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想到辦法了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想到辦法了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想到辦法了

推薦閱讀:

    秦飛這一推力道頗大,景意智直接被撞得口吐鮮血。

    “他媽敢打我?找死嗎?”景意智勃然大怒,他身居高位,從來沒有任何人敢對他不敬,更別提動手打他了。

    “秦飛,我告訴,惹上大麻煩了!”景意智笑的有些殘忍,“很快就會知道得罪景家是什么下場!”

    此刻,秦飛對景家眾人已經厭惡到了極致,除了景天縱和景老爺子之外,秦飛幾乎不喜歡這里的任何人。

    “我等來報復我。”秦飛冷著臉說道,“但我同樣告訴一句話,如果把我逼急了,我很有可能不顧后果殺了。”

    說完,秦飛推開門,指著醫生說道“跟我一起進來。”

    醫生被秦飛給嚇到了,他連忙點頭,小聲說道“好…”

    走進病房后,便看到景天縱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他面無血色,嘴唇發黑,氣息極其微弱。

    “我查過了他的身體,頸動脈上有個非常細微的傷口,所以推測是毒素是通過注射的方式進入體內。”醫生在一旁小聲說道。

    秦飛把手搭在了景天縱的脈搏上,此刻他的脈搏已經極其微弱。

    “這種毒我們國內從來沒見過,我懷疑是從其他國家流傳進來的。”這醫生繼續道。

    秦飛冷著臉說道“好大的膽子!”

    景天縱的身份不同于普通人,他可是出自華南虎,代表的是國家,膽敢對他出手,幾乎意味著對華南虎宣戰。

    正說著呢,易北云便急匆匆的來到了醫院。

    “景先生,天縱怎么樣了?”易北云蹙眉道。

    景意遠搖了搖頭,說道“很差,醫院治不了。”

    易北云沉吟道“天縱不是有個朋友叫秦飛嗎?沒讓他過來瞧瞧嗎?”

    “秦飛?我們京城人才濟濟,為什么非要去找個秦飛?”見易北云提到秦飛的名字,景意智顯得極為不爽。

    “他現在就在病房里。”景意遠說道,“同時我們還請了顏老,相信他很快就到了。”

    正說著呢,秦飛便從病房里面走了出來。

    “秦飛,怎么樣?能治好嗎?”景意遠雖然也不太喜歡秦飛,但眼下關乎他兒子的性命,他不得不低頭。

    秦飛搖頭道“不行。正如醫生所說,毒素已經遍及了身,沒有解藥的話,我也無能為力。”

    “廢物!就還敢聲稱自己是神醫?”景意智破口大罵道。

    秦飛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說道“有這個時間,不如去查查景大哥身上的毒素來源于何處。”

    “不用廢話,我們已經去查了。”景意智冷哼道。

    “三個小時的時間,去哪兒查?”景意遠面若寒霜。

    秦飛嘆氣道“我現在能做得只有把時間拖延的久一點,們盡快去找吧。”

    他為景天縱輸送了靈氣,相信短時間內保住性命不是問題。

    正在這時候,顏老邁著步子走了進來。

    “顏老,您可總算是來了。”看到顏老后,景家眾人立馬換了一副態度。

    他們快步走過去,拉著顏老的手說道“您快去瞧瞧吧。”

    顏老點了點頭,他詫異的望向了秦飛,說道“秦小神醫,也在這兒?情況怎么樣了?”

    秦飛嘆氣道“我反正是無能為力。”

    “連都無能為力?”顏老臉色微微一變。

    他不敢耽擱時間,快速的往病房里面走去。

    十余分鐘后,顏老從病房里面走了出來。

    他的結論和秦飛一樣找不到解藥,就算是神仙來了也沒有用。

    景意遠臉色難看至極,甚至要落下淚來了。

    景天縱是他唯一的兒子,要是景家最出色的子弟,他若是死了,景家的實力相當于被砍斷了左膀右臂。

    “到底是誰干得!”景意遠怒視著易北云,“易長官,請告訴我!”

    易北云搖頭道“這涉及到國家機密,很抱歉,無可奉告。”

    “無可奉告?那我兒子的命誰來賠償?”景意遠紅著眼睛說道。

    “景先生,別激動,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也不想…我已經派人去查了,同時,我們也請了特殊部門協助調查。”易北云嘆氣道。

    “特殊部門?什么意思?”景意遠急忙問道。


    易北云說道“玄術部門,他們現在正在推算。”

    “他們在哪兒?易長官,麻煩帶我去見他們,行嗎?”景意遠帶著幾分哀求的味道。

    易北云看到他這幅樣子,也動了惻隱之心。

    隨后,他嘆氣道“好吧。”

    “易長官,能帶我去么?或許我能幫上忙。”這時候秦飛說道,“我對玄術也懂一些。”

    “去干什么?去添亂嗎?怎么沒不懂的?”景意智冷笑道,“秦飛,以為是能不成?”

    “秦飛,希望不要在這個時候給我們添亂。”景意遠也忍不住冷聲道。

    秦飛沒有理他們,而是盯著易北云。

    易北云出奇的答應了下來,他點頭道“好,也跟我一起。”

    “那我能不能去?”景意智問道,“我是景天縱的親叔叔,應該有資格吧?”

    “抱歉,不能去。”易北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

    隨后,秦飛乘坐著易北云的車,來到了相關部門。

    一進門,秦飛便看到了地面上擺著的羅盤以及八卦圖等等。

    “怎么樣了?”易北云走進來后,客氣的問道。

    其中一人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們只能推算出,動手的人是來自島國。”

    “島國?”易北云面色一寒,“他們好大的膽子,難道不知道景天縱是什么人嗎?”

    “這恐怕涉及到了那個組織。”秦飛低聲道。

    “是啊。”易北云嘆了口氣,“但這些人行蹤極為詭異,并且不隸屬于任何一個國家,所以我們也拿他無可奈何。”

    “易長官,當務之急是找到解藥。”景意遠在一旁焦急的說道。

    易北云看了他一眼,說道“只要找到下毒的人,自然能找到解藥。”

    秦飛盯著那羅盤看了半天,隨后向前一步,說道“我有辦法了。”

    “有辦法了?”幾個玄術部門的人頓時冷笑了起來,“怎么,難道推算出兇手在哪兒了不成?”

    秦飛搖頭道“那倒沒有,沒有兇手的生辰八字,誰也推算不出來。所以,們只是在這里浪費時間罷了。”

    “懂個屁!”其中一人當即起身大怒道,“我們可以通過景天縱推測出他的行動軌跡,以此來縮小調查范圍,要是不懂,就把嘴閉上!”

    秦飛冷笑道“那我問,是怎么知道兇手來自島國的?這是不是們自己的臆測?”

    這幾人頓時一愣。

    秦飛說的沒錯,他們壓根就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來自島國,只是聽說過有島國陰陽師入侵的事件,所以自己猜測的罷了。

    “少廢話,不是說有辦法嗎?那倒是說兇手現在在哪兒啊。”幾個人轉移話題道。

    秦飛笑道“各位既然是玄術大師,那應該聽說過拘魂鬼吧?”

    “拘魂鬼?”幾個人一愣,隨后皺眉道“聽說過,在《百鬼錄》里有過記載,但從來沒人見過。”

    秦飛笑了笑,沒有解釋。

    他轉身道“易長官,麻煩您送我回醫院吧。”

    易北云眉頭一皺,說道“現在恐怕不行,我們還要等一位大師來。”

    “是的,等我們長官到了,一定能想到辦法。”那幾個玄術部門的人在一旁略帶得意地說道。

    “誰來了也沒用。”秦飛卻搖頭。

    開什么國際玩笑,要論玄術,華夏上下五千年,恐怕都沒人比得過秦飛。

    他都沒辦法,其他人就更沒有辦法了。

    “自己做不到,不要以為別人也做不到。”景意遠有幾分慍怒的說道。

    秦飛剛要解釋,這時候門口便被打了開來。

    隨后,有兩個人從門外走了進來,這兩個人一高一矮,面容非凡。

    “長官!”看到這兩個人后,在座的玄術眾人連忙起身打了個敬禮。

    個子矮的年輕人點了點頭,剛要說話,眼睛便落在了秦飛的身上。

    “是?”他一愣,急忙走到了秦飛面前,和他熱切的握了握手。

    秦飛也詫異道“是他們的長官?”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西南碰到的那兩個人。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