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快去求他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快去求他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快去求他

推薦閱讀:

    仲先生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明白是什么意思。

    “仲先生,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景意遠臉色難看的說道。

    仲先生嘆了口氣,說道“景老爺子脈象全亂,就算是神醫來了也無力回天啊。”

    說到這里,仲先生有些狐疑的說道“不應該啊,前段時間我為老爺子把脈的時候,他的脈象還很平穩,段時間內不可能有這么大的變化,他是不是吃了什么東西?”

    景意智聽到此話,臉色頓時聚變。

    他不自覺的想起了秦飛在生日宴上說過的話。

    有這個想法的人不只是景意智一人,景意遠以及整個景家的子弟全都想到了那一株人參。

    “二弟,那株人參你給爸吃了么?”景意遠皺著眉頭問道。

    景意智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說道“前幾天爸說身體不舒服,我便給他服用了但是爸的身體和這株藥絕對沒關系,你們可不能被秦飛那個混小子的話誤導了啊!”

    “景二爺,可否把那株藥拿給我看看?”仲先生急忙問道。

    景意智搖頭道“現在只剩下藥渣了。”

    “快,帶我去看看。”仲先生急忙說道。

    他來到了后廚,拿起藥渣仔細的觀摩了起來。

    景意智等人站在此處,心里充滿了緊張之情。

    “并沒有什么問題啊。”仲先生低聲呢喃道。

    聽到此話,景意智頓時松了口氣。

    他拍著胸脯說道“我就說和這株藥沒什么關系,你們都被秦飛那個混小子給騙了!他懂個屁啊!”

    “爸,二叔,我爺爺怎么樣了?”正在這時候,景天縱急匆匆的趕了回來。

    他氣喘吁吁,一路狂奔,擔憂之情溢于言表。

    景意遠嘆了口氣,說道“仲先生說你爺爺的脈象紊亂,陰陽失衡,恐怕”

    “肯定和那株藥有關系!”景天縱打斷了景意遠的話。

    “天縱,我知道你和秦飛關系不錯,但話可不能亂說,這個責任誰都擔當不起!”景意遠冷著臉說道。

    “是啊,仲先生剛剛也看過了,這株藥并沒有什么問題。”景意遠在一旁沉吟道。

    景天縱咬了咬牙,他冷聲說道“我現在就派人把那藥商帶回來,有沒有問題,問問便知道。”

    說完,他打了個電話,派手底下的人前往山羊胡的診所。

    此時的山羊胡正悠哉悠哉的坐在搖椅上曬太陽。

    “十月份的太陽,曬著是最舒服的。”山羊胡微微瞇著眼睛,頗為安逸的說道。

    忽然,他的面前開來了一輛綠色的車,車一停下,便有四五個荷槍實彈的人跑了下來。

    “你就是這家診所的老板?”帶頭的人手持槍械冷聲問道。

    山羊胡嚇得一個趔趄,他訕笑道“是我,有什么事嗎?”

    “跟我們走。”這幫人不由分說的拽起山羊胡,便直接塞到了車上。

    山羊胡驚慌失措,他咽了咽口水,試探性的問道“我好像沒犯什么事兒吧”

    但車上幾人面色冰冷,誰都沒有理會他。

    車一路疾馳,來到了景家。

    很快,山羊胡便被他們帶了進來。

    “噗通”

    剛一進門,山羊胡便被一腳踹在了地上,隨后,景天縱一步向前,抬腳踩住了他,冷聲問道“那株人參是你賣的?”

    山羊胡聽到此話,臉色頓時大變。

    他點了點頭,驚恐的說道“是是我賣的,有什么問題嗎?”

    景天縱冷聲說道“我爺爺吃了你那株藥后便昏迷不醒,我警告你,你最好告訴我這株藥是從哪兒來的,有沒有問題,否則,我<!--中间广告位置-->一槍打死你。”

    說完,景天縱直接掏出了槍,頂在了山羊胡的腦袋上。

    山羊胡嚇得渾身哆嗦,眼睛都不自覺的閉了起來。

    他顫抖著身體,惶恐的說道“我我不知道啊,這株藥沒什么問題啊”

    “沒什么問題?”景天縱臉色一冷,手里的槍傳出了一聲“咔吧”。

    山羊胡身子一軟,嚇得幾近昏厥。

    “天縱,你這是要屈打成招么?”景意智有幾分慍怒的說道。

    景天縱沒有理他,他冷聲說道“我告訴你,藥渣我已經送到專業的鑒定機構去查了,如果查出什么問題來,我就告你謀殺!”

    山羊胡被嚇得徹底慌了,他帶著哭腔道“我說,我說”

    隨后,山羊胡把拿藥的經過全盤托出,一個字都不敢遺漏。

    “這藥只是沒有藥效,不會害人啊”山羊胡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放你媽的屁!”景天縱狠狠地一腳踹在了山羊胡的胸膛上,山羊胡頓時悶哼一聲,嘴巴里噴出了一口鮮血。

    “景長官,求求你放過我,我也是不知情啊。”山羊胡顧不上疼痛,他爬起來跪在地上苦苦求饒。

    景天縱沒有理他,他轉身望向了景意遠,說道“二叔,你現在還敢說我爺爺的病和你沒關系么?”

    “胡說八道!”景意智慌亂的說道,“我看你是被那秦飛給灌了湯!”

    山羊胡聽到秦飛地名字后,急忙起身說道“秦先生警告過我,讓我不準再出售此藥而且還把我僅有的全都帶走了。”

    景天縱臉色一變,他急忙彎下身子,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山羊胡咽了咽口水,“秦先生說過,這天底下只有他有辦法服用此藥!”

    景意遠眉頭一皺,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去把秦飛請來吧。”

    “請他?他滿口胡言!他會個屁!”景意智不甘心的咆哮道。

    景天縱冷笑道“二叔,秦飛可是提前警告過你,只可惜你們不聽,甚至冷眼相待,處處排擠,你覺得秦飛現在還會來么?”

    景意遠張了張嘴,他嘆氣道“天縱,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知道你和秦飛關系不錯,為了你爺爺,你去求他,行嗎?”

    “求他做什么,我已經請了沈先生還有其他幾位國醫,我就不信沒辦法治好!”景意智大怒道。

    “二弟!”景意遠大怒,“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說這種無知的話,怎么,爸的命難道比不過你的面子不成?”

    “大哥說得對。”這時候景意智的老婆湊上來道,“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希望啊。”

    隨后,她小聲說道“就算你想收拾他,以后機會多得是,現在老爺子要是死了,你可就成了景家的罪人了。”

    景意智臉色一變,頓時沉默了下來。

    “好,我去,我去請他!”景意智咬了咬牙,隨后扭頭便走了出去。

    此時的秦飛正準備去參加和小島的比試。

    這場比試選在了一處博物館的大廳,雖然沒有公開宣傳,但消息還是不脛而走。

    一些國內的老中醫、中醫學院的學生、甚至少數國外名醫都慕名而來。

    “秦飛,你有信心嗎?”蘇玉跟在秦飛身旁小聲問道。

    “師娘,您就放心吧,師傅的醫術天下無雙,別說什么小島,就是大島也不行!”洪凱笑嘻嘻的說道。

    秦飛笑了笑,他面色淡然的說道“我必贏。”

    正在這時候,景家的車疾馳而來,停在了秦飛的面前。

    隨后,便看到景意智陰沉著臉,走了過來。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