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給面子啊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給面子啊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給面子啊

推薦閱讀:

    “這這是什么?”蘇玉捂著嘴巴,驚恐地看著秦飛。

    秦飛用手摸了摸,發現這居然真的是長在身上的。

    “我我不知道該怎么和解釋。”秦飛深吸了一口氣,隨后抬頭望向了蘇玉,說道“害怕嗎?”

    蘇玉站在那里沒有說話,但從表情來看,她很害怕。

    “要不我搬出去吧。”秦飛嘆了口氣,從床上站了起來。

    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蘇玉伸手拉住了他。

    她盯著秦飛,眼神里寫滿了五味雜陳。

    “能告訴我這是什么嗎?”蘇玉或許已經猜到了,只是不敢相信。

    秦飛沉默了良久,說道“我要是說這是龍鱗,信嗎?”

    “龍鱗?”蘇玉張大了嘴巴,“和那條龍尸到底有什么關系?”

    “我現在真的不能和解釋。”秦飛低聲道。

    說完,秦飛扭頭便直接走了出去。

    “看來以后只能穿長袖了。”秦飛嘆了口氣,他怎么都沒想到,自己的這幅身體,居然會長出來龍鱗。

    但這也是一件好事,側面證明了秦飛還是有機會重新恢復龍體的。

    上午,洪凱去辦理了醫館的相關手續,不到一天的時間,所有的手續便全都辦齊全了下來。

    當天晚上,秦飛也沒有回家,就干脆在醫館里面對付了一晚上。

    第二天上午,秦飛和洪凱兩個人在醫館里坐診,一直到了上午的九點多鐘,蘇玉還沒有來。

    “師傅,師娘今天咋沒來啊?”洪凱閑聊道。

    秦飛苦笑了一聲,剛要說話,門外忽然開過來了一輛車。

    車一停下,便看到姜浩巖走了進來。

    “小子有點不夠意思啊。”姜浩巖一下車便笑罵道,“開業這么大的事兒,都不告訴我?”

    秦飛笑了笑,說道“怎么來了?”

    姜浩巖說道“這要不是蘇小姐告訴我,我都不知道開業呢。”

    隨后,他讓人搬進來了一些風水擺件,又遞給了秦飛一個紅包。

    秦飛倒也沒有客氣,收下紅包后,便拉著姜浩巖坐了下來。

    “今天過來是有什么事兒吧?”秦飛問道。

    姜浩巖白了秦飛一眼,說道“怎么,我沒事兒就不能來找了啊?我是那種人嗎?”

    “上次的事兒我還沒好好感謝,這樣,晚上我請吃飯,可不能拒絕啊。”姜浩巖笑著說道。

    秦飛連忙擺手道“請吃飯就算了,真不用這么客氣。”

    “不行,這頓飯無論如何,都得答應下來!”姜浩巖無比認真的說道,“知道這個項目給我帶來了多大的利潤嗎?他不僅給我帶來了巨額的投資回報,同樣讓我們公司在市面上打開了局面。再加上現在誠業房產正在走下坡路,我只要抓住這個機會,一舉取代他,不是什么問題!”

    秦飛見他堅持,便只好答應了下來。

    正在這時候,蘇玉從門外走了進來。

    她對秦飛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秦飛在心底嘆了口氣,她雖然來了,但心里顯然是產生了一定的隔閡。

    晚上的時候,秦飛坐上了姜浩巖的車,來到了省城一家高檔餐廳。

    進門坐下后,秦飛便發現,包廂里不止他們兩個人,還有一個身穿西裝的年輕男人。

    “姜總。”年輕男人見到姜浩巖后,便起身和他握了握手。

    秦飛略微有些不高興,姜浩巖此舉,到底是請自己吃飯,還是請這個西裝男吃飯呢?

    不過來都來了,秦飛也沒有跟他計較,便直接坐了下來。

    “我給介紹一下,這位是秦飛秦神醫,我們云城的驕傲。”姜浩巖起身道。

    隨后,他又指著那個西裝男道“這位是紅星地產的經理段文斌,我們最近剛好要和他們合作。”

    秦飛點了點頭,似乎有些不太感冒。

    酒局開始后,秦飛隨意的吃了兩口菜,便擺手道“我吃飽了,回去還有點事,就先不陪們了。”

    姜浩巖連忙拉住了秦飛,小聲說道“這飯局才剛剛開始,怎么能走啊!”

    秦飛笑道“姜總,您要是有事兒想讓我幫忙的話,大可直說。我幫是因為我把當朋友,而不是看重<!--中间广告位置-->身上的利益。如果只是覺得我能幫到,那么告辭。”

    扔下這句話后,秦飛扭頭便走。

    姜浩巖追上來小聲說道“秦飛,我向保證,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這個段文斌是今天下午剛到云城,我沒辦法,只能把他一起叫上,在邀請之前,我絕對不知道他要來,我發誓!”

    “是嗎?”秦飛笑了笑,“那好,我是真吃飽了,抱歉。”

    “嘖嘖,姜總,這朋友不夠意思啊,酒都沒陪足,就要走啊?”這時候,段文斌忽然開口笑道。

    秦飛笑了笑,轉身說道“不好意思,我不是來陪酒的。”

    “段先生,秦飛的確不是來陪酒的。”姜浩巖連忙解釋道。

    段文斌似笑非笑的說道“姜總,聽這意思,我是搭上的了?怎么,他才是的主要客人不成?”

    “這”姜浩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秦飛是他的朋友,段文斌呢,他又得罪不起,只能兩頭為難。

    “對不起,段總,實不相瞞,今天這酒局,我的確是為秦飛準備的。”姜浩巖糾結片刻,隨后眼神堅毅的說道。

    段文斌臉色一變,頓時勃然大怒道“姜浩巖!考慮清楚了!我可以再給一次組織語言的機會!”

    姜浩巖不卑不亢的說道“我是為了秦飛設的酒局,沒想到今天會來。”

    “好,好!”段文斌怒極反笑,他起身說道“可以,姜浩巖,咱們的合作取消了,告辭!”

    “段總,我”姜浩巖伸了伸手,想要解釋,但這段文斌壓根不給他機會,扭頭便走了出去。

    秦飛站在那里默不作聲,看來姜浩巖并沒有說謊。

    在利益和朋友之間,他最終還是選擇站在了朋友這邊。

    “不好意思啊。”秦飛拍了拍姜浩巖的肩膀。

    姜浩巖擺了擺手,說道“是我沒安排好,不怪,沒事兒。”

    “那這合作怎么辦?”秦飛問道。

    姜浩巖嘆氣道“他正在氣頭上,明天我再給他打電話求求情,大不了把利潤點往下壓一壓就是了,沒事兒,來,咱們吃飯。”

    一山更比一山高,只要在這個世界上,就一定會有低頭的時候。

    “我來幫想辦法吧。”秦飛拍著姜浩巖的肩膀說道。

    姜浩巖笑了笑,沒有說話。

    吃過飯后,秦飛便準備回醫館睡覺了。

    剛打開醫館的門,蘇玉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還學會夜不歸宿了是吧?”蘇玉在那頭笑罵道。

    秦飛略顯尷尬,說道“我”

    “我什么我!趕緊回家,我告訴,半個小時內我要是見不到,就別回來了!”說完,蘇玉便把電話給扣了。

    秦飛哪敢耽誤時間,他當即打車,趕回到了龍海小區。

    躺在床上,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

    月光穿過窗戶,灑在了兩個人的臉上。

    “的胳膊能給我看看嗎?”這時候,蘇玉忽然問道。

    秦飛一愣,說道“好。”

    他把胳膊遞了過去,蘇玉伸手撫摸,臉上還是有些說不出來的害怕。

    “以后會跟我解釋的,對吧?”蘇玉抬頭,眼眸如秋水般的望著秦飛。

    “會。”秦飛點頭。

    蘇玉聞言,伸手輕輕抱住了秦飛,低聲呢喃道“我相信,我相信躺在我身邊的這個人,就是我的丈夫秦飛。”

    秦飛心里苦不堪言,她又怎能知道,秦飛已經死了,就連死的時候,都是充滿了絕望呢。

    次日,秦飛糾結片刻,最終撥通了譚國力的電話。

    電話接通后,譚國力便笑道“秦飛啊,怎么有時間給我打電話?”

    秦飛說道“譚先生,您能把臧老板的電話給我嗎?我有點事情想求他。”

    “求他?”譚國力哈哈大笑了一聲,“有什么事告訴我吧,我幫告訴他。”

    “不用不用,還是我自己跟他說吧。”秦飛心想,眼下畢竟是去求人家幫忙,要是不拿出來點誠意,那也太說不過去了。

    譚國力沒辦法,便把臧博洋的電話給了秦飛。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