且這個查俊逸是他推薦上去的。

    所以,面對景天縱的指責,他只能不停地訕笑。

    見秦飛來了,景天縱便趕緊走了上來。

    “景大哥,現在情況怎么樣了?”秦飛走到了人群中央問道。

    景天縱嘆氣道“易長官已經派了一支小分隊去追了。”

    “知道他在哪兒?”秦飛狐疑道。

    景天縱搖了搖頭,說道“目前還不知道,要是這次龍鱗丟了,恐怕整個小隊都得受牽連。”

    他們這一支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精銳,但與其相當的,還有數支,比如說胡佑權所在的那一支。

    要是這次出了意外,那他們恐怕要跌落二線了。

    想到這里,景天縱又不由得看向了苗先生,眼神之中滿是憤恨之情。

    “現在不是問責的時候,你就算把他找來了又有什么用。”查俊逸忍不住說道。

    景天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道“要不讓你來當這支小隊的隊長吧,怎么樣?”

    查俊逸臉色一變,尷尬地說道“我哪有那個本事,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想辦法把龍鱗給追回來。”

    “我還不知道把龍鱗追回來?那你倒是想個辦法啊!”景天縱強忍怒氣,像是隨時都要爆發一般。

    秦飛擺了擺手,笑道“我的確有辦法,不過來不來得及,就不好說了。”

    “真的?”景天縱眼睛一亮,“秦飛,你要是真能把龍鱗追回來,我就向上頭申請,讓你加入不,讓你成為我們的高層!”

    秦飛苦笑道“那倒沒必要,你知道的,我壓根就不想加入。”

    “好了,我們不要耽誤時間了,給我一間空房,我來想辦法。”秦飛說道。

    景天縱連忙帶著秦飛走進了研究部的辦公室,隨后把門給關了起來。

    秦飛深吸了一口氣,這龍鱗本是他身上之物,想要找回來,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

    兩者之間有著微弱的感應,但只要距離稍微遠一點便做不到了。

    比如說之前秦飛身在江城,而龍尸遠在大北方,秦飛便再無辦法感應得到。

    “只能祈禱他還沒走遠了。”秦飛微微閉上了眼睛,開始感應龍鱗的位置。

    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消耗,幾乎要動用全部的靈力。

    此時門外,卻有幾個公職人員找上了門。

    “景長官,秦飛是不是在這里。”帶頭的一個平頭男子向前一步問道。

    景天縱打量著他,問道“你是誰?”

    平頭男子拿出了一份證件遞給了景天縱,景天縱看完后,眉頭便皺了起來。

    “怎么回事兒?你們找秦飛有什么事?”景天縱不解的問道。

    平頭男子笑道“請他回去調查。這是袁興洲袁先生的意思,希望景長官能配合。”

    “很抱歉,我現在恐怕配合不了。”景天縱搖頭道,“秦飛現在要協助我們追回龍鱗,這件事情比一切都重要,所以你們先等等吧。”

    平頭男子眉頭一皺,說道“景長官,我們等不了,袁先生也等不了,您要是固執己見的話,希望您自己給袁先生去個電話。”

    “不打。”景天縱大手一揮,他很清楚這個袁興洲是個什么人。

    倘若給他打了電話,那秦飛今天恐怕真要被抓走了,如果不打,到時候至少還有說辭。

    平頭男子聽到此話后,臉上不禁浮現了一抹慍怒。

    隨后他笑道“可以,我們就在這里等他。”

    正在這時候,秦飛從研究部走了出來。

    他看起來有些虛弱,臉色蒼白憔悴,不禁讓人心疼。

    “秦飛,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剛一出門,這平頭男子便搶先一步走到了秦飛面前。

    秦飛眉頭一皺,說道“抱歉,我現在恐怕不能跟你們走。”

    “秦飛,我勸你好好想想,如果你執意不配合的話,那你便有畏罪潛逃、抗拒抓捕的嫌疑。”平頭男子輕描淡寫的說道。

    秦飛沉默不語,平頭男子見狀,當即手一揮,幾個人迅速向前,抓住了秦飛的簡邦。

    “很抱歉我現在真不能跟你們走。”說完,秦飛肩膀猛地一震,居然將兩人硬生生震退了數步。

    平頭男子頓時大怒道“你抗拒抓捕,毆打公職人員,把手舉起來!”

    話音剛落,景天縱忽然使了個眼色,只見小隊眾人一擁而上,瞬間便把平頭男子等人放倒在地。

    “哎呀,你們這是干什么!”景天縱在一旁裝模作樣的說道,“你們這樣簡直是在違法啊!快住手快住手,不許這么做。”

    隊員都知道景天縱的意思,所以紛紛笑道“景隊長,抱歉了,我們這次不能聽你命令了。”

    景天縱裝做嘆息,說道“你看,他們不聽我的,我也沒辦法啊,不好意思了,幾位就先委屈委屈,我們去去就回哈!”

    平頭男子氣急,他被按在地上拼命地大喊道“景天縱!我要檢舉你!”

    景天縱沒理他,他拉著秦飛往車上走去,邊走邊說道“情況怎么樣?”

    “找到了。”秦飛說道。

    到<!--中间广告位置-->了這個時候,景天縱也顧不上多問了,倆人鉆進車里,便急匆匆的離開了這里。

    車速極快,而秦飛靠著感應來指路。

    這期間秦飛的靈氣消耗極大,身體也承受著莫大的壓力,他的臉色愈發難看了起來。

    “你沒事吧?”景天縱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秦飛擺了擺手,說道“這不算什么。”

    和當初救顏如玉的損耗比起來,這的確不算什么。

    “就在前面那輛車上。”這時候秦飛指著前面一輛黑色的商務車說道。

    “好,秦飛,你坐穩了!”說完,景天縱一腳油門沖了出去,擋在了這輛車的前面。

    四周荒無人煙,極快的車速,激起了陣陣塵土。

    “他們追上來了。”開車的司機皺眉道。

    俊俏女郎低聲道“他是怎么找到我們的?”

    “你們可不能讓他追上來啊,我要是被他們抓到,回去就完蛋了!”查俊逸一臉驚恐的說道。

    俊俏女郎摸了摸他的臉蛋,嬌媚的說道“放心吧,你幫了人家,人家怎么會讓你被抓呢。”

    “白發,去,攔住他們。”隨后,俊俏女郎看向了白發。

    白發看起來有些擔憂,他見識過秦飛的身手,因此心里極沒底氣。

    “必要的時候我會幫你的。”俊俏女郎說道。

    白發點了點頭,他拉開車門,跳了下去。

    “秦飛,我們又見面了。”白發冷笑道。

    秦飛眉頭一皺,心里暗道一聲不妙。

    他的靈氣損耗太多,如今恐怕不是這白發的對手。

    “少廢話,把龍鱗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景天縱一步向前說道。

    “景長官,我勸你還是省省心吧。”白發嗤笑道,“龍鱗我們勢在必得!”

    景天縱冷著臉說道“這是我們國內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不不不。”白發搖了搖頭,“我們追溯過歷史,古籍上曾有過記載,這條龍并不是你們的,而是來自于我們國家。”

    秦飛聽到這話,差點吐血,這小子真是夠不要臉的,自己啥時候就成了他們國家的龍了?

    “放屁!”景天縱也忍不住罵了一句,他向前一步呵斥道“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把龍鱗交出來!”

    白發瞇著眼睛說道“不可能。”

    “好!”景天縱聞言,當即大喝一聲,沖向了白發。

    秦飛見狀,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一同沖了上去。

    白發見識過秦飛的實力,所以他的主要精力,便放在了秦飛的身上。

    可交戰兩回合下來,他卻驚訝的發現,秦飛的速度變慢了許多,力道也大不如從前。

    “太好了。”白發頓時大喜,他身子“嗖”的一閃,瞬間來到了景天縱的身后。

    “景大哥,小心!”秦飛急忙大喊道。

    景天縱臉色一變,剛要回頭,腰部便被一拳狠狠擊中,隨后猛地摔在了地上。

    “啊”景天縱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腰肢,他試圖站起來,卻發現再無半分力氣。

    “秦飛,幾天不見,你的實力變弱了。”白發冷笑道。

    秦飛瞇著眼睛說道“龍鱗你帶走了也沒用,除了我之外,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解開。”

    “哦?”白發挑了挑眉,“呵呵,你別太小瞧我們八岐組。”

    “別跟他廢話,我們快點離開這兒啊!”這時候,查俊逸從車上探出來腦袋大喊道。

    看到查俊逸后,景天縱頓時勃然大怒,呵斥道“查俊逸,你這個漢奸!你有沒有點民族榮譽感!”

    “我榮譽個屁!老子要錢!”查俊逸罵罵咧咧的說道,“你倒是有榮譽感,現在不還是趴在地上?老子拿上錢這輩子都不回來了,哈哈哈!”

    正在這時候,俊俏女郎也探出了腦袋。

    她笑道“秦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秦飛冷眼看著她,說道“這不會是最后一次見面。”

    “或許吧。”俊俏女郎點了點頭,“看在你我有緣的份上,我要送你一件禮物。”

    說完,俊俏女郎忽然伸手搭在了查俊逸的肩膀上,隨后猛的一用力,便把查俊逸從車上給推了下來。

    “這個漢奸就送給你回去交差了。”俊俏女郎笑道。

    查俊逸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他撲在車上,著急的說道“姐,你別開玩笑啊,快讓我上車啊!不是說好了保我遠走高飛嗎!”

    白發從后面踹了他一腳,冷笑道“你覺得我們會帶上你這樣的人么?趕緊滾吧!”

    說完,白發抓著車門,跳到了車里。

    “秦先生,期待下次與你的見面。”俊俏女郎對秦飛抓了抓手,隨后司機一腳油門,車便揚長而去。

    “別扔下我,別扔下我,我求你們了!”查俊逸在身后跟著跑了四五十米,最后一個踉蹌,摔在了地上。

    秦飛冷著臉走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抓著他的衣領,把他給提了起來。

    “罵,你再繼續罵啊!”景天縱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咬牙切齒的瞪著查俊逸。

    查俊逸一臉驚恐的說道“景景長官,我就跟您開個玩笑我哪敢罵您啊”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