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可怕的煞氣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可怕的煞氣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可怕的煞氣

推薦閱讀:

    這個人的確太胖了,一米七幾的個子,粗略估計得兩百多斤。

    兩個人握手后,胖子老板便笑道“我得感謝你,你的出現,一定會讓這場比賽的熱度高上幾個層次。”

    說到這里,他從包里面取出來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秦飛,說道“收下吧,就當做是你的出場費了。”

    秦飛擺了擺手,說道“這就不必了,我是為了別人來參加的,這些都是不可控的因素,和我關系不大。”

    “小伙子,話可不能這么說。”這老板搖頭道,“我臧博洋向來不會欠別人人情,像那孟武晨,你知道我給他多少錢嗎?”

    “不知道。”秦飛笑著搖頭道。

    胖子老板伸出了五根手指頭道“五百萬,他只需要坐在那里,便能拿到五百萬。”

    秦飛已經見過太多的錢了,所以對于這些數字沒有半分感覺。

    老板似乎有些尷尬,他咳嗽了一聲,說道“年輕人,不知道現在在哪里工作?”

    “自己開了一家醫館。”秦飛笑道。

    “醫館?”聽到此話,臧博洋眼睛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了下去。

    “我還以為你給人當保鏢呢,這樣,你現在一個月應該也賺不了多少錢,我給你開五百萬年薪,跟著我吧。”臧博洋笑道。

    秦飛搖頭道“您誤會了,我不是干保鏢的。”

    胖子老板繼續道“嫌錢少?我可以給你再加一百萬。”

    秦飛剛要說話,這時候會場上傳來了一陣陣躁動的聲音。

    “看來是結束了。”胖子老板笑道。

    “是啊。”秦飛笑道,隨后,他把那張銀行卡收了起來,說道“您要是沒什么別的事兒,我就先走了。”

    正在這時候,門口被打了開來,隨后便看到譚國力走了進來。

    “秦飛?你怎么在這兒啊?”譚國力有些吃驚地說道。

    這老板看到譚國力后,再次艱難的起身,恭敬地說道“譚哥,您來了。”

    譚國力微微點頭,算是跟他打了個招呼,隨后說道“來了正好,我剛好想把你介紹給臧老板認識呢。”

    胖子老板苦笑道“譚哥,我跟他談過了,他不會同意的。”

    “談過了?”譚國力有些不解,“不應該啊,秦飛沒理由拒絕你才是。”

    顯然,譚國力是誤會了。

    于是,秦飛便趕緊解釋道“臧老板不是讓我給他治病,是想讓我給他當保鏢。”

    “當保鏢?”譚國力一愣,隨后哈哈大笑道“臧老板,你也太高看自己了,秦飛這種人才給你當保鏢?你也有點太異想天開了”

    臧博洋尷尬地說道“那您這是”

    “我是讓他給你治病的。”譚國力拉著秦飛坐了下來,介紹道“秦飛不只是一位國術圣手,同時他也是一位神醫,醫術堪稱舉世無雙!”

    臧博洋詫異道“秦先生在醫術上也有造詣?”

    “沒錯,稱他為中醫圣手都不為過。”譚國力淡笑,隨后開玩笑道“我都懷疑他是不是從古代穿越來的,哈哈。”

    臧博洋聞言,嘆氣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幫我瞧瞧吧,不過我也不抱什么希望,胖就胖吧,可能是吃的太好了,哈哈!”

    譚國力搖頭道“話不能這么說,我去年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瘦小伙子呢。”

    “去年我也沒這么有錢啊。”臧博洋開玩笑道。

    “譚先生說的對。”秦飛忽然開口道,“您有沒有去醫院查過?”

    臧博洋搖頭說道“沒有,我怕人笑話,肥胖也不是什么病,胖子到處都是,對吧。”

    “可您是突然暴胖的,如果我沒說錯,你應該在半年之內體重飆升至少一百斤。”秦飛說道。

    臧博洋想了想,點頭道“沒錯。那段時間我應酬也比較多,因為涉及到公司以后的發展”

    秦飛繼續道“您面色蒼白,眼瞼和頰部虛腫,<!--中间广告位置-->雖然心里熱情,但表情淡漠,自己卻又感覺不出來。”

    聽到此話,臧博洋臉茫吩咐人拿來了鏡子。

    “還真是,我說最近生意咋這么不順呢。”臧博洋嘀咕道。

    秦飛笑道“這是甲減癥,通俗點說,就是您的甲狀腺功能減退,導致甲狀腺激素合成減少。”

    “這么嚴重嗎?”聽到這話后,臧博洋頓時臉色一變。

    “那那有辦法治療嗎?”臧博洋急忙問道。

    譚國力哈哈大笑道“有秦飛在,就沒有治不好的病,放心吧!”

    然而,秦飛卻搖頭道“這個中醫還真治不了,因為這是器官減退。”

    “那那怎么辦?”臧博洋有些慌了。

    秦飛笑道“不用擔心,您去醫院把這個狀況告訴醫生,醫生會給你開藥的。但是我得提前告訴你,你這個病,需要終生服藥。”

    “終生服藥?”臧博洋眉頭微微一皺。

    秦飛解釋道“嗯,換句話說就是通過藥物攝取甲狀腺激素。”

    緊接著,秦飛拿過紙筆,給他寫下來了一個藥方子。

    “您按照這個藥方去拿中藥輔佐治療,雖說好不了,但肯定能控制住。”秦飛把藥方子遞給了臧博洋。

    臧博洋臉茫接了過去,說道“行,我記住了。”

    正在這時候,譚國力的電話響了起來。

    接聽后,譚國力的臉色便微微一變,隨后說道“已經挖了八米了,還什么都沒挖出來?那就給我繼續挖!”

    把電話扣掉后,譚國力便看向了秦飛,無比恭敬的說道“秦先生,大院那邊已經開始動工了,勞煩您跟我過去看看。”

    “好。”秦飛這幾天也一直想著這件事情,聽到譚國力的話后,兩個人便迅速離開了后臺。

    看到譚國力對秦飛的態度如此恭敬后,臧博洋忍不住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這種人物,給自己當保鏢?這不是瘋了嗎?

    別說一個商人了,連譚國力這種角色,恐怕都不夠格吧!

    “去,按照秦先生給的方子拿藥。”臧博洋把方子給了秘書。

    省大院里正在施工,譚國力的方子被扒成了一個大坑。

    有幾個工人正在這坑里,借助各種工具,往下鑿坑。

    “媽的,好好的房子,說扒就扒了,還他媽要挖這么深,真是有病!”

    “聽說是因為一個什么神棍,哎,譚國力向來信這些東西。”

    “這尼瑪都挖了米了,見到個幾把毛了!”

    幾個工人破口大罵道。

    秦飛和譚國力走到了坑前,站在此處,秦飛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煞氣。

    這股煞氣比之前見到的都要強烈無數倍,令人后背發涼。

    秦飛眉頭一皺,輕聲呢喃道“到底是什么東西在這里作祟?”

    張余見秦飛來了,就小跑著走了過來,著急的說道“秦先生,您感覺到了嗎?這里面肯定有東西啊!”

    秦飛嗯了一聲,笑道“張大師,你以前可曾見過這種煞氣?”

    “沒有!”張余毫不猶豫的搖頭,“要是沒有你在,說實話,我早就溜了。”

    秦飛笑了笑,不置可否。

    片刻后,張余再次問道“秦先生,像這種情況,可有什么辦法可解?”

    “當然有。”秦飛說道,“道教術法五花八門,深不可測,當然有陣法可以鎮壓。”

    隨后,他指著這個坑說道“只是像這么強的煞氣,不該出現在這個時代。”

    張余連忙問道“是什么?”

    秦飛笑了笑,說道“沒事兒地時候別只想著搞錢,去翻翻道教的古書,一定能查到。”

    正說著,坑里面忽然傳來了一聲工人的哀嚎,隨后便看到幾個工人像是瘋了一樣。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2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