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得意的沈家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得意的沈家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得意的沈家

推薦閱讀:

    宋太平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他伸出去的手,更是顯得極為尷尬。

    “哈哈哈,說得好!”伍君豪在一旁哈哈大笑了起來。

    宋太平的臉色漸漸冷冽,他哼聲道“小子,你說話最好注意點,這里可是賢城。”

    “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罷了。”說完,秦飛自顧自的往樓下走去。

    宋太平盯著秦飛的背影,心里不禁升起了陣陣寒意。

    “宋太平,你還是趕緊滾蛋吧,這里不歡迎你。”伍君豪擺手說道。

    宋太平絲毫不在乎伍君豪的話,他沒臉沒皮的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笑道“聽說你這條腿治好了?”

    “呵呵,差不多了。”提起此事,伍君豪臉上忍不住浮現起一抹笑容。

    宋太平淡笑道“就是不知道伍大哥現在的武力退步了沒,哎,想當年伍大哥可是號稱賢城第一高手啊。”

    伍君豪瞇著眼睛說道“退不退步我不知道,但收拾你,恐怕不在話下。”

    “好!”宋太平頓時一樂,大有奸計得逞的意味。

    他笑道“既然這樣,不如我們比試比試,如何?”

    伍君豪冷聲說道“我怕你不成?當年你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你一樣不是我的對手!”

    “伍大哥,你的腿雖然治好了,但是還需要一段時間適應,現在不適合做劇烈運動。”秦飛在一旁提醒道。

    伍君豪哼聲說道“就算我沒有這條腿,收拾這宋太平也不在話下!”

    “好!”宋太平大喜,“伍大哥霸氣!既然這樣,咱們約個時間光明正大的比試比試,怎么樣?”

    “好啊,怕你不成。”伍君豪有些脾氣上頭般的說道。

    宋太平淡笑道“城東的礦因為我們兩個人,已經拖延工期一個月了,在這么拖下去,恐怕也不會有什么結果。不如借著這個機會,我們賭一把,如何?”

    “怎么賭?”伍君豪眉頭一皺。

    宋太平靠在沙發上,手里摩挲著一串佛珠笑道“誰贏了,誰就負責開采那片礦地。”

    “行啊。”伍君豪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求之不得。”

    “那就這么定了。”宋太平起身,“三天以后,我們就在城東礦場見!”

    宋太平臨走之前,還冷冷的掃了秦飛一眼,帶有幾分威脅的說道“小子,小心點!”

    等他走后,秦飛便看向了伍君豪,說道“伍大哥,這顯然是他的奸計,你不應該答應他的。”

    伍君豪擺手道“沒事兒,兄弟,你就放心吧,他不是我的對手。”

    秦飛卻不看好伍君豪,他作為主治醫生,對伍君豪的腿自然很是了解。

    別說他瘸了這么多年,就算是幾天不動,都需要一段時間適應。

    本身打算離開賢城的秦飛,也暫時留了下來。

    他倒是沒有居住在伍家,而是和伍君豪道別后,在賢城玩了幾天。

    賢城是西山省的省會,和云城相當,好玩的地方自然也不少。

    而秦飛作為一名醫生,選擇的首要地點便是一些藥材販賣場以及拍賣會。

    另外一邊,這宋太平回去以后,便嗤笑道“我去看過了,元武說的那個高手不過是個逞口舌之威的小屁孩罷了,根本不值一提。”

    元武眉頭一皺,說道“伍大哥,你還是謹慎一點的好,當初我也是因為輕視他,結果”

    “少廢話。”宋太平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話,“我派你去暗殺伍君豪就是個錯誤!”

    元武張了張嘴,一時間無話可說。

    三天后,便是伍君豪與宋太平約定的日子。

    這一天,秦飛和顏如玉從路上打了一輛車,準備前往城東礦場。

    司機聽到秦飛要去城東礦場,便跟他閑聊了起來。

    “這個城東礦場可不太平啊,聽說市里兩個大哥正在爭這塊地,沒少鬧出矛盾來。”司機邊開車邊感嘆道。

    秦飛笑道“上頭難道不插手這件事情嗎?”

    司機說道“這倆人是什么出身?像他們這種出身的人,自然是兩道通吃,再說了,伍君豪和宋太平這倆人對市里的發展的確是做了不少的貢獻,所以也不太好管。”

    “手心手背都是肉嘛。”司機笑道,“還不如讓他們兩個自己去解決。”

    “那他們萬一鬧出什么大矛盾怎么辦?”顏如玉有些不解的說道。

    司機看了她一眼,笑道“這都什么時代了,誰敢光明正大的火拼,他們兩個心里也有數,誰也不敢把事情鬧大了。”

    秦飛沉默不語,靠在車上休息了起來。

    賢城的面積很大,而城東礦場在一個無人郊區,所以車行駛了許久,依然沒有到達目的地。

    此時宋太平和伍君豪已經趕到了城東礦場,他們手底下的人分成了兩排,圍成了一個圈子。

    “伍大哥,你還真敢來啊。”宋太平站在那里揉著手腕,似笑非笑的說道。

    伍君豪冷笑道“難道我會怕你不成?如今我的腿已經好了,收拾你根本不在話下。”

    “哈哈哈!”宋太平大笑了起來,“那最好不過了,免得傳出去了,人家說我欺負你。”

    “少廢話,動手吧,今天我要是不把你頭擰下來,我就不姓伍!”伍君豪活動了活動手腕,不耐煩的呵斥道。

    宋太平冷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伍大哥,等等!”就在兩個人即將動手之際,秦飛和顏如玉從不遠處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眾人轉身,一臉狐疑的看向了秦飛。

    “兄弟,你怎么還沒走啊?”伍君豪看到秦飛后頓時詫異的說道。

    秦飛笑道“我放心不下,順便在賢城玩了幾天。”

    “好。”伍君豪哈哈大笑道,“等我收拾完這個姓宋的老畜生,咱們去喝酒!”

    秦飛拉了拉伍君豪的手,說道“伍大哥,還是讓我幫你吧。”

    伍君豪一愣,他連連擺手道“不用,我自己的事兒我自己解決。”

    秦飛卻沒有理會伍君豪,他向前一步,笑著望向了宋太平,說道“姓宋的,我和你打怎么樣?”

    宋太平哼聲道“你算個什么東西?一個小醫生罷了,這兒有你說話的份?”

    秦飛知道他不會答應,所以便故意激怒他道“你不會是不敢吧?宋太平,前幾天你不還放話讓我小心點嘛?怎么,現在給你機會你害怕<!--中间广告位置-->了?”

    “害怕?我會怕你?”宋太平隱隱有幾分怒意。

    秦飛繼續道“哎,這樣吧,我讓你兩只手,可以吧?”

    宋太平臉色一變,他冷著臉說道“既然你想送死,我不攔你,但我和伍君豪之間有個約定,你要是輸了,可就代表著這家礦場屬于我了。”

    “好!”秦飛二話不說便答應了下來。

    宋太平心里一喜,他把頭微微一偏,看向了身后的伍君豪,說道“伍大哥,你同意嗎?”

    伍君豪有些糾結,他拉了拉秦飛的胳膊,說道“兄弟,這事兒不太需要你動手啊,再說了,萬一你不小心把他給打死了怎么辦?”

    “嗯我盡量不打死他。”秦飛認真的說道。

    不遠處的宋太平不禁大怒道“小子,你好大的口氣,打死我?你有那個本事嗎!”

    秦飛沒有理他,他和伍君豪說道“伍大哥,我要是不小心把他打死了,需不需要負責任啊?”

    伍君豪擺手道“那你倒不用擔心,你要是把他打死了,我就順手把他扔到礦場里。”

    “那就好。”秦飛點了點頭。

    宋太平徹底忍不住了,他怒喝了一聲,便迅速的奔向了秦飛。

    藏在人群中的元武,這一刻徹底忍不住了,他大聲喊道“老板,千萬別和他打啊!”

    只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宋太平沖過來的一瞬間,秦飛便已經一腳踢在了他的小腿上。

    只聽“咔嚓”一聲,宋太平的小腿直接彎成了一個詭異的弧度,隨后狠狠地半跪在了地上。

    “啊!!!”宋太平頓時痛苦的慘叫了起來,秦飛并沒有就此收手,他再次一腳踢出,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盡管這一腳已經收了九成的力道,可宋太平還是直接倒飛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煤堆里。

    “噗!”他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倒在地上半死不活。

    周圍的人目瞪口呆,紛紛張大了嘴巴。

    “這個小子是誰啊?太猛了吧?”

    “宋大哥可是賢城第一高手啊,市散打冠軍都不是他對手”

    “這尼瑪兩腳把人給踢死了?”

    “沒死。”秦飛笑道,“我只用了一成的力道,踢不死他,但估計得躺一段時間了。”

    周圍頓時更加安靜了。

    這個小子也太狂妄了,只用了一成的力道便能把人給踢死?

    “宋大哥!”不知道是誰反應了過來,一幫人迅速沖到了煤堆里,把這宋太平給拽了出來。

    只見宋太平的胸口下陷,有一個清晰的腳印,看起來極為驚悚。

    “快,送他去醫院!”元武著急的說道。

    “果然是這個小子。”伍君豪臉色漸漸地陰冷了下來,“兄弟,這次謝謝你了,你放心,這個人情我伍君豪記一輩子。”

    沒有了宋太平,這個礦場自然而然的便會落入到伍君豪的手里。

    當天中午,伍君豪便回去了公司,開了一個緊急的會議,并且當天去了礦場的相關部門,請有關人員喝了酒吃了飯。

    而秦飛則是當天便趕回到了云城。

    此時的萬安藥廠正和海醫藥業報團取暖,但海醫的股東病不看好雙方的合作,許多人紛紛撤資。

    “姜總,現在怎么辦?”姜浩巖手底下的秘書有些擔憂的問道。

    姜浩巖背靠落地窗,沉默不語。

    “姜總,當斷不斷,必勝后患啊,我看不如趕緊斷了和那秦飛的聯系,跟沈家認個錯,說不定”

    “閉嘴!”秘書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姜浩巖呵斥打斷。

    “你要是再敢說這種話,就給我收拾東西滾蛋!”姜浩巖冷眼看著她說道。

    秘書急忙道歉道“對不起姜總,是我多言了,可現在公司的情況的確不太妙,我們得趕緊想一個補救措施啊。”

    姜浩巖嘆了口氣,低聲說道“等吧,等萬安藥廠的新藥上市吧。”

    秦飛回到云城的第一件事后,便是來到了萬安藥廠。

    辦公室里,萬香彤正坐在沙發上不知道想些什么。

    “秦總來了。”這時候,她的秘書走進來說道。

    萬香彤一喜,她急忙拿起梳妝鏡看了一眼,隨后說道“快請他進來。”

    “秦先生。”看到秦飛后,萬香彤起身,一臉興奮。

    秦飛笑道“看來事情辦得挺順利。”

    “沒錯,我正打算告訴你的。”萬香彤得意的說道。

    她起身去把辦公室的門關了上來,隨后小聲說道“我已經把藥方子交給內奸了,今天他恰好請了假,我猜一定是去給沈家送信兒了。”

    秦飛點了點頭,笑道“好,沈氏藥業很快就要完蛋了。”

    “對了,我們的那幾款藥上市了嗎?”秦飛問道。

    萬香彤搖頭道“還沒有,估計就在這幾天。”

    “好。”秦飛點了點頭,“做好準備,等著那些經銷商上門道歉吧。”

    有了秦飛這句話,萬香彤頓時充滿了動力,仿佛這幾日所受的苦,都不值一提。

    “東西拿到了么。”云城,一處私人會所里,沈福蘇正躺在木床上怡然自得。

    他面前一個卑躬屈膝的中年男子連忙向前一步,訕笑道“沈總,東西我已經拿到了,就在這兒,您看看。”

    說完,他拿出了那副藥方。

    沈福蘇起身,把藥方拿在手里打量了片刻,蹙眉道“這是要生產什么?”

    “據說也是一種化妝品,用來取代那款藥用面膜的。”這內奸急忙說道。

    沈福蘇冷笑了一聲,說道“取代?呵呵,市場一旦被占有,哪有那么簡單就能取代?”

    “你做的不錯,回去繼續盯著。”沈福蘇從木床上站了起來說道。

    這內奸搓了搓手,訕笑道“沈總,您看事情我已經辦完了,這錢”

    “哼。”沈福蘇冷哼了一聲,他拿出了一張銀行卡,扔給了這個內奸,隨后說道“回去等著吧。”

    “誒,好嘞,謝謝沈總,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沈福蘇極為謹慎,否則也不會親身而至。

    他拿上這幅藥方后并沒有著急投入生產,而是等著萬安藥廠的產品上市,對比產品的配料和手里的藥方,以免出現什么意外。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70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