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失望至極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失望至極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失望至極

推薦閱讀:

    秦飛則是拉著顏如玉,從這賭城里走了出來。

    即便身上的衣物不整,但有秦飛在身邊陪伴,顏如玉心里居然絲毫不覺得害怕與尷尬。

    從這里離開后,秦飛和顏如玉便盡快回了酒店,換上了衣服。

    三日后,顏老來到了秦飛所住的酒店。

    他面色看起來有些凝重,像是遇上了什么事一樣。

    秦飛連忙迎上去,問道“顏老,您這是怎么了?臉色這么難看。”

    顏老嘆了口氣,說道“這次國醫的考核,居然是給袁家的袁興洲看病。”

    “袁興洲?”聽到這個名字,顏如玉臉色也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秦飛狐疑的問道“袁興洲是誰?”

    顏老嘆氣道“袁興洲是上頭的一位領導,他的病已經很多年了,從來沒有任何人能看好。”

    “什么病?”秦飛忍不住問道。

    顏老說道“具體是什么病,我們也不知道,當初我們十二位國醫查閱了所有的醫學古籍,都沒有找到案例,中醫西醫都沒有過記載。”

    國醫統共十二位,六位中醫,六位西醫,他們或許不是華夏醫術的最高水準,但他們的經驗卻可以說無人能及,且更加全面。

    連他們都沒辦法的病,卻拿出來當做國醫考核,這的確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顏老,您方便告訴我他的癥狀嗎?”秦飛問道。

    “當然可以。”顏老連忙說道,“袁興洲大約曾十幾年前開始咳嗽,每天夜里都咳嗽不止,難以入眠,長時間下來,導致他的精力也越來越差。”

    “咳嗽?干咳還是?”秦飛繼續問道。

    “不,咳痰咳血。”顏老說道,“我們借用現代醫學工具查過他的肺部、咽喉,都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秦飛想了想,說道“咳血會不會是因為震破了喉嚨?”

    “要是真那么簡單就好了。”顏老苦笑道。

    秦飛思慮片刻,把能想出來的幾種病全部說了一遍,然而顏老卻一一搖頭。

    “具體情況,等我看過以后再說吧。”秦飛笑道,“顏老您也不用擔心,大不了我不要這個稱號了便是。”

    顏老神情凝重道“除非你現在棄權。”

    這倒是讓秦飛有些不理解,他皺眉道“顏老,您這話是什么意思?”

    顏老嘆了口氣,他把秦飛拉到了一旁,說道“就是因為這個病,導致他的精神衰弱,脾氣也越來越暴躁,幾年下來,給他治病失敗的,在不久后幾乎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進去了。久而久之,便沒人敢再給他治病了。”

    “倘若你沒有十足把握的話,最好棄權。畢竟機會多得是,但命可就這一條。”顏老勸誡道。

    這種病秦飛的確沒有見過,看似只是一個簡單的咳嗽,卻查不出病因。

    可秦飛不想放棄,倘若棄權的話,以后未必還會有新的機會。

    “我想想再給您答案吧。”秦飛對顏老說道。

    顏老點了點頭,臨走之前,他和秦飛說道“秦飛,名聲乃身外之物,有的時候不必太看重,命才是最重要的。”

    秦飛笑道“顏老,我知道了。”

    距離考核還有五天的時間,所以秦飛也不著急。

    但這期間,顏如玉屢次勸誡秦飛放棄,在她看來,國醫這個稱號并沒有那么珍貴,遠遠不值得為它去冒險。

    秦飛其實并不怎么擔心,就算真治不好,他也不懼怕什么。

    此時,李家李天華也在為此準備著。

    和秦飛不同的是,李家勢力極大,就算真治不好,最多就是失去國醫的稱號,根本不會冒什么風險,相對而言,李天華顯得更加輕松一些。

    時間過得飛快,眨眼之間便來到了這一天。

    清晨的時候,門口便有專車在候著了,秦飛剛一出門,車前兩個保鏢便向前伸手,面無表情的說道“<!--中间广告位置-->請問是秦飛秦醫生么?”

    秦飛點頭道“是我。”

    兩個人當即拉開了車門,說道“我們是袁先生派來的人,請您去袁家。”

    這兩個人身材壯闊,下盤極穩,顯然是練家子。

    秦飛也沒有猶豫,拎著藥箱,便一同走進了這輛車里。

    走到半道上的時候,顏老忽然給秦飛打來了電話,他在電話里說道“秦飛,我剛剛得到消息,聽說這次還有一個人參加國醫審核,誰能給袁興洲看好病,誰便能得到這個稱呼。”

    秦飛笑道“怪不得這次審核這么嚴格。”

    顏老有幾分打抱不平的說道“你為中醫爭了光,按說你才更有資格,真不知道憑什么把你們兩個人放在一起競爭。”

    “對了,這個人是李家的李天華。”末了,顏老又添上了一句。

    “李家?”秦飛對這個稱呼有些陌生,除了江城的李家之外,秦飛還不知道第二個李家呢。

    顏老嘆氣道“李家的身份地位不俗,他要是失敗了,想來不會得到任何懲罰,但你就不一樣了。”

    秦飛沉吟片刻,說道“好,我知道了,顏老您不必擔心。”

    很快,車便來到了袁家的門口。

    和想象中的豪華大不相同,這是一處極為古樸的房子,門口還擺著兩個石獅子。

    秦飛下車后,剛準備進門,兩個保鏢便攔住了秦飛。

    他們拿出儀器,依然面無表情的說道“抱歉,我們要對您先進行一個檢查。”

    秦飛心想,看來這個袁興洲的身份真不簡單,這么長時間來,就算是景家、胡家這種地位的人也從未如此慎重過。

    “好。”秦飛張開了手。

    這兩個保鏢拿出了一個儀器,對秦飛全身上下掃描了一遍,隨后又示意秦飛打開了醫藥箱。

    “這是什么?”兩個保鏢指著毫針問道。

    秦飛皺眉道“這是治病用的針。”

    “這個不能帶進去,我們會為你準備。”二人說道。

    秦飛張了張嘴,隨后擺手道“好吧,那我現在能進去了么?”

    “可以,請進。”他們給秦飛讓開了一條路。

    剛走進袁家,便聽見里面傳來了陣陣的咆哮聲“治病是吧?我告訴你們,這次要是給我治不好,就全給我滾蛋!”

    “秦飛,恭喜恭喜啊。”正在這時候,沈成安拱手走了過來。

    秦飛瞥了他一眼,笑道“沈老,您怎么也在?”

    沈成安笑道“國醫的審核,我當然得來,呵呵,真是羨慕您,年紀輕輕便有如此成就了,等你成為了國醫,豈不是名滿天下?”

    秦飛冷笑道“您這是在夸我呢,還是夸你自己?”

    沈成安白眼道“瞧你這話說的,我當然是夸你了,呵呵,祝你馬到成功啊!”

    看到他這幅陰陽怪氣的模樣,秦飛心里說不出來的厭煩。

    正在這時候,門外又有幾人走了進來。

    “景意智?”看到此人后,秦飛的臉色頓時微微一變,“他怎么會來這里?”

    在景意智的旁邊,還跟著一個年輕人,兩個人有說有笑,頗為親切。

    “景先生,您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秦飛主動打招呼道。

    景意智輕哼了一聲,說道“袁先生是我的老領導,給他治病我當然要來了!”

    聽到這話后,秦飛頓時明白了過來。

    他冷眼看著景意智,說道“我明白了,這是你安排的,故意來為難我,是么?”

    景意智冷笑道“秦飛,你可不能血口噴人啊,我只是覺得你醫術好,想為老領導做些什么,怎么,不行么?”

    秦飛看了看景意智,又看了看不懷好意的沈成安,不禁搖頭嘆氣道“我對你們景家,真是失望至極。”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