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龍鱗丟了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龍鱗丟了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龍鱗丟了

推薦閱讀:

    袁興洲冷眼看著秦飛,頗為厭煩的說道“你是在睜眼說瞎話么?我自己的身體難道自己不清楚?”

    “您要是清楚的話,就不會被一個小小的感冒折磨十幾年了。”秦飛依然保持自己的觀點。

    “行了,秦飛,你還是把嘴閉上吧。”沈成安不耐煩的說道,“你就算不甘心,也不至于張嘴胡言亂語吧?”

    顏老也對秦飛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多言。

    秦飛見狀,只能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今天我高興,請大家吃飯。”袁興洲有些不悅的說道。

    原本笑逐顏開的袁興洲,被秦飛幾句話搞得心情略顯不爽,這也導致他看秦飛更加不順眼了。

    “多謝袁先生!”眾人紛紛拱手笑道。

    袁興洲冷冷的掃了秦飛一眼,隨后指著他說道“你不準去,我不想看到你。”

    “嗯,我也沒打算去。”秦飛點頭道。

    “哼,好小子,脾氣倒是不小。”袁興洲冷著臉說道。

    秦飛沒有說話,他收拾起來東西,扭頭便走。

    既然看病失敗,那這次國醫的稱號,自然得不到了。

    想到這里,秦飛不禁微微嘆了口氣。

    “秦飛,你等等!”這時候顏老從后面追了出來。

    秦飛轉過身來詫異的說道“顏老,您怎么跟出來了?”

    顏老一臉凝重的說道“秦飛,你跟我說句實話,你是治不好,還是說袁興洲真的是感冒?”

    秦飛嘆氣道“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么?”

    “有,當然有!”顏老無比認真的說道,“如果袁先生真的是感冒,我想他很快便會復發。倘若你是治不好的話,那你還是盡快離開這里吧。”

    秦飛知道顏老的意思,心里也不由得有幾分感激。

    “顏老,我秦飛不是那種貪圖名利的人,倘若我瞧不出來,我不會去找托詞。”秦飛低聲說道。

    顏老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好,你放心,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幫你的。”

    說話間,袁興洲他們已經走出來了。

    “顏老,你還站在那兒干什么呢!”袁興洲看到顏老和秦飛待在一起,心里不禁有些不爽。

    顏老沒有理會,他跟秦飛說道“這幾天你小心一點,要是能離開京城,就盡快離開吧。”

    “我哪兒都不去。”秦飛面無表情的說道,“顏老,您快回去吧,免得連累到你。”

    “老顏,你還去不去了?”袁興洲再次大喝道。

    顏老沒辦法,只能對秦飛投去了一個歉意的笑容,隨后回到了袁興洲的身邊。

    看著他們乘車離開,秦飛心里不由得升起了幾分落寞之情。

    他搖了搖頭,順手打了一輛車,離開了這里。

    回到酒店后,顏如玉正焦急的等待著。

    見秦飛回來了,顏如玉快去起身說道“先生,怎么樣了?成功了嗎?”

    秦飛苦笑道“不但沒成功,反而還把袁興洲給得罪了。”

    說到這里,秦飛望向了顏如玉,說道“如玉,你這幾天先回家吧,不要跟在我身邊了。”

    “我不。”顏如玉連忙搖頭,“無論發生什么,我都留在你身邊。”

    秦飛知道顏如玉的脾氣,所以也沒有再繼續勸下去。

    想來袁興洲看在顏老的面子上,應該不會把火氣撒在顏如玉的身上。

    接下來幾日,秦飛依然留在酒店里,一連幾天,他都不曾出門。

    袁興洲病好以后,便開始著手調查秦飛。

    雖說他對秦飛有幾分怨恨,但也不能無視法律,只能翻他的過往,找尋他身上的犯罪史。

    可惜的是,一連幾日下來,他居然發現秦飛是個手法的公民,甚至都不會借用自己醫生的身份來謀私利。

    “不應該啊。”袁興洲摸著自己的下巴,在心里暗想道,“他之所以這么拼命,<!--中间广告位置-->無非就是想要拓展自己的人脈,達到某尋利益的目的,可為何難道是我錯怪他了不成?”

    實際上,真要查,秦飛自然是逃脫不了,比如在云城殺死的那位“高手”,只可惜這件事情處理的太過隱蔽,根本查不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沈成安忽然前來拜訪。

    “沈老先生,你怎么來了?”袁興洲略顯不耐煩的問道。

    沈成安連忙說道“袁老,我來看看您,您最近身體還好嗎?”

    “嗯,挺好。”袁興洲面無表情的說道。

    沈成安也不傻,他自然能看出袁興洲對他的不耐,于是,他也不再繞彎子,開門見山的說道“哎,袁先生,您說這秦飛行事是不是太霸道了?我們沈氏藥廠都開了這么多年了,就因為他和那胡家的關系,把我們沈氏藥廠搞得倒閉了,你說這不是欺負人嘛?”

    “哦?還有這種事?”袁興洲聽到此話,頓時來了興趣。

    沈成安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說道“是啊,我兒子也差點因此進去,我實在是沒辦法了,只能來求袁先生來主持公道了!”

    袁興洲起身說道“任何人做事,都不能凌駕于法律之上!我現在就讓人著手調查,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自然會還你一個公道。”

    “哎呦,那就多謝袁先生了!”沈成安一臉謙卑的說道。

    他在心里冷笑道“秦飛,這次我看你怎么辦!”

    眨眼間,秦飛在酒店里已經待了整整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里,顏如玉幾乎每天都提心吊膽,只要外面有動靜,她就起身跑到門口,小心翼翼的趴在貓眼上偷看。

    秦飛倒是不像她那么緊張,每天都過的怡然自得。

    “先生,今天我們吃什么?”這幾日,顏如玉如同仆人一般,照顧起了秦飛的飲食起居。

    秦飛剛要說話,手機便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一看,發現來電人是景天縱。

    秦飛擺了擺手,隨后走到陽臺上接起了電話。

    “秦飛,不好了。”電話剛一接通,便聽到了景天縱著急的聲音。

    秦飛連忙問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了?”

    景天縱臉色難看至極,他咬牙道“龍鱗被偷走了!查俊逸這個混蛋也不見了!現在上頭下了死命令,無論用什么樣的手段,都必須把龍鱗追回來!”

    秦飛也不禁皺起了眉,他早就預料到會有這一天,因為八岐組一定會花大價錢,讓查俊逸幫忙。

    但秦飛沒想到會這么快。

    “你現在在哪兒?我馬上派車去接你。”景天縱說道。

    秦飛把地址告訴了查俊逸,隨后便快速的下了樓。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華南虎的車便趕到了樓底下。

    秦飛也沒敢耽誤時間,迅速上車,向著研究部趕去。

    秦飛前腳剛走,后腳便有相關部門查上門來了。

    兩個公職人員敲開了酒店的門后,便冷著臉問道“秦飛是不是住在這里?”

    顏如玉臉色微微一變,立馬搖頭道“不是,我不認識什么秦飛。”

    這兩個人仔細地打量了顏如玉一眼,隨后說道“警告你,別和我們打馬虎眼!你們的資料我很清楚!你叫顏如玉,國醫顏老的孫女,這幾天秦飛一直跟你待在一起!”

    顏如玉臉色微微一變,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秦飛呢?他去哪兒了?”兩個人繼續問道。

    顏如玉搖頭道“我不知道,先生他接了個電話后便出門了。”

    “他不在?”倆人對視了一眼,“那就請顏小姐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吧!”

    說完,他手一揮,便有幾人向前,帶走了顏如玉。

    另外一邊,秦飛剛趕到研究部,便看到數人站在門口處,其中包括那位苗先生。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