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血脈壓制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血脈壓制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血脈壓制

推薦閱讀:

    秦飛跳下去的瞬間,頓時引起了車上不小的騷動。

    很多人都驚呼了起來,甚至有人捂著眼睛不敢直視。

    動物園里,葛子正在拼命地應對著這幾只猛獸,好在這些猛獸都不是野生的,一時半會兒也沒有沖向前去。

    “這小子瘋了嗎!”有人暗罵道。

    “可能兩個人關系好吧,但關系好也不能再白白搭上一條性命啊”

    彭勝杰也有些慌了,他壓根沒想到秦飛會不顧個人安危直接跳下去,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兒,上頭肯定得怪罪下來。

    “趕緊幫忙啊!”白木蘭抓著彭勝杰的胳膊大喊道。

    彭勝杰沒有多言,剛要出聲大喝,這時候,葛子忽然主動出擊,一拳打在了老虎的面龐上。

    緊接著便是一聲虎嘯山林,老虎的叫聲讓車上的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壞了!”彭勝杰臉色一變,“這個傻子,怎么能主動激怒老虎!”

    “還傻站著干什么?”白木蘭大怒道。

    彭勝杰苦笑道“這些老虎已經被激怒了,我也沒有辦法啊”

    “那就眼睜睜看著他們死不成?們動物園的安保系統呢?是吃屎的么?”李詩蘭大怒道。

    彭勝杰臉色有些難看,他是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他當然不想驚動了上頭。

    所以,彭勝杰只能硬著頭皮,對那些老虎大喊,妄圖鎮住他們。

    可惜被激怒的猛獸,根本不會聽從他的命令。

    “嗤!”

    老虎的一巴掌極快,葛子急忙往旁邊一躲,可還是被老虎給抓傷了胸口,一條條血印觸目驚心。

    葛子臉色難看至極,他甚至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正在這時候,他看到秦飛從不遠處快步走了過來。

    “秦長官,趕緊上去!”葛子見狀頓時更加著急了。

    “快上去啊!不然我死都不甘心!”葛子見秦飛不為所動,急的幾乎要哭出來了。

    秦飛默不作聲,他迅速來到了葛子的面前,將他擋在了身后。

    “秦長官,這是何苦啊”葛子心里既難受又感動,秦飛為了救他而不顧個人生死,這種精神,即便是華南虎也很難見到。

    “嘖嘖,可惜了。”車上有人不禁搖頭,甚至很多人都拿出了手機,想要拍下這一幕。

    彭勝杰依然在大喊連連,可惜他的喊聲和放屁無異,起不到任何作用。

    “吼!”

    又是一聲怒吼,諸多老虎向著秦飛奔來。

    “啊!!”車上有人驚恐的捂住了眼睛。

    然而正在這時候,令人詫異的一幕出現了。

    這些老虎跑到秦飛面前后,居然陡然停下了腳步,眼神里甚至顯露出一絲絲驚恐。

    “乖,過來趴下。”秦飛笑著招了招手。

    只見這些老虎仿佛變成了貓咪一般,小心翼翼的趴到了秦飛面前,甚至伸出了舌頭,愛慕的舔著秦飛的手,仿佛秦飛是他們的主人一般。

    “我去,這什么情況?”車上所有得人都愣住了。

    “這小子難道也是動物園的工作人員不成?”

    “他是馴獸師吧?”

    “不應該啊,就算是馴獸師,也不可能讓野獸這么順從吧?”

    李詩蘭心花怒放,這更加確認了她心里的想法。

    她的眼神滿是愛慕,紅潤的面色仿佛犯了桃花一般。

    秦飛輕輕地撫摸著這些“大貓”,笑道“好了,都乖乖的,去玩吧。”

    這些老虎像是聽懂了秦飛的話一般,居然作鳥獸狀散了開來。

    彭勝杰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心里驚恐無比。

    他作為一個馴獸師,自然知道激怒了這些野獸意味著什么,可眼下的情景,著實讓他震驚無比。

    “秦長官,您這是什么招數?”這一刻,葛子對秦飛敬佩無比。

    秦飛隨口撒謊道“我以前學過馴獸,沒什么大驚小怪的。”

<!--中间广告位置-->   “秦長官真是能啊!”葛子敬佩連連。

    “好了,趕緊上車吧,免得出什么意外。”秦飛笑道。

    隨后,他和葛子信步閑庭般的往車前走來。

    彭勝杰見狀,不禁訕笑道“秦秦飛,原來我是同行啊”

    “是啊。”秦飛瞇著眼睛說道,“的心思夠歹毒的啊。”

    “什什么意思?”彭勝杰臉色難看的問道。

    秦飛笑道“沒什么意思。聽說是馴獸師,這些老虎應該都聽的話吧?”

    “差不多吧”彭勝杰一臉心虛。

    他話剛說完,秦飛忽然變抓著他的衣領,猛的一用力,把他從車上給拽了下來。

    隨后,秦飛吹了個口哨,這些老虎頓時狂奔了過來,個個張牙舞爪,一副吃人的架勢。

    “都給我滾開,滾開!”彭勝杰嚇得大叫連連,然而,這些老虎仿佛失了智一樣,壓根不聽從他的話,每一個都眼睛血紅,爪子向著彭勝杰拍了出來。

    每當老虎即將碰到彭勝杰的時候,秦飛便把手一抬,每一次,老虎的爪子距離彭勝杰都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救救命啊!”彭勝杰嚇得慘叫連連,褲襠處流出了陣陣黃色。

    秦飛冷笑道“不是馴獸師么?看來這本事沒學到家啊。”

    到了生死關頭,彭勝杰哪里還顧得上面子,他拼命求饒道“我錯了,大哥,我求求放過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秦飛冷哼了一聲,這才把他扔到了車上。

    彭勝杰坐在地上喘著粗氣,雙腿發軟,多次都沒能站起來。

    車上的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除此以外,還有不少人拿著手機偷偷拍攝秦飛。

    “秦飛,是怎么做到的!”白木蘭興奮地說道,“我還以為要被老虎吃掉了呢!”

    秦飛依然是那套說辭我以前學過馴獸。

    車繼續前行,這件事情總算是漸漸地平息了下來。

    過了許久后,李詩蘭拉了拉秦飛的胳膊,小聲說道“這就叫血脈壓制嗎?”

    秦飛裝傻道“什么血脈壓制啊?我聽不懂。”

    “切,就裝吧,我都知道了。”李詩蘭哼哼道。

    秦飛自知解釋不通,因此他干脆往后一靠,裝睡了起來。

    經歷了數個小時后,車總算是開了出去。

    從車上下來后,白木蘭提議找地方吃飯,然而這時候,蘇玉忽然給秦飛打來了電話。

    她在電話里說道“秦飛,事情還沒辦完嗎?”

    秦飛尷尬的說道“啊,已經辦完了,我一會兒就回去。”

    “醫館里有個人找,還是趕緊回來吧。”蘇玉說道,說完她便直接把電話給扣了。

    秦飛狐疑的盯著手機,隨后轉頭道“我就不陪們了,我回醫館還有點事情,以后有時間再約吧。”

    從野生動物園出來后,秦飛便和葛子打車往醫館里趕去。

    到了醫館后,秦飛發現在門口站著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很陌生,秦飛從來沒有見過。

    “秦先生。”見秦飛回來后,他快步的走過來和秦飛握了握手。

    秦飛疑惑道“是?”

    “我叫胡志博。”他笑道,“胡佑權是我哥哥。”

    “哦,京城胡家的人。”秦飛恍然大悟,隨后說道“我們屋里聊吧。”

    進屋坐下后,秦飛問道“胡先生,來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

    聽到此話,胡志博的眼神里頓時涌上了一抹悲傷。

    他低聲道“我爺爺去世了。”

    秦飛眉頭一皺,他掐指算了算,似乎還沒到時間啊。

    “什么時候走的?”秦飛問道。

    “昨天,會議結束后沒多久他便不行了。”胡志博說道,“我爺爺在臨終前囑咐過我,一定要讓參加他的葬禮,并且”

    “并且什么?”秦飛不解的問道。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5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