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景家的冷落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景家的冷落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景家的冷落

推薦閱讀:

    沒錯,正是龍吟針法。”秦飛點頭道。

    他雖然不知道什么諸天罡,但卻知道龍吟針法是早就已經失傳的一套針法。

    “小友,此話當真?”顏老緊皺眉頭道,“你能告訴我你是怎么學會龍吟針法的么?”

    “這”秦飛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好,總不能告訴他自己是一條活了上萬年的龍吧

    “顏老,我還是先為景老爺子治病吧,如果再拖下去,龍吟針法恐怕也沒用了。”秦飛說道。

    “好。”顏老連忙站到了一旁,隨后對其他人道“你們先出去吧,在門外候著。”

    眾人離開了手術室,秦飛望向了顏老,說道“顏老先生,您身上可帶有毫針?”

    “帶了。”顏老趕緊從布袋中取出針盒,遞給了秦飛。

    秦飛一口氣取出了十二根毫針,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景老頭上的百會穴、神庭穴、陽白穴、晴明穴、四白穴等十二處穴道扎去。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讓顏老長大了嘴巴。

    因為扎針的手法極為謹慎,必須要小心,稍有不慎,便可能造成不可預想的后果。

    對于一些老中醫來說,速度可能會有所提升,但絕不會達到秦飛這種得心應手般的速度。

    秦飛的每一針都深淺不一,顏老急忙記下了這幾處穴道,想要日后多做研究。

    秦飛見狀,一邊扎針一邊說道“顏老,您聽說過龍吟針法,但從來沒有見人施展過吧?”

    “沒錯。”顏老連連點頭,“這種針法一直都是傳說,甚至有些中醫認為根本不存在,據說針成之時會有龍吟之音,因此命名為龍吟針法。”

    “正是。”秦飛說道,“龍吟針法最難得地方,便是精準度與速度,十二針乃大成,需在三十秒內扎完,但因為深淺難以把握,所以很難流傳下來。”

    說話間,秦飛最后一針已經扎在了景老爺子的承泣穴道上。

    針成之際,十二根銀針忽然輕微的顫抖了起來。

    而正是因為這些毫針的顫抖,發出了細微的聲響,猶如龍吟一般。

    “居然是真的!”顏老欣喜若狂,激動之余,甚至手舞足蹈。

    “小友,這套針法到底是誰教你的?”顏老抓著秦飛的胳膊,眼巴巴的說道。

    秦飛眉頭微皺,說道“顏老,景老的病還沒有治完,稍后再說。”

    “啊,好,好。”顏老趕緊松開了手,悻悻的站到了一旁。

    這期間,秦飛的臉色異常凝重,他眼睛一直這幾根毫針以及景老的面色變化。

    門外,景天縱等人焦急萬分,站在走廊里頻頻抽煙。

    因為他們身份的緣故,導致沒人敢來阻攔。

    “還沒好嗎?這都過去快半個小時了。”景意遠看了一眼手表說道。

    “爸,你別著急,顏老和秦飛一同出手,我相信爺爺會沒事的。”景天縱安慰道。

    手術室里,景老頭頂的銀針忽然發出“噗嗤”一聲,緊接著這十二根毫針便“嗖”的一聲爆射向十二個不同的方位。

    隨后,景老腦袋上的針孔里冒出了絲絲鮮血。

    秦飛大喜道“太好了!”

    他趕緊走過去,抬手按在了景老的命門上,將鮮血從額頭上逼了出來。

    鮮血從黑紅色,慢慢地便成了鮮紅色,而景老的臉上被鮮血染滿,看起來有些嚇人。

    “好了。”秦飛松開了景老,說道“顏老先生,勞煩您幫忙給景老止血。”

    顏老一愣,頓時明白了過來秦飛這是故意在讓功。

    說白了,這次醫治和顏老一丁點關系都沒有,可如此一來,景家一定會認為是秦飛與顏老共同醫治。

    “這這不好吧?”顏老尷尬的說道。

    秦飛笑道“您別誤會,我只是有點勞累,麻煩您了。”

    顏老見狀,也不再說什么,便走過去開始為景老擦拭臉上的血液。

    秦飛推開<!--中间广告位置-->了病房的門,門一打開,景家幾人便圍上來緊張的問道“秦飛,怎么樣了?”

    “沒事了。”秦飛笑道,“很成功。”

    “太好了!”他們蜂擁般的沖進了病房里。

    只見景老依然處在昏迷中,而顏老正在為他止血。

    “秦飛,我爺爺什么時候能醒過來?”景天縱皺眉道。

    秦飛笑著說道“通知醫院,給景老輸液,我想他們應該會清楚。”

    “醫生!”景天縱急忙大喊了一聲。

    沒一會兒,那主治醫生便跑了進來。

    隨后,他推著景老爺子去做了一個頭部的ct,從ct的片子上來看,景老腦袋里的血腫的確消失了。

    “神了!你是怎么做到不開刀取出血腫的?”這主治醫生拿著片子左看右看,滿面的不可置疑。

    秦飛笑了笑,沒有跟他解釋。

    正在這個時候,有個中年人火急火燎的趕到了醫院。

    “讓開!”他走過來后,一把推開了擋在路中間的秦飛,隨后快速走到了景意遠身前道“爸怎么樣了?”

    景意遠哼聲道“你來的可真快,爸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恐怕現在命都沒了!”

    這中年人尷尬地說道“最近事兒多,我剛開完一個重要的會議。”

    景意遠指了指不遠處的秦飛,說道“多虧了顏老和這位年輕人,不然爸恐怕已經沒了。”

    “呼,有顏老在那我就放心了。”這中年人松了口氣,顯然是沒把秦飛放在眼里。

    “還有秦飛呢。”景天縱神情不悅道。

    這中年人瞥了秦飛一眼,接著掏出來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說道“拿著吧,這是我給你的報酬。”

    秦飛低頭看了一眼銀行卡,笑道“這里面有多少錢?”

    中年人聽到這話后,眉眼里不自覺的閃過了一抹厭惡,他哼聲道“里面有三千萬,夠了嗎?”

    “你爸的命就值三千萬嗎?”秦飛拿過銀行卡,順手就扔到了旁邊的垃圾桶里。

    “你!”這中年人大怒,他指著秦飛的鼻子說道“怎么,你不過就是一個打下手的,還想要多少錢?”

    秦飛冷笑道“要不是念在我和景大哥的交情上,我絕不會幫你們景家。”

    “呵呵,交情?天縱,這小子是誰啊?你怎么什么人都交?”他嗤笑了一聲說道,“行了,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

    正在這時候,顏老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

    他擦了擦汗水,苦笑道“今天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顏老,多謝您出手幫忙,這個情我一定會記住!”這中年人看到顏老后,連忙握著手說道。

    顏老眉頭一皺,說道“我只不過打了個下手而已,多虧了秦飛的龍吟針法,你要謝,也是謝秦飛才對啊。”

    “顏老,您別開玩笑了,您是國醫圣手,怎么可能給個毛頭小子打下手,他是您徒弟嗎?”這中年人笑道。

    顏老苦笑道“他是我師傅還差不多,我可交不出來這種高徒。”

    即便如此,這中年人對秦飛依然冷眼相待。

    秦飛明白了,這個中年人根本不是為了感謝救父之恩,他只是想借著這個機會結交顏老罷了。

    顏老作為國醫圣手,接觸到的大人物自然數不勝數,能和顏老結交上,那就意味著寬闊了自己的人脈。

    秦飛不禁搖了搖頭,同時景家人,差距怎么就這么大呢。

    “秦飛,你別介意哈。”景天縱走過來勾著秦飛的肩膀笑道。

    秦飛大度的擺了擺手。

    “秦飛,不管怎么樣,我們景家欠你一個人情,將來有機會,一定會還你。”景意遠同樣走過來點頭道。

    秦飛再次苦笑了起來,他明白景意遠的意思,很顯然是再告訴秦飛,別想著借用這件事兒和景家綁在一起。

    diqiuzuihouyitiaolong0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